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01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英雄联盟之聚义天下
  4. 第三章 酒钱

第三章 酒钱

更新于:2018-03-14 14:52:56 字数:3062

字体: 字号:
  那老掌柜慢慢悠悠落到地面,看着面前二人微微一笑,抬起手轻轻拍了两下

  “啪啪”

  便见那屋檐上刚要滴下的雨水又重新落下,墙角的蛙鸣又一次响了起来,那杂草也随着夜风摆动起来,似乎连那皎洁的月光也恢复之前柔和摇曳的样子。

  一切又由静而动了!

  “嗯?刚刚是怎么回事?你……你怎么……”

  那年轻汉子回复过来,便一脸疑惑得指着面前的老掌柜说到,虽然他刚才身子不能动,眼珠子也不能转,但是神志依然清醒,所以他亲眼目睹了刚才不可思议的一幕,当下指着那老掌柜,连话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你,你,你,你什么你呀?没见过有人会时间静止么,那个从星星上下来的都教授也会啊,这有什么稀奇的,乡下人上街,少见多怪,切”

  那老掌柜想着这年轻人刚才有意作弄自己,现在逮着机会,更是不能放过,张口便是冷嘲热讽,心中一阵暗爽。

  “你说什么?你说谁是乡下来的?你才是乡下来的,你全家都是乡下来的!”

  只见那年轻汉子反应过来,当下就怒目圆睁,弯下腰,用头顶着那老掌柜脑门吼到

  “你有种的再说一遍?嗯?信不信小爷烧了你的黑店?”

  “切,难道不是么,土包子,土包子,土包子”

  那老掌柜也是丝毫不惧,跟这年轻人头顶着头,脸贴着脸,刚正面也是一点不须。

  见这一老一少好像又要动手,旁边那位许久没说话的中年汉子才一脸无奈的开口

  “三弟,不得无礼,还不快快过来!”

  “老掌柜,您别跟那小子计较,他一小屁孩呢!”

  “三弟,我说你这火暴脾气怎么跟大哥一样,这样可不好讨老婆……饿,我不是说嫂子!”

  “老丈,老丈,您也大人有大量,在下易某,还望老丈看在我的薄面上算了吧”

  ……

  那中年汉子絮絮叨叨说了一阵,根本无济于事,眼巴巴得看着眼前这一老一小红着脸皮,大眼瞪小眼的样子委实有些无语。

  “够了!”

  只见他一声怒吼,满脸狰狞,须发尽舞,店内明灯急剧摆动,房顶上灰尘“嗽嗽”落下,房梁上那只刚睡着的黑猫如遭重击,一失足便要从半空跌落下来,只见它猫眼一睁,怒“喵”一声,一个倒挂金勾,险而又险得用尾巴勾住房梁,再一个鲤鱼打挺,猫爪抓住横梁,一阵挠腾,才好不容易重新翻身而上,稳住身形,又怒目向下望去,似是在找是哪个混帐王八蛋毫无公德,大半夜的打挠它人睡觉,搅人…不是,搅猫清梦的混蛋。

  “二哥……”

  “你……”

  那年轻汉子和老掌柜被那易一声大喝给镇住,终于停止了争吵,木木然转过头来看着他。

  见到效果达到,那中年汉子这才负手而立,握着拳头抵着嘴干咳两声

  “咳咳,二弟,休要胡闹,还不给老丈赔罪!”

  “我给他赔罪?这老家伙目不识丁,居然说我是乡下来的。哼,想当年,我赵信也带过十几个兵团,手下几万大军,如果要拿这个小小的老儿,哪还用我亲自动手!切!”

  “就你能干,算了算了,老丈,您老也别跟这小子一般见识了!”

  易一把推开赵信,转身对着老掌柜抱了抱拳,陪笑到。

  “算啦,我老人家才不会那么小家子气,跟他一番见识。”

  “呵呵,那自然是,老掌柜您身怀异术,想必不是凡人,怎会在此卖酒?还想请问阁下尊姓大名!小弟改日必登门拜访!”

  “我就是一卖酒的老头,又会一点小小时空法术,哪会入得了您十万禁军统领易大师的法眼呢!”

  那老头狡黠得看了易一眼,缓缓说到。

  此言一出,那易大师与赵信真是镇惊的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当年大哥被人夺去王位,兵败遁走,他二人作为最后仅存护国大将,一路舍命保护,又东躲西藏,才躲到这穷乡辟壤,不问世事,也已经有三年之久。怎会在此地还有人认得他们,难道说,他们的行踪已经被那个人发现了么?

