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2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重生之雄霸乾坤
  4. 第二章 误会

第二章 误会

更新于:2018-03-14 18:07:34 字数:2667

  秦羽全身湿漉漉的,又没有衣服可以换,索性,全都脱掉,只留了一条裤子遮羞,谁叫这个时代的人和古人穿着无异,没有裤衩,这样的穿着秦羽很不适应。

  幸好竹楼里有火炉,秦羽找了些木炭点燃,将衣服挂在火炉旁烤干,这才想起李梦瑶的衣服也全都湿透了,连忙跑到竹床边,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李梦瑶的衣服全都脱了下来。

  秦羽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君子,可是也不会乘人之危,并没有大肆偷看,找来毛巾将李梦瑶的身体擦干,又将头发上的水擦掉,连忙用褥单将李梦瑶裹了起来,随即将火炉挪了挪位置,确保可以烘干李梦瑶的头发。

  李梦瑶的衣服也被搭在支起的架子上,一时间秦羽无事可做,随即将中年道士说送给自己的包袱拿了过来,打开一看,除了几件衣服外,只有一张写满字的兽皮,秦羽得到了秦小少爷的记忆,对于字并不陌生。

  兽皮上记载的竟然是一篇炼气法诀,五行炼气诀,不过想要修炼有一个前提必须是五行灵根,否则无法修炼,而兽皮还有一点残缺,丢失了一句话,幸好炼气诀不残缺。

  秦羽看完通篇五行炼气诀,顿时一惊,“我靠,这是个什么世界?”。

  秦羽惊讶之余,再次看了几遍兽皮上的五行炼气诀,确认没有记错之后,稍一犹豫,便尝试修炼起来。

  秦羽不知道的是,五行炼气诀后面缺失的一句是,强行修炼,轻则修为尽失,重则丢掉性命,切记,切记。

  秦羽没有任何修炼的经历,可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一修炼,很快就感到了空中游离的五行灵气,惊喜莫名的喊道,“我靠,这竟然是真的!”。

  秦羽连忙平心静气,缓缓的修炼起来,一丝丝五行灵气被秦羽纳入丹田,股股温暖的感觉从体内产生,秦羽很想这样一直修炼下去,可惜,事实是,当秦羽吸纳到一定程度后,灵气再也无法进入丹田,只能完全炼化之后才可以继续修炼。

  秦羽从修炼中醒来,丹田内终于多了一道被炼化完毕完全属于自己的,细小的几乎不能被察觉的五行灵气。

  李梦瑶时轻时重的呼吸声可以轻松的听到,远处的虫鸣声声声入耳,睁开双眼发现所见事物都比以前清晰了许多,就连竹楼角落里的蜘蛛腿上的毛都看的一清二楚。

  “爽,不过这修炼的也太慢了,照这进度还不得十年才能达到炼气期一层,如果再加上上面说的务必将丹田扩大五倍,那还不得五十年!靠!”秦羽爽快的说道,可是紧跟着来的就是无限的懊恼。

  “坏了,忘了给她穿衣服了,可别引起什么误会。”秦羽忽然想到床上光溜溜的李梦瑶,猛的一惊,连忙起身将衣架上已经烤干的李梦瑶的衣服拿起,轻轻的走到竹床边上,将李梦瑶裹着的褥单轻轻解开。

  “我。”秦羽将褥单拿开后,顿时一愣,一把捂住鼻子,昨天下大雨,天色昏暗,看不太清楚,这一刻,因为修炼的原因,天又放晴,李梦瑶身上每一丝汗毛都看的轻轻楚楚,顿时一股悸动传来,秦羽竟然流出了鼻血。

  秦羽连忙平心静气,短暂的恢复后,手忙脚乱的给李梦瑶穿起衣服来,谁知就在秦羽给李梦瑶穿上肚兜,准备穿裤子的时候,李梦瑶睁开了双眼。

  李梦瑶的身体顿时一颤,感觉到异样的秦羽抬头一看,顿时和李梦瑶瞅了个对眼,短暂的平静后,李梦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啊!”,随之而来的是李梦瑶的右脚一脚踹到了秦羽的鼻子上。

