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2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功德碑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丧事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丧事

更新于:2018-03-14 13:20:08 字数:3489

  一九九三年和往年不大一样,时间进入八月之后,位于西南盆地大江上游的清水镇滴雨未下,像是一个大蒸笼。

  上午十点,太阳就像个大火球斜挂在空中,吞吐着热浪,刺眼的阳光将云层远远地推了开去,毫无遮拦地炙烤着大地。

  院子里,被阳光暴晒的地面像是漾起了一层烟。

  靠着院墙一侧栽着一棵黄角树,树身需两个壮汉才能环抱,树枝张开如冠盖,没有风的关系,树荫也就纹丝不动地笼罩着大半个院子。

  在不曾被树荫罩着的另一侧,摆放着一张凉椅。

  这会儿,顾心言正躺在凉椅上,双手叠于腹前,闭着眼睛,打着盹儿,阳光直直落下,无遮无拦地照射在身上。

  他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个子不高,说不上多么英俊挺拔,倒也眉清目秀,面色尤其苍白,不带丝毫血色。

  上身是一件土布所制的蓝色长袖衣衫,袖口、领口的扣子系着,下身穿着一条草绿色军裤,脚下是一双同色的橡胶鞋,这副装扮将整个身子遮得严严实实。奇怪的是,如此高温,这般穿着,又是被日光暴晒,他脸上却不曾有丝毫汗渍。

  “顾心言……”

  院外传来了呼喊声。

  凉椅上,少年睁开眼。

  虽然是从午睡中醒来,他的眼中却不曾有半点倦意。闭上眼的时候显得平常的两道眉毛在睁眼之后变得不一般起来,像两把弯刀斜斜地斩向双鬓,煞是灵动。少年缓缓起身,望向半开的院门,双眼仿佛弥漫着一层淡淡的薄雾。

  “顾心言,在屋头没?”

  喊声越发近了。

  “在!”

  他将双手插入裤兜,应了一声。

  “咿呀……”

  槐木制的院门被完全推开,一个高瘦的中年人大踏步走了进来。

  他上身穿着一件灰色的确良短袖衬衣,下身是一条同色的西式短裤,脚下套着一双塑料凉鞋,进门之后,抬手抹额,挥手洒下一串汗珠。

  这个人是顾心言的二舅罗平。

  “快!快去把行头带上,八队的乔六爷走了……”

  “嗯。”

  顾心言应了一声,往左侧走去。

  靠着榕树有着一间低矮的瓦房,和正屋并不相连,平时堆放杂物。

  罗平说的行头便放在里面。

  顾心言的二舅是一个阴阳道士,四里八乡要是有人过世,多半会请他请去念经做法事,送亡灵上路,以及上山寻龙点穴,寻块风水宝地安葬。

  最近这几年,这样的事情比较常见。虽然,还不能摆在明面上来说,实际上,却已经是约定俗成的事情了。甚至,有些官员的家人过世,也暗地里去寻了道士。换成十几年以前,根本难以想象。

  十年前,罗平因为帮人做法事犯了官司,说是传播封建迷信,吃了一年的牢饭。

  “啪!”

  扯了一下门后的灯绳,灯亮了。

  晕黄的灯光从头顶洒下,光线很暗,也就勉强看清屋内的摆设。

  农村的电费很贵,为了省电,所用的灯泡普遍度数不高,像这样的杂物房选用的灯泡最多五度。

  杂物房内杂物很多,摆放得却很规范,一点也不凌乱,顾心言亲自整理而成。

  一刀黄麻纸、凿子、钉锤、铡刀,这些东西是用来制作纸钱;白纸、竹篾、毛笔、颜料,扎纸人、做花轿所用;罗盘、铜钱、墨斗,寻龙点穴的必需品;另外,还有一件黄色的道袍,二舅晚上念经做法事的时候需要这玩意。

  这两年,凡是放假不上学,顾心言就跟着二舅罗平跑腿,混一口饭吃。

  他有两个身份,一个身份是外甥,另一个身份是学徒。

  很快,他熟练地把东西分门别类地放入背篓,然后,背着背篓走了出来。

  罗平正从厨房内出来,右手端着一个木瓢,仰着头,大口大口地喝着水,喉结上下抖动,咕噜咕噜作响。

  抬起左手,擦干净嘴边的水渍,罗平扬起右手,将水瓢内剩下的水撒到了院子里。

  水线映着阳光,漾起炫目的光,转瞬即逝。

  罗平瞄了一眼沉默站立在一侧的顾心言,轻叹一声。

  和两年前相比,他这个外甥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那个时候的顾心言活泼开朗、聪明伶俐、能言善道,往往见人就一个笑,人缘好得不得了。而现在呢?神情阴郁、行事古怪、沉默寡言到若非必要绝不开口,也就因为跟着自己做事的缘故,偶尔会和自己说话。

  换成其他人,基本一点交流也没有,就算是在学校,也是如此,搞得周围人纷纷远离,甚至有了个鬼童子的外号。

  都怪那个混蛋!

  要不是他,三妹又怎么会……

  若非遭逢大变,自己这个外甥也不会变成这样!

