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05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星夜心语
  4. 第二章 臭乌鸦嘴

第二章 臭乌鸦嘴

更新于:2018-03-14 14:33:23 字数:1936

  第二章:臭乌鸦嘴

  “老伯,你是叫我么?”夜星语说完就暗骂自己,这不明摆着拿话胡乱对付么。“嗯,难得你能看出来,实属不易,正是贫道请你留步。”“****!”饶是夜星语涵养很高,也禁不住爆了粗口,这丫的老是拽文,还自称贫道。“有什么事儿你快说吧,我还有朋友等着呢,没多少时间。”夜星语开始有些不耐烦了。“那好,小兄弟真是快人快语,我也不矫情了;看到我的药了么,只此一粒!送你了。”夜星语心说,我药没有见着,倒是见着最无耻的卖药广告了。“那什么,我没有听错吧,白送?天下间岂能有这等好事?”夜星语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话一说出口就后悔了,当着人家面实在不该再打人家一耳光。谁想这老家伙一点不在意,还一本正经的说“正是,此药赠与有缘人,现在机缘已到,还请收下此丹”说着就把那葫芦拧开,倒出一颗龙眼大小的丹丸。夜星语有点脑袋短路了,难道他不是骗子?“老伯,我看还是算了,我身体棒的很,既然是好药你自己留着,你要是缺钱,我可以给你点,可以买上火车票。”这任谁都能听出来,是让你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别再卖当啦,夜星语也是好心。“呵呵,你先收下此丹,我马上就要离开,不过,我看你虽器宇轩昂,但眉宇间透出青气,这不是好兆头啊,好在你印堂尚明,依我看,不日间可能遭逢霉运,但祸福相依,到底怎么样,就看你的造化了。”这回夜星语彻底无语了,感情这老家伙会的还挺多,我他娘的连生辰八字都没有报,这家伙就在这儿胡诌,夜星语拿着那个白色的药丸,头也不回的走掉。可令夜星语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他不骗自己钱呢?如果夜星语回头看一眼的话,准会大吃一惊,那老头已经消失不见了。世上事就是如此奇妙,而事情的发展却又如此的巧合。夜星语根本不在意这老头说的,即便不是骗子,这药他也不敢吃,正准备从口袋里拿出扔掉,谁知一个花盆从天而降,砸在了夜星语的脚边,可把夜星语吓了一身冷汗。夜星语的心不由得颤抖了一下,手搁在口袋里也没有拿出来,他这才注意到,原来刮起大风了,北方的风是越刮越大,越吹越猛,狂风夹着沙土在撕扯着一切阻挡它的东西。要说这夜星语可真够背的,刚从鬼门关打了个转,又被一道风眼相中。等风住尘落,原地只留下厚厚的沙土,夜星语是踪迹全无。

  朦朦胧胧中,夜星语睁开了眼睛,刺目的阳光使得他紧闭了一下眼睛。夜星语只记得自己被狂风扯进了一个无底深渊,浑身刺痛,然后就昏了过去。适应了一下阳光,夜星语晃动着还有些发酸的身体,可令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周围的一切怎么这么陌生,等他扒亮眼睛仔细观看后,整个人石化了。此刻的夜星语身处一荒郊野外,远处是郁郁葱葱的树林,时不时的传来飞鸟的啼鸣声,有两小路相交于前面不远处,是正宗的田间小路。哪里还有宽阔的柏油马路和高楼大厦,连个茅屋都没有看到,这下夜星语可慌了神。“怎么会这样,我这是在哪儿!”他只想把这心底的恐惧都吼出来。等他声嘶力竭的时候,夜星语终于冷静了下来,完了,全完了,我已经不在那个时空了,恐怕是回到古代了。他想起了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哥们,还有那总也不出现的女朋友,2年半的未竟事宜总也完不成了,夜星语现在可真是欲哭无泪。等等,夜星语忽然又想起了那个卖药的神秘老头,难道他说的都是真的?他立刻动手搜索身子,等发觉它还在口袋里躺着时,松了口气。难道那家伙真是一个神棍不成?怎么他看我一眼就知道我的未来?“****!他娘的这老家伙的乌鸦嘴,真被他说中了”,夜星语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番。

  等他安定以后,禁不住又哈哈大笑,好呆还活着,这古代有多么新鲜呢?只能说他心理过硬,有道是既来之则安之。夜星语现在又很哈屁,我要生活在古代了,我也能仗剑行天下啦,不自觉的就想起武侠小说的情节了,他只顾着自我陶醉,却不知道自己的问题有多严重。“我要先找个地方住下,这荒郊野外的说不定有野狗群呢,我现在这身手估计斗不过野狗。”夜星语思考过后,立马动身沿着小路狂奔,那是绝对的兴奋。果然在狂奔一段路程后,前面出现了村庄,清一色的土房,篱笆围成的院子,有的是草屋。夜星语知道这是平民百姓,达官贵人可不是这样,也不会在这种地方,不过夜星语很倾向于百姓,对于那达官贵人、公子王孙很是不喜。虽然那都是影视剧上的情节,但想来这真实社会也不会差到哪去。这时候夜星语才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本来是想到城里面,摸摸古老的城墙,品尝古代的佳肴,看看街头的杂耍,再听听艺妓的小曲,这是多么令人神往啊,任谁穿越回古代恐怕都受不了这几种诱惑。无奈,夜星语想到了,自己是身无分文啊;钱包里还有200多RMB,这他娘的给人当手纸擦屁股都闲硬。这可怎么办?现在的夜星语是身无长处,比书呆子强不了多少,顶多就是多学了千年的知识。不管了,先借住一下,打听些事情是眼下最重要的,夜星语踌躇了一会儿,叩响了一家简陋的栅栏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