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3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家园守护者
  4. 第三章 出院

第三章 出院

更新于:2018-03-15 08:16:23 字数:3438

  一天后,陈凡回到了医院。

  “你昨天一天去哪里了,姐姐很担心你。”胡瑛一见陈凡,急忙问道。

  “对不起,胡瑛姐,让你担心了!我忽然间感觉很闷,想出去走走,你放心吧,我没事的!”陈凡脸上微微一笑。

  “没事就好。昨天你舅舅家来看你了,可是你出去了。”胡瑛说。

  “哦。我舅舅是住在县城。舅舅很疼我,每次来我家看我时都给我带礼物。放假了还接我来城里玩。”想起舅舅,陈凡又想起小时候事情了,想着想着,陈凡感觉心理很压抑。

  “看来你舅舅很疼你嘛。和你舅舅一起来的还有个女孩子是你表妹吧,挺可爱的小女孩。后来他们看你不在就走了!陈凡,你怎么了?”胡瑛关心地说。

  “哦。我没事的,胡瑛姐。”陈凡很快调整了自己情绪。

  胡瑛看到陈凡这样,欲言又止,又叹气着。

  “胡瑛姐,你是不是有事情要对我说啊?”陈凡见胡瑛似乎有事要说。

  “哦,你要有心理准备哟。我问过我朋友了,没问到关于你父母的消息。不过我相信你父母肯定会平安无事的。”胡瑛安慰着陈凡。

  陈凡听了,脸色暗淡了下来,两眼湿润了。

  “陈凡,你怎么了?是不是你已经有你父母的消息了?”胡瑛看到陈凡这样,也很难受!

  “呜……,胡瑛姐,我父母出事了。”陈凡抱着胡瑛伤心地哭了。

  “什么?你从哪得到消息的。是不是你打听错了?”胡瑛急忙问道。

  “新闻报道我父母失踪了,平白无故的,我父母怎么会失踪的呢?”陈凡不能说出是他入侵政府网络知道消息的,所以隐瞒了情况。

  “不会的。失踪了也许是还没回来,相信你父母吉人有天相。不会有事的。”胡瑛安慰着陈凡。

  “失踪不可能这么多天还没消息,我父母可能出事了。”陈凡哭着道。

  胡瑛默默地抱着陈凡,她知道陈凡这时候感情需要发泄,不然憋在心里会憋出病来的。

  “对不起胡瑛姐,把你衣服弄湿了。”陈凡看到自己把胡瑛的衣服弄湿了,不好意思地脸红了。

  “没关系,你别胡思乱想,先回去好好休息。”胡瑛安慰着陈凡。

  “嗯。”陈凡返回病房,躺在床上以前时光。他刚想以后如何孝敬父母,可是父母却不在人世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亲不待。陈凡决定不能让那些做了坏事的人逍遥法外,很快一个计划出现在他脑海里。

  “陈凡,你舅舅来看你了。”胡瑛带着一个中年男人进了病房。

  “舅舅……”陈凡看到舅舅,鼻子一酸,几乎忍不住,又想哭了。

  “阿凡,你好点了没有?你家的事情舅舅已经知道了。”那个男人看到陈凡这样,也很难过。

  “舅舅您在政府里工作,一定知道爸爸妈妈情况,是吗?为什么新闻说他们失踪了?”陈凡急忙问。

  一丝无奈的表情在那个男人脸上一闪而过。“阿凡……”男人眼睛也红红了。“你爸妈那天上山失踪了,后来在山里的潭中发现了他们。他们……,阿凡,你放心,以后舅舅会照顾你的!”

  “护士,阿凡什么时候可以出院?”那个男人转身问胡瑛。

  “他身体已经没什么问题了,等明天汤医生再给他检查下,就可以办理出院了。”胡瑛看到陈凡以后有亲人照顾了,也替他高兴。

  “阿凡,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舅舅来给你办理出院。你爸妈的事,等明天出院后舅舅和你细说。舅舅还要去上班,就不陪你了。”那个男人对陈凡说道。

  “嗯。我没事的。这里有胡瑛姐照顾我,你放心吧。”陈凡低声地说。

  “护士,陈凡就麻烦你照顾了。”那个男人对胡瑛说道。

  “这是我应该做的,陈凡很听话。你放心吧。”胡瑛送那个男人离开了病房。

  陈凡的舅舅叫郑官生,大学毕业后进入县工商局工作,现在已经是工商局办公室主任了。这次坊田村污染事件,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内情,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是食物中毒。郑官生当得知他妹妹家出事后,也通过关系打听了情况。

  陈凡知道他接下来要做很多事情。“吱……”那只在山上陪陈凡的老鼠出现。陈凡对它说了些话,那只老鼠就离开了。陈凡自己嘀咕了几句,如果有人仔细一听,会发现他竟然是说“我一定要查清事情真相!”

  第二天,陈凡的舅舅来医院给他办理出院手续。

  “陈凡,你要坚强!有空来医院找姐姐玩。”胡瑛给陈凡送别。

  “嗯,胡瑛姐,谢谢你这些天对我的照顾,以后我会常来看你的!再见!”陈凡和舅舅离开了医院。

  “阿凡,进来吧。”陈凡的舅妈邱静给陈凡打开门。“芸儿,来帮你哥拿东西。”

  “唉。”陈凡表妹郑仙芸跑着过来。“哥,我帮你拿。”

  “舅妈好!芸儿,不用了,我自己来吧。”陈凡提着东西进了舅舅家,以后这儿就是他的家了!