  “顾心言,八队的乔家洼在哪儿?你晓得撒……”

  顾心言点点头。

  罗平揉了揉鼻头,继续说道。

  “你先背着行头去乔家洼,这个时候,乔六家肯定不少人,你不会蠢到找错门吧?我去镇上找吹锁啦的,要晚点到!”

  顾心言没有说话,依旧点了点头。

  罗平大步向外行去,走到院门口,停下来,回过头,有些不放心地吩咐了一声。

  “到了那里,你找江三爷,他在帮乔家主持葬礼,需要多少纸钱?要扎几个纸人?折几抬花轿,他会给你讲,你听他吩咐做事就是……”

  瞧见顾心言依旧沉默,只是点了点头,罗平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造孽哟!”

  他轻轻念了一句,转身大步离开。

  脚步声远去,知了在屋角、树上、草丛中又唱起了歌。

  顾心言走到门口,转身准备关院门,他顿了顿,目光在院子里扫过。

  这是一间普通的农家小院,正对院门的是三间瓦房,中间是堂屋,两侧是卧室,左边榕树下是杂物房,右边那间是厨房。正屋的后面是后院,栽着一丛竹林,竹林旁边有猪圈和厕所,不过,现在猪圈里没有猪,只有柴禾与干草,散发着淡淡的腐臭味儿。

  不知怎地,这夏日小院在顾心言眼中甚是萧索。

  母亲若在的话?

  顾心言眯着眼睛,深吸一口气,将院门关上,掏出钥匙,把门锁好,转身离去。

  他家在清水二队,位于河湾之中,几十户人家散落在河湾各处。三五家依着竹林聚居,彼此之间有田坎相连,一块块的水田将住家隔离开来。

  清水河从东北边的丘陵蜿蜒而来,在门前拐了一个大湾,往西北边流去,最后穿过清水镇汇入大江之中。一条青石板路从清水二队穿过,一头连着十里外的清水镇,另一头连着几十里外的板桥镇。

  这条路是清初所筑,历史颇为悠久,乃乡人出行的必经之路。

  清水八队在板桥镇方向,距离顾家有十多里距离,沿着石板路走不了多久就要下到田坎上。再沿着田间小道蜿蜒而行,翻过两三个小土坡,走上个把小时,便会远远地瞧见一个大池塘。池塘的三面,围着树木竹林,点缀着房檐院墙,那就是八队的所在。

  八队和二队不一样,二队的住家是分散在河湾,八队则是聚居,围着那个大池塘而建。

  它的历史颇为悠久,据记载以来已有两百来年的历史,乃乔氏族人聚居之地,故名乔家洼。

  在乔家洼的后面,有一片连绵的山坡,树木森森,郁郁葱葱,这片当地人称之为华龙山的山坡像长蛇一般横跨东西,将板桥镇和清水镇隔离开来。

  池塘边,有几个妇人在洗衣。

  谈话声顺着风隐约传来。

  “酒这玩意有啥子好的哟!”

  “是啊!乔六还不到六十就走了!”

  “要不是喝多了马尿,就算是掉进池塘,这点水也淹不死他啊!”

  “昨天晚上,乔六好像就是从这里摔下池塘的?那个死鬼说不定躲在水头盯着我们,想要找替身……”

  “是啊,他活着就爱盯着你看,看你胸前的那对水袋……”

  随后,响起一阵笑骂声。

  顾心言走近,妇人们的笑谈声没了,她们抬头望了他一眼,随后,低下头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走过之后,谈话声继续。

  “这就是那个鬼童子?”

  “还真是怪人,这么热的天,穿得那么厚实,这是要过冬所!”

  “你看到没有?他脸上一点汗都没得,脸白得就像戏台上的丑角,要我说,肯定是得了罗道士的真传,是有真本事的……”

  “呵呵,还真传!张家的,你这是龙门阵听多了吧!”

  “别说了……这娃儿其实挺可怜的,听说两年前他和他妈去城里面看他爸,后来,老妈不晓得出了啥子事情过世了,娃儿一个人回来……”

  耳边听着这些,顾心言神色不变,脚下不停继续向前行去。

  踩着脚下的青石板,在房屋和竹林间穿行,不一会,一片嘈杂的人声传来,转过墙角,乔家到了。

  几间瓦房,后面是竹林,前面是院坝。

  院坝前,长着几丛夹竹桃,这会儿,正有些红的、白的花开得荼蘼,一股奇异的香气飘了过来,在鼻间缭绕。

  院坝内,摆放着好几张八仙桌。

  人们聚集在院坝,有坐在桌边的,有来回走动,吵吵嚷嚷,好不热闹。

  西南地区的农家丧事很是热闹,和庄严肃穆完全扯不上边,就算是亲人吊丧时的哭声,在不相干的人看来,也大多透着滑稽。

  像是一出荒诞的喜剧。

  江三爷今年六十好几,是清河镇川剧院的院长,在镇上也算是德高望重,对于丧事的礼仪程序非常了解,经常被四里八乡的丧家请来主持葬礼。这会儿,自然是忙得不可开交,也就没有注意到顾心言的到来。

  顾心言没和他打招呼,默默地站在院坝一侧。

  渐渐地,人声低了下来。

  他就有着这样的本事,随时随地让别人冷场。

  没多久,江三爷也就瞧见了他,朝着他大声喊道。

  “顾心言,你二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