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0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扑街亡灵
  4. 1季血鸦卷轴

1季血鸦卷轴

更新于:2018-03-15 10:53:48 字数:12762

字体: 字号:
  隆起的丘陵如同女人的***仿佛那一夜的窗下彷徨,如笑如泣的石佛面朝西方,春雨如丝润绿石佛颐上的苔痕,打着油纸伞的红衣女郎,静静的眺望夕阳,菩提树下,古塔山旁,大波斯菊花寺前,荒郊乱坟岗,无言无语,石佛不泣不笑,绝命毒药,静默到底,扑街而亡

  话说平行宇宙,西方极乐世界,有十二星空,万妖横行,妖兽,魔兽,蛮兽,精灵,横行洪荒,混沌鸿蒙初始,万千部落流民混战,人与妖,魔域血流成河,横尸遍野,后有人尝百草钻木取火,结草悬绳吉时占卜,教徒念经聚集,号称旮旯教,当时,有席地而居的轩辕氏族,轩辕氏族有兄弟两人,一个叫做轩辕烁罡,一个叫做轩辕箭雨。那轩辕箭雨有病,左脚跛足,因为进食一种曼陀罗花的叶子可以治疗足疾,进入茅山,山中雾气瘴气缭绕,他误入一个荒郊古寺,遇到一个癞罴,碧眼金发手执斑斓蟒蛇,黑色的嘴角吐出黑烟。轩辕箭雨吓得逃入古寺的后殿,刚刚躲藏在石像后面,突然狂风暴雨大作,一条断臂飞到他的怀中,轩辕箭雨吓得扑倒。一个龅牙和尚急忙扶起他,地上的断臂即刻转动抓住轩辕箭雨的脚脖子,不让他离开。突然,打雷劈砍下来,断臂被雷公劈碎,碎成齑粉,地动山摇地震摇晃,石像翻到,石柱断裂碎裂,天空邪气弥漫,下起了冰雹,时值冬天古寺石楼下的滴水成冰,树叶满地,妖魔峰又恶气升入,寺庙石像皆倒塌碎裂。

  面对龅牙和尚,轩辕箭雨手心汗水湿透。龅牙和尚拉住轩辕箭雨劈砍岩壁,凭空钻进寺庙的壁画之中,遇见一位六臂手指如钩的老和尚。有数百妖兽围攻老和尚。但见那个老和尚勇力锐不可当,加持一个卷轴云飞如电,往来嗤嗤驰骋数次,,大风搜集地上树叶如同飞刀,妖兽横死,扑尸百米。又来一个孔武有力的妖兽蛮王,经幡大旗风吹之下,岿然不动于老和尚的面前,突然咽喉喷射火焰,大呼:秃驴休走。老和尚一剑如同冰雹,大雷大雨倾盆而下,剑雨泛滥,半分钟之后才停止,但见蛮王妖兽已经成了肉泥。

  龅牙和尚扑倒在地高呼:祖师。

  老和尚招轩辕箭雨过来,言辞恳切,丝毫没有刚刚凶神恶煞的狰狞面目。看着这个跛足少年,叹息,起身,这时才露出他的双脚,原来老和尚有六臂却也是跛足。老和尚手指在地上画出六个人形模样的图案,对轩辕箭雨说道:此时,你要牢记,《六脉真经》,你得之,当为民除害斩妖除魔,匡扶社稷,若用之为非作歹,九世之后,必然殃及子孙,因果恶报。

  轩辕箭雨还没有来得及问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老和尚和龅牙和尚即刻化成两缕青烟飘渺而去,他再看四周,四周哪里还有妖兽尸体,他也不在壁画之中,甚至四周连寺庙的影子也消失不见踪迹。但是地上石板上老和尚画出的六只人形图案赫然在目,这是《六脉真经》。轩辕箭雨于是在山中住下,日夜照着地板的图形修炼,起初可以羽飞树丛之间,数月之后,可以呼风唤雨撒豆成兵,数年之后可以念咒施展法术劈开山脊,数十年之后,他突然发现地板上的图形消失不见踪迹,于是,走出大山,云游四方,一日,遇到一大群人,军士正在和数十只妖兽鏖战,军士被妖兽杀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轩辕箭雨立即取来道路旁边的茅草,引火烧纸,纸符箓火焰张贴在空中,妖兽惊慌逃遁,呼啸而过,纸符箓只杀领头的妖兽,奇异的纸符箓劈砍凭空取下妖兽头颅,余下的数十只妖兽惊惧,三尸暴跳七窃生烟,意图困兽犹斗,抖露出细眼长髯的数只炼金法器,杀戮由此张狂,狂风大旗飘渺,十万只魔砖从天而降,劈砍砸下。

