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41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我在黄泉当掌柜
  4. 第二章 财源茂盛

第二章 财源茂盛

更新于:2018-03-15 11:02:57 字数:2010

  算算日子,我们客栈每月总有那么几天有进账的日子又快到了,为了迎接这帮客鬼,我打算给黄泉客栈装潢一下门面。

  首先门面上,除了正门口顶上有一个黄泉客栈的匾额以外,门两边也应该帖一副像样的对联才是。

  换个样子也能换个新鲜感,可以增强客户对我们客栈的满意度也说不准,贴副对联会显得有文化气息,大家毕竟都是文化鬼。

  但是说到写对联,这对联上应该写点啥呢?

  我问阿牲,“阿牲,你觉得我们客栈如果贴对联,应该写点什么呢?”

  阿牲说,“哞,哞!不知道!”

  “哇擦来,你说不知道就不知道,哞哞个毛啊,你没上过学我不怪你,也许阿春不会让我失望的。”于是我把目标锁定向阿春,我问,“阿春,你觉得对联上该写点啥呢?”

  阿春略做思考,便说道,“就写‘黄泉客栈朝南开,有理没钱别进来’老板你看怎么样?”

  “阿春果然是读过书的,不过,这对联虽然字字都是真理,但是,这样贴出来真的好吗?会不会太直白?会不会显得不太押韵不讲平仄什么的?”

  我把问题抛出来以后,阿春就又开始思索新的对联去了,但是我总还是觉得让阿春这样的打杂小伙计参与这样的事关客栈形象以及运营方案的策划的工作有点不合适。

  这个对联应该我来写,无论如何都应该我这个掌柜的拿主意。

  所以我说,“你们不用想了,我已经想好要写什么了!”

  阿牲和阿春都问,“是什么?”

  我便把对联告诉他们,是,“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

  阿春是见过世面的,他说,“这不是和普通的人间客栈一样了吗?”

  我说,“是啊,一开始我就说过的,虽然我们的这个客栈和其他的客栈有一点不一样,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客栈,但是同时它又和极普通的客栈没有什么不同。更何况来我们客栈的都是还很有些人气儿的新鬼,做到和人间客栈一样,能让他们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这一席话说的他两个都很叹服,万事俱备之后,客栈就静等着那个日子的到来了。

  我们客栈的客官大都是勾魂使者带来的,但其实我们客栈最大的客官也就是勾魂使者本人而已,因为勾魂使者带来的新鬼没有钱,而勾魂使者都是当差的,当差的自然是有工资的。每到勾魂使者的发薪日,就是客栈能很进一笔账的进账日。

  偶尔,勾魂使者们也会请他们勾到的鬼魂吃一顿,当然鬼魂被请吃的这一顿饭是会在他们有钱了的时候连本带利很还回去的。

  在有勾魂使者先给垫付的情况下,新鬼们出手都是很阔绰的,他们似乎并不怕还不上钱,因为据说他们的钱都不是幽冥界统一发放的,他们的钱都是孙子们烧出来的。

  据我还活在人间时候的记忆所及,我记得那时候我若是干什么事情出手太阔绰了,我的父母或者我的朋友就会问我,你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或者问我,你的钱是烧来的吗?

  我知道人间的金钱都是很辛苦的一滴一滴汗水换取的,同时也让我知道了原来有两种来钱很快的路子,一种是大风刮,一种是烧。

  大风刮自然就是捡钱,这种快活似神仙的方式恐怕是天庭那帮仙人享受的挣钱方式。烧钱自然是烧给死人,也就是活鬼的。

  眼前这些出手阔绰的新鬼们,只要他们跟着勾魂使者入了鬼门关,进到酆都城,让崔判官在鬼籍上填了他们的名字,不出意外的话,他们立马就会有一大笔钱进账,这笔人间烧来的钱在地府所有钱庄柜台都是立等可取的。即便这笔钱不多,还一顿饭钱还是绰绰有余的。

  如果出了意外,那就什么也不好说了。这个世界总是有那么多的意外存在,比如阿牲和我。

  阿牲本来是头牛,所以他没有后代,即便阿牲有后代,也不会有那种会烧纸钱的后代。而我,却是在崔判官的鬼籍上不具名的野鬼,甚至我和阿牲都是限制随意进出鬼门关的那一批。

  然而,有人烧钱,有鬼花钱,我们就可以安稳的挣钱。这样也蛮好的。

  但是也有那么一种鬼,总是不肯花钱。客栈若总遇见这种的,早晚都要关张的,我们客栈就遇见了一个。

  这种鬼如果活在人世必定是那种绿色性格的老实人,但是现在已经谢世为鬼了,吃顿饭都不肯吗?钱又不用你花,你家孩子自然大把大把的烧,勾魂使者也肯先垫着。

  但这鬼就是不为所动,他的勾魂使者在隔壁桌子上大鱼大肉吃起来了,他就只独自坐在那里,低着头似是想着什么。

  出于职业道德,我上前问他,“客官吃点什么吗?”

  他说,“不吃!”

  我又问,“那,喝点什么吗?”

  他说,“不喝!”

  我说,“看你坐着怪无聊的,要不来碗卤子尝尝咸淡?”

  他说,“不用!”

  我说,“卤子不要钱!”

  他这才抬起了头看向我,那是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

  我一招手,叫来阿春,我说,“阿春,去,盛碗卤子过来!”

  阿春问,“是盛人肉血汤面的血卤还是卤水点豆腐的石卤?”

  阿春毕竟是新来的,很多事情都需要我的提点,但是从他已经清楚的分清血卤和石卤这一点,我对他的业务能力还是很放心的。只不过,在他的思想上,仍然不懂得为客栈的收益着想。

  我认真的告诉阿春,“清汤荞麦面,清汤!”

  阿春招呼了一声,“得嘞!”便往后厨去了。

  却见这鬼重又低下了头,萎靡地说了句,“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