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17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玫瑰花丛中的狩猎者
  4. 第二章:工作

第二章:工作

更新于:2018-03-14 13:34:20 字数:2951

字体: 字号:
  究竟是偶然还是命中注定,处于状况外的西光就这样结识了梅菲斯托和他身边的助手黛薇,巧合地在欠下一笔糊涂债的状况下“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一份“工作”。

  “该说是幸运还是倒霉呢?”西光自言自语着尴尬地环顾着四周。一张深棕色的破皮沙发和正前方精致粉红色的茶桌在这空旷的大厅内显得尤为突兀。早该报废的仿古风扇悠闲地转动在天花板上,嘎吱作响。三面的墙壁密不透风,几道光从被从内部封死得窗户投进大厅,大概看得出现在是白天,墙上的股票走势图让你勉强猜得出这是家投资公司。此情此景,让西光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好啦好啦,准备准备工作吧”,刚刚还在和黛薇商量着什么的梅菲斯托好似早已察觉了他的想法。对着西光笑了笑,背过身向黛薇道:“至于工作的内容就交给你了。”黛薇依然发着呆,这句话在经过了大概能绕地球一圈的反射弧之后,她像触了电一般慌忙的敬了个军礼:“遵……遵遵遵遵命。”话毕,还很努力的高昂着头脸像憋气似地露出很辛苦的表情。“唉~真是个不容易的呆萌娘”西光苦笑着心想。交代完事情梅菲斯托摘下帽子,向我和黛薇绅士地挥了挥手便出门了。

  西光皱着眉头似乎在想着什么。“那,那么,我……我们现在开……开始吧!”黛薇打断了神游西光,看这家伙紧张得说不出话来样子,大概从来没有带过新人。想要摆脱这尴尬的氛围西光问道:“那么,黛薇前辈,我究竟应该干些什么呢?”“哦!哦哦哦哦!”黛薇拍着手,像想到了什么一般。“话说难道都没有想到要先叫我干什么么!!!”西光心里吐槽着,真拿眼前这个呆萌娘没有办法。

  “好!你去把桌上散落的文件摆好”(以一副不知从哪来的得意的口气)西光哭笑不得,

  “…………”

  “好了!”“好的,那你把桌子旁边的垃圾到了”

  “…………”

  “嗯啊,做完了”

  “哇哦”(黛薇两眼发亮露出一副原来还可以这样的表情)“那,那你”(黛薇似乎有点想不出来了)“那你去买街对面的奶茶,要加珍珠!”

  “诶,前辈!······真拿你没办法……”

  (不一会西光提着东西走了回来)“我回来啦!”

  “来啦”

  “买回来咯”

  “万岁!”黛薇又蹦又跳地欢呼着,真是一对幸福的父女······不久黛薇便心满意足的自顾自去了,不知不觉大厅陷入了沉寂“那个,请问,这就是全部么?”“YES!”黛薇摆着福娃的笑容伸出了大拇指,真是个颜艺少女。这就是工作的全部?换句话说这也太简单了,西光看了看不靠谱的黛薇,想追问但还是算了吧。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安静,一位面容和蔼,右眼挂着单片老花镜的老绅士拄着拐杖,打着招呼走了进来“你们好。”西光面对突如其来的客人紧张地鞠了个躬有点结巴地说:“你……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么?”老绅士不失风度的笑了笑,“果然是个不错的客人呀”西光迎着微笑着心想,“请问这是投资公司么?我想来办理理财……”(哒哒哒哒哒哒)黛薇迅雷不及掩耳地冲了过来,“不……不好意思,我们不接受这类业务”说着便朝着门外用力推搡着老人。