  轩辕箭雨大怒,说道,我就等你们来血战,若不杀之,有愧天地。

  轩辕箭雨披发仗剑,突然风起云涌大雷大雨倾盆而下,一股黑气弥漫在妖兽四周,妖兽摇旗呐喊风雷飞沙走石,魔砖翻滚。轩辕箭雨催动草人纸马,为寻求解脱芸芸众生的生、老、病、死之苦难,不惜抛弃大开杀戒,妖兽瞬间死伤倒地,但是剩余的妖兽依然疯狂暴跳如雷。经历众多波折,轩辕箭雨禅思静虑,大彻大悟山中的悟法都是虚假表象,立即顿悟成佛,他的身体出现万华圣光,妖兽魔砖黑气避邪不得靠近。轩辕箭雨面前,数十只妖兽空群出动,意图欲噬吞其血肉,群起而攻之。幸而他升腾的灵化佛光,即刻飞天汇聚成一个巨大魔环,魔环急速坠下,妖兽扬身大叫,东西奔突,如同疾飞的飞碟,魔环飞出五十株羽箭,片刻,妖兽在羽箭之下化成脓血,腥臭扑鼻。

  那群军士才围住妖兽脓血尸体,假装围攻,虚张声势呐喊。因为这群军士的首领已经被妖兽吃了,顺理成章就地黄袍加身推举轩辕箭雨为首领,这只军队原来是旮旯教的一只骑兵。不久来了一个怪人,他也带领一万骑兵排山倒海之势奔雷而来。那个怪人有三只眼,他见到轩辕箭雨之时,突然挑衅似的破口大骂,他纵马挺枪就刺,轩辕箭雨只一招制敌,怪人就被劈砍掉下马,等他要击杀这个怪人之时。

  怪人大呼:兄弟,手下留情,是我,我是你哥哥,我叫轩辕烁罡。

  数十年,轩辕箭雨第一次听见有人称呼自己是兄弟,而且报出哥哥的名字。仔细看看,怪人果然是哥哥,慨然长叹,兄弟抱头痛哭。原来轩辕烁罡已经是旮旯教的一个将军,今天听说这里妖兽和旮旯教军士在厮杀,特来相助,他把轩辕箭雨当成了妖兽的帮凶,不打不相识,兄弟数十年不见,今天战场相聚,悲喜交加。

  之后数十年间,轩辕箭雨在哥哥的辅佐之下,居然东奔西跑击杀了数万妖兽,威信与日俱增,之后一统江湖之间的旮旯教帮众,自封旮旯教教皇,号称轩辕氏族。然而,五十年之后的一个雨夜,轩辕箭雨突然暴毙,他哥哥轩辕烁罡就成了旮旯教的新教皇。轩辕烁罡比弟弟心狠手辣,吞并万千弱小的部落,横征暴敛杀戮无数反对他的部落。*****国号,楚,史称轩辕楚,又称西楚。教皇职位世袭罔替,到了一万年之后,就是九代,这一代教皇叫做轩辕输光。轩辕输光志大才疏好大喜功,他分封十二个星空为十二星宫,十二星宫都有一个大将军镇守。

  白羊座大将军飘渺南日

  金牛座大将军西门吹血

  双子座大将军独孤蚩尤

  巨蟹座大将军飞剑仙

  狮子座大将军诸葛要离

  处女座大将军重瞳子

  天秤座大将军车胤子

  天蝎座大将军彭灿赫子

  射手座大将军月牙子

  摩羯座大将军修仙乱云路

  水瓶座大将军茉莉白

  双鱼座大将军城昆赌石

  其中,月牙子做了射手座的大将军,决心在名声上要超越其他的大将军,于是就礼贤下士,招揽名士作为幕僚,并且沽名钓誉做出一番极其清廉高洁的模样,每当轩辕输光教皇有什么赏赐,他都全部分给宾客门人幕僚。自己确实分文不取,穿着布衣草鞋上朝,吃的素食粗菜,几乎和奴仆吃食相差无几。一次,教皇轩辕输光病了,月牙子天天跪地服侍,并且日日夜夜祈祷教皇早日康复,教皇轩辕输光病愈之后十分感动,赏赐极多绫罗绸缎,月牙子在朝堂之上就把这些赏赐分给了宫殿的侍女太监们,自从这次作秀之后,月牙子的清廉高洁的名声远播。

  不仅仅如此,月牙子还极力讨好教皇轩辕输光,从西域拉来八百个胡姬,建了一座高八百尺的高楼,美其名曰:无忧宫,轩辕输光教皇就日日夜夜在无忧宫与八百胡姬厮混。

  大乱由此而生,轩辕输光不理朝政,月牙子摄政监国,自然引起朝中许多人不满,不久就有一批文官和一些大将军密谋除掉月牙子,月牙子在朝廷遍布耳目,连教皇轩辕输光的一举一动他都了如指掌,因此要除掉月牙子,只能靠月牙子身边最亲密的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下手,那时宦官专权,月牙子初次摄政极力排斥宦官,于是内宫宦官为了自己的权力与外面的朝臣,一拍即合,意图杀死月牙子。

