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10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黑暗血时代之微光
  4. 第三章 赤甲虫尸!

第三章 赤甲虫尸!

更新于:2018-03-14 19:20:26 字数:3383

  其实严格点来说,那天江陵在外出寻找物资的时候并不止遭遇到那一只虫子,他是在另一个方向上遭遇了游荡在街区范围内的另一只虫子之后远远躲开才最终来到了几个街区外一处大型购物商城。

  那地方他没去过,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座位处于商业街另一面的大型商城距离他所居住的地方太远,已经基本处于这片安全区的外围范围所在,而就在当时他正准备离去的时候,一只隐藏在黑暗商城中的虫子骤然来袭。

  当时那只隐藏在商场里的虫子状况很明显已经不是很好,全身暗红色燃烧着炽烈火元气能量的甲壳已经有多处破损,四足刀腿至少有一支已经齐根而断,而其他几支也明显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形势危急,也容不得江陵再多去观察。

  他到现在还能清晰的记得当初被黑暗中跳出来的火焰巨虫所瞬间重创之后的绝望,那狰狞的虫脑袋距离他的脑袋曾经只有不足半米的距离,他甚至已经能够嗅到了虫子嘴里那种火虫特有的强腐蚀性酸液的味道。

  如果不是关键时刻那只全身燃烧着火元气能量烈焰的虫子因为失去了身体一侧整条锋利刀腿的关系,关键时刻巨大的虫身一个踉跄,原本势在必得的一个标准的捕食者扑击动作出现失误,立足不稳,已经尖锐嘶鸣着狠狠击向他脑袋的尖锐口器也就在这个时候微微的出现了那么一点偏差,让那时已遭受重创本以绝望等死的江陵瞬间抓住机会,终于在疯狂反击下激发大量烈焰刀影狠狠绞在了那只火焰虫子的头部要害。

  同样猛烈的火元气能量疯狂的迸发,两股灼热的火焰力量猛烈的碰撞在一起,大火燃烧,战斗的余波几乎将一整间商场瞬间点亮了个通透,一直到疯狂扑击向他的那只火焰虫影一瞬间失去了所有动作,终于倒了下去,一切,在大火中才渐渐平静下来。

  他身上的伤势也正是那时候所留下,而作为代价,那只袭击他的虫子也同样被他在决死反击下狠狠绞碎了虫脑袋。

  他现在所要去的地方便是那个方向,那天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在用火元气刀影将袭击他的那只虫子脑袋狠狠绞碎之后,因为担心这里战斗的动静会引来先前在几个街区外所远远遭遇到的另一只虫子的注意,重伤下的他可不是再一只恐怖虫子的对手,因而在草草处理了身上的伤势之后,便拖着伤躯,一路绕过那片区域并最终回到了那段时间以来一直存放有所有他搜集起来的各种生存物资的房间。

  但在从那里离去之前,他其实还有另一个发现,那就是商场角落里的一处小小的仓储库,当时距离他与那只虫子发生战斗的地方仅仅只有几十米距离的地方,真正吸引他注意力的地方是那扇紧闭的厚实大门,以及大门上紧紧上的锁!

  仓储区域?紧闭的大门?以及紧闭的大门上为什么会上了锁?而且那一片地区干净整洁完全不像是当初军方组织的民众大撤离之时对城内所有触手可及的范围疯狂扫荡一切生存物资所遗留下来的狼藉,以及黑暗中躲藏在商场里的伤重虫子……直觉告诉他,那里面一定有着什么。

  绕过上次遭遇到另一只虫子的那片街区附近,远远的可以看到那只同样巨大并且完整无缺的赤红色巨虫依旧游荡在那附近,只不过位置从街道的这一头变成了另一头。江陵小心翼翼的绕过那一片街区,努力不发出一点声音,微光黑天之下,完全没有去招惹的想法。

  转过又一处的街角,已经距离那只火焰虫子有几百米的范围,再加上各种建筑物的阻拦,相信只要江陵不作死到故意发出一些很大的声音以及吸引虫子的动作,想来那只虫子一定很难发现这边的情况。

  谨慎的观察了一下这附近的情况,这视野虽然谈不上多么开阔,但平均体长大多在四米左右的巨型火焰虫怪的身体除非刻意躲藏,不然也很难被人忽视,而上次那只隐藏在大型购物商城内的那只受伤虫子,江陵猜测那只虫子之所以躲藏在那里有很大的可能是在那里养伤,然后被误闯入那里的江陵所惊动,这才拖着伤躯从黑暗隐藏中悍然袭击向他。

  这种虫子所表现出来的习惯一向是直来直往,还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他们具有多高的捕食者智慧,最少隐藏在黑暗中伺机捕猎的情况几乎从没有听说过,从来只见到它们不顾一切疯了一样的扑向人群,然后用它们身上仿佛天生就是为了战斗而拼命进化出来的镰刀利爪以及狰狞的口器、酸液杀死所有出现在它们视线范围内的人类。

