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1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道原道罪道愿
  4. 序章:青年道人
  “怎会在此?”

  正当扶冥危急关头,一个男声从扶冥耳边响起。语音柔和清越,犹如丝竹管弦之乐,空灵动人。

  刹那间,风停水静,天地万物一切运动的权利尽被剥夺。达伽由谛手中娑婆玉枝停落半空,拼命催动法力,却发现自身也如万物一般停滞,任人宰割。

  刚在鬼门关走了一回的扶冥见那和尚受困,不由得兽性大发,张开大口向其咬去。

  “唉,还真是野性难驯。”

  之前的声音此时在扶冥耳边再次响起。

  就在同一时间,达伽由谛感到身体突然又恢复了知觉,见大口袭来,赶忙抽身后退。奈何终究还是慢了半步,被扶冥咬住了持着娑婆玉枝的右臂。只感道一阵剧痛,竟是被扶冥咬断了胳膊,连着娑婆玉枝囫囵吞下肚去。

  达伽由谛运足全身法力,猛然一掌拍在扶冥脑门,把那山峦般庞大的身躯硬生生拍飞数十里有余,转身化作一轮金光遁走,转息之间便是无穷宇界开外。达伽由谛不敢停歇,一路逃到了灵山脚下,方敢停下稍作小憩。

  达伽由谛喘着粗气,望着空荡荡的右臂。心中恼道:“这断臂倒是好解决,好生休养几日便是,只是这下丢了禁宝不知要如何交代过去?”

  “也不知是哪路泼道,竟然出手暗害于吾。也罢,等过几日多叫上几位佛友定要降服那巨孽......”

  突然,达伽由谛耳膜轰的一响,耳边经文涌现,竟是往生咒言。

  “雪主!!!”达伽由惊叫道。

  “三毒常追随,贪痴养忧畏。

  形数入乖离,昏热若焦煎。

  生复无停相,刹那即徂迁。

  贪嗔与熄止,无明火自灭。

  持坚戒定慧,道心理终归。”

  刹那间,雪飘人间,天降花雨,伴随悠扬诗号,一位稚嫩女孩自天外缓缓走下,一袭白袍,手持数珠,一路走来,步步生莲。莲开万朵,清虹喷涌,迸现诸相,宇界无穷,不可言妙。

  这少女乃是准提大老爷膝下亲传弟子,佛号大雪海遍照佛刹,偶司执戒律之事。论之地位就是相比释迦、龙树双尊亦是不相伯仲,甚至还要高上数筹。

  眼见雪主到来,达伽由谛心中惊恐。不由其辩解,便被雪主一指点在眉心,化为灰灰,一点真灵飞往地府投胎去了。

  “唉......”轻叹一声,雪主纵身已然回归诸天之外,一真法界中了。

  回到一真法界之中,雪主似乎魂不守舍,不觉又是轻叹几声。

  “你这痴儿又为何恼?”雪主闻言,知晓来者正是准提道人。翘首道:“老师当知。”

  准提道人微笑,却不言语。

  “自释迦、龙树二尊普法以来,我教大兴。此劫之中已是胜过诸教不知几许。”

  “然我观当今之世,世人立寺起塔,祈福造像。信众转经拜忏,求寿消灾。僧众刺血写经,燃指供佛,云此种种皆非是佛法。纵有万千佛寺、宝刹,但其中所居者尽是造佛之人,期间往来者俱是拜佛之人、求佛之人。却无真正学佛、解佛、知佛之人。今日金蝉子尚且如此,那现今灵山诸多僧众之中又有多少真正的求佛者呢?”

  准提道人听了雪主之言心中赞许,继而对雪主言道:“将来大劫来时,难由自作,非是外来,一切随缘吧。”

  话分两头,下界无量海中。

  “可以安静下来了吗?”

  随着一声轻柔的话音,一道青影轻轻落于扶冥头顶。

  要问是怎样来人?自有诗赞曰:

  紫竹箫,琼脂佩,莲华文冠碧玉簪。

  衣青杉,丝绦带,素缎仙袍轻自在。

  无量劫来积妙行,具足清浄福惠因。

  烦恼结习皆已断,毕竟故业不造新。

  目视着踩在自己头顶的青年男子,扶冥无奈的发现自己发不起一丝火气,毕竟对方踩在自己头顶显得那么的理所当然。

  确切的说,他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那么的自然而然,犹如这世间最唯美、朴实的画卷,让人生不起丝毫扰乱之心。

  这无关相貌,只能说他......这个即如仙境,又如凡尘之人本身便是自然。

  青年从扶冥头顶走下,行至扶冥身前。他走的很慢,犹如凡人一般。扶冥不知道他走了多久,只能说时间和距离对眼前之人毫无意义。

  是的,不过是区区凡人的行步而已,此刻却已经超越了扶冥智慧的极限。

  每一步都是那么的平凡,每一步都是那么的真实,每一步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青年道人在扶冥眉心轻轻一点,一轮白光笼罩扶冥全身。待白光散去,露出一个****着身子的十二三岁的娇小女孩。

  青年道人轻轻解下了自己的道袍披在了扶冥身上,牵着扶冥的小手缓缓走向远方........

  ......................................................

  宿灵界中域的伏龙谷中,无边火海如渊如狱,乃是一片由地下黑矿矿脉燃烧所形成的可怖火场。相传这片矿脉本是太古时期一颗无比强大的骇人古木所化,因而能够连续焚烧数个纪元而不熄。

  忽然,一名身着红色道袍的女孩从火海中窜出。而在女孩的身后,三条体型硕大的火龙紧追不舍,看它们的样子似乎十分恼怒。

  这三条火龙本是古木被天谴虽毁后所残留下的本源灵根、雷击桂木,以及黑矿矿脉中所孕育的一点真精。后来五域地脉丕变,这片无边矿脉被地火所侵袭,化作了如今的无边火域。而那埋葬在矿脉深处的三样奇珍经历长久的焚烧也未被燃尽,反化作了这三只无比强横的火灵,在地底厮打不休。

  女孩深入火海一番挑衅。见成果把这三只火灵引至了地表,女孩一声轻喝,天际忽的化出了十六尊道帝、三十六位至尊、七十二座天王、一百零八名天将一齐向三只火灵压来,转眼间便把这三只火灵给擒住了。

  女孩上前,从三头火龙身上各取了一团真火收入三个白玉瓶中。而后顺手将三条火龙也一并丢进了一个玉盒之中。

  “太阴真火、坤精元火、经由月桂木将劫雷阳极化阴后的真阴之火。再算上先前所得的九幽冥火,以及自己原有的两种,六种丁火算是凑齐了。”

  女孩想着,取出了一副字画把这满天神袛尽数收了回去,而后转身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