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49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我是魔头我怕谁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鬼林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鬼林

更新于:2018-03-14 21:33:01 字数:2174

字体: 字号:
  “蒋毅辰,我们分手吧。”

  曙光市实验高中的操场上,一个女学生面无表情地对着一个身穿校服的朴素男生说道。

  “为什么啊?”朴素男生祈求着。

  “为什么?你说为什么?你自己什么条件,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前几天我去姐夫家玩,他们家的房子好大好大,你知道人家吃的住的都是什么吗?我已经想好了,我以后就要过这样的生活,这才是人该过的日子,而这样的生活你给不了。”

  “我现在是给不了,可是我以后一定会努力奋斗的。”

  “奋斗?你一个穷小子要奋斗多久?你连人家一个厕所都买不起,我可不想和你一起吃苦。”

  “小馨,我没钱当初可是和你说了的。还有半个月就高考了,我们不是说好了要考同一所大学的么。”

  “大学?就算考得上,你能上得起吗?还有,以后别叫我小馨,我叫常日馨。”常日馨转身拉着一旁等待的室友离去,没有半分犹豫。

  “常日馨,你说得是不是有点严重了?万一蒋毅辰从此一蹶不振多不好啊。”一旁的室友回头看了一眼后面失魂落魄的蒋毅辰。

  “我这都说的轻了,就他那样有啥振不振的。”常日馨言语之中满是轻蔑之意,貌似从来没有对蒋毅辰产生过半点感情。

  蒋毅辰仰天大笑了几声,像是在嘲讽自己,抹去眼泪,一缕清风吹过,在这一瞬间他看透了许多。

  是的,他很穷,从小没有父母,当年好心人在垃圾桶旁边发现的他,把他送到孤儿院。

  再有一个月蒋毅辰就年满十八周岁,即将失去政府的福利,从今以后一切都要靠他自己。

  他是没有学费,但他有手有脚,他从没想过要放弃。

  朗朗夜空,红红绿绿的景灯将校园映照得美轮美奂。

  此时已经晚上九点多,晚课结束,住校的学生成群结队地回归宿舍,校外的学生老师们也陆续离去。

  按照以往,这会操场上人流渐渐稀少,应该没有多少人。可是今天却有些例外,透过通道可以看到,主教学楼后面的一片小树林外站着一大群学生,貌似有什么事情发生。

  蒋毅辰深吸口气,将刚刚发生的事情甩在脑后,这种女人根本不值得他伤心。

  定了定神,他也朝那边走了过去。

  刚一接近,蒋毅辰就听到人群中央一个一身名牌的女生喊道:“青哥,你快去啊,其他地方都没有,我的钻石戒指肯定是晚饭订快餐的时候掉在小树林里面了。现在不进去找,明天早上就被别人捡去了,十几万买的呢。”

  “阿雯,戒指都丢了那么久了,说不定早就被人捡走了,要不咱们别找了,我再给你买一个?”被叫做青哥气质高贵的男生说道。

  “不行,我偏要找回来,你到底爱不爱我?”啊雯眼睛都红了。

  “行行行,我找,我给你找。”被叫做青哥的男生说着拿出两张红老头,举起来对着两边人群喊道,“谁进去把我女朋友戒指找到,这二百块钱就是他的了。”

  周围人群闻言顿时议论纷纷,却没人站出来。

  “三百!”青哥见没动静,又拿出一百块。

  “四百……”

  “谁不知道那里面晚上闹鬼,五百也没人会去。”一个和青哥熟悉的人撇了撇嘴。

  这片不起眼的小树林自从前些日子连续几天晚上有情侣进去缠绵,女生被未知的东西摸胸、扒裤子以后,除了白天通过树林边缘的围栏订快餐以外,晚上再也没人敢进去。

  这片树林更是被冠以鬼林的称号,在实验高中里掀起不小的风波。面对林子里藏匿的恶鬼,任谁平时胆子再大,这会也都低头认怂。

  ……

  “六百。”

  “一千!谁进去找,我给他一千块。”

  青哥声调变高,举着一把红红的票子。

  奈何就是没人上前。

  就在青哥准备放弃的时候,人群后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两千块,我去。”

  声音虽然不大,却能震慑全场。

  众人纷纷回头看去,来人是一个穿着破旧校服,看似平凡的男生,正是刚刚走过来的蒋毅辰。

  “好,只要你把戒指找出来,这些钱就都是你的了。”青哥松了一口气,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千块,加起来足足有一小叠。

  “先交钱。”蒋毅辰伸出手,“还有,万一没找到,钱可不退。”

  “行。”青哥迟疑了一下,冷冷地说道,“不过你可不能刚进去就出来糊弄我,也别想着找到了藏着不交,出来我可是要搜身的,我的手段你知道。”

  “哼。”蒋毅辰一把将钞票抢过来,贴身放好,心说死就死吧,借来一部手机,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中,二话没说直奔漆黑的树林里走去。

  远处,常日馨和她的室友也看到了这一幕。

  “没看出来,这蒋毅辰还挺勇敢的嘛。可惜了,现在感觉他还真有点小帅帅。”一旁的闺蜜室友望着蒋毅辰的背影,不由得感叹。

  “切!那叫不知脸耻,多丢人呐,那么多人看着呢,为了那么一点点钱,甘愿做这种只有奴才才会做的事。幸好我已经和他分手了,不然别人还不知道会怎么看我。”常日馨不屑地说道。

  她的闺蜜室友无语地摇了摇头,突然之间感觉对方似乎变了,变得自己都不认识她了。

  而围观的人群中,却有几个小女生眼中冒起了小星星,芳心萌动。

  远处,蒋毅辰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在阴森的树林之中,外面的一些人用手机手电筒功能照去,却什么都看不到。漆黑的树林仿佛被一层雾气隔绝,灯光根本无法穿透进去。

  一阵冷风吹来,众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纷纷向后退去,离开树林一段距离。

  树林内,蒋毅辰进来没多久就有些后悔了。

  这里面……这他娘的也忒吓人了吧?

  慢慢搜索的他,总是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在跟着,伸手不见五指的林子里还不时传出“吱吱”的怪叫声,可怕至极。

  两千块省着点用可是够蒋毅辰四五个月的生活费了,既然已经拿了钱,他只能硬着头皮借助手机的灯光一寸一寸地寻找。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