  一念至此,他二人再看向那老掌柜,眼中便多了许多些警惕之意。

  “你倒底是何人”那易沉声问到,手也缓缓缩回袖中,那长袖之中似有点点青色寒芒闪动。

  “嘿嘿,看把你们吓的,不用怕,你们也别多问,我只能告诉你们,我叫基兰,会些粗浅的时空之术,所以大家都叫我时光老头。我也并不是那个人的手下,也无意为难你们,你们不必太过在意。”

  听得此话,那易大题与赵信虽仍是将信将疑,不过也松了一口气,心下也只好先把他当作隐居在此地的寻常术士再说了。

  “原来是基兰大师!久仰久仰!”那易又是作揖弯腰拜见。

  那基兰见他如此客气,也是摆摆手说道:

  “好啦好啦,易统领也不必如此,现在天色已晚,早些把你们皇…大哥抬回去吧!”

  “多谢掌柜了!也不知大哥喝了多少酒,他人呢?”

  “喏?那个不是嘛!”

  他二人随着基兰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醉酒大汉还躺在那里呼呼大睡,一只手不时还挠挠裤档……当下也是满头黑线!

  那易大师回头朝那基兰尴尬笑笑,再不多说,拉着赵信便上去把那醉酒大汉架了起来,说了句“多多得罪”便要走人。

  不过刚走到门口,又被那基兰拦下。

  “你又要干吗?”那赵信此时混身不爽,只想快些把大哥抬回去好好休息,见这老儿此时又堵着门口,当下又要发火。

  “切,年轻人,你凶什么凶,你家大哥在我这吃喝了一晚上,不用给钱啊,这会他醉得不醒人事,我当然要找你们要钱了!”

  原来是来要钱的,那赵信也是愣住了,转头看向旁边的易。

  “呵呵,不防事不防事,掌柜,你把帐单给我,我来结帐”

  “哈哈,好,喏,给你!”

  那易接过帐单,看那长长的一列,顿时就不好了。

  他们三人以前荣华富贵惯了,花起钱来自然从不当回事,可是自从三年前兵败逃走,身上除了伤口,哪里还会带什么黄白之物。

  三年来他们三人空有一身好本事,又不耻去打家劫舍,便只能在那深山老林中以打猎种田为生,日子过得也苦哈哈的,今天一看大哥竟欠了如此多的酒钱,心头也是不停滴血。

  再一看尾款,居然有七百多铜板,而那老家伙最后一项更是叫人发指,一个破帐本你也要收钱么!一个铜板那也是钱那!

  想着想着,就更不要不要的了,眨眼间血丝便漫上双眼,额头上青筋也是微微跳动,握着那帐单的手也是有些发抖了。

  想当年自己手握无上神器无影神刀,阵前单枪匹马杀穿魔族百万大军,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满身鲜血,又何曾眨过一次眼皮,想不到今日竟轮落到如此境地,罢了罢了……

  哪想他一个人在那感时又伤怀,顾影自怜,旁边的赵信却是不干了

  “二哥,干嘛呢你,还赶快付钱好走人了!”

  “噗”

  只见那易再也忍不住,一口热血便喷了出来

  “你!!!”

  “我?我怎么啦??我哪有钱啊!”那赵信一脸天真!

  “噗”话不多说,又是一口心头热血喷将出来。

  当下抖抖唆唆地从怀中三层内衣里掏出一锭热乎乎的金子,似是无比舍不得,又在手里使劲攥了下,便头也不回得甩给那基兰。

  又颤颤巍巍地说道“还剩223个铜板,我改日定会来取!”

  “唉,还找什么吖,算了吧,不用找了!”那赵信不知死活,大手一甩,便要将剩下的赏给人家!

  “你给我闭嘴啊!你是不是要气死我才干心?”

  只见那易突然转脸狠狠盯着他,喘着粗气大吼一声,那神情直欲择人而噬,双眼通红,青筋猛跳,似要就要发狂一般。

  “饿……”

  那赵信转头看看基兰,又回过头来看看易,仍是一脸天真无辜。

  “老丈,告辞”易此时是一刻也不想多呆,架着那醉汉,头也不回,恨恨得说了句,便火急火燎得要走。

  “嘿嘿,好走不送!改日再来喝酒啊!”收了钱那基兰也是满脸堆笑。

  “哈哈,好的,老头儿,改日一定再来”那赵信一脸阳光无限卖萌,仍一边走一边回头与那基兰摇手告别。

  易在旁边如看傻子一般看他,心中早已后悔无比,心想当年手下无数能人好汉,怎么就选了这个蠢货做了自己的副将,还把那无上神兵通天神枪也送给他,自己一世英明,当年倒底是怎么想的,算了,改天还是要回来吧……

字体: 字号: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