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1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龙斗于天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楔子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楔子

更新于:2018-03-15 10:07:58 字数:3048

字体: 字号:
  月光洒遍了大地,但却带着摄人的寒意,这是一块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星空浩荡,可本因该寂静的草原这时却响起了一阵阵马蹄之音。看着一位身着破烂长袍的人骑着一匹浑身是血的马走在最前,手中好像抱着什么东西似的。后面是黑压压的一片,带头的是一位身穿金黄色战甲的人,光看他的战甲就知道他身份的高低,后面是一群身披黑色战甲之人,虽然隔着一张张青铜面具,带看他们那眼中一闪而过的锋芒,就知道这必定是一群尖锐的部队,手持着两米以上的长枪;突然,那身披金甲之人,拿出一张大弓,上好箭,做挽月之势,只听“嗖”地一声,长箭射出,带着一道金芒,直奔战马之上的人而去,“嘶”在这寂静的旷野上,响起了一阵马的悲鸣;那满身带血的战马身体摇晃了几下,马蹄弯曲向前倒下,双眸中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神采,马蹄已经少了一只,他为他的主人挡下了最后的一箭,那身披黑袍之人纵身一跃,稳稳落地,但脸上却多了一丝决然,看了看怀中的东西,仔细一看,原来男子怀中是一个正在熟睡的婴孩,孩子的脸上是甜蜜的笑容,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其无关似的,沉浸在梦乡中,男子走到马前,用嘶哑的声音说道:“老伙计,真是苦了你呀”马儿无力地叫了叫,眸子中闪过一道光,仿佛听懂了男子的话一样,用头在男子身上蹭了蹭,眼眸逐渐的放大,男子再次说道:“老伙计,安息吧,我会替你报仇的!”,马儿终于合上了他的眼眸,安静的去了。男子这才起身,看了看怀中的婴孩,眼中少了一丝寒意,多了一片温柔,夹杂着几分的不舍,仰望璀璨的星空,缓缓道:“梦呀,都怪我没本事,没能替你报仇,现在连孩子也被我拖累,我不配做你的丈夫,更不配做孩子的父亲呀!”说到这,男子的脸上已经是布满了泪水,不管他面对敌人是多么的刚毅,但在此时却像一个小孩子似的痛哭流泪。这时远远的马蹄声传来,男子止住了泪水,望向山丘,“来了吗?”,男子眼中多了几分冷血,只听得男子话刚落,从山丘上便冲下了一群身披黑甲之人。那些人手中的长矛闪着金光,虽然隔着一层面具,但却依然能感受到面具下的股股杀气,在黑甲之前,有一人身披金甲,手中抚着一张金黄色的弓,显然刚刚那差点要了男字命的箭,正是出自这人之手,因为看见了猎物,他们的速度再次加快,几个眨眼间便到了男子身旁,将男子团团围住,金甲之人摘下头盔,仔细一看,这男子的外貌即使是说不上俊美无比,但也是独一无二的,他纵身跳下马,对男子说道:“聂将军,跟我们回去吧,族长大人一定会看在你为族中所做贡献的份上饶你一命的!”出乎他意料的是,男子说道:“自从梦被你们害死过后,我便不再是族中之人,族长还真是看得起我呀,居然还要派大名鼎鼎的青罡军来抓我,哈哈哈!”。说完后大笑,金甲之人道:“聂云,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认为凭你一个人能拦下我五百青罡军吗?”。男子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话语刚落,手中便掠出一把剑来,剑上刻着龙纹,发出一道又一道强悍的气势,仔细一数,剑上刻有七条龙,龙目中闪着寒光,金甲之人道:“不愧是天下第一剑圣,但你不要忘了,我这里还有五百青罡军!”那人眼露寒光,谁料男子却说道:“那又如何,人定胜天!”。说完便举起了手中的剑,平于胸口,道:“不要再废话,出剑吧。”