  “嘭。”秦羽瞬间化作空中飞人,飞到竹楼外,鼻子瞬间喷出两道血流。

  秦羽怎么也没想到,李梦瑶的力气竟然这么大,三五个成年男人也比不过她的力气,一股暖流瞬间从秦羽的丹田出现,流向秦羽被踹的脸上,这才减轻了秦羽的痛苦,而也一夜的努力也化作了泡影。

  “姑娘,你误会了,真的误会了。”秦羽有些吃力的起身,刚一抬头,却看到李梦瑶拎着一把长剑,朝自己扑来,连忙大声解释道。

  李梦瑶听到秦羽的话后,顿了顿,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裤子上的血迹,恼怒的喝道,“淫贼,拿命来。”。

  “姑娘,且慢,你父亲给你的令牌,我放在你的床头了,现在你还需要给你父亲下葬,我先离开了,你千万别过来,我可是很厉害的,你再追过来,我就叫这里人都知道这事。”秦羽一惊,大声喊道。

  “你,你无耻。”李梦瑶气的胸口起伏不定,可是话刚一落就喷出一口鲜血,又昏迷过去。

  “妹的,这叫什么事,早知道什么都做了,靠。”秦羽刚跑了几步,听到身后的倒地声后,回头一看,连忙停下脚步,来到李梦瑶身边后,有些恼怒的说道。

  幸好竹楼在云溪村边上,秦羽和李梦瑶的对话没被人听到,要不然李梦瑶还不知道被人说些什么。

  秦羽俯身将李梦瑶抱起,回到竹楼,将李梦瑶放到床上后,连忙将李梦瑶还握着的长剑拿到自己手里,又四处找了找,确认没什么大杀器后,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好一阵子,李梦瑶这才睁开眼睛,看着自己又回到床上,顿时一惊,而看到门口小心翼翼的秦羽后,眼神顿时一暗,想到疼爱自己的父亲,百感交织的李梦瑶缩到竹床的角落,头埋在双膝上,一声接一声的抽泣起来。

  秦羽看着李梦瑶哭泣的样子,微微一叹,“事实不是你看到的样子,裤子上的血是我鼻子里的血,给你脱衣,是因为你淋雨,怕你感冒,要知道你也不是一般人,我也不会这么做了。”。

  李梦瑶对于秦羽的话根本一丝反应也没有,依旧不停的哭泣。

  秦羽说来说去,李梦瑶依旧如此,秦羽一惊,连忙走到床边,一把将李梦瑶拉过来,一巴掌抽了过去,大吼一声,“够了,哭有个屁用,你不把你父亲好好安葬,就知道哭,你这是不孝,知不知道。”。

  李梦瑶被秦羽的暴力唤醒,终于停止哭泣,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秦羽,低声说道,“阿爹刚刚去世,你是他的女婿,要为他守灵。”。

  “我。”秦羽被李梦瑶的话一噎,可是看到李梦瑶柔弱悲戚的面容后,下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却是秦羽忽然想起,这个世界根本就不是前世,这个世界的女子对于贞洁看的比命还重。

  秦羽深呼一口气后,开口说道,“好。”。

  秦羽只想应付好现在的事,至于当李梦瑶的丈夫,秦羽从没想过,哪怕李梦瑶极其漂亮。

  李梦瑶凄然的看了一眼秦羽,随后下床,踏着楼梯上了二楼,没多久,一套崭新的衣服被李梦瑶拿了下来,秦羽看了一眼,连忙接过衣服,李梦瑶随即离开竹楼。

  秦羽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暗暗一叹,随即给李梦瑶的父亲换起衣服,一套崭新的衣服穿到了中年道士身上。

  没多久,李梦瑶带着一个中年妇女回到竹楼,由中年妇女为李梦瑶的父亲整理仪容,李梦瑶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中年道士。

  很快一口棺材被抬到了竹楼的院子里,灵棚也跟着被搭建起来,众人离去,秦羽,李梦瑶披麻戴孝跪在灵柩前守灵,因为李梦瑶和她的父亲和云溪村的村名并没有多少交流,除了几个前来祭拜的人外,再无一人前来。

  第三天,李梦瑶和秦羽将中年道士下葬,一守就是一月,一个月下来,李梦瑶只吃了点水果,秦羽迫于无奈,也只吃些水果充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