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00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立华奏的救赎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合法的杀人凶手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合法的杀人凶手

更新于:2018-03-15 12:05:29 字数:5677

  “好了!我最好的搭档!这下你满意了!”诺顿对着卫哲明大声怒吼着,他想克制自己的情绪,但是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用双手死死的抓住头发,来回的渡步着,脸上充满了烦躁。

  “真不知道自己是发了什么疯,竟然和你一起做这种蠢事!”

  诺顿狠狠的扬起一只手,指着那个昏迷中的银发小女孩,脸上带着凶恶的神情:“听着,现在告诉我我们怎么办?帮她?求求你了本杰明,你这个蠢猪什么时候才能醒醒!我们自己现在马上就要被CIA甚至FBI追杀了!”

  “FBI只会所在美国,他们不会来的。”卫哲明嘴唇抖了抖,无言的吸了一口手指尖的香烟,红色的眼眸有些迷离:“只要我们带着她们逃到俄罗斯或中国就可以了。”

  “哈哈!”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诺顿对着他摊开了自己的手:“然后呢?我保证甚至坚持不到飞机场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就得死在半路上!你别忘了我们在干什么!”

  他说完这句话,随后脸上努力挂起了诚恳的表情蹲在了卫哲明身边,眼神直直的望着他:“伙计,你比任何人都了解我。现在我们要么就地击毙这个孩子,这样我们也不用遭到追杀,也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如果你下不了手就交给我,或者让她在这自生自灭。我的家人都在美国,我不可能去什么俄罗斯和中国的。”

  他说完微微的低下了头,湛蓝色的眼眸忽然闪烁了起来。

  “本杰明,我和你不一样。”

  卫哲明无言的坐在沙发上,手中的香烟很快就燃烧到了尾巴。但是他却对此仿佛没有一丝察觉。

  这一切,还得从五天前说起。

  ……

  “我求你了……求你了……”

  阴暗房间的角落里,一个中年男人脸上带着几近扭曲的哀求跪在地上。脸上混一块花一块,也不知道是眼泪还是鼻涕。他口中犹似临死前的哀嚎,不住的磕着头。

  “放过她们……只要放过她们……”一字一顿的从几乎要窒息的胸腔中吐出着这样一串词汇,他颤抖着抓住了眼前之人的脚腕:“我可以死……我可以死!我只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妻子和儿子!求你!”

  男人的哀嚎和啜泣伴随着窗外的沉闷的雷鸣,在房间里形成了一阵极其压抑的气氛。

  他面无表情的望着脚下的男人。何曾几时,作为社会顶尖精英的他还在新闻节目上侃侃而谈,为了国家利益而呕心沥血。而现在却仿佛一条濒死的乞丐一般乞求别人的施舍。

  但是没人会瞧不起他——他抛却了自我为中心的自私,为了让家人存活而不顾一切的舍弃掉了尊严……或者说,他的尊严从来就没有丢掉过,这是一个值得尊重的男人。

  “你的意思,我知道了。”他嘴里这么说着,语气带着些许低沉,阴暗中散发着幽幽红光的眼眸隐隐透露些许哀伤。

  “我不会杀他们。”

  此话一出口就仿佛什么灵丹妙药一般,男人的嚎哭刹那间停顿了下来。他猛然抬起头来,脸上带着不可置信的惊喜,鼻涕和泪水虽然混杂在一起,但是却意外的没有让人感觉到任何恶心。

  “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

  震惊的呢喃到最后演变成了狂喜,那带着唏嘘胡茬的嘴角扯出了一个解脱的弧度。

  “我准备好了。”刹那间就完成了自己的情绪转换,男人呼出了一口气。原本几乎伏在地上的背脊重新直了起来。他用手胡乱的抹了一把脸,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干净一些。丝毫不为自己刚刚的的举动而感到任何丢脸的地方。紧接着,他扬起脖颈,有些浑浊的目光紧紧的盯住了面前这个年轻人

