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1:18:01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迷失魂雨
  4. 序幕 枫叶山林

序幕 枫叶山林

更新于:2018-03-15 07:38:20 字数:2167

字体: 字号:
  刚入九月,天气转凉,香山的枫叶色由蛋白黄变成火烧红,把所有的老态变成了激昂,仿佛打算在生命消逝的最后时刻,把所剩的一切都赌在一瞬之间。

  这里的枫树生长密集,一般连午后的阳光都不能完全地穿透这片厚厚的枫叶层,只最后被一点点地被枝叶阻断,化成零星的碎片,最后躺在惺忪的土壤里。这里到处都因为光的映射充斥着火红的墨意,火红的天地,火红得发黑,黑得让人恐怖。夕阳早已没入地平线,在光迹边缘消失的刹那,黑色的星空降临,整座香山枫叶林陷入沉寂,夜幕将它覆盖。

  虽然已入秋季,没有了夏天的虫嘶鸟鸣,可还是会有些生气,但是眼前的今夜却不同寻常,这里一片死寂,除了淡淡的月光,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想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怎么可能有人在临近旁晚的时候出现在这处深山老林里。

  不,不对,隐约间在树林的深处却有人在轻声呼喊着。

  “喂,醒醒,喂!”一个瘦弱的身影慢慢地站起来。

  “干什么?还有,我不叫喂!”另一个声音响起,仿佛暮秋的风声,凛冽中暗藏着一股冷酷

  “我做噩梦了,我……我睡不着……”这回声音才渐渐清晰,一个小男孩在轻声哭诉着。

  “那就去数绵羊。”而那个声音再度响起,带着不屑和冷漠。

  “可是那样睡不着啊。额,别睡了,这儿太黑了,我有点怕。喂!”小男孩有些着急,用手摇了摇什么。

  “有完没完了?你烦不烦!我困死了,别烦我。”那声音不耐烦地回应。

  “喂,你说说看,我为什么还能记得昨天的事啊?”

  哈?你记不记得管我什么事,你是脑残么?能问点有深度的问题吗?一小屁孩儿心思怎么这么重?

  “你有病吧?什么鬼问题,你是人,人都有大脑,你每天做过的事都存在那里,真没脑子!”那声音简单地斥责了男孩。

  “噢,可是现在有些事情我还记得,其他的想却又不起来了?”小男孩自言自语地说,两只肉嘟嘟的小手抱住了脑袋。

  ……这回声音没了话,它暗自抽自己一下,真是没事找,都怪这张贱嘴!

  “喂~,喂!”他微微抬头。

  “嗯!我在听!”它老实了,打算不再多嘴,可还是不忍心地回应。它发现小男孩的苦恼,月光照在他的脸上,现出浅浅的泪痕。

  “你说这是为什么啊?”他呜咽着,小身板开始颤抖起来。

  它心软了,也不由地好奇男孩的心思,于是乎它决定就在现在,无论如何都要帮助他,引导他。“可能有些事你很乐意去记住它,有些事情你讨厌它,自然就就会这样。”

  “记住什么?”

  “……比如一些人和事。”

  “什么人我会很乐意去记住?这些天尽是遇到一些坏孩子,他们老欺负我,说……野孩子。”

  “野孩子是什么?”

  “够了!你怎么老问为什么?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啊!”刚刚才稳定下来的心情又变坏了,它所讨厌并不是小男孩的愚昧无知,而是那些不入流的俗世目光。有些事情并不可以说出口,那些本该烂在肚子里的言语只会带来伤害,而伤害的也只会是自己。只不过这种无以名状的痛苦,会像蚕食一样,一点点让你感到疼痛,而你却不知所措,除了默默地承受,安抚自己的忧伤。

  “对不起,我不说话了。”男孩看出了异样,畏畏缩缩地低头,好像一只犯了错的小猫。

  ……

  “……下次你和我在一起玩,别去外面惹事了,听到了?”声音终于又响起,变扭而沙哑。

  “噢。”

  “……又怎么了?”

  “我很难过。”

  “谁让你难过?”

  “我现在每次想起过去的日子,我就想哭!我想忘记可是忘不掉。”

  “……想哭就哭吧,人总是把有些事藏在心里,虽然它总是会让人忧伤,但是你不愿意忘记,因为记忆中某些人和事不会让你觉得孤单。”

  “怎么会不孤单呢?那里什么都没有,看不见摸不着,只能去瞎想和流泪。”

  “不会的,至少它会让你感到过去的日子还在,只要你愿意去想,那些人和事都还是你,你永远都拥有他们。”声音稍微缓和,他觉得男孩正在被它带到正途上去。

  “真的吗?”

  “真的.”

  “真的吗!”

  “嗯,是真的。”

  “真的吗!”男孩激动地跳了起来,伸出了两只有力的拳头。

  “是是是!你累不累啊!”声音安心下来,没有了刚开始的责备,更多的是释怀。

  “我会记得你的,我保证!”小男孩拍了拍胸脯,眼睛里露出一副自信满满的意思。

  “不需要你刻意地去记,还有说这干什么?”

  “我要走了。”他转过身去,望去树林的外面。

  “去哪儿?你不要瞎跑啊。别指望我回头把你领回来!”

  “哥哥,我要走了,我……”他突然显得很急,仿佛容不下时间的流逝。

  “嘿!你去哪!回来!……赫尔墨斯!”他终于想起来那是他自己的声音。旋转的风扇,身处的躺椅,他急忙跑到窗外只看见来来往往的人潮,这眼前的俗世让他分清出了现实,刚才的一切不过是虚无般的梦境,那个梦中的男孩从未存在过。

  没有头绪的梦境只是内心思绪里一点空白的填充,但是重复多次的梦境就绝不只是狂想,他分明可以感觉得到他的人生如同大海上四处颠簸的小船,而一场暗流涌动的风暴即将到来。他回到客厅里,重又做到檀香木制的摇椅上,椅旁的小木桌上的檀香已经烧完,只剩下黯然的檀木灰和缕缕青烟。“天又要变黑了,你找到可以避风的居所了吗?”躺在摇椅上的他忧郁地望着窗外渐渐黑沉下去的黄昏,漫无边际地自言自语着,好像在对梦里的那个男孩说完来不及道出的话,他深深地闭上双眼,双拇指轻柔着太阳穴,好似突然很累的模样,再次不知不觉地陷入沉睡,只是这次他不知道,他还能否再次遇见相同的影子,在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