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13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零魂诡域
  4. THE FIRST 弑神篇(前)-悬疑

THE FIRST 弑神篇(前)-悬疑

更新于:2018-03-15 17:56:43 字数:4880

  时间,从人类开始了解并试着探索这无限宇宙或者说从宇宙形成以来,它都是万物的主宰。‘宇’,代表时间,‘宙’则是空间。时间时刻改变着世界,同时摧毁着世界;时间不断创造着新的生物与此同时摧残着弱小的生命,这就是所谓的‘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的自然法则,谁都没有能力去打破这循环的轮回……

  [2016-5-20]

  “接下来的开普勒第三定律与圆周运动,怎样把它们和在一起?我想,通过这几节课的学习,大家都有了自己的答案了吧。那么~”Mr.Mike走到一位学生面前,单手拍着桌子,斜笑着:“凌封,请你回答吧。”

  凌封轻松答出:“k=a(半长轴)/T(周期),由圆周运动的a=(4π2/T2)Xr,又因为高中阶段所研究的行星运动轨迹都看做圆方便计算,所以,开普勒第三定律的a=r,所以,k=a/T可转化为T=k/r,将它代如圆周运动的公式中得出a=4π2/(k/r)2Xr,即a=4π2r3/k2(上述中的‘2’代表‘平方’,‘3’代表‘立方’)。”

  话音刚落,下课铃准时敲响了。

  Mr.Mike拿着教科书,大大咧咧地跨出教室门。

  “雪,封同学好厉害。”女生甲羡慕地对另一个女生说。

  “哦~是么?这种问题很难吗?有什么值得你这么羡慕的,没意思的。”李雪冷笑道:“而且,答案有很多,而他所说的无非是最简单、最笨的一类而已,关于圆周运动的计算公式,有很多种计算,这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呃~嗯。”

  “好吧,既然下课了,我就先走一步了。下午再见。”说完,李雪拿了几本资料书离开了座位。

  教室前门口,正恰李雪经过前门,研封也正要走进教室,两人碰到了,瞬间雪手中的书满天飞,被绊到得快要摔倒的李雪却被凌封抱住。在这突如其来的意外中,两人凝视着彼此的双眼,雪站了起来,一耳光扇了过去,却被凌封一手抓住。

  “这恐怕不太好吧,好歹是我救了你哎,再怎么讲也算得上是你的救命恩人,对吧~Girl。”

  雪气愤着:“要不是你,我也不会绊倒!明明有前后门,非要走前门!”说完,气哄哄地转身准备离开。

  “Stop!YourPen。”凌封叫住了亚雪。

  雪接过钢笔再次气哄哄地离开。

  “啊~!!”一声尖叫,整栋大楼都听得清清楚楚,大家追随着声音,怀着好奇心,不知不觉都到了一间多媒体教室。令人意外的一幕是-一女子额头被刺穿,血已经淌到了地上,血淋淋的地板让人胆战心惊,许多人害怕,没敢再进一步,便着急地离开了。

  这时,凌封也赶到教室,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身体瞬间变得僵硬,无法动弹。

  消息很快传开,有人报了警,警察封锁了现场,当人们进入教室是,才看到背离走廊的一面墙上却有用鲜红色的血写的一行字-‘抹灭贪婪之罪!被诅咒之人陆续接受吾之判决!都逃不掉的!吾乃~弑神!’

  黎明(黎明:40岁,渝都一级警监))道:“谁第一个发现现场的?”

  一个女教师颤抖着走到警官面前,喃喃:“是~是我,警官,我叫黄雨帘,任课生物,我正在备课,准备下午要给学生上的课,经过多媒体教室,想要顺便向李美老师打声招呼,却看到这样的场面。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会这样……”

  “警官,死者身份已经调查完毕-姓名:李美,年龄在28岁之间,职业是在这所高中任课电脑课。死亡原因是因为后脑勺被凶器穿破导致大脑出血而窒息。”成目(成目:27岁,渝都二级警督)念到。

  “有没有查过录像?”突然有人提出。

  大家纷纷将目光投向门口,凌封走了进来。

  “哎哎哎!同学,这里是现场,警察正在办案你是不能擅自进来的!”成目惊讶道。

  黎明看了看教室墙角的摄像机,说:“监控室在哪儿?”

  黄雨帘(黄雨帘:43岁,渝都高中生物教师)说:“校长办公室或者2楼的监控室都可以看到。”

  凌封说到:“凶手故意留下讯息,意思是还会有人遭到将被杀害,说明犯人的真正目的还未达到。噢,警官,如果允许的话,请让我参与这次的调查。”

  “小朋友,这可不是侦探游戏。”黎明摇着头。

  “正是这样,所以才显得有趣~请让我加入侦查!拜托!”