  。金甲之人也不再多说,手中也多出了一把刻有七条龙的剑。但龙纹却没有男子那样的气势,男子一手抱着婴孩,一手持剑,冲入了敌群中,手持长剑,一剑划出,平平一剑中却有无比强悍的气势,每一剑划出,都仿佛让星空变色,寒光一闪,便有一人倒下,随着人数的不断增多,男子脸上也多出了几分疲惫之色,金甲之人早已不见了踪影。男子剑剑划出都荡着一丝奇妙的规律,口中缓缓的念道:“龙守荡古今,随风回五行。”突然间,仿佛天地都静止了一般,只剩下风从耳边划过的声音,再看男子手中的剑已不知去向,但仔细一看所有黑甲之人的胸口上都多出了一个小孔,没有一丝的鲜血外流,没有一丝的痛苦就去了,可能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吧。这场战斗持续到了清晨,当太阳从东方升起时,地上又已经多出了四五百具身体。“啊!”剑入胸膛,抽出,带着血气迸出,男子的身上到处布满了鲜血,有自己的,也有敌人的,但怀中的婴孩却毫发未伤,还在梦乡中,男子将手中剑插入地中,扶着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这时,一道金光袭来,男子来不及闪躲,脸上被金光划出了一道口子,男子忍着脸上的刺痛和身体的疲惫,拔出剑,对着一片草地说道:“出来吧,我已经发现你了,难道你只会偷袭吗?”。金光一闪而过,那金甲之人已经站在男子面前,鼓起掌来:“聂云,跟我回去吧,你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了。”。男子向他劈出一道剑芒,打在金甲之人的铠甲上,却只溅起了一点火花,没有丝毫用处。见此,男子二话不说,向金甲之人笑了笑,将怀中的婴孩放下,双手持剑,剑指苍穹。突然念到:“天光龙影定,所谓逍遥尽。”说罢,身体一闪,便出现在金甲之人的后面,长剑脱手,男子喷出一口鲜血,单膝跪下,金甲之人转过头来,道:“你输……。”话还没有说完,忽然瞳孔收缩,向前倒去,倒下后望向男子说:“你,你……”。便气绝而亡了。只见得金甲之人的胸前多出了八个小孔,正是男子所做,那八个小孔排列整齐,正是八卦之样,男子缓缓道:“八卦之决,封龙决。岂是你能够挡下的?”说着,向放在地上的孩子走去,抱起孩子,把他放在怀中,这才开始赶路,因为没有马,只得在草原上慢慢前行,走在草原上,没有食物,就打猎,可草原上猎物又不多,又怕走远,找不到回路,只得慢慢行走,但由于饥饿和寒风的侵蚀,走了几天就晕了过去,这时有几辆马车正在从远方驶来,马车看上去并不豪华,一看就是乡村里的。几辆马车途经此地,车夫看见男子倒在地上,马上就去叫长辈来,过了不久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老人便杵着拐杖过来了,老人问道:“人在哪?”。车夫把老人带了过去,老人将男子翻了个身,看见男子身上到处都是血迹,衣衫褴褛,老人感叹道:“又是一个背井离乡的人,还遭了土匪,哎!”。老人将男子翻了个身,这才发现男子的怀中有一个熟睡的婴孩,孩子的脸上荡着笑容,老人这才反应过来,“快把这两人抬上车,我亲自为他们医治。再不治,就来不及了,这可是两条活生生的性命呀!”。说罢便吩咐两人将其抬上车,老人亲自为其医治,不久后男子醒来,这才发现自己在马车上,翻身跃起,但由于身体的剧痛又躺了下去,这是老人从外面进来,正好看见男子正在试着起来,才说道:“你最好不要动,你全身上下的是伤,我为你敷上了药,但你的内伤我治不了,你保护的孩子是你的孩子吗?”。男子用无力的声音回答道:“是的!请问……?”老人说道:“没事,他我也救了,他身体并无大碍,只是有些虚弱罢了,好好养一段时间就好了。”。男子道:“救命之恩,感激不尽.。”,老人摇了摇头,说:“我救你,并不是为了你的回报,我看得出你是一个习武之人,而且内力深厚,但却有瘀伤,如果不早些治好,你的功力会全废的。”,男子说:老先生,我功力再深厚又有何用呢,保护不了自己的亲人,还不如早些死了,只是放不下这个孩子,妻子在离世之前,让我好好活下去,就算是为了孩子,也不能死!”。老人说:“看来你有一段难以提及的往事呀,现在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就呆在我们这里吧,我们是迁徙的乡下人,至少这里的人都很善良朴实,没有外界的喧闹。”。男子这才答应留下,待得孩子长大后,再离开,至少要给孩子一个安静的童年。男子下定决心后,便随着大队人马,向远方行去。这时,命运的巨轮飞转着,大陆即将改朝换代,又会有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到来……

  (新书,为了练一下写作水平,写得太差,望大家不要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