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4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泣血天灵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少年与枯井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少年与枯井

更新于:2018-03-15 13:39:14 字数:2591

  第一卷天青驱魔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少年与枯井

  温柔中带着几丝清冷的月光从无数繁星点缀的夜空中缓缓的泻下,掺杂着浮动而过的丝丝缕缕带着怀闲花香的清风,充斥在整座小城的大街小巷,让得喧闹、沸腾了一天的小城得到了片刻的安宁。夜晚的怀闲古城与白昼有着明显的差异,当它褪去了赖以成名的浮华喧嚣的外表,以清幽宁静展现在世人眼前时,那一抹如处子般的安宁,总是会让人得到一种心灵上的的放松,不论是贬谪流放的文人雅士,还是挑着担子奔向家中的贩夫走卒,都会为同一片情景所倾倒,贪恋片刻,便抱着一抹会心的微笑渐行渐远。这是一种境,一种无关于任何文化,教育的,而是一种更深层次的源自心灵上的触动。

  这座既喧闹浮华、又清幽宁静的怀闲古城是天青府中最小的几个城镇之一,在整个天青府没有人会质疑怀闲古城那可怜的占地面积,如果不是西面紧邻着整个州府最大的仓元山脉,难以划清地界,称之为天青府最小的城镇也不为过。然而就是个最小的城镇却有着天青府最大的名气,但凡是大梁国人,不论是高处庙堂的达官显贵,还是街头巷尾买菜卖菜的大姨大妈,都会像了解自己膝下的儿女一般的知道,这座小小的怀闲城是整个大梁国怀闲花最大的产地,当然,也是唯一的产地。

  在大梁国,没有人会否认怀闲花的紧俏程度,几乎所有人都会为这巴掌大小的花朵所倾倒,这是一种神奇的花朵,一种可以打破壁垒,赋予普通人灵引的花朵,可以说是一种可以改变普通人一生,让他们拥有成为灵师可能的圣物。这小小的花朵实在创造了太多不可思议的神话,无论是五百年前的天才灵师九方天炎,还是现如今的大梁国第一强者印天雨都在向世人展示着即便是天生没有灵引的普通人也能凭借着这一朵小小的花儿一飞冲天。

  但并非所有的事情都如想象般的那么美好,这样具备让草根发起惊天逆袭的奇异花朵,还是没有逃脱出大梁史百代以来对无数花草的总结。就像大梁国史上书写的一样,但凡是这种具备奇异效果的花草都有着近乎苛刻的生长条件。所以当一代代的人们不断的饱尝失败过后,还是坦然接受了怀闲花只能在怀闲城那方圆几百亩的土地上固定数目生长的事实。

  物以稀为贵,年产只能达到几百株的怀闲花却要供应着每年都要增长几十万的人群。可想而知这怀闲花紧俏到了何等程度,这更是不难想象为何这小小的怀闲城有着这么大的名气。

  在怀闲古城西边三里远的地方是整个天青府最大的山脉仓元山脉。广博无边的山脉边缘处有一座木亭,远远望去如摊开的宣纸般极为平整的山脚下一座拔地而起的亭子显得多少有些突兀,而四个向上微微翘起的亭角更像是在微凉的夜风中诉说着什么。叠连在一起的青黛瓦片反射着迷蒙的月光,给木亭披上了一层颇具神秘性的光辉。隐隐透着玫瑰色的亭柱已经显得有些古旧了。亭柱的下方有三节汉白玉打造的石阶,经年累月,无数次的踩踏早已磨去了它尖锐的棱角,同时也让原本色泽白亮的石阶变的有些发深发暗,隐隐间一种说不出的沧桑感从石阶上透射而出。

