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58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尸翎
  4. 第二章 白发魔女

第二章 白发魔女

更新于:2018-03-14 15:08:55 字数:2889

  第二章白发魔女

  一个白色的女子从车上走下来,之所以叫她白色,不仅因为她一身的装扮——白色鸭舌帽、白色运动服、白色运动鞋。就连露出的脸和手都非常白皙,甚至连她一头及腰的长发都是白的。白发魔女啊?cosplay也该有个限度吧。

  “白化病还穿白的?这也太扎眼了吧。我打赌她留海下的眉毛也是白的”李妍自言自语地评价着“不过长得还真漂亮,可惜是白化病。她不会就是你要等的人吧?”

  “不是白化病,白化病人在这么强的阳光下不可能连眼都不眯,而且她的皮肤也不是苍白,没看到他的脸白里透红吗?她只是长得很白罢了”

  “那她头发怎么也是白的?染的?看她的打扮也不是什么非主流啊”

  “谁说......”靠,一沾医字我就话多,言多必失啊。我居然在跟她讨论别人的长相,以前我可不会这么无聊,近墨者黑。

  不过那白毛女倒真的很漂亮,说是美若天仙都不为过。二十四五岁的年龄,完美的面庞,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高挑的身材,身高不比我矮多少,顺便说一句,我身高一米七八。公园里很多陪着女友和老婆的男士都忍不住多看一眼。但女子冷若冰霜的气质却拒人于千里之外,让周围的人明白这可不是普通人的菜。

  虽然漂亮,但她最吸引我的地方还是她身上的气味,那气息和我家人的气息几乎一样,但是却浓烈无比,几乎让我窒息。我不自觉的看了他的架势,很随意的站姿,下盘轻轻一推就会倒的样子,浑身的破绽,不像是练过武的样子,危险度应该不是很高。

  “你闻到什么味没?”我问李妍。

  “什么味?”她使劲嗅了嗅“没有啊,你闻到什么了?”

  我懒得解释,干脆用上了表姐的话“死亡的气息”

  “啊?什么玩意?”

  紧接着让我不解的事又发生了,白毛女身上本来浓烈的气息刹那间消失的干干净净,真活见鬼了。

  白毛女的目光在公园内扫了一圈,最后毫无悬念的落在了我身上,接着她把双手插进了上衣口袋,向我这边走过来。

  我立刻站起了身,握紧了拳头,扎稳下盘,虽然女子看起来没什么威胁,但她万一真跟我们家有过节呢,我可不想被人一招撂倒。不过这种架势旁人是看不出的。李妍见我站了起来,也跟着不明所以的起了身。

  白毛女停在了我面前,毫无表情,直勾勾地瞪着我,我也不甘示弱,一样面无表情的瞪了回去,谁怕谁啊,老子就不先开口,最烦你们这种装酷的家伙了。一时间我们俩就面对面的戳在那,还是同一副死相。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这么近的距离看她的脸比从远处看还要漂亮,美艳逼人。而且她的身高......如果没穿内增高的话,那就和我一般高,真是的,女人长这么高干嘛。

  李妍站在我旁边,看我们半天一样不发,相当尴尬。想打破僵局,她试探性的对白毛女开口“你们......你们认识吗?”

  “不认识”我俩的回答倒挺齐,嘿,你不认识我跑来瞪我?神经病啊?

  她的声音虽然和她的脸一样冰冷,不过...还蛮好听的。

  这下李妍更尴尬了,她憋了半天,最后实在受不了了,来了个自我介绍“小姐,你...你好”她很礼貌的伸出手,但白毛女连瞟都不瞟她一眼,她只能把手收了回去。李妍啊李妍,你居然指望这坨大冰块跟你握手?反正是她来找咱的,犯不着咱们主动,她有事说事,没事走人,我无所谓。诶?我靠,这么会怎么把她跟我划到一边来了。

  李妍还没放弃“我叫李妍,请问你......”白毛女猛地把头转向了她,眼神相当犀利,硬生生把她下半句话瞪了回去。

  “你和这小子什么关系?”

