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46:44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武英阁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漠北来使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漠北来使

更新于:2018-03-15 17:23:50 字数:2132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初秋,大漠的北风逐渐凌冽起来,再过一个月就要下雪了,又一个枯黄萧杀的冬季将要来临。

  午夜时分,朔月繁星与篝火军帐相接于天际,狼叫风鸣不绝于耳。

  三个月前,皇帝下旨要御驾亲征,这已经是皇帝第五次亲征了。出征前,群臣纷纷反对,原因很多,最重要的是钦天监夜观天象——不祥。

  三个月来,数十万官兵在大漠里,栉风沐沙,终于找到了蒙古人的踪迹,这让官兵们兴奋又紧张,就像一场狩猎猛兽的游戏,你发现了猎物,同时它可能也发现了你,并随时准备拼死一搏,咬你一口。这种时候,也是最危险。

  此时马蹄声从远处传来,了望塔上兵士大声的报告情况:南方,十余骑。

  值夜侍卫们立时警觉了起来,听到十余骑又放松了,是从南边传过来的,人数不多,蒙古军队不会从南方来,除非,他们可以越过这三十万人的屏障。

  “莫非京里来人了?马蹄声很急啊。千万别出岔子啊。”服侍皇帝起居的太监秦炳忠心道。对他来说,京城来的消息更可怕。

  不多时,果然见值班小太监匆匆来报:“秦公公,礼部侍郎胡滢求见皇上。”

  秦太监这才松了口气,他跟着皇帝,见的大员多了去了,还这侍郎一级的人物能有什么大事儿?没好气说:“胡闹,皇上刚睡下,这还不到二更天。”

  那小太监见他生气,心里直哆嗦,颤颤巍巍的解释:“胡大人说了,烦请禀报皇上,就说,胡滢的差事办妥了,皇上定然会召见的。”

  秦太监并不知道这个叫胡滢的是什么来路,心里直骂:“这姓胡的真是胆大包天,莫不是得了疯病,这个时辰求见皇上,岂不知这几日皇帝不知为何心情烦闷,正找出气筒,今天奉茶太监不小心摔了个杯子,差点被打死。谁敢此时打扰皇上清梦,这姓胡的真会找事儿。”

  “你是榆木脑袋吗?就告诉他,皇上睡了,任何人不得打扰。”

  秦太监这么说着,却远远的看见一个瘦瘦小小的文官模样的人拿着关防印信要闯关卡和守卫兵士争吵了起来。那人正是胡滢。胡滢千里迢迢从西南赶到北京,却得知皇帝御驾亲征了,又马不停蹄赶到塞外,路上不知道跑死多少匹马了,不就是为了见到皇上吗?好不容易到了账外了,竟被这个太监拦下了,心里好不郁闷,一着急就要闯。

  秦太监怕惊扰了皇帝自己跟着吃挂落,连忙走到帐门,正欲喝止,反而被胡滢指着鼻子一顿抢白:“你个奴才,赶紧禀报皇上,事关重大,耽误了大事儿,你吃罪的起吗?”

  秦太监见这胡滢满脸灰尘,面色灰白,三滤稀疏的短须,凹陷的眼窝和双颊显得颧骨很突出,一双倔强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不知道是刚才的撕扯太用力还是因为守卫的阻拦在生气,使他一呼一吸看起来异常急促。衣服脏兮兮的却不是官服,高举着关防印信,不知道的以为是个吵架吵输了的倔老头。

  见他这幅样子,秦太监正要发作,却撇到他手中拿着一个刻着龙纹的方形物件,心里一紧,直骂自己眼瞎,立马变了脸色,卑躬了起来,满脸堆笑道:“胡大人需体谅我们奴才的难处,您且稍安勿躁,我这就去禀报。”说着转身进了大帐。

  只是片刻,秦太监又满脸堆笑的回来了:“胡大人,皇上宣您进去面圣呢。”

  胡滢拱了拱手,不咸不淡的客套了几句,随那秦太监来到皇帝居住的大帐外。秦太监支开暖帘,胡滢走了进去。

  那大帐很大,长宽各有几十丈,又分成内外,前朝后寝,账顶上挂了十来个宫灯,为了防火吊了个顶,做工也极为精致。大帐内婉如白昼,布置虽然比不上宫里那样讲究,但书桌椅案、香炉挂饰与宫里并没有两样,大帐底下安装了八个轮子,马车可以拉着行走,其实更像一辆巨大的马车。

  帐中已点起檀香,袅袅青烟从长案上香炉中升起。厚厚的一摞奏折整齐地摆在长案上。

  行军这么多天,虽说京城中有太子监国,但大事上太子不敢做主,还是不远万里的奏报,等着圣裁,有的事情急,在路上已经耽搁了些时日,所以,皇帝总是收到揍报当天处理,从不拖到明日。平日里,白天商议军机,晚上批阅奏章,睡下时也都子时了。

  这天,刚刚睡下秦太监就来奏报了,本来是一肚子气,但知道是胡滢回来了,顿时困意全无,急忙叫秦太监宣他觐见,招呼宫人伺候起居,衣服穿了一半,又嫌这些人动作太慢,自己胡乱穿上,就走了出去,边撩门帘边道:“胡爱卿,朕很是想念你啊。”

  胡滢见皇上从内帐走了出来,身穿明黄色便服,冠冕、玉带还未来得及佩戴,显然着急见他,慌忙间尚未系上,连忙跪拜请安,道万岁

  “这么多年,臣让皇上挂念了”。

  “没有外人,免礼了,这许多年不见,抬起头让朕瞧瞧。”说着摆手让左右退下,又伸手要扶胡滢。

  胡滢哪敢让皇帝来扶,连忙自己站了起来,依言起身抬头,眼见的皇帝跟记忆里的大不相同了。上次见时已是二十年前,那时天下初定,皇帝正是壮年,身材魁梧,龙行虎步,但现在身材虽然还算挺拔,却已经是个花白头发,皱纹深刻的慈祥老人了,虽然年龄自己比皇帝年龄略大,但皇帝看起来比自己却还要苍老。

  如今君臣相见,都不复当年模样,二十年啊,人的一生有几个二十年呢?多少日日夜夜,多少酸甜苦楚,多少悲欢离合,此时又见的是两个已近垂暮的老人了,现实和记忆的反差让两人不由的感慨时光原来如此悲壮......千种滋味一下涌上心头,都已两眼婆娑。

  “皇上,差事臣已经办妥了。那人臣找到了,臣罪该万死,让皇上等了这么久”

  尽管早有预料,但听到胡滢提起那人心中依然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