  ……

  2楼监控室。

  调查员将多媒体教室的监控调了出来,画面显示被害人在进入教室,打开电脑途中,突然倒下,慢慢地,后脑勺出现了流血。

  “这么说,现场除了死者外没有别人了。”黎明说。

  “如果凶器是细小的针之类的一开始绑定在摄像头底端,在预定的时间射向预定的目标位置,这么一来,这算得上半个密室杀人案也就可以做到了。”凌封说。

  成目问:“怎么说是‘半个密室杀人案’呢?”

  “教室没有反锁,从录像可以看到现场的每个角落,而受害者没有离开教室,凶手一定是在某个角落密切观察着这里的一举一动,但却没有被摄像机拍到,可能是在监控室监视着。”

  黎明说:“既然如此,小鬼说了犯人可能还会采取下一个杀害目标,所以~小鬼,让所有人回到宿舍,千万不要单独一个人。”

  凌封听了惊讶到:“哎?!我?警官,这种小事怎么能让我去做呢?我是来帮忙分析案情的哎。搞错了吧。”

  “都说了很危险,在没有缩小嫌疑人之前,任何范围都是危险区,没时间听你啰嗦了。而且这是警方的工作,不需要别人插手。”

  凌封立刻被成目请出了监控室,笑着说:“那么,就拜托同学你咯。”说完,成目关上了门。

  研封愁苦着脸,抱怨着:“搞什么,这种情况让我离开,也太会挑刺了吧。”没办法,无奈的凌封只好挨个通知大家。

  十分钟后,教学楼一片鸦雀无声,风刮来,听得到被吹起来的树叶间的碰撞和草坪上‘沙沙’的‘波浪’声,此刻已经傍晚,金色的黄昏远在天边,那刺眼的光芒却照进了每一间教室,透过窗户,斜射到黑板上。

  寝室外。凌封在去往监控室的路上,琢磨着:“‘抹灭贪婪之罪!被诅咒之人陆续接受吾之判决!都逃不掉的!吾乃~弑神!’墙上留下的文字,是什么意思,想警告某人吗?‘贪婪之罪’、‘抹去贪婪之念’、‘抹去’~”不觉下走到了监控室,敲了门,说:“警官,都通知大家了。我可以进来了吗?”

  怎么喊却没人回应,凌封感到奇怪,再次喊道:“警官先生!Sir!还在里面吗?!”

  依旧一片寂静,不得已下,凌封连忙撞开门,进入里面却看见几人都昏倒在地。

  研封连忙扶起警官,喊道:“警官!喂!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叫也叫不醒,余光下,凌封看见电脑屏幕上连续闪过一行显眼的红字-‘绊脚石们,无相干的所有人都不得成为阻碍,这次是警告,下一次,让你们下地狱!’

  这时,成目恢复了意识,凌封连忙扶起,问:“成目警官,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大家…!”

  “不知道,有人陆续把我们打昏,之后的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成目吞吞吐吐着。

  大家陆续醒来。

  凌封喃喃说:“凶手可以确认还在学校里。警官,明明我离开前你是反锁了门的,按理说没有钥匙的人是无法进入房间的啊。”

  黎明说:“成目,是你关的门?”

  “是的。”成目说:“而且反锁了。”

  凌封自语:“如果犯人不是从外面进入的话,那就是原本在屋里的几个人,或者,一开始在我们来之前,这里就已经有其他人。”

  “糟了!黄小姐不见了!”成目吃惊叫道。

  果然,在几人当中,担任生物老师的黄雨帘消失了。

  几人离开监控室,警官将校园完全封锁。

  深夜,突然却下起雨来。寝室里,有的哆嗦得在床上发呆,有的想要转移注意力便专心看书,有的完全没有害怕意识在一旁玩着电脑游戏。凌封望着门外的幽远的走廊,外面的雨声‘滴答’的滴落。

  恍然般的想法浮现在研封头脑中,凌封惊讶道:“难道说!”于是,凌封连忙冲出寝室,一路狂奔。

  值班的警员看见有人从寝室冲了出来,连忙叫道:“那边的!不能擅自行动啊!”