  轩辕输光原来宠信的宦官有三个,一个叫做曹笑曹,分封为草门候,食邑五万户,胡二大原来是一个军官,因为贻误军机被处以宫刑,后来被分封为寒芒候,食邑三万户,秋千秋一个老太监,资历最老,在剿杀原来的内务总管邱柳大的时候,居功至伟,分封为寒苦候,食邑五万户。这些宦官不仅仅自己升官发财,他们的亲朋好友也纷纷发财升官,独霸一方为非作歹,他们的生活骄奢淫逸就不必说了,连他们的宠物狗也是穿金戴银,出门还前呼后拥鸣锣开道,铺张贵重的地毯,给狗披着贵重华丽的衣服,五品以下的官员遇见了狗路过,还要和普通老百姓一样跪地恭送。

  三个宦官都娶妻,妻妾成群收拜干儿子,朝中上上下下一片乌烟瘴气,没有人不痛恨他们的,就因为教皇轩辕输光的宠信,他们有恃无恐,现在教皇轩辕输光在无忧宫,月牙子摄政,第一个就想拿这些宦官开刀祭旗。

  月牙子摄政王抓住的把柄就是,曹笑曹外出竟敢僭越使用教皇的仪仗队,在当时,有些人看出了月牙子想打击宦官集团,于是积极的出谋划策,其中就有双子座的大将军重瞳子。他积极献计献策要月牙子查处宦官集团,铲除曹笑曹他们三个大太监在朝中的势力。

  重瞳子生于官僚地主家,一辈子生性狡诈,但是他很有学问,修炼法术高明,在朝歌城中威望很高,一般的修仙者想求见他一面,势必登天还难,有普通的修仙者为了见他一面,在他府邸门前跪了三个月,蒙他怜惜见了一面,这个修仙者立即修仙法力倍增,所以,修仙者把月牙子的府邸比喻成鲤鱼跃龙门的龙门,听说可以见重瞳子一面就会修仙法力大增,于是门庭若市,求见者排队。重瞳子几乎一律挡驾不见。重瞳子修仙法力极其高深,文武全才,他不仅仅可以修仙法力无人能及,还精通易经,他曾经历任荆州刺史和马岩关太守,曾经在妖兽大举进攻马岩关时,亲自甘冒箭矢身先士卒,斩杀过妖兽的左贤王,生擒妖兽的右贤王,使妖兽不敢再次攻打马岩关,后来重瞳子被宦官曹笑曹陷害,一度被罢免大将军职位,隐居南明山修仙,跟随他进入南明山修仙的修仙者成千上万,不久妖兽屡次攻打马岩关,教皇轩辕输光只好再次请他出山。妖兽摄于重瞳子的威名,竟然不敢越雷池一步,望风而逃。

  就是这个威名赫赫的大将军,还和曹笑曹有仇的人,刺杀月牙子的任务居然给了他,下达任务的人,就是曹笑曹。他们一直在等待好的时机,一击杀死月牙子摄政王。

  一个多雨的早晨,朝歌城。

  朝歌城教皇皇宫里面,正在听琴的月牙子摄政王,他最近有些体弱多病,一直在太医的调理下养成听伽倻琴的习惯,抚琴的墨兰子是伽倻琴大师谷涵元的关门弟子,七岁学琴,到了十七岁就名满异次元天下的坊间,月牙子摄政王即位后,立即下令招墨兰子进宫,这时她十九岁。

  墨兰子琴技高超,长相平平,但是人琴合一,月牙子摄政王好佛,从墨兰子的琴韵里面读出佛理的韵味。月牙子揽住墨兰子的腰肢,墨兰子把头埋在月牙子摄政王的衣袖里,雪白的脖子露出,勾起月牙子的雅兴,摄政王立即命令内官拿来毛笔,当即,墨兰子沐浴过后,赤膊横琴轻抚,琴声悠扬,月牙子摄政王就在墨兰子的后背上运笔题诗:阿郎一笔封,妾意比郞浓,琴瑟交相尾,戏蝶弄春风。

  墨兰子说,摄政王,这曲子是《上邪》,是坊间男欢女爱的好曲子。

  月牙子摄政王不言,望着自己的题诗,墨兰子被看的脸孔红彤彤,呼吸急促,透露出害羞的表情,头深深埋在摄政王的怀里,良久,月牙子摄政王说,你这样的女子是寡人的赵飞燕。几个月后,在宫里面流水假山之后建起了飞燕琴馆。