  很快,穿过商城破碎的玻璃门,江陵闪身进入了这处前些天险些让他命丧于此的阳光时代大型购物商城内。

  那只袭击他的火焰巨虫的尸体仍在,甚至连倒下的姿势都未曾有变过,体长四米有余,宽和高也分别在两米以上和它的大多数同类一般堪比小型汽车一般巨大的虫躯,全身暗红色的甲壳到处布满裂纹,残缺的刀腿,那狰狞的通常用来吸食人类脑髓的口器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小半个虫脑袋残破的挂在虫躯上。

  没错,这就是那只一瞬间将他重伤,并在最后关头被他疯狂的反击下生生绞碎脑袋的那只火焰巨虫,学名赤甲虫,因为一身赤红色的甲壳而被军方命名,幸存者们也多数习惯了这样称呼它们,当然死后那一身甲壳的颜色已经黯淡了许多,呈现暗红的色泽,这也是眼前这只早已经死去虫子的现状。

  冰冷的虫尸静静停留在它死去时所停留的位置,江陵几步走过去,借着微光近距离下才渐渐对着这只曾经险些将他逼入绝境的赤甲虫怪当初沉重的伤势有了更为清晰的认识。

  除却头部真正的致命伤之外,这只虫子身上多处甲壳部分都呈现有支离破碎的现象,残破的刀腿锯足,腹部一处深深的穿透性伤口,那伤口斜斜的直通尾部的方向,穿透尾部同样暗红色的坚硬甲壳,直出体外,在火虫体内生生留下一道约有儿臂粗细的贯穿伤口,将这火虫尸体的前后穿了个通透。

  江陵注意到,即使早已经过去了好几天,冰冷的火虫尸体那创口处仍能感受到一阵阵微弱的寒气波动,冰冻住火虫身体内部各种五颜六色的肌体组织,将伤口保持在最初时的样子。

  那种微弱的波动很熟悉,和他曾经有过交集的几名冰能量元气属性觉醒的觉醒者们催发冰属性元气能量时所散发的波动很是相似,那应该是一种非常强烈的冰能量高强度爆发所造成的惨重伤势,比江陵在这黑天微光之下所一直赖以生存的火能量元气能级层数要高出不止数筹,最少他还做不到让尸体伤口处的火元气能量在经过数天的时间缓慢消散之后依然还能残留有那么一丝微弱的元气能量波动遗留。

  那么到了这里当初的意外遭遇并袭击事件基本已经能够草草还原出来了,一个很厉害的家伙在这只隐藏在商场黑暗中的火虫袭击他之前就已经重创了这只火虫,那家伙是什么这里暂且先不去论它,总之是那家伙率先重创了这只赤甲虫怪,重伤的虫子再无力如它的同类们那般参与到捕杀人类的行动中,而不得不被迫选择了停留在这处商城养伤。

  而江陵那时候的意外闯入也正是惊动了它,无论当时这只虫子只是单纯的遵循以往一贯的行动策略来对任何出现在它们眼前的人类进行捕杀,亦或者则是强大的掠食者对自己所占据的领地所进行的单纯的扞卫活动,总之,它在第一时间便不顾自身沉重的伤势来对意外闯入它视线范围的江陵进行了攻击,而之后的结果,自然便是几天前江陵身受重伤,而作为率先发起攻击者虫怪死亡的结局。

  想到这里,事情的前因后果基本上都已经理顺,剩下的唯一让江陵对这次事件还比较好奇的是,那个当初一击重创这只虫子的家伙究竟是什么?是黑暗中的怪物?新出现的虫子?还是实力已经站到人类觉醒者金字塔序列真正最顶端的人类觉醒者?……,这些都有可能。

  虫子的尸体就摆在眼前,江陵对它的研究却基本到此为止了,他有好奇心,但有时候好奇心往往很容易会害死猫,身处黑天之下,处处可能是危机,他可不会忘记就在几百米之外,另一条街区的尽头那只游荡在街头角落里的赤甲虫身影,更何况黑天阴影之下处处可能潜藏的威胁。

  好奇心到此为止,无论在他之前一击重伤虫怪的家伙是什么,那都与他无关,时间过去了那么久,那家伙早该走远了才对,他需要做的不过是按照来时的计划,寻找物资、食物,这才是现下他最需要考虑的问题,否则他也不会冒着巨大的风险一路躲藏小心翼翼的来到这里……

  这样想着,江陵却突然感到一阵不对,像是警兆,但又好像没那么危险,他就这样站在赤甲虫堪比小型汽车般巨大的尸体甲壳上,熟练的手一抹,原本悬挂在腰间的一把雪亮长刀便到了他的手里。

  体内本就处于半激活状态的火元气觉醒能量一瞬间被他激发出来,逼人的热浪开始盘旋在他的身体之外,隐而不发,炽热的元气烈焰顺着他的手臂流转,一瞬间包裹向手臂下的长刀,焰舌翻卷,化作一道近两米的虚幻火焰刀影!

  火光点亮了这黑漆漆的商城内部,凄丽的火焰刀影直指阴暗处的角落,江陵寒着脸,冷声喝道:

  “……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