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42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授长生
  4. 第二章 没头脑的审问

第二章 没头脑的审问

更新于:2018-03-14 16:33:28 字数:2165

字体: 字号:
  尽管每两年就会大肆搜捕一次补天阁的反贼,但没人想的到,补天阁东南的刑堂分部就在金陵府衙隔壁两条街的地方。嗯!这个驻地已经和金陵府衙的历史一样老了。

  尽管官府的悬赏告示就贴在自家墙面上。也没人想的到,补天阁东南刑堂的主管会是双十年华的首饰店老板娘。在金陵城里土生土长的陈诺诺

  陈诺诺是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子,要胸有胸要臀有臀,脸蛋不能说绝美但绝对算得上出众。平日里她的生活状态就是起床,读书,读书,喝茶,逛街,休息。你问吃饭在哪里?吃饭这件事还需要写出来吗?总之,她的生活十分悠闲,对此她也十分满足。

  当然,如果没有认识那个人她会更满足。尤其是那个人时不时还经常来蹭饭。

  这个人当然就是李一,

  对于李一,陈诺诺刚认识的时候乃至认识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内都是比较满意的,可现在她却经常会懊恼当年先辈怎么会组建补天阁,更后悔当初为什么会选李一当未来阁首。

  “所以,叶大家对于你这次擅自向关陈墨出手很生气,”陈诺诺看着一直也在盯着她看的李一尽量平静地说道。“她想要一个解释。”

  李一低下头,她左脸的伤疤如今已经还剩下一道浅浅的印子,可能是因为屋里有些热,她的脸蛋红红的,印子也不那么起眼。

  “唉!”

  陈诺诺叹了口气,她可不会认为李一低下头去是因为想要认错,只能无可奈何的说道:“一一,你也要替我想想啊!”

  李一悄悄地动了动脖子,,又抬起头。用清澈的眼睛看着陈诺诺,眸子好似秋水一般模糊。有些呆。陈诺诺接着说道:“你自己还记得这是今年第几次到我这里来了吗?”李一又向墙上的墨竹看了过去,这让她有点抓狂但终于还是耐着性子慢慢劝解。

  “一一啊,”陈诺诺语重心长的说道。“我是刑堂主管不是善堂,不管饭的啊!”

  李一的目光又转了回来还带着少许不解。

  “你自己看看你的记录,这几年除了应该出的任务外你一共犯了十六次错。”陈诺诺翻出带来的卷宗一一指给少女察看。“三年前,你在雷州出完任务又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杀了雷州向氏三代单传的独苗,好吧!既然你说是因为那个混蛋调戏你,那杀了也就杀了,虽然我很怀疑那个混蛋的眼光。可两个月后又擅自离开金陵杀了苏州地界有名的剑豪。好,一个小角色,杀了也就杀了没什么问题你开心就好。可然后呢?你竟然跑到成都去踢徐家庄的馆,你知不知道徐家庄在西南武林是什么地位,你知不知道当初徐庄主差点就成了武林盟主?”

  陈诺诺再也压抑不住满心的火气,愤愤得把卷宗撒的满地都是。李一也尴尬的把头又转向了墙面。

  “尤其是李一你这次,你这次竟然擅自去刺杀关陈墨,你知不知道关陈墨是什么人?关陈墨是关西各派各家联手培养的武林盟主候选人。你知不知道你如果真的杀了他会有什么后果,整个补天阁的关西分舵都会因为你这次刺杀被关西各派撕得粉碎,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

  “诺诺!”李一把头转了回来严肃的打断了陈诺诺的话。

  陈诺诺在空中挥舞着的小手戛然而止。

  “我饿了。”李一平静地说道。

  你这混蛋,这个转折也太生硬了吧!陈诺诺先是哭笑不得然后又火冒三丈,你这家伙不会真把我这里当善堂了吧!老娘我现在再跟你说很重要的事啊!你饿了是什么意思?老娘要的解释呢?解释呢?

  但想归想,她可不敢真的跟李一就这么吼出来,抛开李一超然的身份不说,虽然李一是个蠢萌不会在意,可她还有一个古灵精怪调皮捣蛋的师妹。偏偏这个师妹对李一又是一种病态的崇拜。这些年敢对李一吼出来的人谁没有被那个鬼灵精耍过。想想以前就有一位师兄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被那家伙整的在年终聚会上来了一次充满风情的狂野的奔跑,陈诺诺不禁打了个寒战。

  想到这里,陈诺诺也只能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清澈醉人的眸子里映出淡淡的忧伤。

  “你想吃点什么?我来下厨吧!”

  “还是我来吧!”李一认真地说。“诺诺你人那么好每次来找你聊天还管饭,这次我来下厨表示一下心意吧。”说完,就径直向后厨走去。

  我去,你果然把我这里当善堂了吧,陈诺诺呆住了,聊天?还管饭?你到底能不能认真一次啊!你是犯了错误要来这里悔过的啊!我是来审问你的,可为什么每次你都像大爷一样,你这蠢萌的样子是装的吧?你果然是腹黑吧!还有最重要的,你如果觉得不好意思就出去吃啊,干嘛总要我来管饭。

  “李一。”

  “嗯?”

  “如果不是因为打不过你,我就跟你拼了!”

  ““以前也有人这么跟我说过。”

  “然后呢?”

  “不见了。”

  “什么意思?”陈诺诺有些迷糊。

  “字面意思喽!”

  “一一姐,你是客人,还是我来下厨吧。”

  “诶?我是客人吗?”李一有些犯迷糊了,眼睛眨呀眨的说道。“你不是来审问的吗?我怎么成了你的客人了?”

  “一一姐你说笑了,你在我们这些师弟师妹眼里德高望重,我一直都崇拜一一姐你。又怎么会审问你呢?听说你前不久和关陈墨一战击退了关陈墨却还是受了点无关紧要的轻伤,我们这些师弟师妹都十分担心,前不久大家还想推选我去探望一一姐,结果一一姐主动来找我了。对了一一姐聊了这么长时间还没看到你伤在哪里?”

  “些许小伤,不碍事的。”李一平静地说。

  “那就好,一一姐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唉?”

  “好了,一一姐不用送我,好好养伤。过几天我来给你送一条狐裘来,天冷了,你也要注意身体啊!”

  “可是.......”

  李一盯着陈诺诺越来越小的背影有些疑惑的说:“这里不是你家吗?”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