  “我就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年轻人的眼光闪烁了一下,似是不想与之对视,他微微的垂下了眼眸,自顾自的抬起左手将消音器缓缓的套在了手枪的枪口上,嘴里平静的问道:“那你后悔吗。”

  “后悔吗……”那个男人似乎是在思考,又似乎是在自问。他低声重复了一遍这个词汇。而后,脸上逐渐变得坚定起来:“……我从来也不后悔。”

  他铿锵有力的说着,随后又抬起了头来,忽然里发出了一阵笑哼:“反倒是你,一个亚洲人竟然在年纪轻轻就能做到这个地步,如果我大女儿没死的话,或许也和你差不多大了。”

  被称为‘年纪轻轻’的男子将消音器安置好,随后右手缓缓的拉动了枪栓:“到了这个地步,还能笑得出声。果然不愧是已经脱离了掌控的危险人物。”

  “原来那群美国人是这么评价我的吗。”中年男子正襟危坐的跪坐在地上,犹如刀削般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看来我还是很成功的。”

  “成不成功我不清楚。”手枪发出了一阵‘咔哒’的声音,年轻男子这么说着,随后将消音器的枪口抵在了中年男人的额头上:“但是我想,作为一个父亲和丈夫,你是个失败者——”

  他口里的话甚至还没说完,手指就已经就毫无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但也是个伟大者。”

  “噗——”

  轻微的枪声响起,子弹没有意外的直接贯穿他的头颅,可怕的空腔效应在他的脑后制造了一个巨大的出弹口。猩红之物立刻染红了身后雪白的墙壁。

  前一刻还有说有笑的男人眼神顷刻间便失去了焦距。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的他因为子弹的冲击力上身直接向后仰去,脑袋扑通一声撞击在了墙上。紧接着,伴随着引力,他的身体不断下滑。红白之物在墙上蹭出了一道诡异的痕迹。

  “……抱歉。”

  年轻人红色的眼眸闪烁着无言的光芒。他持着枪的右手无力的垂下,嘴里这样呢喃着,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天上的雨点仿佛筛豆子似的往下掉,击打在玻璃窗上啪啪直响。窗户就好像挂着无比巨大的珠帘,迷蒙蒙的一片。

  “E09,横滨任务汇报情况。”

  也不知过到了多久。在这幽暗的房间里,年轻人耳畔不起眼的微型通讯设备忽然闪过一道光芒。他那红色双眸微微的睁了开来。

  “犯罪目标拒捕,已被依法击毙。”

  仿佛在叙述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口中的平淡全然不似杀人后所该有的紧张,就好像一个常年的屠夫一般,眼前的事情就是自己的日常工作,手下的鲜血也只是一些土鸡瓦狗而已。

  “行动完成,准备收队。”

  那声音干净利落,说完便直接挂断了通话。

  年轻男子脸上带着一丝平淡,将手枪上的消音器拆卸了下来连带着手枪一起塞回了自己的风衣口袋里。就在他转过身去时,却是微微的停住了脚步。

  侧过脸,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那个男人的尸体,也不知道年轻人在想些什么,泛着红芒的眼瞳闪过一丝悲哀。但也不过片刻,他便在无留恋的转过头离开了这里。

  日本横滨,晚上十点十六分。

  黑夜的雨连带着雾气模糊不堪,像雾似的雨,像雨似的雾。丝丝缕缕,缠绵不断。

  走出了大门,呼啸的冷风和冰冷的雨点使得年轻男子紧了紧身上的黑色风衣,在口袋里按了一下车钥匙,停在院子角落的一辆奥迪车很快就亮起了双闪。他迎着雨快步的走向前去,尽管及时的钻进了车里,但雨点还是打湿了他头顶的青丝,身上毛呢风衣也出现了深一块浅一块的印记。

  相比起外面冰凉的气息,车内的温度同样很低。年轻男子无神的看着车窗上好像是珠帘一般的雨痕,也不知道又陷入了什么沉思之中。

  “怎么了伙计,又露出这幅表情。”

  一个有些轻佻的青年男声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瞬间就打破了车内寂静的气氛。而坐在驾驶位的男子却毫无一丝被吓到的感觉,平淡无比。只是那双有些无神的红色双眸已经重新恢复了光彩。

