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08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霸唐血途
  4. 第001章 剑中之谜

第001章 剑中之谜

更新于:2018-03-14 19:39:36 字数:3363

  滨海市历史博物馆学术报告厅巨大的液晶显示屏上,投影着一柄乌黑发亮的宝剑,剑身上刻有“天极八柱”四个浑厚遒劲颜体行书。

  “这是最近在土门村1号唐墓出土的宝剑,墓主人身份不详,不过,从随葬品的规格上,可以大致推断出,他很可能是一位活跃于唐朝中后期的节度使,或者说,是一方藩镇。我们暂时把它命名为‘颜体天极八柱折叠钢佩剑’。”

  大厅里,回荡着历史博物馆一级研究员聂鸿迁古旧而中气十足的声音。

  步云飞坐在主席台一侧的助手席上,看着打扮得如同是出土文物一般的聂鸿迁,心中好笑。

  聂鸿迁是个守旧的老夫子,年近七十的他,面色隽瘦,须发银白,留着山羊胡子,穿着灰布对襟,脚上踏着黑布鞋,站在报告厅的讲台上,面对一群西装革履的学者们侃侃而谈。

  “剑身上“天极八柱”四个颜体字,是否颜真卿的真迹,目前尚无定论。不过,这不是问题的关键。”

  聂鸿迁扫了步云飞一眼,视线又回到了屏幕上。

  屏幕上的图像渐渐放大,逐渐显现出剑身上细微水纹,水纹如绸缎一般娟细秀美,荧光闪闪,与剑身的黝黑形成强烈的对比。最后,图像定格在的刀刃上,延展的水纹,在刀刃上变成了细微的、肉眼难以觉察到的锯齿,发出刺眼的寒光。

  报告厅里,一片惊叹——这种因纹理自然形成、肉眼无法分辨的细微锯齿,意味着这柄一千多年前的宝剑,锋利无比!

  “问题的关键是,剑身上的水波纹理,尤其是锋刃上的细微锯齿,是折叠钢特有的纹理……”

  “对不起!”一位日本学者站了起来,不礼貌地打断了聂鸿迁:“我不认为这有什么关键之处。这其实就是一把用折叠钢锻造的唐剑。众所周知,中国的折叠钢锻造技术,起始于青铜时期,在唐代达到了顶峰,在唐代的墓葬中,出现折叠钢铸造的剑,应该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聂鸿迁的脸上,依旧是一副古旧色的沉郁:“可是,X线探伤发现,佩剑的剑身,是由硬钢与半硬钢交叠锻造而成……”

  “这原本就是折叠钢的铸造特点!正因为硬钢与半硬钢的交叠,使得剑身不仅具有想到好的韧性和刚性,而且,可以形成折叠刚特有的花团一般的纹理。这是这柄唐剑看上去很漂亮的原因。当然,无可否认,这是一柄锻造精美的唐剑,具有相当的学术价值和艺术价值。”

  台下一片窃窃私语,日本学者的话,代表了很多人的想法。

  聂鸿迁继续发出他那惯有的沉郁的声音:“在硬钢与半硬钢之间,还有一层弹簧钢!”

  聂鸿迁话音一落,全场鸦雀无声。

  屏幕上,显示出了佩刀的X线探伤片,在刀身的内部,出现了一个暗黑色的阴影!那是X线不能穿透的部分,这说明,剑身内的密度极大。

  高密度弹簧钢是现代氧化转炉的冶炼产物,需要在极其严格的物理环境下,严格控制钢材中的化学成分,而优质的弹簧钢,甚至需要在真空环境下冶炼。现代氧化转炉冶炼技术,是在十九世纪末期才出现的。在八世纪的唐代,根本就不可能有这样的冶炼技术!

  “经鉴定,这是一段被交叠锻造在剑体内的优质弹簧钢!”聂鸿迁的声音,在寂静的大厅里回荡:“正因为弹簧钢的存在,使得这柄佩剑的韧性和强度,达到了现代钢铁铸造业的水平,可以说,在八世纪的中国,这柄佩刀是无与伦比的!即便是与现代的刀具相比,它也并不逊色!”

  “滨海的古玩市场上,好像也能看到这类货色的身影!”日本学者的声音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他是说,这是一柄现代做旧的仿制品!

  大厅里,顿时一片喧哗。

  作为史学界的泰斗级人物,要是真的在一件赝品面前看走了眼,那是一件极其丢人的事!尤其是在这个国际性的学术会议上。

  日本学者的话,让聂鸿迁很是下不了台。

  聂鸿迁古旧的脸,愈发阴沉。

  “步云飞,你想说什么?”

