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1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相恋不问明天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回眸一瞬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回眸一瞬

更新于:2018-03-14 13:44:27 字数:3043

字体: 字号:
  一个忙碌的早晨,这个刚刚睡醒的海边小城里渐渐吵杂起来。早秋的天空,云彩高悬,阳光爬上了半空,温暖着早起匆忙的行人。王艾风骑着自行车走在路上,他抬起头看了看天空看了看太阳,云彩在蓝天上绘出美丽的画卷。太阳闪烁着光芒让他睁不开眼,但这没有影响他的心情,他喜欢太阳喜欢晴朗。因为修路,华子棉在一条不同往常的路上骑车去上学,他在这个海边小城的重点中学里上学,这年他才高一,背负着父母的期望、大学的梦想,每天起早贪黑的忙碌着。温和的小风微微吹起华子棉的刘海,王艾风吹着口哨边走着边看着身边上学上班的人群,他喜欢看人看他们各种行为话语,有时会悄然一笑,有时会傻傻凝视。他的世界总是很少有人理解,在父母眼里,他是个有主意的孩子;在每一个老师的眼中,他是最聪颖的学生;在朋友眼里,他是不温不火的人,没激情很乖;但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他是大侠是会各种技能的特工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篮球球星,其实他就是个孩子,什么还都不懂的。王艾风总觉得今天心情莫名的好,觉得总会有什么好事发生,他向着四面看着,寻找着什么。一个女孩,从岔路里骑着电动车出来,回头看了一下,就一下,让华子棉平静的内心起了波澜,就这一下让王艾风觉得今天一切的好心情都是因为她的出现。这个女孩纤细高挑的身材,瓜子脸,白白净净不加粉饰,穿着件小小的防安服,骨子里的清纯感染着王艾风,他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时的心情,他只是直直地盯着这个女孩的背影,盯着她柔顺的马尾看着她渐渐地消失在自己的眼前。王艾风看到那个女孩穿着他们学校的校服,他有种说不出来的喜悦。过后的很久,他没见过那个女孩,他每天会想起她会觉的想再看见她一眼,他每天守在教室的窗台,想看见那个女孩。他知道这些都是奢望,他不知道他是哪个年级的不知道他是哪个班的不知道他在诺大的校园的哪个角落,但是他就是很想见她,甚至和她在一起,哪怕都是幻想,他多希望自己的世界就是真正的世界,他可以带上那个还不知道名字的女孩走过他们浪漫的路度过他们的最美丽的年代。这个年纪他不愁吃穿不用挣钱,懵懂的年纪,情窦初开,总是会幻想与他年纪不符的事情。他很少参与和别人一起去玩的活动,他一个人最喜欢的就是看着窗外的景色,转眼叶子黄了,风吹过带下一片片的叶子。他在窗里看着云起云涌,心里想的都是那个女孩。这一天,他还是守在窗边,看见云压得低得,黑压压滚滚的密密的,人都喘不过气来了,天阴沉的像就要哭了。“小风,放学你怎么走啊?”小贱问起王艾风。小贱是王艾风的一个哥们儿,俩个人是在篮球场认识的,当时王艾风把小贱打爆了,他们就认识了。世界很小,当俩个人来到高中报道的时候,他们分在了一个班。于是他们俩个就成了好哥们儿。“不知道呢,应该是骑车吧。”王艾风心里还想着刚看的那个天气,对小贱说的话也没太在意。“那就一起走吧。”小贱说。“好。”