  不知何时一只穿着漆黑布靴的脚稳稳的踏在了有些发暗的石阶上,月光下,一个头发雪白,浑身包裹在黑袍之中的身影静静地站在石阶上,满头的银发并未给身影的主人带来哪怕一丝苍老的感觉。微风浮动,一缕在月色下泛着银光的头发被缓缓的带起,一张稍显苍白的清秀面孔在空旷无人的野外展现了出来,不得不说与挺拔的身姿相比少年的脸长得多少有些差强人意,只能说这是一张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脸,虽然称不上是英俊,但也不至于落得平凡,而额头上那宛如伤口般竖着的赤红色印记更是为整张脸填上了不平凡的光彩。不知是否是光线的原因,赤红色的印记在有些清白的月色下微微的泛着红芒。印记下方一双宛如星河般闪亮的双眸,紧紧地盯着前方。

  此时面色苍白的少年目光所及之处是一口井,从四周干涸的痕迹以极残破的井口来看这明显是一口已经荒废了很久的枯井,枯井四周零星的长着几根小草,在夜色的掩映下那些寸许长的小草看起来与山野间的小草没有丝毫的不同,只是偶尔间闪过的一抹乌光背叛了小草平凡的外表。

  这位浑身黑袍满头银发的少年明显没有忽视眼前小草的异常,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这些微微闪着乌光的小草,那颗一向冷漠淡然的心还是不自主的加快了跳动。长久以来,即便是见惯了血腥与杀戮的他还是觉得眼前的枯井太过残忍了,他没想到,那些经过压制后外溢出来的怨气居然能隐隐的改变四周的植物,可想而知这需要多大的怨念啊,恐怕整个怀闲城的数十万的人命也填不满这隐藏在枯井中的怨气。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可怕的存在,少年盯着井口的瞳孔突然间急剧的收缩起来。在脑海中理了理混乱的思路,他知道自己现在要做点什么,哪怕只是蚍蜉撼树也好,不然,这口井或许会酝酿出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一直垂在身侧的右手缓缓的抬起来,白的有些刺眼的右手上点点的红光从皮肤里逐渐的浮现出来,红光不断的凝聚、纠缠、延伸....约莫是一个呼吸后,原本干净白皙的右手上此时已经布满了奇异的红色纹路。这些纹路的排布看起来没有丝毫的规律可言,但那些交索的线条却仿似隐隐透发着某些让人难以理解的联系,在空气中仿佛共鸣般的不断闪现。这些纹路一直蔓延到少年的整个手臂上,而此刻少年的掌心之中更是凝聚出了一把三寸来长闪着红光的细小光剑。很明显凝结这个光剑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容易,少年的额头上渗出了细小的汗珠。他已经隐隐猜到了枯井中隐藏着什么,如果不能一击毙敌的话,那他将会有十成的几率陷入极为痛苦的逃亡之中,或许陨落于此也不是不可能的,一向谨慎的他绝不容许自己在这种时刻阴沟里翻船。

  双眼微微的眯起,心念遥遥的锁定了的那口看不出任何异样的枯井。一股隐隐间的力量循着固定的线路向着掌心处透发而出。突然间一阵轻微的如涟漪般的波动在空气中缓缓地荡了过来。始终瞄着井口的少年目光豁然转移,没来的及发出的细小光剑因为刚才隐隐透发出的力量而有了轻微的颤抖,随后便又再次沉寂了下去。一双闪亮的眸子在身体后方快速的扫过,最后定格在远方急速飞掠而来的四道身影上,沉吟了片刻少年暗暗的咬了咬牙,缓缓的收回了伸出的右手,而红色的光斑亦如潮水般迅速的退了下去。

  脚步微抬,无数红色光点如燃烧火焰般升腾而起,眨眼间就覆满了少年那包裹在黑靴中的双脚,下一刻,一道混杂着黑白二色的火红身影如流光般的闪掠了出去....

  “小贼.....”一声宛如惊雷般的怒吼远远的传来,宛如炸雷般的吼叫惊的远方密林中无数栖息的鸟儿惊恐的飞向了空中,在夜幕下的密林上空不住的徘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