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3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搏舞天下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降生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降生

更新于:2018-03-15 15:27:22 字数:2499

  这是一间很大的房子,光从外面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大户人家,因为仅仅是房子的外面就被装饰的很漂亮。在房子的外面站着好多的人,最明显的是一个身材高大,长相俊朗的男人。

  这个男人刚毅的脸庞上眉头紧锁,双目时而紧张的望向他面前的屋子里,时而在原地来回踱步。可以看出这个男人此刻紧张而又忐忑的心情。就是不知使他忐忑的是什么。

  这男人身边站着一个穿着宽松黑袍的人,他的全身包括脸部全都被黑色的袍子遮盖的严严实实,仿佛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着实显得有些诡异。

  在这个黑袍人的旁边是一只体型若大象一般的黑豹子,最不可思议的是这豹子居然长有一对肉翅。但是站在他旁边的人似乎并不感到奇怪,好像早已********了。

  这男人显得极为紧张,在房子的外面不停地走来走去,时不时的像房子里张望过去。

  那只长有翅膀的黑豹子趴在房外,眼睛也是专注的看向房内,满怀担忧和焦虑。这是怎么回事,一只豹子居然会有如此饱含人性的眼神。倒是那穿黑袍的人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波澜不惊。

  “哇啊,哇啊”

  突然从房子里传出一声婴儿的啼叫声。

  听到这声啼哭,站在外面的那个英俊的男人显得非常激动和兴奋。嘴里不停的说着“终于生了,太好了。”

  原来房子里是有人在生孩子,怪不得他在外面如此焦急。

  这时只见一个体形微胖,个子偏矮的中年妇女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看的出来这个女人是产婆。

  “恭喜家主,贺喜家主。夫人生了一位公子。”

  “真的?太好了,我李星硕也做爹了,哈哈哈。”

  房内。“玥娘,你怎么样。”

  “我没事,快看看我们的孩子。”

  “这就是我的儿子?怎么长得,不像我啊。”

  “死鬼,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开玩笑的。嘿嘿”

  就在这两口子耍花腔的时候,被李星硕抱在手里的婴儿,张开双眼,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双目内充满着疑惑和好奇,“这两个人是谁,是我的父母吗?看样子,我重生了。”

  “儿子,看看这是爹为你准备的长命锁,来,我给你带上。”

  “家主,李星怀大人说有要事找您。请您出去一趟。”

  “混账,没看见我在忙吗。让他等会儿。”

  “可是李星怀大人说是很重要的事情,务必请您出去一趟。”

  正在床边抱着儿子和妻子共享天伦之乐的李星硕听到这里,抬起了头,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芒。将孩子交给了身边的妻子,略作沉思。对妻子说道,“玥娘,我出去一会儿,等我回来。”

  “恩。你先去忙吧。”

  玥娘怎么也没有想到,李星硕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而她自己本身也是在不久后就被人强制的带走了,再也没有回来。刚出生的婴儿就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同时失去了自己的双亲。

  而那个正待崛起的李星硕一脉也在数日被人连根拔起。有用的东西就被拿走,没用的就全部烧掉。那个刚给孩子带上的长命锁,被人一把拽下,扔进了火堆。

  “大人,这就是李星硕刚出生的儿子。”

  “和他爹一样,又是一个孽种,给我。”李星怀从手下那里将孩子一把夺过,准备将其摔死,但是就在这时,从外面传来一声有力的大喊,“住手,李星怀,你这是做死。”

  听到这个声音,李星怀并没有多少的惊慌,只是冷哼一声,就抱着孩子夺窗而去。而那个发出声音的人紧随其后。

  两人一跑一追,来到了一处森林里。看得出那个人的修为比李星怀要高出许多,跑到了李星怀的前面。

  “把孩子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

  “饶我不死?陈林,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不过是先祖在外面救回来的外姓,先祖是看你这条狗做的不错,才封你个长老当当,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啦。”李星怀抱着孩子,站在一块石头前面,阴狠的说道。

  “再说了就算我让你杀,你敢吗?先不说我爷爷是太上大长老,我李星怀可还是这次的家族竞技第一,按理说我是会当上刑法堂主的。你有什么权利杀我啊。”李星怀边说边往后退,看得出他嘴上虽然说的头头是道,但心底还是很忌惮眼前的男人。

  “你,你.。。”

  “你什么你,我劝你赶紧滚蛋。别把我惹急了,否则我就把李星硕的儿子杀了。”

  “好,我可以答应不杀你,但你要把孩子给我。否则就算是被家族处置,我也要宰了你。”陈林说到这里,眼神也变得凶狠起来。

  李星怀看到陈林眼中的凶光,也不敢把他逼得太紧,于是决定以这孩子换自己一命。因为他知道这陈林与那该死的李星硕关系莫逆,保不齐会与自己不死不休。

  他把那孩子往空中用力一抛,然后以极快的速度从别的方向逃走。

  陈林为了救孩子没去追他。

  等陈林回到李星硕的家,早已是人去楼空。诺大的院子里只剩下一个凝气六层的黄章还留在那里。

  陈林本打算自己将这孩子抚养成人。但是他大限临近,所以近期他要拼死冲刺元婴期,有太多东西要准备,所以没有时间去照顾这个孩子。

  于是他决定将这孩子交托给黄章抚养。

  如果自己能够顺利进阶元婴,那到时候再去把这孩子接回来。若是自己冲击元婴失败,就让这孩子安安稳稳做一辈子的凡人。想到这里的陈林叹息一声,,见到黄章将那孩子交给了他。这黄章原本是李星硕身边的一个老仆,年纪老迈,头发鬓白,修为更是只有区区凝气六层。

  本来转身要离开的陈林突然转身,对着黄章问道“这孩子叫什么名字?”

  “当初家主还未来的及为这孩子取名便一去不返。后来主母为他取名李搏。”

  “李搏?李搏!好一个‘搏’,希望他能为自己搏出一个未来。”说完后陈林深深看了一眼还在熟睡中的小李搏,然后将自己的传讯符留给黄章后就转身离开了。那背影带着一种悲壮和坚决的意味。听说陈林在从李星硕家离开以后便直接闭死关冲击元婴境。而黄章则带着李搏悄悄离开。

  十六年后。

  两世为人的李搏比一般的孩子更加的聪慧乖巧,身体也更加的强壮。本来黄章还想着让他用功读书考个状元,可是奈何上一世李搏就是个学渣,今生更是一点不像个书生,反而是个典型的农家汉子。

  他李搏最讨厌的就是读书了。李搏上一世就是不学无术,最后不幸出车祸而亡。

  “这下好了,老天爷看我李搏生前可怜,又给了我一次机会。读书什么的根本就不适合我。果然我只适合上树掏鸟,下河抓鱼。”正在村头无聊的李搏这般想来。“听二狗子说山脉那边有猎户捕猎,老刺激了。正好没事,我就去看看。要不然黄伯又要我去读书了。”说走就走,李搏一人前往了断魂山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