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24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龙凤钗
  4. 第二章 峡谷悲疯魔吼唳 华山喜飞鸽传贴

第二章 峡谷悲疯魔吼唳 华山喜飞鸽传贴

更新于:2018-03-14 13:02:03 字数:2746

字体: 字号:
  在那山林寂静夹杂着忽尔百鸟争鸣的地方,一条瀑布自上而下千丈而落,落在水潭里,打在清泉石上,正应着:清泉石上流,明月松间照。只惜明月不能适时,松树也没有多少,只是那不很直也不很曲的杉树占着主体罢了。

  虽然这样,但也档不住喜欢欣赏大自然风光的人。隔着那条瀑布不远的地方,一个中年人,穿着麻布般古朴的衣裳坐在一棵杉树下的石头上,面对着瀑布,溪流,目光呆滞的,忽然紧闭着眼,不停地轻摇着头,似乎他想起了不该想起的往事,又似乎被这大自然的美景所吸引般。

  不多久,头摇得更快了,忽尔一阵风般人影一闪,直向山顶上狂奔,只见快到山顶上的一个地方有一座茅草屋,人影一闪便从窗户上溜进了屋里。

  茅屋里很小,也没有什么家具摆设,只有一张仅容得下一个人睡的小床,床的对面一张破烂不堪的桌子,桌子的上方却挂着一幅泛黄的画,画里面画着一个穿着华丽衣服的绝美少妇抱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孩,少妇的旁边还画着一个穿着也还不俗气的少年,青色的衣裳,蓝色的裤子,眼睛直盯着婴孩和绝美少妇,脸上挂着一丝微笑。那少妇却笑得一点也不含蓄,张开着樱桃般的嘴巴,调笑着手里的婴孩。

  不知为何,这里虽简陋,却有这么一张画。只见一个披头散发,满头满脸污垢之人坐在床沿上,眼睛却不断地盯着这张画连眨也不眨。只见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似乎他想起了一段甜蜜美好的时光。

  过了片刻,等微笑过后,脸上似乎又露出了一丝怒意,但这怒意却似乎包容着些许情意。怒中带着情意,情意中却带着怒意,但不知此时他到底想起了些什么,竟然有此表情。

  这样过了几分钟之后,他的嘴唇不由地开了,同时用恨恨的口吻说道:“丽云,你为什么要离我而去?为什么?为什么要离我而去?我们一家三口不是过得挺好的吗?你自己走还罢,为何你却把孩子也带走了呢?为什么?为什么?......。”

  只听见他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喊叫,这喊叫震耳欲聋,穿过茅草屋,穿过这片森林,穿过小溪,回荡在峡谷里。

  震得草屋剧抖,震得树叶掉下,鸟兽惊飞,震得鱼虾四处碰撞,四处躲藏,峡谷飞沙走石,缤纷落渊。

  可见此人功力之深不可测!此人为谁?正是李莫闲。

  破晓的天空总是寂静的,白云飘荡,万里碧空,一行行大雁南飞,一只只小鸟歌唱,陆陆续续地,渐渐地消失在那带着点微黄的光芒中。

  此时,红日刚露头角,只见在一座山顶上,一位少年正聚精会神地练着武呢!红日渐渐升起,少年游龙戏凤般的武术,让这座山增添了几分气色,使那清晨的山上不那么地死寂。

  少年的武术俊雅飘逸,像燕子般轻盈,像猴子般敏捷。红日爬上了山顶,正与山峰形成了一个“旦”字,正暗示着这一天的到来。

  正当姜云练到精妙处时,只感觉到有一股清凉之风正向自己这边袭来,转瞬间,只看见一团绿影已到了身前,待姜云定睛细看时,早猜到是小师妹来了,只是没想到半个月没见小师妹的轻功精进到如此地步,怕是和自己不相上下了。

  还没等姜云开口说话,小师妹倒是先说道:“大师兄,早啊!自从你下山后我们很久没有在一起练剑了,现在咱们就练练吧!你说呢?”