  墨兰子依偎伽倻琴。她在高高的琴馆抚琴,看见了流水荷花池凉亭,月牙子摄政王在和一个黑须的年轻人下棋。

  这时,一个内官慌慌张张地跑来,在月牙子摄政王的耳朵旁边耳语几句,摄政王急匆匆离开了凉亭棋局。

  那个年轻人在流水荷花池旁边循声踱步来到了飞燕琴馆。

  内官见了来的年轻人跪地,大呼,重瞳子天瞳大将军。

  来的的年轻人是双子座大将军重瞳子。

  墨兰子把伽倻琴横在流水小溪穿过的茶几上,琴声和谐流水潺潺水声,琴声与溪流声音交相辉映,重瞳子大将军,抚掌喝彩。

  墨兰子对重瞳子微微点头致意。重瞳子大将军过来献茶给墨兰子,请她唱一支曲子,墨兰子接过茶杯时,手指碰到了重瞳子大将军的手指。

  墨兰子叫丫鬟为重瞳子大将军铺设一个卧榻在琴馆,请大将军横卧卧榻,她抚琴高歌一曲《上邪》。

  重瞳子大将军用手指蘸茶水在卧榻上面题诗:一曲上邪郎,飞燕舞霓裳,平身不羡王,双戏羡鸳鸯。

  重瞳子大将军的题诗茶水字迹未干,月牙子摄政王回来了,他看见重瞳子大将军在飞燕琴馆,就来到琴馆,他看见了卧榻,还有卧榻上面的题诗。

  重瞳子大将军说,大哥,我们继续下棋。

  月牙子摄政王说,好,好。

  第二天,神通广大横行不法的曹笑曹被逮捕,胡二大在拘捕时逃遁不知踪迹,秋千秋立刻向双子座大将军重瞳子求救。重瞳子果然狡诈,他先诓骗秋千秋落入法阵,又派人假装去救秋千秋,意图杀死秋千秋。他认为这个老太监是一个心腹大患,知道他们之间的太多秘密,就派了杨云娇去刺杀他。

  当年朝歌城有位公子,轩辕叽喳,他是教皇轩辕输光的同父异母弟弟,他十分贤能,在当时的朝歌城里面非常有名气,他为了修炼法术,在自己的府邸修建了一个青衣舍,一般来说修仙者的理想有两条,一条是修炼无上的法术称霸武林,另一条就是羽化成仙长生不老。称霸武林实惠,羽化成仙可以不朽,如果二者集于一身,可谓妙不可言。称霸武林是普通修仙者的梦寐以求的理想,天下无敌四个字,可以说说出了他们的心声,因此,普通修仙者对于十二星宫大将军都膜拜,就源于他们的修仙法力高深。

  其实,修仙法术往往容易误入歧途,所以,有人一辈子修炼最后身心奔溃走火入魔死了。而轩辕叽喳既是修仙法力高深的实力派,又是名震天下的羽化得道者,他名望极高,他这辈子实在事事顺风顺水,吃喝玩乐他样样精通,叱咤风云修仙界他做到了,舞文弄墨他也如鱼得水,建功立业他也做到了,他曾经和重瞳子一道西征妖兽老巢,东征魔兽魔窟,总而言之,光明磊落一辈子,功名利禄一生,可谓红得发紫。

  那么,他哥哥轩辕输光把江山交给了月牙子,他沉默了,能够唤醒他的热情的,还是老太监秋千秋,他救下了秋千秋,也不足为怪,只是,救人的法子很奇特,他没有杀死杨云娇,因为杨云娇本来就是他的人。他安插在重瞳子身边的人。只是,他把秋千秋送进了他的魔笛道场。

  一个月后,墨兰子被月牙子摄政王册封为熙嫔,乔迁宫中的西花园,月牙子摄政王却是命令,在西花园和王宫之间砌墙,封了院墙。

  墨兰子哭泣的想要找月牙子摄政王,内官把持大门,说,出门七步者,杀无赦,斩立决。

  墨兰子死死地咬住黑发,坐在流水旁边抚琴,琴声凄凉,她也恸哭,漫天黑发翻飞,哭声震天动地。

  月牙子摄政王在大殿坐着,他看着西花园的方向,没有说一句话。

  九个月后。墨兰子在西花园生下一个女婴。

  内官报告月牙子摄政王,月牙子摄政王说,流放蝎子岛。

  于是,出生十五天后,女婴被内官派人送到蝎子岛。

  执行命令的内官是重瞳子大将军的密探。他告诉了重瞳子大将军这个秘密。

  女婴被送到蝎子岛的一个山野小村子一户人家,这家的男人是一个落魄剑客,叫修仙十一郎。他是有兽人血统的变种人。他的父亲是航海商人,被朝歌王朝士兵抓捕后被诬陷为海盗被流放,后来他就在蝎子岛定居生下修仙十一郎,他号称天下第一剑客,剑法入仙,无人能敌,女婴跟随他修仙剑法,倒也是有模有样,年仅十岁就是黄金女法师。

  六年后,月牙子摄政王病重,女婴长大到十六岁被修仙十一郎送到到朝歌城里面摄政,取名月无缺,时为轩辕输光教皇皇朝宏泰三年,她是皇朝天泰六年年生的,(时年8927年),一年后,双子座大将军重瞳子和禁卫军统领赤练蛇子、玄武国师尹五常勾结,杀死了剪开不,逍遥器等顾命大臣而夺取朝歌外城,只剩内城紫禁城皇宫没有被攻破,是年闰六月十一日,传言摄政王月牙子在和修仙十一郎子在后花园比试剑法时被刺杀身亡,七月一日,外出在杭州西湖断桥游玩的摄政公主月无缺,在花魁大会被魔兽妖孽花魔兽的人头法器变化成了一座石像,而后双子座重瞳子天瞳大将军被尊为教皇,号称重瞳子教皇。

