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00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暗漆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沉默的疯子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沉默的疯子

更新于:2018-03-15 12:01:17 字数:2115

字体: 字号:
  繁华的帝都花央街道突然发生了骚乱,人们争相闪躲着,闪躲着一个身着灰衣的少年,刺眼的阳光照射在少年的头发之上,如同夕阳的酒红色短发很是惹眼,少年双眼无神且沉默不语,没人知道为什莫要躲着名少年,但人类的天性如此:爱凑热闹以及跟随大众。

  骚乱发生的也快同时也结束的很快,帝都警部接到的报案很快,对于手捧铁饭碗的他们来说这样一件普通的骚乱事件,他们总需要一点点时间来准备,对是“一点点时间”,但今天不同,报案人的电讯号码的5位数字揭示了他的身份‘帝都皇家花御军’,保卫皇室安全及皇宫建筑的完整,所以帝国所有部队总在私底下笑称他们为‘皇家园林的修花匠’,帝国只有坐在帝都中央那把椅子上的人知晓花御军的战斗力有多少。

  诺什自认为很倒霉,作为刚从皇家警戒学院毕业的优秀生来说,呆在暮气沉沉的帝都从而不能施展自己的能力,这是很蛋疼的一件事,而且自己的部长还是个天天只知道整天捧着茶杯‘呵呵’笑的老笨蛋。诺什发现今天有了比他进入警部工作更倒霉的是:就是去处理发生花央街道的案件。那群自以为是的贵妇人和少爷们总是胡搅蛮缠,他们不了解边境上的一切,却知道所有名牌服装的搭配方法及名贵香水的价格。诺什在路上诅咒了无数遍已经烂透了的贵族,眼神一直瞟着不断向后慌忙逃窜的贵妇人和年轻的贵族小姐的白皙肌肤。警局只隔了花央街道几个街区,以帝国为帝都警部配备的是R5顶级超跑来说只是眨眼的距离,诺什不断祈求面具能传来上司亲切的停止任务的命令,但只有失望,诺什停下车,握紧了手中的电流镇压枪,虚抹了一把下颌的汗水,食指按下面具上的侧钮:“报告,新人312-W已到案发地,请求指示。”诺什稳了稳呼吸静静的等待着老笨蛋的命令。“咳咳312-W捉拿现场罪犯,该罪犯发色为红,身着灰色复古卫衣,蓝色复古牛仔裤,联邦旧式51制式军靴,危险系数为ZERO。”听着老笨蛋沉稳的声音,诺什缓步向前走去。

  花央大道一处叫梦思的咖啡馆内“你说,γ就这样被咱们丢给警部好吗?”站在桌旁的上校望着窗外,目光有些许不安“有什么不好的,陛下的命令我们不得不去进行。在说以γ的能力面对这次任务挺容易的嘛~”少将喝了一口咖啡,皱了皱眉头“你必须要相信γ,他是我们看着长大的,有深得小太子欢心,连陛下都认可了他,这些都是他能力的表现。”上校点燃一根细烟:“可是他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怕他在警部那里会吃到拳头啊!”少将起身拿起桌上的帽子,眼神黯淡,手指轻抚帽子上的徽章:“警部的那个老家伙也不是吃素的,他会看出来的,安心!”说完把帽子压在头上向店外走去,上校猛吸一口烟,徐徐吐出:“τ,出来收钱了。”上校在桌上放了一踏纸币,小跑着追向了少将。

  诺什紧紧的盯着眼前年龄明显还没有成年的“疯子”,手心因为紧张布满了汗水:“因你扰乱街道秩序、破坏贵族文明,我将逮捕你,请束手就擒吧。”少年藏在衣帽下的双眼盯着诺什手中的枪,好像在思考什么,诺什却越发的紧张,“312-W

  命令你强制捉拿花央街道罪犯归部,即刻!”诺什被上面下达的命令吓了一跳,但必须得立马执行,一手握枪凌厉的目光盯着前方的少年,一只手摸向腰间的手铐并缓缓向前靠近,没前进几步便猛然后跃,扣动扳机,子弹擦着少年的脸颊向后飞去,少年撇了眼脸上的血痕:“我跟你去警部,拷上我吧。”诺什面具下的脸早已红透,身为皇家警戒学院的优秀毕业生看着眼前的少年,浓浓的挫败感涌上心头,诺什沉默着拷上少年,驾车回警部。

  “名字?”“γ。”“性别?”“男。”“你于97年3月12日下午4时27分在花央街道做了什么?”少年抬头看看灯光,双眼微眯:“我不知道。”“不知道?”坐在少年前方的女警官抬头“你怎么能不知道,你在街道上造成那么大的骚乱你竟然说不知道!!”γ晃了晃脑袋,瞟了一眼身前的女警官。王思凡写着眼前这个叫γ的少年的审讯文案,她突然感觉有人盯着她,抬头就看到这个还没成年的犯人痴痴的看着她,王思凡撩了一下额前的碎发:“我长的漂亮吗?”王思凡确实很漂亮,他是皇家空军军事学院指挥系的系花,并且被学院的贵族色狼们评选为三大校花之一,鬼知道警部部长哪找的关系让王思凡三位校花每周来警部值班,美名其曰为警部提升人气,但每每看到警部里的警员和犯人色迷迷的眼神,王思凡三人顿时感到前途一片黑暗。γ心神一定看到了女警官眼中的怒气轻声“嗯”了一下。王思凡叹了口气,拿起文案走了出去,不再看他一眼。

  “问出来什么了吗?”诺什闭着双眼靠在墙边,“没有,大概只是一个被贵族少爷们欺负的可怜人罢了,我要回去了,今天的实习就这样结束吧。”王思凡整理了下衣装向警部外走去,诺什挠了挠发痒的后脑勺:“大小姐还真是难伺候啊。”

  “部长,今天抓进来的那个少年怎么办?”站在办公桌前的督察轻擦额上的汗水看着双眼轻闭的部长,部长拿起桌上的茶杯睁开双眼:“不要动,谁也不许动那个少年。”督察愣了愣,随即点头退下,屋内重归平静,只留有一声叹息。

  γ被带到了警部的牢部,押送他的警员在离开之前恶狠狠的警告了其他犯人不许碰γ,谁动γ一下就要秘密处决,看着犯人不解的眼神,警员说:“就算我们不会杀你,惹怒了他,他会让你不得好死,要问为什么,他是被通缉了5年的那个‘沉默的疯子’啊。”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