  “有些感慨而已。”年轻男子随口说着,同时从口袋里抽出了车钥匙插进了钥匙孔,微微一扭,车子内的很快就响起了滴滴滴的安全带提示的声音,同时车上的按钮和表都亮起了微弱的灯光。

  “嘿,本杰明,不系安全带可不是个好习惯。这个问题我想我至少提醒了你二十一次。”

  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的青年脸上挂着轻佻的笑容的靠在后座上,头上有些晃眼的金色碎发自然的垂在额前,脸上俊美的面容多少显得有些玩世不恭。整理着自己胸前有些凌乱的领带,他调笑着自己的搭档道:“如果你再这样忘记系安全带,我想上帝他老人家随时欢迎你的到来。”

  被称为本杰明的男子挂上了倒退档,随后扭过身子探出头来,视线盯着车子后窗那被雨水冲刷模糊不堪的景象,同时手里不时的扭动着方向盘:“管好你的烂嘴,蠢货。‘在亚洲只能我的中文名’这句话我也告诉你了二十一次。”

  “好吧好吧,如果不是你诱人的肤色和令我心醉的黑发,我甚至忘记了你以前是个中国人!”那个青年脸上做出了一副滑稽的表情,嘴里用故意恶心的腔调这么说着:“那么,我亲爱的卫哲明搭档,现在去做最后的补给,让我们赶快把今天的任务结束吧。”

  车尾闪烁着红灯,卫哲明重新转过身子,将安全带系好。车上那令人烦躁的提示音也戛然而止。

  “任务结束了,目标已经处理掉了。”

  青年一愣,随后他立刻正起自己的坐姿,脸上带着无奈的神情:“他的家属不是在东京么?我最好的朋友,你这个样子让我很难做的!这可不是一个拥有谦虚中国人血统的家伙该做的事!”

  “已经处理好了。”卫哲明突然伸出手,握着变速档握把的修长手指因为用力而些发白,那平淡的脸上也镀上了一层冰霜:“我说了,都已经死了。”

  听闻此言,差不多又知道是怎么回事的青年微微有些皱起了眉头:“听着本杰明,这种事情我们不能一直这样下去的,你忘了上次吗?”

  再一次被搭档叫错了名字的卫哲明冷着一张脸挂上了前进挡,脚底轻踩了一下踩油门,奥迪车在雨幕中离开了院子走上了狭窄的街道。

  他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伸进了衣兜里从中取出了一包香烟:“这次我答应他了。”

  “天啊,和你做搭档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青年大叫一声,猛然向椅背靠去,一手啪的一声捂上了自己的脸,嘴中用英语不住的抱怨起来:“每次都是这样,害的一直都要我去擦了屁股。你就不能处理的干净一点吗?”

  取出了一支香烟叼在嘴上,卫哲明摸出了一个打火机,点燃香烟的同时深深的吸了一口,那红色的眼眸多少带着一丝迷离:“我会把握一个度的,说说下一个任务吧。”

  “真是好伙计!”青年再次抱怨了一声,随后脸上带着无奈的神色从身边的黑色皮包里取出了一个档案袋。紧接着他抬起头,对着车子的后视镜里瞪了一眼卫哲明:“听着,这次一定要处理的干净一点!听说是个大案子,说不定会有人手派来协助的!”

  半恐吓半请求的说着,青年低下了头,一圈一圈的解开了封着袋子的细绳,可嘴上还是喋喋不休:“在英国的那件事被副局长知道了之后就已经很生气了!我下个月的假期能不能成功就看这次任务了!你个混球!”

  “任务目标是什么。”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烟,卫哲明一点也没有在意搭档的抱怨。一只手按下车窗按钮打开了一道缝隙。呛人的的尼古丁立刻随着风消散不见。

  “让我瞧瞧……”青年打开了车顶的灯光,从封口里取出了一叠白纸,蓝色的眼睛仔细的盯着纸张上的内容:“这次是日本参议院的家伙……还挺酷!”