  在重瞳子大将军进宫之前,西花园突然起火,熙嫔墨兰子被大火烧死。原来的教皇轩辕输光所在的无忧宫也同时大火升腾,无忧宫八百亩宫殿瞬间变成一堆瓦砾,重新调整的重瞳子企图在瓦砾之中寻找教皇轩辕输光的遗骸,踪迹全无,就连八百个胡姬的尸骸也不见踪迹。

  重瞳子教皇天平开国元年六月,修仙十一郎被流放于玛雅岛。最初的流放地在玛雅岛青皮潭,该地三面为深水,仅剩一面则是险峻的悬崖,只有乘船渡江才能出去。该年夏天这里发生洪灾,于是重瞳子教皇将其迁到更险恶的玄天光虎潭,并在同年十月二十四日下了最后的毒手。传言在重瞳子教皇派来的使者面前,年轻潇洒的修仙十一郎在观风梅竹楼内被赐药鸩死,尸体被使者抛入深潭,最后由一个渔翁老者偷偷收尸安置,这个渔翁老者一家都因此被杀害。

  重瞳子教皇即位后,他派人四处打探月牙子的尸体在哪里,皇宫里面挖地三尺没有找到他的尸体。去虎潭寻找修仙十一郎的尸体,空手而回,虎潭已经空无一人。

  七十年后,重瞳子教皇在鄱阳湖逍遥洲游玩,鄱阳湖当年是皇帝战蚩尤大战的阵地,重瞳子教皇在此游玩就想看看蚩尤被杀的阵地在哪里,那是一个波光潋滟的早晨,微风,风行水上物我两忘,大船在水面滑行,远处渔工号子此起彼伏,翻飞渔网鱼儿跃出湖面,渔工唱起号子,

  妹妹门前一株柳梢头,

  天上百灵鸟儿鸣枝头,

  唱起妹妹爱死个娇羞,

  自作多情来伽倻琴里面暗送秋波后,

  丢了江山社稷谁人心疼妹妹的手?

  郎不缠绕妹妹,妹妹琴声缠绕哥哥的手。

  重瞳子教皇听见了歌声,不由得看看这个瘦削的渔工。他问道,你唱的号子是谁教你的?

  渔工说道,哦,麻衣道士啊!

  重瞳子说道,他在哪里?

  渔工说道,在逍遥洲上的清虚观啊!

  热辣辣的太阳冒出了,浮在水面的游船靠岸,重瞳子去了清虚观,护驾的有豹王和赤练蛇子、玄武国师尹五常。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七拐八绕的竟然绕到了这个清虚观后院的一个后门,不愧是大户人家,后门也气魄非凡,汉白玉的。

  “起来,起来,张迷糊原来你在这里啊,上一次让你小子跑了,这一次绝对不能让你跑掉的,兄弟们,把他抓起来,送到窑厂里做苦工去!”

  便衣微服私访的重瞳子教皇突然被人从后门里掏出来,不容分说,干脆麻利地捆起来了,啊,——护驾的赤练蛇子刚刚想尖声疾呼,他想动手解救重瞳子,重瞳子示意不要乱动,将计就计!

  他只见大白天红灯笼红灯照一闪,来的都是这里的道童,黄巾裹头,长毛贼?

  竟然这个鄱阳湖逍遥洲上是虎穴啊!

  这时红灯笼来红灯照来回回在他身上照着,重瞳子是个聪明人,他本能地伪装了一下,他脸在墙皮里蹭了一脸的狗毛和泥土黑灰,他就故意挤眉弄眼的不想让人认出来他的真实身份。

  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打开了这个清虚观的后门,那个人问道:“谁啊?咋咋呼呼的。让人修炼不?”

  领头抓人的一个道童急急忙忙跑过去,点头哈腰,低声下气说:“麻衣贤士,打搅您修炼啦,卑职在抓窑厂的逃跑的窑工喱!打搅麻衣贤士啦,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麻衣贤士是一个道士,鼻子哼了一声,“——哼,也不开眼,这里是什么地方?”

  “是,是,是!奴才告退,奴才告退!”道童趴在地上一个劲磕头。

  重瞳子看见这个人怎么这样眼熟啊,他是谁啊?啊——,他是那个死了的修仙十一郎!死人怎么会死而复活开口说话啊,重瞳子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他明明听到了这道士说话啊。难道说他当年在虎潭是假装死的吗?对,当年一定是假死糊弄我的。他是为了什么才假死的啊?

  重瞳子满腹的狐疑,他还没有弄清楚,他和豹王还有赤练蛇子、尹五常就在道童推推搡搡下,被拉到一个大院子里。

  院子里满是和他一样的被绳子捆着的人,女人男人都有。约有三十几个人,一个道童头头站在台阶上清点了一下人数,他手一挥,所有人赶到一个大屋子里,屋子的另一边竟然是没有墙壁的,面对的是一条河。

  不多时,来了一条大船,所有人又被赶到大船上。而后起锚,大船扬帆起航,——。

  重瞳子怕人认出他啦,一直都是低头不语,他也不知道要送他们去的窑厂是什么地方,说是做苦役啦,当然是奴隶。

  大船开出去不久,重瞳子就看见这里是近邻悬崖,河水从这里急速撒下去就是瀑布——,没有水路,再不停大船,咱们都要从瀑布上跌落下去,很高的啊,大船立即就会灰灰湮灭的,所有人都会淹死在瀑布下的积水潭里的啊!

