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22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定胜天
  4. 第三章 很有志气

第三章 很有志气

更新于:2018-03-15 09:44:35 字数:3678

  穿过走廊绕过一座花园,便是教学区域。正值下课期间,学生嬉戏打闹,校园乱糟糟的。教学楼里隐隐传来歌声:“铁门啊铁窗铁锁链,手扶着铁窗望外边,外边的生活是多么美好啊,何日重返我的家园,何日重返,我的家园!”

  走近了,循声望去,是一小胖子依在窗户护栏上,向着天空放声歌唱,初春的阳光温暖而明媚,草长莺飞的季节,湛蓝的天空里三两只飞燕掠过,自在而悠扬。

  小胖子神情凄切,泪珠映着朝霞,眼睛里饱含对自由的渴望,对摧残身心应试教育的控诉。声音虽是公鸭嗓,但曲音婉转,真情动人,声声如诉,饱含血泪。

  真是可怜的孩子!

  上课铃响了,夏雨走进教室、踏上讲台,眼睛扫过一张张稚嫩的面孔映照,忽地心中涌出巨大恐慌,像是被什么紧紧攥住了心脏。

  等等!

  不对!

  不对!

  这是怎么回事?

  夏雨呆立在讲台上,震惊的无法言语,手中书本失落在地,上课铃音结束,同学们起立问好,可夏雨一无所觉。他瞪大了眼急促地呼吸,身躯颤抖,额头上冒出细汗。

  不!

  不可能!

  不可能!

  “夏老师,你怎么了?”

  见老师异样,班长章盈盈急忙上前询问,夏雨转头盯着她,瞳孔越来越大,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的章盈盈有些发毛,又问:“夏老师,你看我做什么?”

  “你们!”

  “你们!”

  夏雨伸出手指,声音颤抖想要说些什么,却说不出话来。

  学生们皆正襟危坐,心下踹踹,看老班被气成这般语无伦次的模样,自己等人一定是惹下了滔天大祸,是说这次摸底考试又是垫底吗?

  不至于啊!

  七年级二班次次垫底,老班早就应该习惯了啊!

  怔怔良久方才回神,夏雨缓口气,接着很是痛心疾首,顿足捶胸拍打着身上的粉笔末,道:“你们,黑板居然没擦!”

  一群萝莉正太瞬间绝倒:“靠!“你们”了半天,就是这个!”

  章盈盈同学上去擦了黑板,讲台下小胖子元宝擦了一把冷汗,将桌屉里的光盘往深处藏了藏。

  深深吐了口气,夏雨让学生自习,他自己呆坐在讲台上,思绪翻飞,一个接一个打量着眼前这帮学生:“元龙,鲁克,明娓,郭庆之,……”

  一个个看过去,同时一个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身影浮现,念到最后,夏雨揉揉脑袋,心神中如惊涛骇浪翻涌,这,怎么回事?一模一样的面孔,就连性情也似乎相似,只比面前的学生们更显成熟,他们是谁?

  脑海中画面流转,那是一群人被天火焚身的残酷画面,灼灼火光中有声音回荡:“不成仙,不为魔,千生百世志不绝,轮回永随吾王侧!”

  一股莫名的悲呛涌上心头,穿透时光而来,如波涛汹涌,拍打心神,夏雨抑制不住地双目泪流!

  这一哭,不知过了多久,等回过神来,见全班学生都在望他,前排女学生蓝喵喵体贴地递上来一条雪白的手巾,道:“夏老师,甄美老师已经结婚,就要生宝宝了,你就别伤心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夏雨微愣,这,神马情况?

  第二排的小胖子元宝见状,也道:“不要气馁,老师你要相信,二十年之后,又是一个殷梨亭!”

  蓝喵喵道:“元宝,你捣什么乱!”

  小胖子撇撇嘴:“蓝喵喵,你这劝人的方式太落伍了。应该这么说:四海之内皆兄弟,你家长着我家花,他人摘了我的花,今晚我就去你家!”

  小胖子吟完,很是自鸣得意,觉得自己有古诗人的潜质,比之七步成诗的曹植,七岁作诗的骆宾王,也不算差了!

  小胖子同桌的明威,听罢转过头看小胖子,道:“敢来,打死!”

  小胖子立时被噎,无言以对,教室里一阵爆笑,夏雨也失笑,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笑声驱散了沉沉闷气,和曦的阳光透进窗子,映照在一张张小脸上,是如此的鲜活。也许是梦太过真实,梦中人的命运惨烈使他不能释怀,可这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梦由心造,现实映心,朝暮相处的学生进入他的梦,变幻出另一个模样也是说的通的!

  可那,真的只是一个梦吗?

  不管了!

  真也好,假也罢,顺其自然;到最后,倒想看看,会梦出来个什么东西来。

  夏雨靠在椅背上,深深舒了口气。梦里一世,梦外一生,也算两辈子的缘,当倍感珍惜!

  “夏老师,不如今晚看电影吧,放松一下心情,摆脱失恋阴影!”蓝喵喵道。

  失恋了,这丫头真看得起他,他什么时候有失恋的机会了!

  “老师没失恋!”夏雨否认。

  “知道,知道,老师没失恋,老师只单恋!”

  夏雨嘴角微抽,这还不如失恋呢。

  “今晚看电影吧,新出的神犬小八,超可爱的,我光盘都买好了,但没有时间看!”蓝喵喵瞪起一双萌萌的大眼睛,期待地望着夏雨。

  “动画片,蓝喵喵,这么大了,你居然还看动画片?你居然看动画片,你居然还在看动画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说话的是小胖子元宝,他很惊讶。

  这等于是变着法的说蓝喵喵幼稚,蓝喵喵很生气,道:“胖子,你很老吗?”