  天气越发的阴沉,此时数学课也越来越难度过,就要窒息一样。下课铃响起,每个人都松下了一口气,这时班主任刘河老师走进了教室:“今天由于天气原因,提早放学,大家注意安全。”教室沸腾了,所有人都收拾起了东西,王艾风也是,飞快地往书包里塞着东西,背起书包就往外跑,完全忘记了和小贱的约定。一路小跑,跑到了车棚,刚想骑车就走,前面出现一人,王艾风抬头一看,原来是小贱。“等一下,我们一起走。”“好,外面等你。”王艾风出了车棚,把车停在车棚门口,等着小贱。这个时候他看见了一个人,那个他天天想见到的人,那张他一辈子不能忘怀的脸那个他苦苦寻找的人。他看见她笑靥如花走向了他,他呆呆地望着她,看着她走过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走过了他走到了小贱的车后面坐了下去。王艾风心里的醋瓶子打翻了,他心里想:为什么我喜欢的女孩子会和小贱关系这么好?他俩为什么会认识?他俩到底是什么关系?王艾风回家的路上一句话都没说,他心里有着这样那样的疑问,他看着那个女孩,她低着头把脑袋藏进领子里,也许是因为冷也许是因为害羞。王艾风的心情非常的差那一天。转天来到学校,王艾风才知道小贱和丰丹露的事已传的沸沸扬扬。那个女孩就叫丰丹露。那节语文课上,王艾风和旁边坐的冬瓜传纸条。冬瓜是一个很坏的孩子,他总是有坏心眼,但是表面确实很正经的,这个人高高大大却懒得要死,因为他是王艾风的同桌,就成了一对无话不说的好朋友。王艾风趁老师转身扔了张纸条过去:“你认识那个丰丹露么?”一会冬瓜又把纸条扔了回来:“五班的,原来我初中同学。”五班?王艾风想:就是那个只和我们隔着一个花园的班么?一个花园让我等的你好苦啊。“王艾风,你起来回答一下刚才的问题。”王艾风的思绪被老师的提问打断了,他缓缓地站了起来......一切还是那么平静,王艾风仍然每天守在他的窗口,等着那个不可能会多看他一眼的她出现在他的面前。不同的是,他有了目标,有了寻找的方向。做操的时候,王艾风会往五班那里张望寻找着即使因为距离太远他啥都看不见。有一个周一的清晨升旗仪式调整了,班级站队的位置,五班被安排在他们班的旁边,而丰丹露就在王艾风的左前方,王艾风的心跳顿时开始加速。王艾风一直呆呆地看着她,那天她穿的一件小碎花的衬衣,穿了一双小牛皮的鞋,瘦瘦的马尾辫的尽头是彩色的小头花,一切都是那么美那么纯洁。王艾风看见了发际下她的耳朵,她的耳朵长得厚厚的,非常有意思,看的他想伸出手去捏捏。最后,他还是没有敢。他目视这个女孩的一举一动,捋辫子、玩头绳、垫脚尖,她是那样可爱。那是他高中四年的最美的一次升旗仪式。

  因为那一天小贱骑的车驮丰丹露回家,王艾风越来越觉得自己没有后座的自行车是那么不好,于是他卖了自己的自行车攒了些零花钱又买了一辆带后座的自行车。他还在希望丰丹露还能坐在这辆自行车的后面。每天放学了他会擦干净车的后座,看着车亮亮的,他会浅浅的笑一个。王艾风一直觉得丰丹露一点都没注意他,其实那天回过家后丰丹露也问了小贱:“那个胖胖的男生叫啥名字?”小贱说:“他叫王艾风。”王艾风每天和冬瓜传着纸条,问冬瓜这的那的,问丰丹露他喜欢什么呀,喜欢什么玩的啊吃的啊。现在的他还不知道怎么和她说第一句话。秋季的风渐渐地刮尽了,树叶渐渐的落光了,当冬天一点点地到来,当绿色褪尽黄色飘落,这天清晨王艾风看到了一夜之间大地被铺上银装,大自然力量好伟大,王艾风不禁想。这天王艾风在课间去打了雪仗,那个纯真的年纪,下雪的天气变得那么的开心幸福,王艾风笑着乐着疯着,他穿过了那个花园走到了那片有可能有她出现的区域,他看见了那个美丽的她,在别人的围攻下打得满身是雪,她很受欢迎,美人嘛。王艾风看着她玩着疯着就也扔出去了俩个雪球,看到她躬下了腰笑着躲着王艾风笑了笑,这个女孩是那么美,他心里想着,他咚咚地跑回了教室,心里还扑通扑通的跳着。回到教室王艾风对冬瓜说:“今天看见了丰丹露,被打得好惨。”冬瓜说:“你小子老问她是不是看上她了?”一句话把王艾风说的脸红了:“没...没有...”过了俩天,当王艾风来到了教室,石飞,亚蒙,晓雪都看着他,窃笑着,说着笑着:“王艾风你心思我们都知道了啊。”走到座位边上冬瓜这小子对王艾风说:“咋样咱这个势造的。”妈的,冬瓜这小子就是不干好事啊,王艾风心里嘟囔着呢。小贱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找到了王艾风:“听说你喜欢丰丹露啊?”“没...没有...”“有没有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反正你别打她主意,她是我兄弟媳妇!”小贱面色愤怒地说完王艾风还挺高兴的,终于知道了丰丹露和小贱是啥关系。王艾风这个时候还没觉的他俩能搭上什么关系,但是不久得未来,他们俩个的轨迹真的就有了交点。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