  聂鸿迁突然把目光定在了坐在助手席上的步云飞。

  步云飞完全没料到,老爷子会在这个时候,点他的名。

  步云飞对聂鸿迁老爷子极为敬重,这位脾气古怪的老爷子,对步云飞有知遇之恩,要不是老爷子的提携,步云飞现在还是古玩市场上一个倒腾古董的小伙计。

  步云飞毕业于滨海大学历史系,毕业后就跑到古玩市场上去捞世界,小打小闹,衣食无忧,却也成不了气候。

  闲暇之余,步云飞也喜欢搞点文史研究,写些研究文章。一年前,他写了一篇有关唐朝府兵制起源探索的论文,发表在学术杂志上。这篇文章被聂鸿迁看到,大呼人才难得,破例把步云飞招到了自己的研究室里,于是步云飞从一个古董市场的小混混,变成了聂鸿迁的助手。

  步云飞敬重老爷子。不过,每当他看到老爷子一身旧装站在学术报告厅的讲台上,对着台下一大群西装革履的学者们侃侃而谈,就觉得好笑,这位老爷子好像是一个来自前朝的穿越者,不管是穿着还是举止,都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

  所以,步云飞坐在助手席上,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诡异的微笑,以至于,没有注意到讲台上老爷子的尬尴。

  这个不合时宜的微笑没有逃过老爷子的眼睛。

  “也许,那是一件穿越品!”步云飞想开个玩笑。但话一出口,就大为懊恼。

  这不是一个开玩笑的场合,而老爷子也不是一个能随便开玩笑的人!

  大厅里,一阵哄笑。

  老爷子的脸色变得铁青:“你可以出去了!”

  ……

  两天后,步云飞乘坐飞机,从遮邦城返回滨海市。

  遮邦是一个位于西南山区的小城,这个位于群山丛林中的小城实在是太小了,它不会出现在任何大比例尺的地图上。

  “颜体天极八柱折叠钢佩剑”,并没有因为一个不懂礼貌的日本学者的质疑,而变成一件现代仿制品。

  其实,不管是聂鸿迁还是步云飞的心里都有底。

  因为,碳14测定结果证实,这柄剑铸造于公元八世纪,它绝不可能是是现代的仿制品。在科学的检测数据面前,那个不懂礼貌的日本学者,也不得不承认佩剑的真实性。

  可问题是,没有人能够解释刀身中隐藏的、密度极高、硬度极强、韧性极好的弹簧钢!

  唯一可能的解释是,在八世纪的唐代,中国的工匠曾经用某种已经失传的手法,锻造出了弹簧钢!

  这种可能性很小,但不能完全排除,因为,唐代的铸造冶铁技术,曾经一度失传。

  而且,这种可能性,应该可以得到证实。

  因为,步云飞通过走访铸铁专家得知,在中国西南的一个名叫遮邦的小城里,有一位老工匠,能够用土法冶炼强度极高的钢铁!

  专家猜测,那就是土法锻造而成的弹簧钢!

  这位老工匠已经年过八十,没有传人,而且,他已经将近二十年没有打造过刀具了。

  原因很简单,即便他锻造出来的就是弹簧钢,在二十一世纪,根本就没有市场。现代锻造技术已经能够大批量生产出优质弹簧钢,没有人会跑到深山老林里去求购弹簧钢。

  于是,步云飞前往遮邦,向这位老工匠求证土法锻造弹簧钢的可能性。

  如果,老工匠能够用传统技术锻造出类似弹簧钢的钢铁铸件,那至少可以从侧面印证,没有现代的氧化转炉冶铁技术,也可以锻造出弹簧钢!

  进而推论,在八世纪的唐代,中国人有可能制造出弹簧钢!

  老工匠年岁太大,时日不多,如果再不求证,只怕再也没有机会了。

  遮邦之行,步云飞收获颇丰。

  那位老工匠不仅毫无保留地向步云飞透露了土法冶钢的全部技艺,而且,还亲自上阵,用土法锻造出了一段三尺长的钢件。

  从直观上看,钢件的硬度、韧度与弹簧钢都十分接近。

  现在,步云飞要做的,就是把老工匠锻造出来的钢件,带回滨海市,送进冶金研究所进行成分分析。

  如果,钢件的成分与弹簧钢相近,甚至相同,那就意味着,传统的民间技法,可以实现现代工业所能达到的技术水平。

  也意味着,在唐代,完全有可能制造出高强度的弹簧钢!

  如今,这三尺钢件,就在步云飞身边的皮包里。

  在旁人看来,那不过是一段不值钱的铁疙瘩。但是,在步云飞眼里,那是无价之宝。

  机舱外,万里无云。

  天空纯净得如同一张纯蓝的幕布,没有一星杂色。

  单调的色彩令人昏昏欲睡,机舱里,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进入了睡梦中。

  步云飞摸了摸身边的皮包,正想闭上眼睛小睡一会儿,天空中,出现了一个亮点,好像是在蓝色的幕布上,戳了一个小洞。

  亮点越来越大,步云飞的眼睛,被那亮点刺得有些发痛。

  不过,他没有闭上眼睛,反而睁得更大。

  因为,他发现那个亮点,喷射着难以描述的五彩斑斓的光束,如同海市蜃楼!

  步云飞猛地坐直了身体,他的眼前,好像出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紧接着,他被一团炙热的光束吞没了!

  ……

  二十分钟后,世界各大新闻媒体报道:“今天下午两点,五洲航空公司WZ370航班,在飞往滨海途中与地面失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