  “阿凡,来看看这个房间怎么样?以后你就睡这个房间。需要什么东西和舅妈说。”邱静温柔地说。

  陈凡进了舅妈安排的房间,发现这个房间都整理干净了。房间内已经放好一张床,被子都是新的。还有一书桌,上面放好了一些日用品。这个房间还通向阳台。这个太好了!陈凡想。

  “你先去忙饭菜,芸儿,你先回房间,爸有事和你哥说。”郑官生对着妻子和女儿说。

  “好的。哥,等下我过来陪你玩。”邱仙芸顽皮地说道。

  郑官生坐了下来,点了支烟,慢慢地抽着,他思量着怎么和陈凡说他父母的事情。此次事件,县政府得到死者当中有他妹妹和妹夫,就找他谈话过。目的就是,让他隐瞒事情真相!而且还答应给一笔不小的赔偿金。同时局里一位副局快到点了,准备提拔他上去,这也算是县里对他的照顾了,不然副局的名额还不一定会给他呢。

  陈凡坐在舅舅边上,默默地看着他,虽然陈凡知道一些事情真相,但具体情况如何并不清楚。他在等舅舅告诉他真相。

  “阿凡,我想你也可能已经猜到了你父母情况。他们是出事了……”郑官生低沉地说。

  陈凡听了,眼睛立马红了,他努力使自己不哭。

  “你要答应舅舅一件事,答应了舅舅就会告诉你事情真相!”郑官生忽然说道。

  “什么事情?”陈凡很惊愕。

  “你知道真相后不许到处去说。”郑官生慎重地说。

  “好!”陈凡认真回答。

  “你们不是食物中毒,而是因为饮用受污染水源而中毒。因为你家离污染源比较近,受污染比较严重,所以你父母也中毒了,等被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他们已经过世了!”郑官生说到这里,心里也很难过。

  “呜……”虽然陈凡已经知道父母情况了,但还是忍不住地哭了。郑官生轻轻抚摸着陈凡的头,低声地安慰着陈凡。

  “那……我父母的后事呢?”陈凡哭着问道。

  “之前因为你还在晕迷当中,所以来不及和你说声……,后来政府就把你父母尸体火化了,下葬在县陵园那。”郑官生哽咽地说着。

  “那我下午想去祭拜我父母。”陈凡坚决地说。

  “嗯,舅舅下午带你去。”郑官生看到陈凡的孝心,感到很欣慰。

  “舅舅,我想知道为什么我们的水源会被污染?”陈凡突然问道。

  “本来应该要告诉你的。阿凡,舅舅也在政府里工作,有些事情舅舅不能讲。希望你能够体谅舅舅。不过你放心,舅舅已经为你争取到了一笔赔偿金。到时会通过民政部门来发放,这件事你舅妈会办理。”郑官生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谢谢您,舅舅。那笔赔偿金,您帮我保管吧。”陈凡感觉很奇怪,什么事情让舅舅也为难呢。

  “嗯。那笔赔偿金舅舅先帮你保管,等你长大了舅舅再拿还给你。你看看你还需要什么,舅舅帮你去买。”郑官生关心地说。

  “能不能帮我买电脑?”陈凡低声地问着。

  “嗯。过两天舅舅就给你买。你先整理下东西,等下出来吃饭。”郑官生说完离开了房间。

  陈凡知道舅舅肯定隐瞒了他一些事情,但他相信舅舅肯定有苦衷,毕竟身在官场,有时候是身不由已的。他知道他的计划必须有所改变。以前想调查到这次事情的真相后,通过媒体爆光,这样政府捂不住时,自然会对这次事件负责!这样他父母既可以沉冤得雪,同时可以将这次事件的肇事者绳之以法,而且可能得到一笔赔偿金,那他也不用担心以后生活的问题。现在既然舅舅已经帮他争取到了赔偿金,那他可以慢慢地查找事情真相,将那些幕后人物一个个挖出来!

  傍晚一辆车驶进县陵园。车上下来了四个人,他们就是陈凡和郑官生一家人。

  “爸妈,儿子还没有孝敬您们呢,您们怎么就走了,唔……”陈凡伤心地哭着。“您们答应我,以后陪我去京城玩,去天安门广场看升旗呢!”

  “妹,妹夫,哥以后会照顾好阿凡的!会好好培养他,让他出人头地!”郑官生在陈安平夫妇坟前承诺。

  “姑姑,我以后会照顾阿凡哥!”陈仙芸天真地说。

  邱静在边上默默安慰着陈凡。“小姑,你们在泉下有知,以后要保护好阿凡。”

  爸爸妈妈,我不会让你们死得不明不白。我一定会让天下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一定会让这件事情的肇事者为他们犯下的黑恶付出代价的,而且还要让那些贪官庸官受到应有的惩罚!陈凡心里默默对父母说道,因为他相信父母会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