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4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继承者:遗愿
  4. 三章:拔刀一斩,烤肉

三章:拔刀一斩,烤肉

更新于:2018-03-15 15:51:13 字数:3119

字体: 字号:
  在这漫林碧透的森林里,古木参天是常见的,司空明已经尽量的挑了最小的那一颗,但也只是相对而言。这棵所谓最小的树,三四个莫惟也未必抱得过来。

  “拔刀啊…”

  莫惟晃着脑袋,绕着树来回打量了几圈,非常不满的对司空明抱怨道: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明叔你这是故意为难我,想自己独吃烤肉,我不干,坚决的。”

  都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相比在一边安静围观的莫唯,为什么总觉得这熊孩子越来越招人恨呢?司空明甚至想冲上去使劲的掐一下他。深呼吸,大人不计熊孩子过,司空明这样做了。

  莫惟转着狡黠的双眼,继续说道:

  “不如明叔来示范一下,我再来试试……”

  “门都没有,想吃就砍,不砍就没烤肉。”

  司空明总算明白了,斩钉截铁的灭了莫惟心里的小心思,非常干脆的就地盘坐下来。他相信莫惟无法抵抗烤肉的**,尽管这个小家伙失去了记忆,也无法抵抗味蕾的侵袭,因为他还是个小孩子。莫惟失忆的事实,出乎了司空明的意料,是因为受到刺激,还是那一身致命伤的缘故,他无法确定原因。

  似乎跟他在一起,总能体验到尘世之外的原始温馨,尽管这种情绪叫抓急。也许同龄的孩子正在父母怀里撒娇,他却遭遇了最不该遭遇的灾祸。

  他突然觉得自己太严格了。

  抬起右手,虚空扭曲,白光闪烁间,一把带鞘的短剑出现在他手中。这是把很别致的短剑,整体以黑色为主,剑鞘上有一条白色的弧形纹路,像藤蔓,剑格为圆形,呈螺旋形延伸出几白色的条形羽花,同时兼并了美感和神秘感。

  他把短剑远远丢给了莫惟。

  “这样吧,我不要求你用普通的剑,我这把先借你,你用它完成这个目标。”

  这把剑看起来很轻灵,事实上却并不是这样的,它一点都不轻,反而沉重的紧,此时莫惟已经深有体会。他虽然失忆了,但从司空明那里得知自己生在武者的世家,似乎从小就有接受特殊的锻炼,尽管的才五岁,但是蛮力却比普通的成年人还大,而他在接住短剑的一瞬间却被剑的重量压得差点跌倒。

  莫惟不服气的抱着短剑抡了几下,那稚嫩的动作仿佛喝醉了一般,一步三跌。

  尽管对自己的力气很有信心,也不得不承认要去挥动这把剑是很费力气的事,可以说完全是个累赘。

  他放弃了。

  并不是说他不打算用这把短剑了,只是,不能用普通的挥剑方式而已。莫惟假装轻松的走到了树下,朝着司空明摆了个鬼脸,得瑟的说道:

  “这点重量,完全难不倒我,哼哼。”

  莫惟盯着树,跨了个马步,手握剑鞘,横剑腰后,这似乎是一个很常见的拔剑立姿,也许区别就是剑是短剑。

  “闪剑。”

  “翁~~”

  出鞘的剑鸣响了,莫惟的身影如同鬼魅般出现在叔的后面,似乎已经把剑归鞘了。

  树依然挺立,没有半点伤痕。司空明突然“噗”的一下笑了,然后没脸没皮的捂着嘴巴在抽搐。他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那把看上去很轻,像短剑的东西,不仅是重量与外观不符,似乎长度也和想象中的有点差距。

  剑鞘是专门定制的灵器,虽然看上去只有三尺,事实上那把剑有接近八尺长,除了剑茎和剑首,光是剑身的长度就几乎接近七尺,就连自己都无法用这种方式让它出鞘,更别说莫惟的小短手了。

  莫惟把剑摔到了地上,指着司空明气呼呼的说道:

  “明叔你是故意的吧,故意想让我出丑,果然你还是想吃独食,太可恶了。”

  “别乱说,我只是太久没用了一时没想起来。”

  仔细想想,自从神之星降临之后,修士们都把目标放在了神之星上了,很多纷乱停止了,所以就没怎么去碰这个老伙计了,就算让它透透气吧。司空明打了个响指,剑鞘似有生命一样,“咻”的一下飞到了司空明的手上。

  “你继续。”

  不理会司空明正在把玩剑鞘的司空明,莫惟抓起了长剑,懊恼的撇撇嘴,再一次摆出了拔剑的姿势。

  这是把单刃剑,剑刃是种淡淡的青银色,泛白光。莫惟的表情很认真,他似乎把气全撒到剑上了。

  剑格上的螺旋纹泛出阵阵白芒,迅速的蔓延到了剑刃上。司空明手上的剑鞘颤动起来,他有点惊讶的注视着莫惟,注视着莫惟手上泛光的剑。

  “嗤!”