  “我们...”我抬手阻止了李妍。

  “发问前先自报家门吧,白毛”我说话相当不客气,谁叫你管我叫“小子”的。一看就来者不善。

  “李翎,是吧”

  臭女人,说出名字会死吗,还知道我的名字?这是在确认身份吧,莫不是受人指使来寻仇的?

  “你认错人了”我好佩服自己,扯谎从来都是手到擒来毫不脸红。小时候骗我老爸练就的本事,不过我并不经常用。还好李妍也没有来拆我的台,站在一边一言不发。

  白毛女弯下腰在我身上闻了几下,又在李妍身上闻了几下。我心里开始打鼓,他也能闻出那种气息?那她也是李家人吗?但我记忆里可没有这么一号亲戚,难道是我们家某人的私生女?这很倒有可能。

  “错不了的,这小姑娘虽说也姓李,但和你没血缘关系,你身上有百罹花的气味,但她没有。而且你服用百罹花已经有十五年了,李家人从五岁起服药,那么你现在是二十岁。整个李家二十岁的男子只有李天成的儿子李翎一个”

  李妍在一边看着白毛女两眼放光,几句话就带出了大量信息,我看她恨不得认这臭女人为姐姐然后彻夜长谈了。

  而我彻底惊呆了,这女的到底谁啊,她知道的比我还多,什么百罹花?用闻的就知道我服药多少年了?慢着,李天成?那不是我老爸以前用的名字吗。嘿,活见了鬼了,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

  “我得试试你底子怎么样。把你袖子里那小玩意收好,我没打算现在就要你命”

  李妍听晕了,搞不懂她说了什么。

  我听得相当火大,试试我底子?在李家的时候经常有一些陌生的长辈来我家做客,很多人都会在茶余饭后说要“试试我的底子”,跟我比划两下,但都点到即止,而且几乎每次都是我被放翻。只有长辈才会去“试试”晚辈的“底子”,平辈也就得用“切磋”了。虽然她不是李家人但也应该知道吧,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试我了?你才比我大几岁?我看她也不会是点到即止的人,这是明摆着要揍我啊,我招你惹你了。最让我火大的还不是这个,“你袖子里的小玩意”是在说我的袖箭。那是老爸专门给我做的,让我关键时刻保命用,里面的刺上有剧毒,见血封喉,连我妈都不知道啊,白毛女知道这么多秘密,不论她是否对我有敌意她对李家都是个极大的隐患。

  我讨厌被她牵着鼻子走,她知道的太多,而且当着李妍的面毫无顾忌的说出来,这对李妍只有坏处。这也是白毛女的威胁,她也看得出李妍什么也不知道。如果我不顺着她,她肯定会把更多的秘密倒出来,让我和李妍都陷入危险。

  我瞪了李妍一眼,想放几句狠话把她赶走,但我对这个傻丫头怎么也发不了狠。算了,就看看白毛女想干什么吧。我告诉李妍我们要比划两下,让她站远点。接下来的话我可不想让她听见。

  “你是谁?怎么知道这么多?干嘛要跟我比试?百罹花又是什么?”我一股脑倒出了所有的疑问。

  “你不知道百罹花?看来李天成对你还有所保留。你不会还不知道你从小喝的药是什么药效吧?”

  我一言不发,非得等到答案。

  “百罹花是你们的药方你最主要的一味药,其它八味药材只不过是辅助而已,至于更多的事情我就不方便告诉你了,小鬼,除非你能让我满意”

  “在这?不合适吧?”我环视了一下公园,已经是午饭时间了,但还有零星的几对情侣“会有人报警的”

  “很合适,公园里没有摄像头,不会留下视频记录”

  臭女人连这都算计好了。

  “最后一个问题,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吗?”我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看她也不像什么高手,我早就憋着劲揍她呢,放倒她,再找个地方严刑逼供。能从她这里知道我想知道的,也省的我去那些古董书堆里没日没夜却什么也查不到了。

  “我不知道的?让我想想...还真有,比如...你的斤两值不值得我下注”

  一句话说完她立刻发难,左腿带着劲风向我的头横扫过来,好快!而且手依旧插在上衣口袋里,显得那么闲庭信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