  “真是讽刺。”驾驶位的人一只手夹着香烟,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嘴里发出了一阵不屑的轻哼:“身为美国对外中央情报局却一直在处理他国合法官员,也不知道是是来做调查员的还是来做杀手的。”

  青年头也不抬的看着手里的资料,但听闻卫哲明的话语却也笑了起来:“哈,难道你以为咱们接受那么多训练是逃命用的吗?”嘴上轻佻的说着,他将手里的资料翻了一页:“要搜集情报,日本早就被王牌情报员摸了个底朝天了。”

  夜晚的横滨依然是一座繁华的都市,但是平静的居民区却是一点也显示不出来的。雨夜里,街上几乎一人没有。车子行驶在如此空旷的街道上多少有些肆无忌惮的感觉。

  “这次是日本的立华议员。”车子后座,青年一手捏着一张档案纸,一会看看这张,一会看看那张:“根据情报科反应的情报来看,这家伙是个不到北冰洋不死心的激进派,他所阻止的法案,是国会点名要求必须要被通过的。”

  “是不到黄河不死心。”

  “好吧好吧,那都无所谓。”青年说完这句话,脸上立刻变得些严肃起来。他放下了资料,将视线转移到了后视镜里搭档的脸上:“这次的任务不是小家伙,不论如何都要处理干净。彻底处理干净。国会里的蠢货们点名要这家伙的命,可能真的会派来一些乱七八糟的人。”

  卫哲明静静的驾驶着车子,红色的眼眸平淡的注视着车窗外的道路:“包括家人么。”

  “包括家人。”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将车停靠在了路边。车内没开空调,低冷的气温却让卫哲明的额角渗出了几丝冷汗。

  “放轻松点。”青年低声的对他说着,随后将几张资料递给了他。卫哲明伸出手,接过资料,拿在眼前一看时,却发现是三张档案。

  ‘立华纪山-性别男-四十二岁-参议院议员。’

  ‘立华琴-性别女-三十八岁-家庭主妇-立华纪山的妻子。’

  ‘立华奏-性别女-十五岁-学生-立华纪山的女儿。’

  在每章档案上,都详细的记录了包括照片在内,从他们的血型到身高体重三维和日常作息以及甚至喜好跟身体症状的详细信息。

  立华纪山长着一副一看就知道是有着大男子主义的脸,略显灰暗的银的发整齐的舒在脑后,给人一种严谨到一丝不苟的感觉。而立华琴和他们的女儿立华奏除了明显的年龄差距之外,在特征上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秀雅绝俗的银色披肩长发带着一股清灵之气,胜雪般的肌肤娇嫩无比,琥珀色的双目犹似一泓清水,望然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

  卫哲明光是看这对母女的双眼,便为之所摄。那明明温和异常的双眸却透露出几分淡清灵动,颇有勾魂夺魄之态,使人不自觉魂牵梦绕。

  这个立华纪山……还真是人生的一大赢家。光是看看他们女儿立华奏,就知道他的妻子年轻时的美貌。然而纵使年龄增长,却也无法在她脸上留下一丝岁月的痕迹。反而更加多了一份成熟的妩媚,仅仅是看一眼,便使人不自觉的沉迷于那对粲然生光的美眸之中。

  “……”

  青年看着卫哲明目光巍然不动的盯着照片上的两个女人,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叹息着摇了摇头:“果然还是不能理解你们亚洲人的审美啊……明明黑一点不是更好吗……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事情真的没法在做小动作了。”

  青年的话语惊醒了有些失神的卫哲明,他再次看了一眼照片上的三个人,心底的不忍愈发沉重。

  “这次……你处理吧。”

  青年再一次叹了口气,同时从椅子的座位下掏出了两个箱子。一边解着上面的密码锁,一边严肃道:“如果可以,我会这么做。但是这个任务可能有些特殊的状况。”

  他手中的箱子发出了啪的一阵轻微声响,随后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将视线转移到了后视镜里搭档的脸上。

  “伙计,行动组的人是没有回头路走的。我们只是一个挂着合法名义的杀人凶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