  “没时间解释了!快让黎警官他们到教学楼!”凌封直冲教学楼。

  一声雷响,震动了整片夜空,急促的雨像慌张的心跳,越来越快,犹如喘不过气般。

  果然,不详发生了……

  正当所有人急忙赶来的途中,一声惨叫抵过了雷声。人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见有东西掉落的声音,是一只鞋。黎明拿出电筒向上照着,微弱的灯光让人依然看不清楼上的动静。突然一道闪电,短暂白光让真相大白-女子挂在楼顶的大本钟上,惨白的脸色和不瞑目的双眼,深深烙印在众人的脑海。

  “已经晚了!”凌封二话不说从楼道冲了进去,成目带领部分警员随之而去。

  黎明拿出对讲机,还未缓过神来,吃惊地盯着楼上,喃喃:“快叫救护车和法医……”

  焦急不安充斥着凌封所有的心思:“‘抹灭贪婪之罪’,‘抹灭’代表抹去光明、抹去今天,也就是-午夜钟声敲响的时候,犯人再次作案!可恶!为什么不早点想到!就差一步!”

  忽然,从凌封相反方向的前面,一个黑影从身旁擦肩,速度惊人,眨眼间随风似的消失不见。

  ……

  十分钟后~警方成员赶到顶楼,大家清楚地看见死者的模样-黄雨帘。

  “这不是……”成目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凌封突然想起自己在楼道里突然身旁的一阵风,仔细回想,隐约看见一个人与自己擦肩而过。凌封吃惊道:“犯人已经离开现场了。”

  成目问:“怎么这么说?”

  “在我来这儿之前,隐约感觉到有人从我的反方向跑来,动作很快。”

  正当救护人员准备将死者从大本钟上抬上来是发现,钟的秒针被折弯了,弯曲的针尖部分在~死者的后脑勺中。

  “看看现场又没有留下痕迹!”成目命令道。

  研封俯视着大本钟,时针的表面上,留下了被刻的一行字-‘No.0’

  成目喃喃着:“‘No.0’从作案次数来看这是第二个,如果要是预示还会有下一个的话,不应该是‘No.3’么。不管怎么说,只有等法医鉴定完尸体才能进行下一步。”

  ……

  束手无策的大家只能空手而归,走到校门口,黎明突然朝左边的值班室望了望,便走了进去,眉头皱了一下。

  值班室里,两名保安正在夜宵。

  值班室里,桌上的电视机、电脑,沙发,以及门口的晾衣架上的淋湿的雨衣。

  “有人刚才出去了吗?”黎明问:“雨衣怎么被淋湿了?”

  张征程(张征程:45岁,保安)说:“刚才小王出去上厕所。”

  “时间呢?”

  “大约半小时前。”张征程看了看旁边的王志利。

  王志利(王志利:30岁,保安)连忙说:“是的,因为厕所离这儿有一段路程,所以不得不穿着雨衣出去。”

  凌封问:“那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王志利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回答:“应该是0点20分,我离开的时候好像是晚上11点接近凌晨的样子。”

  黎明说:“从这儿到厕所,来回应该不到5分钟啊。”

  “噢!由于我肚子疼,所以时间稍微长了些。”王志利连忙说:“都怪老张下午买的过期的咖啡。”

  老张(张征程)笑了笑。

  王志利问:“警官,怎么了?该不会又发生了什么了吧!你们不是在怀疑我吧!”

  “噢没有。”成目急忙解释:“我们只是想调查一下,没有把二位当做嫌疑人。”

  凌封问:“那~张先生呢?在王叔叔离开期间,您在做什么?”

  老张说:“没事做就在手机上看小说。”说着拿出手机打开页面。

  黎明看了看,念道:“《黑雨》~。”

  “哦,这是很久以前在网络上热销的小说,可惜只连载到一半就停更了。”老王叹息。

  黎明看了看,说:“好吧,今天就到这儿吧。我们先离开吧。”

  说完几人出了校门,坐上值班的警车。

  成目看着手表,对研封说:“同学你也该回去了吧。今天很感谢你,但下次别再进入这么危险的事情中来,要是出了意外,没人能担保会发生什么。”

  凌封笑了笑:“怎么可能。而且我家里~没有别人。”

  “唉?”

  “因为我父亲在10年前就失踪~差不多是死了吧,或者~消失了…”

  黎明见凌封神情低落,连忙打住成目的问话,说:“呃~差不多就够了。凌封同学,快回去吧。这里我们警察会死死看住的。”

  凌封消失在黑暗的深处~

  ……

  “呵呵~”角落中,一声冷笑,凝视的眼睛盯着凌封走过的路径,喃喃:“高中生~该清醒过来了小鬼。”随之,黑影从角落里慢慢隐退去。

  The~Next:漆黑走廊的远处,渐渐逼近的气息,恶魔之手伸向了宿舍!解开谜题的前夕却意外降临,侦探身边充满危机,为了要封住世人的嘴。真相,渐渐浮出水面……

  The~Next~The~Second—《弑神篇(后)》·《幕后》,是时候揭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