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25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难渡心
  4. 第二章 初现端倪(1)

第二章 初现端倪(1)

更新于:2018-03-15 16:42:01 字数:1833

  张莉揉了揉略微发疼的脖颈。穿过手术室前的走道,走到长廊尽头的大玻璃窗前,终于看见了下午窗外暖暖的阳光。这场心脏搭桥手术做了整整10个钟头,从清晨6点进手术室到现在,已经下午4点了,连一口水都没喝上。无影灯下凄清而又紧张的氛围总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早晨进手术室时,医院长廊还是一片寂静,现在走道上却是步履匆匆,一片匆忙。第三次和方铭伟一起手术。不知为什么,和他一起手术,张莉总感觉比和其他医师手术时要轻松。“我这是怎么了?”张莉苦笑着摇了摇头,双手插进白大褂的衣兜里,按下了手机开机键,朝电梯口走去。

  “张莉,等等我!”

  张莉回过头,方铭伟小跑着来到了她的跟前。

  “今天感觉怎么样,还好吧?会不会太辛苦?”方铭伟关切地问道。

  “还好,真正辛苦的是你。你是主刀医师嘛。我不过做一些协助工作,有什么辛苦的。”

  “胡说,你看你嘴唇都发白了,站了整整10个钟头决不会那么轻松的。走吧,一起吃饭。”

  望着方铭伟真挚而热切的目光,张莉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走啊,还犹豫什么?”方铭伟的手伸了过来,拉着她就往电梯口走。

  正在这时,张莉兜里的手机响了。方铭伟尴尬地放开了抓住张莉的手,张莉终于显得轻松了一些。看了看来电显示,是赵子晟。张莉为难的表情暗示方铭伟,他应该离开。

  “那么,我先走了,记得按时吃饭。”方铭伟无奈地冲她笑了笑。看着方铭伟渐远的背影,张莉按下了接听键。

  “喂,张莉,手术结束了吗?我来接你,咱们一起吃晚饭吧。”电话那头赵子晟的声音热切而急迫,犹如方铭伟刚才热烈而真挚的目光。这让张莉有些不痛快。“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还有工作没做完,今晚你自己解决吧。”

  电话那头短暂的沉默之后,传来的依旧是赵子晟强作振奋的声音。“这样啊,那你忙吧,注意身体啊。”

  “嗯,我知道。”

  张莉几乎可以想象到赵子晟心中的失望。不知为什么,自从赵子晟向张莉求婚以来,张莉对赵子晟反而冷淡了。他们自初中就相识相知了,高中时在双方父母的极力反对下,二人还是不顾一切地相爱。结果,张莉高考发挥不理想,复读了一年。赵子晟在东大财管系读大二时,张莉终于考入了滨州医科大学学习护理。算起来,二人可以说也是青梅竹马。赵子晟大学毕业时,为了陪张莉继续完成她的学业,甚至放弃了在东城工作的机会前往滨州找工作,只为和她在一起。在滨州奋斗了一年多,托张莉姑父的关系,张莉进了东城第七病院,赵子晟这才又跟着张莉回到了东城。然而,似乎也正是回到东城之后,二人的关系却出现了反复。一边是赵子晟希望结婚的热情与急迫,一边是张莉日渐反感的冷淡与轻慢,这一切让二人多少有些无所适从,尤其是方铭伟从美国学成归来进入第七病院之后,张莉就更是陷入了矛盾而又纠结的深渊。

  电梯在5楼停下,一开门,望着电梯对面墙上大大的“心血管科”的指示牌,张莉轻轻叹了口气。毕竟,纷乱的思绪终于因为工作的缘故从痛苦的边缘被再次拉回。

  “护士,请问许孟儒老先生住哪间病房?”张莉走过护士站时被叫住了。

  回过神,看见一名年轻女子怀抱一大束康乃馨,后边跟着一个提着果篮和补品的小伙子。“右手边,往里走。”张莉伸手指了下方向。

  “哦,好的,谢谢啊。”来者微笑着答谢道。

  郑逸凡正准备过去,一名护士小跑着过来,险些撞到了她。

  “孙洁,这么急去哪儿啊?”张莉扶住了郑逸凡,严肃地望着那位神色匆匆的护士。

  “508病房2床病危,要立即抢救,方医师已经进急救室了。”张莉有些诧异。

  “哎呀,不跟你说了,我过去了啊。507病房的那孩子你帮我照看一下,别又送抢救室。”话音未落,那位叫做孙洁的护士就消失在了走道的尽头。

  “奇怪了,病情怎么恶化的这么快。”张莉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出于一名记者的本能,郑逸凡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但又说不好问题在哪里。

  “郑姐,郑姐……该走了,探视时间过了就不好办了。”高歌腾出一只手指,轻轻敲了下郑逸凡的后背。

  郑逸凡回过头,高歌朝她眨了眨眼。“哦,好。我们走。”

  到许孟儒病房的一段路并不长,不过郑逸凡的脑海中却是波浪四起。出于一名成熟记者的职业素养,她不可能放过生活中一丝可疑的地方;出于一个敏感女人的直觉,护士惊慌的表情也在她的脑海中久久萦绕、挥散不去。“也许是我多心了……”她这样安慰自己道。

  “郑姐,你没事吧?”高歌同郑逸凡搭档一年以来,二人之间形成了良好的默契。郑逸凡一个眼神、一个细微的动作都逃不出高歌的眼睛。

  “没事,到了,咱们准备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