  重瞳子想出面阻止这些妖人的疯狂行为。但是为时已晚啦,大船急速飞跃一个抛物线,凌空鱼跃,滑翔在夜空中吗,一丝粼粼波光映出大船的倒影,倒影如同炮弹飞速落下——,噗通,激起漫天的浪花,大船在急速的坠落过程下,一下落水又是一个反弹,而后急速漂移,大船在水中来个一百八十度漂移,整个儿掉了个头。

  道童哈哈大笑,看见这些囚犯吓得苦胆都要哇哇吐出来时,道童更是笑得前仰后合,他们根本没有把大船急速坠落积水潭里当个毛先球事儿,也许他们经常这样干的,早就习以为常!所以对照下,这些囚犯的窘迫囧样儿,他们找到了取笑点儿,于是肆意妄为地嘲笑这些失去自由的可怜人胆小怕死。

  大船在积水潭还在摇摇摆摆中的时候,突然,一声怒吼—,爆,深潭里一个异形兽爆起,吼!怪兽的脖子细长如蛇,肚子却是比大象还大,一个巨大水流漩涡在怪兽的大肚子下面旋转着。除了他和手下人所有被绷住了手脚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吓得魂飞天外,有些胆小的人,甚至已经尿裤子!

  怪兽的眼睛比大灯笼还亮闪闪,它向瀑布看看,突然张开血盆大口,锋利的牙齿比尖刀还白兮兮,嘶喊着,咆哮着,它游来游去,激起巨大的浪花。道童不慌不忙拿出了一个骨笛,吹了一声急促三声悠长的曲子,怪兽才慢慢地情绪稳定些,低下头缓缓入水,巨大的气泡咕咕涌出来。而后怪兽彻底消失。接下来,顺流而下,最终他们被带到了一个巨大封闭的山谷里,山谷的入口竖起一个巨大的牌子:野人谷。

  进入野人谷,所有人身体上的绳子立马被割断,他们被放飞在一个巨大鸟笼——野人谷,就是大鸟也飞不出去野人谷。

  所有人都可以自由的走动,但是想要出野人谷,门都没有,唯一的山谷出口,重兵把守,就是一只苍蝇也甭想飞出去。野人谷当然有野人,重瞳子听到了几声嘶吼,撕心裂肺的嘶吼,不是动物,一定是野人!

  重瞳子他们数十人和野人谷原来就有的数百人,被编练成了九个小队,一个小队大约也六十人左右,他们要轮番干活,干什么呢?挖一个巨大的山洞,斜插进大山的一个巨大的山洞,已经挖了十米深了,全拼人多力量大,人的手脚都是血泡,用最原始的工具开凿世界级工程,时时刻刻都有不堪重负的老人和妇女倒下,有些人倒下了,就再也没有醒过来!长眠在自己挥汗如雨的山脚下。这个工程好似当年秦始皇修建的长城。

  一阵阵风声咆哮,一阵阵鸡叫凄厉,一阵阵狗吠丧心病狂,一阵阵树叶莎莎颤抖的声音。然后一个巨大魔影降临在山洞口,然后一圈圈全副武装的士兵鱼贯下来,包围山洞。重瞳子脸色惨白,他看见了月牙子的魔影投影在山洞口。寂静的山洞突然响起金钟声,先是一处然后又是一处,而后连绵不绝地响成一连串。

  玄武国师尹五常低声说道,教皇,是月牙子啊?

  重瞳子说道,你们仔细看看,是不是他?

  豹王银枪说道,是啊。是他。

  重瞳子说道,刚刚看见的那个麻衣道士好像是修仙十一郎?尹五常你不是和修仙十一郎很熟悉么?

  尹五常说道,我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啊?

  一行人被押解到了山洞里面,这是一个巨大大墓,墓道深五十米,麻衣道士倒也负责,此时挎着酒葫芦带着一条哮天犬不停地在山洞大墓里面转悠,重瞳子他们抬着一座座尸体清理出大墓,都是干尸,粽子一样的干尸,不是中原人的而是西域胡人。

  一件件干尸被整整齐齐地像军队士兵一样排列,似乎等待他们有一天会复活组建大军横扫天下。

  巨大的魔影对麻衣道士说道,修仙十一郎,你什么时候可以找到娑婆衍那、摩罗衍那、泥伯衍那三个木乃伊啊?

  麻衣道士说道,教皇,据说三个木乃伊在大衍神君墓里面,我已经挖了十万座大墓,快了,很快就能挖到大衍神君墓喱。

  魔影说道,你确定大衍神君墓不在西域张掖青牛镇?大衍神君尹天机是西域青牛镇人,叶落归根他应该在祖坟里面,怎么会在鄱阳湖的逍遥洲上啊?

