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43
  1. 爱阅小说
  2. 短篇
  3. 同心结
  4. 过去的一切都是现在的伏笔

过去的一切都是现在的伏笔

更新于:2018-03-14 16:28:36 字数:2045

字体: 字号:
  我今年已经二十岁了,还是那么天真幼稚,人生平平淡淡,没有波澜。二十岁以后的生命对我来说就像一股突然出现的风,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无情的推着向前走。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已经无可改变,人生总是这样无奈,无一例外。于是我学会了等风来的时候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后来为了自己不再被风吹走,我决定带着它跟我一起上路。

  “家里没盐了,你去超市买一袋回来,我等着做饭”

  “妈,我不想去,外面还在下雪呢,这么冷你就不怕出门冻着我”

  “别废话了,快去,你爸就快下班了“

  '好吧,我去“说着我从我妈钱包里抽了张五十的出来‘

  ’买包盐用这么多么,剩下的拿回来给我‘

  ’剩下的都是我劳动换来的,不给你,哈哈”

  这孩子,哎。我妈看着我的背影摇摇头,随手拿起一棵洋葱,这就开始准备晚餐需要用的食材。

  外面的世界都是白的,刚出楼道我就把头藏进了羽绒服的帽子里,冬天了,天黑的早,这还不到五点已经在路上见不到一点白天的颜色,去超市的路上几乎一个人都没有,雪越下越大,我赶紧加快步伐,五分钟零二十八秒以后,我喘着粗气进了超市里,这超市是我们这个小县城最繁荣的地方,可能担心治安不好,隔壁就是警察局。它从一开始建的时候就吸引了一个城市所有人的目光,这修建的几年里,几乎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人们都在憧憬这这个超市的到底有多大,商品有多少,楼的外观有多美。终于在这座城市等待了多年之后,超市建成了,开业的那天整个超市挤满了男男女女,这座无聊的城市又多了一个无聊的地方。当我踏进门的那一刻,一种莫名的喜悦扑面而来,至于为什么喜悦我不知道,是将要发生的事让我喜悦,还是预示着着自己将要痛苦一生,趁着最好的年纪再笑一次,还是其他的什么我一概不知。我所知道的是这世界充满了宿命,有时候就是一袋盐引发的。你知道么,多年以后,我拿起那把刀的时候,我恨透了那袋我没带回去的盐,可是盐不可恨,可恨的是宿命,这宿命与生俱来,无论你怎么努力都逃脱不了。前脚你踏进这道门,就再也踏不出去。

  ‘你到哪儿了,还要多久’我妈在电话那边催促我。

  ‘就回去,很快’

  我回答完赶紧把电话挂掉,我很清楚如果我不挂掉,她又该唠叨我了。一进商场我的步伐就慢了很多,刚进门的一楼大厅,摆放着高档化妆品还有手表,每次我路过那个那些手表柜台,都在想,为什么大人要靠这些东西来装饰自己,后来我也大了,这些装饰我也有了。这世界是不是挺奇怪的,终有一天你会变成你讨厌的那种人,做着当初你讨厌的事,而你对此无能为力。可能是因为下雪路滑,很多人都没出门,超市里三三两两的人,稀稀落落。很快我就在入口处左手边第三排最底部的架子上找到了我需要的白色的盐,白色的外包装。由于我挑挑拣拣的想找到一包最喜欢的盐,起身的时候顿感无力,霎时间眼前一片黑色的金光,跌坐在白色的地板上,白色的盐袋从手中滑落。随着眼前的黑夜一点一点尽无,一只完整的手出现在我的脸旁。顺着这只纤弱的小手我往上望去,看到了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我没有说话,只是一直愣着,整个人身体像是被掏空,直到我被她拉起来,我的灵魂才从遥远的物外回来。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本来我想问你还好么,那感觉像是失散很久的恋人重逢。

  ’回来几天了,老家有点事要办,所以回来几天,我明天就走了‘’

  ’哦。。,一路顺风,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罢,我就转身离开。我感觉到整个空间的空气都是压抑的,憋到让我窒息,不知道怎么出的大门,我就已经出现在白茫茫的大街上,雪越来越大,刚出家门的时候还只是没过脚踝,我穿着红色的长筒羊毛袜,裤脚挽起来露出了一整条。现在脚边只剩下白色,像雪绒花的花瓣粘在我的身上。最怕它及时的融化,在我还没把它脱下来之前。

  ‘咦?那边怎么一堆人啊,走,我们去看看’一个孕妇挺着个大肚子对她老公这样说。这女人又瘦又小,肚子仿佛占了她绝大部分重量,如果她不小心滑倒在这雪夜里,瞬间就会被雪淹没,除非她能克服地心引力自己爬起来。站在一旁的男人左手举着一把大伞,右手从后面趟过去,停留在对方腰间。这男人肚子比女人还大两倍,女人的头刚到他肚子的最鼓的地方。女人的双脚一步一步走向人群密集的地方,脚印一深一浅,一深一浅,身后大雪纷飞.....围观的人堵在十字路口,来来往往的车辆缓慢的移动着,车上的人都在轻抬的刹车,小心翼翼。气温特别低,但人们的热情一直很高,尤其是参与跟自己无关的事情。男人用自己的身躯挤出了一条足够女人随意通过的路,这条路直达事件的最中心。这风雪里,交通警察来的比往常晚了一点,他看起来四十多岁,一定是走的匆忙,只戴了警帽,穿的还是自己的便装,黑色的棉外套背后绣上了一个手掌大的红色大写的英文字母A,别致的跟这天气格格不入。他显然不高兴,面怒狰狞,所有的面部肌肉几乎都堆在了眉心。可能是想着这种鬼天气里,应该没什么事,可能接到报警的时候,他正在暖气充足的值班室里准备脱掉隔壁医院实习护士工作服。事情似乎并不是他一个人能处理的,躺在地上的那个男孩被雪覆盖的只剩一个头露在人们的视线里。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