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8:15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武侠泪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是敌?是友?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是敌?是友?

更新于:2018-03-14 16:36:56 字数:2076

  秋风扫过,漫天的红叶随风起舞,红叶已无心留恋这世间,便随着这秋风飘向那远处的天空,大片红叶连成一线,象一座连接至天边的红桥,亦像是那红红的火焰在天边燃烧,如此深秋美景也只有在这百枫林才开一看的到。可林中的一队人马却无心留恋在这片火红的枫林,他们急匆匆的向前赶路。队伍一行大概有五六十人,为首的两人骑着骏马走在队伍的前头,左边骑着白马的是一个大约三十多岁中年男子,一身灰装,腰间别着两把三寸来长的短刀,双目泛着精光,仔细的大量这这片枫林,一点也不敢怠慢;右边骑着黑马的也是一个中年男子,年纪比穿灰衣服的稍小一点,他一身黑色长袍,手中握着一把乌黑长枪,隐隐泛着杀气,可见枪下不知有多少亡魂,相对旁边警惕的中年人来,他是一脸的漫不经心。两人身后有一辆马车,马车上放着一个大箱子,箱子用粗绳子绑的严严实实,马车左右两侧皆插有一面大旗,大旗随风而动,怒海镖局四个大字也在风中飘荡,好不威风。没错,他们正是中原第一镖局的人马,那灰衣人与黑衣人正是怒海镖局的老大吴江与他的弟弟吴涛。大哥吴江性子沉稳,在武学造诣上也比其弟弟高出不少,一手六合刀法威震江湖;二弟吴涛却是生性急躁,脾气火爆而且凶狠,手中长枪也是挑杀不少武林高手,道上的人都知道两人本事,所以就算知道这次运送的肯定是至宝却也碍于他们的威名不敢招惹。“大哥,我们都连续赶了三天路了,要不休息一会吧,累死我,”吴涛一脸不快的对他大哥说道。“二弟,再忍忍啊,你也知道此次运送的不是一般的东西,稍不留神你我都会掉了性命,再有两天也就出了这百枫林,倒时候让你休息个够”吴江耐心的对吴涛道。“谁敢来惹咱,我杀了他,”吴涛有些不满道。醉一时,不如醉一世,聪明一时,不如糊涂一世...就在两兄弟说话之际,一个衣着破烂的糟老头子边喝着酒边摇摇摆摆的出现在众人面前,看见车队嘿嘿一笑,找到了。吴涛本就憋着一肚子的火,此时又出现个老头便有意将心中的火气撒在老头身上“喂,死老头,哪凉快哪待者,不要挡爷爷我的道,爷我现在心情差的很,小心我抢了你的酒壶再替阎王收了你”众人见来的是一个老头也都舒了一口气,想他们已经绷紧精神狂走了三天,早已累的疲惫不堪,看着二首领戏耍这老头也都是心头一乐,哈哈大笑起来...吴江见状不仅不乐反而忧心起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想这百枫林地处荒郊,人迹罕至,哪会无缘无故冒出个老头,何况这老头虽年事已高但步伐轻盈,觉不是普通的老者,莫不是也是为那宝物而来.想到此处,立马制止众人笑骂,对吴涛道:“二弟,不得无礼”,然后转头对着老头双手抱拳:“老先生勿要见怪,我是怒海镖局的吴江,我二弟性子鲁莽。口出狂言,我在此向您陪个不是。”“不怪,不怪”老头子呵呵一笑,“来,喝一口!”说着左手轻轻一推酒壶,酒壶便咻的一下,划破虚空,到了吴江手里。吴江接过酒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仰头喝了一口,酒一下肚,吴江便觉得五脏六腑火辣辣的疼,仿佛要燃烧一般,他立刻收起心神,调节运气,让内力走遍全身,好缓解烈酒带来的疼痛。众人见状心头皆不由得一惊,连刚才一脸戏谑的吴涛此时也是瞪大这双眼望着眼前的白发老人,只是再也没了一点轻视之色。想他们也知道,吴江在他们之中内力是醉最浑厚的,如果连他也难以抗拒的话那他们自也不必说了。片刻过后,吴江睁开双眼,长舒了一口气,顿时觉得一身轻松,多日的疲惫也是不见踪影,他笑了笑,双手一推,使了一招行云流水,将酒壶缓缓送到老者的手中道:“多谢前辈赐酒,不知前辈今日在此有何指教。”吴江此时已对老者松懈,感觉并非敌人,因此语气也是舒缓很多。老者接过酒壶,仰天就咕咕喝了几口,哈哈大笑起来,“想不到你小子还是有两下子的,这么快便可吸收化解我的神酒,但是,还是不够,”说完目色一沉,盯着众人,那还有刚才的和蔼之色,大家皆是一惊,连吴江也是面露难色,不自觉得都握紧手中的武器,老者并未理会他们的变化,只是继续说道;“把万年冰玄珠留下吧,放你们走。”说完周身元气涌动,一股杀气弥漫开来,四周的空气仿佛都静止了,连林中飘零枫叶也停留在了空中,众人直觉胸口被一股霸气压着喘不过起来,连举起武器的力气也是用不上了,只有双目皆是充满恐惧之色,吴江虽比别人要强,但此时也并不好过,他深知在真正的高手面前就算他们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何况现在连动手的力气都没有,只得任人宰割了,他回头看了看众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强忍着胸口的压力对着老者说道:“这次运送的宝物的确是冰玄珠不假,但我们已许诺火云宗宗主,不远万里将此物从北川之地带回,还望先生高台贵手放过我等,他日必定登门道谢。若是先生还是不放过我等,那我只有拼死反抗了,说罢目光坚定的望着老者,拔起手中的双刀,交叉放在胸前,随时准备抵挡老者的进攻。老者本无杀戮之心,只是想凭借着自己深厚的内力吓唬吓唬他们,让他们知难而退,自己也不必动手,哪知那吴江如此强硬,明知斗不过却还是不肯放手,见此计行不通,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要我放你们过去也行,不过你们得答应我一个条件.”说完大袖一会,空气中压抑的气氛也随之消散,树叶也重新动了起来,大伙压力一除,全身都松软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