  麻衣道人说道,教皇,您有所不知,尹天机是黄帝的儿子菲姬的宠臣,被封豫章候,封地就在鄱阳湖边,这里就是豫章古城遗址,大衍神君大墓就在此处。

  尹五常大惊,大衍神君尹天机是他的尹姓祖师,居然大墓在鄱阳湖逍遥洲上,月牙子和修仙十一郎没有死他们在挖自己的祖坟干什么?要找什么娑婆衍那?他家祖传一部仙书《六脉妖经》里面好像记载了一些胡人木乃伊之事,只是,《六脉妖经》是一部梵文经书,数千年来家族已经无人懂得如何修炼了。

  三天后,在所有工人的辛苦寻找下终于找到了三件木乃伊。月牙子大悦,当即盘膝打坐,把自己的幽灵七窍引渡到娑婆衍那法老的木乃伊里面,正在他全神贯注引渡之时,修仙十一郎在旁边照看。

  重瞳子和豹王还有赤练蛇子兴奋不已,尹五常脸色铁青。重瞳子一声令下,众人围攻魔影月牙子和麻衣道士修仙十一郎,月牙子已经半个灵魂渡进娑婆衍那法老的木乃伊里面,眼看马上大功告成,重瞳子半渡击之。妖魔大战,血海滔天,这一战杀的昏天黑地,日月呜呼,天地玄幻,原来月牙子和修仙十一郎果然是诈死埋名,隐藏在鄱阳湖里面数十年就是挖了十万大墓在寻找三件木乃伊。终于找到了,却是不料重瞳子鬼使神差堵住了他们的墓道口。

  厮杀昏天黑地之间,却不料三件木乃伊被豹王独吞偷走,重瞳子丢下月牙子和修仙十一郎去追豹王银枪,赤练蛇子只追到了一件木乃伊回来,就是泥伯衍那。

  豹王从此流亡,数年后遇见了好友慕容冉天,慕容冉天是月牙子的死党得知他有两件木乃伊其中一件是月牙子引渡了幽灵的娑婆衍那法老,慕容冉天收留他在天玺城外盘丝洞,豹王修炼仙术引渡身体到摩罗衍那木乃伊里面失败,反而使得摩罗衍那木乃伊操控他身体,一度差一点死在这个妖孽的木乃伊手里面。

  后来慕容冉天多方打探下得知月牙子在鄱阳湖逍遥洲之后,与修仙十一郎去了刀耕火种仙人城,月牙子在寻找黄金面具,据说这是法老的黄金面具,只要戴上黄金面具,修炼无上法术就会统治宇宙,慕容冉天为找到月牙子,多少次去刀耕火种仙人城里面去,都是无功而返,回来后痛定思痛,觉得要找到月牙子必须先找到月无缺,他的女儿,因为刀耕火种仙人城是仙家仙地,只有直系血亲才可以滴血破除娑婆衍那法老的结界,在《牛舌大衍神君墓葬图》的指引下才可以找到已经流亡五百年的月牙子教皇,否则盲人摸象无头苍蝇找一辈子也恐怕无济于事啊。

  突然天地爆裂,海水四溢,洪荒横流,作乱自此****--

  上古洪荒,天地玄黄,人民生活如同牛马,衣不蔽体,一把鼻涕一把泪,食不果腹,刀耕火种,生活无比无比的艰辛,幸好有尧舜,带领人民发家致富,小日子呢,那就是人人羡慕的共产主义社会啊,但是,幸福总是有限的,不幸总是无限的。

  天帝吃饱了没事干,在天上一看,啊哈,人间这么幸福啊,不行,不行,我得找点茬。于是,天帝咬破食指,一滴血雨滴在地球上,马上,天地之间,狂风大作,暴雨如泼,倾盆大雨,一下就是10年,你想啊,欧洲老毛子还有神马诺亚方舟,中国那时一条破木头板船也装不下这么多的中国人呀,中国人多呀。这怎么办呀。

  大舜贤明,马上把手下的大将鲧叫来了,说,“哥们,躲不是办法呀,咱比老毛子人多了去了,咱得治水啊。”

  鲧说,“还是哥哥贤明,这俗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也没什么好怕的,看看我老鲧的。”

  鲧说干就干,你不懂,鲧是大舜的一员猛将,身高10丈,膀大腰圆,打起仗来不要命,说起话来,吹牛皮。

  鲧马上派出100个探马,四处看看,唉呀妈呀,他奶奶的拐,这洪水是吃了激素了,涔涔地涨啊,谁也不知道,这雨,啥时候歇歇停一会啊。鲧是暴脾气,一瞧,孙子,小样,不就是下雨吗,爷有招。

  鲧披挂盔甲,一声仰天长啸,唉呀妈呀,一座小山,从天而降,原来是鲧的坐骑,金精眉毛黄金龟,这大王八长500米,高120米,重100000000斤,鲧,打起仗来不要命,别人看看这个大王八,谁还敢要他的命,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嘞。鲧派人四处踅摸大石头,没事的时候带头往洪水里,丢大石头,碰碰的,鲧,一听这声音,就乐,孙子啊,没小半年,就能把你这洪水堵死。鲧,没事偷着乐。