  “成熟,这叫成熟!”小胖子露出一个似乎沧桑的神情,手指敲着桌子,一脸神秘道:“成熟无关年龄,在于阅历,你知道雅蠛蝶,知道松岛蜂,知道******吗?”

  蓝喵喵一脸懵懂,她确实不懂。

  小胖子自矜地一笑,翘起大拇指指向自己,骄傲地宣告:“我知道!”

  这是今天元宝第二次为自己的博学多才而骄傲。

  同桌的明威同学,很是看不下去了,手往桌洞一伸,拿出一样物事出来,他的桌洞与元宝的是相通的。

  “松岛蜂什么的,是她吗?”明威晃了晃手,手上是一光碟,碟面上一位身着制服大龄熟女,熟女屈身伏地,臀部高跷,****坦露,眼神迷离,很是羞耻,更是诱惑。

  全班萝莉正太咿呀一声惊呼。

  元宝脸色瞬变,劈手夺过光盘,怒吼:“明威,汝胆敢盗我私藏!”

  明威还没答话,旁边的范坚卫却忽地也怒了:“好啊,元胖,好东西居然吃独食,我可是跟你和尹光分享了我的小泽玛利亚啊!”

  “都别说了,老师和女生都在呢?”

  尹光小声提醒道,与上面那俩货不同,他是知道羞耻的,正看热闹的他没想到会无辜躺枪,这种事是能当着全班人的面说吗,我的光辉形象啊!

  偷偷瞄了一眼蓝喵喵,见她脸色火旺旺一般的红,尹光欲哭无泪,心中大是后悔,一失足成千古恨,两个损友误终身,蓝喵喵这下铁定会以为自己是个色狼。

  夏雨走下讲台,敲了敲元宝的桌子,伸出手。

  “老师!”元宝不舍,这可是他一星期的零花钱,刚买的还没看呢!

  夏雨不为所动,又敲了三下,目光严肃。

  “老师,不要!”元宝哀求。

  “拿来!”

  “雅蠛蝶!”小胖子怀抱光盘,双泪汪汪,可怜兮兮。

  “元宝,你要再不拿来,我就要叫家长了,听说你爸在双汇屠宰场工作,嗯!”

  元宝立马从了,交出光盘,像是即将被蹂躏的少女认命地递出安全套一般。

  夏雨瞪了元宝一眼,顺手把光盘夹进书本里回到讲台,正见蓝喵喵也拿着一张光盘递了过来,拽住夏雨的袖子,道:“夏老师,好老师,你就从了奴家吧!”

  夏雨身躯一颤,起了一身地鸡皮疙瘩,道:“说人话!”

  蓝喵喵将光盘塞到夏雨手里,威胁道:“老师,你要不答应,我就腻死你!”

  夏雨都快哭了,这都一帮什么学生啊,亏他刚才还觉得学生木讷,真要给他们打开应试枷锁释放了天性,还不翻了天。

  “欧巴,你就答应了嘛!”蓝喵喵晃着他的胳膊道,这下连老师都不叫了。

  章盈盈似乎也觉得有趣,道:“欧巴,你就答应了嘛!”

  “欧巴,你就答应了嘛!”全班一起嚷嚷,看不看电影不要紧,但调戏老班的机会,是一定要抓住的。

  夏雨全身恶寒,这么多萝莉正太集体调戏,这景象惨不忍睹!

  夏雨正要出声,忽听到一声轻咳,火热教室内瞬间万籁俱寂。如北风扫过,凛冽的严冬重临。

  夏雨转头一看,李凤娇站在门口,脸色不善,眼眸冰寒!

  “不上课,你们在干什么?”

  学生们噤若寒蝉,连忙埋头作苦读状。

  夏雨谄笑:“呃,我们在学习外语,对,学习外语!”

  李凤娇额头黑线跳跃,胸口起伏,道:“外语,生物课上学外语,哪国语言,我怎么听不懂?”

  “额,这是火星文,我们正在探索外星物种的奥秘!”

  这回答神了,即便是在冷面李莫愁的恐怖高压下,许多学生仍是忍不住窃笑。

  李凤娇被气到了,看着夏雨英俊的脸,真有一种脱了高跟鞋砸下去的冲动,毁掉这张脸,看他还怎么在教师队伍中混。

  “呵,火星文,你们七年级二班,这是要移民宇宙啊!”

  “没错,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这话不是夏雨说的,不知谁插了这么一句,声音豪情盖天,其主人却龟缩不敢出头。

  李凤娇气的脸色铁青,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帮学生在夏雨的影响下,都翻了天了,真不知道上一届年纪主任怎么回事,都五十了还花痴,居然让这货当了班主任,当真误人子弟!

  李凤娇目光扫过台下:“谁说的?站出来!”

  教室内一时静寂,无人回应。学生们都埋首在高高摞起的书本后面,生怕引火烧身。李凤娇目光逡巡了一圈,一时难以寻觅,又落到夏雨身上。

  夏雨道:“李主任,呵呵,你看我们班学生多有志气!”

  学生们倒抽了一口凉气,抬起头来看他,这得良心被狗啃到什么程度?脸皮厚到什么地步?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李凤娇气的花枝颤动,胸口一起一伏,剧烈如浪潮翻涌。

  夏雨偷眼瞧了瞧,十分怀疑,如果自己再加把劲,李凤娇胸口那颗扣子会不会崩掉。然后会有两只小白兔,跳呀跳出来。

  要不要加把劲呢?

  还是算了,不能便宜班里这帮中二病的臭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