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1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魔之冢
  4. 第三章 命运

第三章 命运

更新于:2018-03-15 10:58:28 字数:2289

  单纯的少年,一直以为这是一个盗墓团伙。在边城,盗墓不是一个新颖的名词,甚至许多家庭的老一辈都干过这行当。而且很多人靠倒斗发财起家然后做买卖。

  东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着过来,而且心中还塞满了许多的疑虑,虽然他很想问爷爷这些乱七八糟的秘密,但是他熟悉爷爷性格,这个自己最相信的人并不会告诉他什么,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爷爷只是笑笑或者严肃地看着他,一言不语。

  但是他相信爷爷,毫无保留的去相信,百分之三百的相信!因为......那个老人是他十几年生命中的依靠啊!

  命运?怎样的命运?

  这个山洞中的裂口越来越窄,此时,就连东谨也只能弓着身子向前挪动了,他不知道,前面的几个人背着那么大的旅行包在这么狭小的地方怎么还可以行走的这么迅速。不过看得出来,都是倒斗的老手!

  他们似乎在赶时间,赶着到地狱去么!东谨这么想,他都感觉到洞道开始往下倾斜了,而且有的洞壁很滑,空气中飘荡着一股刺鼻的恶臭味,有液体从石缝中渗出来,东谨弄的满手满身都是,他很想掏出口袋中的手电看看这些恶心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不过也只能想想而已,实在是抽不出手能勾到口袋。

  看着前方的四五道矿灯照亮的墙壁,他暗暗心惊,这些恶心的东西......貌似是......蝙蝠的粪便,而且还是新鲜的那种......

  蝙蝠,光想东谨就有点头皮发麻了,这些小东西应该不会欢迎六七个庞然大物拜访它们的家吧。

  东谨知道,蝙蝠在夜晚觅食,到白天后就找个黑暗的地方沉睡。在山里的深洞里往往栖息着成白上千的蝙蝠,甚至更多!

  这洞里会不会有大蜘蛛啊?我可不想被蜘蛛咬!别看有个家伙被咬后变成蜘蛛侠,像我们这样的不死顶多变蜘蛛精!

  东谨心惊胆战地揣测着。

  人身在陌生恐惧的环境是不免得会联想起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正想着,东谨突然觉得后面有人拍他背,一惊!冷汗一下子就从全身的每个汗腺中流出。

  貌似......好像......我是最后一个进来的吧......

  “轰轰~”

  “怎么回事?”突然四周开始震动,在这个狭小的洞里东谨只能努力用双手撑住石壁。

  地震吗?靠!不会这么倒霉吧!

  “嗡~”

  “啊!”东谨头部一阵剧痛,他下意识的将双手收回试图去拍打头部,却不想感觉脚下突然失力。惊的一身冷汗,所有灯光熄灭“爷爷!”

  东谨感到莫名的恐惧,大呼起来。却不想根本没有任何回复,眼前一片黑暗,头疼欲裂。

  “复仇~杀~让他们全部死掉!全部!死!”

  脑子里突然涌现出这样的意念,心中感到非常愤怒,夹杂着几分悲痛与哀伤。那无尽的悲戚之感让人绝望,怒火似乎燃烧了全身。

  东谨痛苦的大喊“你是谁?快走开!啊……”

  “东谨!”

  突然一声断喝,正被这意念折磨的东谨一下子惊醒。愣在原地,原来什么也没有!而此时吴尚元回过头看着他,一只手搭在东谨的肩膀上。

  “爷爷!刚才......”

  “别说话!”吴尚元一下子揪住了东谨的小臂向前一扯,东谨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冷静!我说过了,不要恐惧!这是你的心魔作祟!要克制住自己的想法!”

  东谨看着他,爷爷如此严肃,点点头“我明白了!”

  爷爷暗暗地心惊,双眉紧锁:看来我的预感没错,宿命啊......

  听了爷爷的一番话,东谨渐渐的冷静下来,深深的喘了一口气,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暗恨自己陪天启看的鬼片实在是太多了!平时不以为然,但现在身临其境就不得不恐惧了。使劲的摆了摆头,感到自己双腿在打颤,一咬牙!狠狠的在大腿上掐了一下。随即疼痛替代了恐惧,心跳渐渐平缓。这方法还是以前在电视上学的,是一些士兵的用来面对千军万马的颤栗时而用的。平复了心跳后低声的说了句:“爷爷,我没事了!”

  “嗯!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令你难以理解的。”爷爷叹了一口气,缓缓道:“哎……东谨,你相信世上的神魔传说吗?”

  “神魔?爷爷干嘛这么问?”

  绝续走在前面,爷爷低声的说道:“从今以后,你可能就得去相信了。”

  东谨没有说话,他在沉思,说实在的,虽然他处在21世纪这个信息科技发达的时代,但是,他亲身经历的一些事确实可以说是“神迹”了。“也许......我信,其实十几年前......”东谨一咬牙。

  十几年前,当他还很小的时候,有一天,他经过吴尚元的房间时,看到了一幅震惊的画面......

  他看到了吴尚元正在和吴尚林对话,眼见吴尚元抽出一把匕首刺向了自己的胸口,深深地划下,而后,却没事人一样......

  然而从那个伤口流出的血液竟然是黑色!

  “你也看到了!我的身体早已不负重堪!”头发依然那样乌黑的吴尚元站在吴尚林面前,黑色鲜血顺着被刺的胸口像泉水一样泻出撒了一地。

  吴尚林皱了皱眉“你的身体我会另想办法的!这件事你就别跟我争了!”

  “大哥你会有什么办法?”吴尚元苦笑“我已经感觉自己就快撑不住了,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人能够治疗我,人类的科技治疗根本没有任何效果,血脉的反噬已经愈来愈强,那一天总会到来,就让我去吧!”

  “不行!我不会让你去的!难道你就不想一想小震他们的牵挂,他们留下的孤子,我们可爱的东谨!”大爷似乎很焦急。

  而听到东谨的时候吴尚元愣了会,随后又苦笑“没用的,东谨,这个苦命的孩子,注定要像他父亲一样,那是我们一族的宿命啊!”......

  “就是这样,后来我走开了,说实在的,我根本没听懂你们的谈话,倒是当时吓的不轻,而当我第二天又看到爷爷的时候我都以为是我做了一个噩梦!”

  说到这,吴尚元停了下来“我会慢慢的跟你解释这些东西,而现在,我们得先解决一件事。”

  话罢,从前方传来一阵惊呼“到了,一个好大的地谷,我们得往下了!”说这话的是原先的那个三十岁带伤疤的漂亮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