  “等等……等一下···”老人想要解释点什么,可黛薇此意已决的黛薇没给他半点机会,就这样跌跌撞撞地,老绅士被推出了门外,只听见门外传来“哎呀”一声的惨叫,黛薇关上了门,擦了擦汗,深吸了一口气。西光汗颜地看着门外,心中对这位老者产生了无限地愧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前辈能解释清楚么?西光竭力保持着冷静,黛薇却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哦?你还不知道?我们公司不接这些普通人的工作的”普通人的工作?西光顿时感觉自己的世界观正在一点一点地走向崩坏,他顿了顿接着说:“话说就算是这样,这种事也该早说吧,不对,现在不仅仅是这个问题吧?”。黛薇依然不识趣的眯着眼睛,向西光摇了摇手:“年轻人不要这么激动嘛”“前辈!…………”想要说的话太多太多了,以至于阻塞在喉咙里让西光说不出话,他叹了口气,一头倒在了沙发上。不知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西光坐起身,发现自己肚子上盖着一张报纸,“这个家伙!”西光努力寻找着黛薇,黛薇已经不知了去向。正在这时,门又开了,只见梅菲斯托带着墨镜手里抱着一些面包,用肩膀推开了门说了声:“yo,请问这里可以办理理财么,噗噗。”“没有!”西光冲上去重重地摔上了门,只听见门外传来一声“哎呀哎呀,好痛,我的眼睛哟~”西光扶着门把手,低头叹了一口气。

  梅菲斯托带着满是裂痕的墨镜提着食物爬了回来,灵敏的黛薇已经被食物吸引而来,不一会三人自顾自地用完了餐。”下面,我们正视开始工作吧!“

  ”工作?“

  ”没错,是正式工作。“(梅菲斯托又露出了一开始那猜不透的表情)

  “请容许我为您介绍一下工作的内容”梅菲斯托,半鞠着身子,一只手放在胸前,另一只手放在身后,但脸上那怪异的笑容让人看不见半点诚意。“我们的公司叫ROSEHUNTER如你所见表面上是一家投资公司,为什么叫这个名字?还记得当初我喊你‘玫瑰丛中的狩猎者吧’”“是,没错。”“玫瑰呀,是那样的娇艳玉滴,啊,说得我已经闻到了她的鲜香,她像流淌的鲜血一样,令人渴望。看呀,快看我身后的这片花丛”说着,他指向了身后的屏幕,“对呀,就是我这身后的股票市场,看呀股票的红色是多么的诱人啊,看那绿色,是不是像那带刺的花藤,危险却又衬托着这红色的美艳,至于我们的目的呀,就是狩猎在这股市之间。”“所以,我们是炒股咯?”“啧啧啧,”梅菲斯托摇了摇手指“不是哦,我们要做的事在‘里面’。”“里面?

  ”梅菲斯托沉寂了一会似乎想要平息心中的激动。“你知道天尊的真相么?”“就是那栋大厦?”“是的,天尊的里面其实是……空的”梅菲斯托的语气透着几分诡异“空的!”西光十分的惊讶,很难想象,象征财富顶端的建筑会是空空如也。“但是天尊的力量却是真实存在的,空空如也的内在只是它的表象,怎么样很好奇吧?”“那么天尊里面真正存在的力量究竟是什么啊”西光有些按耐不住了,“天尊的里面呀,是无尽的空间,据说天尊的能源来自天尊顶端那无尽的真理,这也是我们,还有其他人所追求的宝物之一。”黛薇在一旁附和地点着头,西光依然很不解“真理,我不理解,你前面说不能使用普通的方法,我们到底又该怎么进去呢?”梅菲斯托脸上的笑容露出一丝狰狞,说道:“爱因斯坦说过,逻辑可以把人从A带到B而想象力可以带你去任何地方,没错,在股市的大门前想象吧,妄想吧,去幻想心中真理的样子,哈哈哈哈……”梅菲斯托说着依旧狂笑不已。

  沉浸在重重疑问中的西光根本顾不上眼前近乎疯狂的梅菲斯托。他将信将疑地思索着梅菲斯托刚刚对自己说的一番话。异次元,超自然,所追求的真理,他即找不到这些事物的联系,也质疑者它们的真实。有记忆以来的第一次,他感到一种莫名的慌乱,一种不知所措。不知不觉中,汗珠早已沾满了自己的额头,“我到底在怕什么,可恶!”,突然,西光一个柔软冰凉的东西抓住了自己的左手,转头看去,黛薇正牵着自己微笑,“试一试吧!”黛薇突如其来的举动让西光不自觉地面红耳赤,但不知为什么,刚才的担忧也莫名地消散了。西光闭着眼睛,把自己交托给那一片漆黑,在黑暗中寻找着,记忆像走马灯一般闪过,母亲,高中,两年前痛苦的回忆,还有那白色的身影。“白发!”西光不自觉地叫了出来,顿时空气涌动,股市显示屏上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在梅菲斯托的狂笑声中,次元的大门开启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