  可是,洪水不是他们家的小狗来福,更不是他们家的蟑螂小强。洪水,四处狂奔,开始呢,还是很给鲧面子的,四处躲着鲧,后来,逼急眼了,奶奶的,老子又不是欠你赌债,一个猛子,冲破堤坝,翻江倒海,洪水如龙入海,老子可解放了。不跟你玩。洪水肆虐。百姓灾殃。

  大舜,像诸葛亮喜欢马谡,喜欢鲧,但是,大舜,首先是政治家,人民灾害滔天,治水不成功,总要有个说法,那么,鲧的头,就是,曹操借的王垕的头,杨修的头。大舜12道金牌,把鲧叫来,鲧,一只脚进入大帐,就被绊马索,绊倒了。

  大舜只留了一个背影面对鲧的大叫,

  “冤枉,冤枉,大王”。

  刽子手,掐着他,掌法长老,宣布:

  “鲧治水8年,没有成功,百姓深受洪水灾害,鲧,罪不容诛,斩立决,杀无赦。来人,推出去,斩”。

  刽子手不容分说,扒去鲧的盔甲,鲧,披头散发,推推搡搡,推上了斩龙台。斩龙台已经10年没有用了,它是斩大将的地方。

  鲧的儿子大禹,已经24岁,刚刚结婚,老婆都还没有抱热呢,就被他老爹拉着四处治水,三次过家门口,瞧见了新媳妇,刚刚想进去和老婆暖暖热炕头,就被鲧给拉出来。

  鲧,说,“瞧你这没出息的劲,没见过女人啊”。

  大禹说,“爹,老婆再不用,就锈了”。

  鲧,被12道金牌召回,大禹也回来了。大禹在大马路上玩呢,想着,今日个,怎么着也得回家把老婆睡了,再不用老婆没有锈,自己倒是锈了。

  突然,大禹看见他老爹被刽子手,推推搡搡,披头散发,像个叫花子,推上了斩龙台。大禹,知道完了,他爹要挂了。大禹,一个箭步,在斩龙台上,抱着鲧的膝盖,放声大哭,两眼出血。天上正在下着大雨,他一哭,洪水哗哗,斩龙台都淹没在泪水中了,鲜红的血泪,染红了刽子手的长毛大腿。

  鲧,说,“我儿,来,男子汉大丈夫,男儿有泪不轻弹,爹虽死了,治水不能停,你是黄帝的7世孙,记住咱家没有孬种。治水是一辈子的使命”。

  鲧说罢,仰天长啸,“痛快,痛快,快哉,快哉”。

  鲧突然腾空而起,如同巨龙出海,翻滚着身体,飞仙似的。

  鲧,在翻滚了12圈后突然变身成为一条黄金巨蟒,巨蟒长1000米,红红的舌头红信子,长19米,凶恶异常,如同小帐篷大小的两个绿营营的眼珠子,射出耀眼的光芒。黄金色的蟒鳞,一片片地大如锅盖。

  听见了鲧的仰天长啸,黄金巨龟,像一座小山似从天而降,吼声震天。鲧化身的巨蟒翻滚着缠绕黄金巨龟,巨蟒和巨龟,一起翻滚着,刹那间,天地之间,乌云密布,雷电交加,狂风暴雨,飞沙走石,山崩地裂,卷起的沙石震天动地。鲧化身的巨蟒和巨龟,翻滚了一刻钟后,飞向西方,炮打的一样快,爆,爆,爆。巨蟒巨龟最后化身为一座巨石,高5000米,方圆1000里,一座蛇山,一座龟山。合在一起后人起名玄武山。

  鲧,死了。大禹10年,励精图治。洪水在他的疏堵结合的方法下,治好了,洪水被引入大海。大禹每次路过玄武山,看见父亲化身的大山,泪水又夺眶而出。大禹后来成为了大王,但是鲧永远化身成了巨石。默默地注视着儿子,以及儿子开启的中国第一个王朝----夏。

  鲧的30代,有一个男孩出生,出生时,男孩白眉白须,邻居都吓死了,以为是妖魔投胎,怪异于常人的相貌,男孩就叫做老子,老子苦修60年,得道,本领大如天。

  但是当时周王朝,十分懦弱,天下800个诸候国,老子决定西去,化胡说法,老子骑牛过函谷关,函谷关的令尹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热情招待了老子,老子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好吧,留点东西吧。老子,骑牛过函谷关,留下道德经,五千言。令尹,如获至宝。

  于是去你奶奶的球,爷爷,猪八戒摔扒子——不伺候了,令尹辞官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令尹归隐在玄武山,苦修30年,得道成仙了。

  令尹的儿子孙子,就在玄武山繁衍生息了。但是令尹的后人却没有一个人,再得道成仙了。相反,东汉末年,张角起义,说,苍天以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令尹的后人分为两派,一派姓令,拥护张角,叫做净法门,一派姓尹,拥护东汉王朝,叫做一正门。两派间隙根深蒂固,虽然同宗同族,却是水火不容。两千年来纷争不断。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