  姜云道:“师妹,我也正有此意,以前我们自创的那招“燕子急转”式我下山后你有没有练过啊!”王敏道:“有啊!我想你的时候就练这套剑法......。”

  还没等王敏说完,只听姜云说道:“那好,咱们就练这套吧!你可看好了。”

  在不远处,华山派掌门人韦峰夫妇,看着这对年轻人,不禁想起了他们年轻时候的往事。

  过了片刻,只听韦峰说道:“夫人,你有没有想到山下这几件凶杀案会是什么人所为呢?”

  “我也仔细想了想,但还是毫无头绪,不过,......。”韦峰抢道:“夫人,不过什么?是有什么蛛丝马迹让你想不通的,还是......。”

  “噢,老爷子,这倒没有,只是,我想到了一个法子,也许可以让凶手主动出现。”“什么办法?”“......”“嗯,引蛇出洞,好啊!妙啊!”

  “师妹,你的剑法,内力,轻功各方面都有很大的进步,看来你是下了一番苦工的,都快赶上师兄了,真是了不起。”

  王敏答道:“哪有啊!我就是再怎么练也赶不上大师兄啊!”

  姜云道:“别谦虚了,哦,我倒差点忘了,我们的剑法,轻功,内力不是都精进了不少吗?以前我怕那招“落地式”会不小心伤到自己人,现在看起来是我多虑了,师妹,其实就像你所说“只要我们把这招练到恰到好处,不偏不倚,收放自如便不会伤到自己。”说实在的,师妹,我的悟性还没你好呢!真是惭愧啊!瞧我这大师兄当的,给比下去了。敏妹,在这段分别的日子里,我们的武功又提高了不少,现在练起这招“落地式”你有没有感觉到比以前更加地得心应手呢?”

  王敏道:“那当然有啊!事实胜于雄辩,时间还是能解决一些问题的。”

  姜云听师妹这么说,知道她还在为上次争吵的事耿耿于怀,只听见师妹又道:“师兄,哎,说实在的,刚开始我也没有多想,也不知道这招‘落地式’能不能有所突破,但到如今至少证明这招招式还是有用武之地的。师兄,看招!小心!‘落地式’!”

  两人说话间,这套剑法已经使到了“落地式”,只看见,师妹的剑尖已到姜云的胸前,姜云的宝剑稍短也已经到了师妹握剑手柄处。

  两人僵持片刻,收剑还鞘。姜云说道:“师妹,我们自从创立这套剑法也已有好多招式了,这倒忘了给起名了,你看起个什么好听的名字吧!”

  王敏道:“师兄,我也不知道起什么名字好听的。还是你来吧!”姜云略加思索,答道:“好吧!这套剑法共有十招,那就叫“十全煞”吧!师妹,你说呢?”王敏道:“好的,师兄,就叫“十全煞”,威风中透着股霸气,听你的,就它了。”

  议事大堂之中,只见华山派掌门韦峰夫妇、姜云、王敏四人,韦峰率先开门见山地说道:“云儿、敏儿,论年龄你们也到了该婚配的时候了,昨天,我和你师娘商量了很久,我们决定给你们操办一场热闹,喜庆的婚礼。如果你们俩没什么异议,择日不如撞日,日期我们已经先好了,就在后天。”

  姜云听师父如此说,不禁喜上眉梢,刚才在来的路上还纳闷呢?不知师父叫自己来大堂有何要事相商,可刚进大堂,却看见师娘和师妹也在,这就让姜云更加纳闷了,按理说这议事大堂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啊!

  师娘在没什么不妥,师妹也在,就有点不妥了,因为师娘地位还比十大长老高呢!议事大堂只有长老以上级别的人才允许进出的,其他人要想进来,只有师父钦点了,而且没什么重要大事也不会来大堂的。

  姜云激动道:“我,我没什么异议,就不知道师,师妹......。”望向师妹,此时,只见师妹低垂这头,双颊泛红,羞涩地道:“师父,敏儿......敏儿觉得有点突然,不过,既然师兄没什么异议,我也没有,我尊重师父师娘的决定。”

  王敏从小就乖巧懂事,也许是从小就听惯了师父、师娘以及师兄的话,王敏基本上什么事都不违逆他们,况且这事正合王敏之意,只是有点突然罢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