  他没有用闪剑,用了最普通的半月拔刀式,出剑只是眨眼之间,白芒一闪,便看到了他缓缓收剑的动作。除了掠起轻微的风,什么也没改变。

  湖面上翻起涟漪,鱼儿都往远处游去。莫惟甚至不需要去确认,拖着剑走回了司空明的身边,坐在了他的旁边。

  一片落叶飘落,司空明轻轻托住了,躺在手心里的落叶却是只有半片。他用惊讶的语气问道:

  “你怎么做到的?”

  “哼!”

  莫惟故意把脸扭到一边去,不理会司空明。

  “你告诉我怎么做到的,这只赤珠的肉我帮你烤完了,我不吃。”

  “真的?”

  “真的。”

  “就是想砍倒它呗。”

  果然,这个小不点什么都不知道。司空明悬着的心放下了,张开了手掌,一股灵气凝聚而成的飓风在手中形成,吸引着周围的气流凝聚,森林里开始起风,所有的风都向着司空明这里吹。飓风最后变成了一个透明的珠子,被抛向了远处。

  “轰”

  风珠爆裂,一阵肉眼可见的气浪席卷,莫唯护住了刘海和眼睛,靠在莫惟的身后,似乎把莫惟当成了挡风的墙。只是一眨眼的时间,莫惟还在疑惑中没反应过来,便看到周围近十棵树轰然倒下,树枝折断的吱吱咯咯声连成一片,所有倒下的树无一不是在树桩一米左右的地方被横腰斩断,切口光滑。

  起初以为是司空明搞的鬼,但司空明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莫惟心里迷惘了,他似乎真的不知道自己干过这么一出。晃着自己的双手看得出神,一度在心中问自己这真的是自己干的吗?自己真的有这么强大吗?

  “明叔,我是怎么做到的?”

  “……”

  这感情好,还被反问了。司空明无奈的苦笑。

  “你刚才那一招拔剑式到了剑气的境界,虽然很微弱,但砍一些普通的树确实易如反掌。”

  莫惟不可置信的握了握自己的双手,为了证明那些树木是被自己一招斩断的,他再一次抓起了长剑,走到一棵比之前那棵树更大的树下,拔剑姿势,出剑。完全没有想象中的壮大场面,长剑入木三尺,但对于这几个莫惟都没法抱住的树干来说简直是嘲讽,不仅如此,长剑还卡在了树干上,莫惟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没法把剑拔出来,索性就不管了,懊恼的坐在地上回忆着刚才的拔剑和现在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结果是无法理解,挠着头发抓狂的莫惟已经证明的这一点。

  司空明晃了晃剑鞘,长剑飘飘然的飞过去归鞘了,白芒一闪便消失无踪。他拖着下巴对莫惟问道:

  “想学吗?”

  “学什么?”

  “能使出剑气剑气的方法。”

  “明叔你知道怎么用吗?嘛,那我就勉强学一下。哼哼。”

  看到莫惟再一次变成了死要面子的性格,司空明苦笑的点点头。

  “不过在哪之前,明叔你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们可是有约定的。”

  莫惟那不停往赤珠尸体那边使眼神的表情,司空明怎么不了解,也是无奈的拍拍屁股走了过去,又是变魔法一样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变出一个烤肉架。唯独这个莫惟一直很好奇,但司空明一直不说,他就算在地面打滚司空明也不露嘴风,这让莫惟一直苦恼。

  不过今天似乎有机会,莫惟狡黠的眼神在发亮,嘿嘿的偷笑着。

  司空明解剖清晰猎物的过程莫惟没兴趣围观,他就一直在和莫唯头上的亚亚对眼神,做鬼脸。亚亚是只很有灵性的动物,他不记得亚亚是怎么跟着他们的,但他知道亚亚会做表情,做鬼脸回应他,所以莫惟基本上很长时间都是笑得在地上打滚,莫唯也一直掩嘴偷笑。

  也许只有亚亚才能让他们变回曾经的双子,欢笑才是他们的使命,司空明感叹着。

  司空明鼓捣着赤珠的尸体,赤珠的血肉是很珍贵的,原本赤珠身上有很多伤口,有的甚至见骨,但现在却完好无损,连一个哪怕毛发微小的伤痕也找不到,甚至一滴血迹也没有。赤珠身上的皮毛也可以给酒鬼让他做成护身的衣物,虽然他不怎么喜欢黑色,但有了光滑的色泽和柔顺的质感,足够忽略这个缺点,要给两个小家伙做的围巾正好却材料,这个没跑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