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4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漆的花嫁
  4. 幻祭

幻祭

更新于:2018-03-15 14:12:12 字数:4062

字体: 字号:
  花嫁

  我不知道是否花儿也要嫁人,但我知道,有你在身旁的花儿可以获得一生的幸福

  冥尘,冬雅终于准备好了一切,他知道终于可以复活微灵了

  冥尘的星空逐渐变得漆黑,直到再无一丝光线,空气中似乎带着摄魂的味道,这里,没有一丝风,越来越压抑的气息直让人喘不过起来,看着冥尘的变化,冬雅知道,终于可以开始了。

  一道道光从冬雅的空间里飞出,越来越多,直到光芒快要淹没冥尘,光芒把冥尘照耀的如梦如如幻,压抑的气息似乎都被这光芒冲散了许多,一道道光有序的飞向个处,没过多久,一个巨大的星阵出现,星阵直接占据了冥尘的三分之一,冥尘的黑暗

  都掩盖不了星阵散发的光芒。

  一件水棺缓缓从冬雅的空间里飞出,棺上刻着无数的花纹,一道道灵光不时的闪烁,乳白色的雾气不时环绕,带着圣洁,又带着神秘。这种矛盾的组合吸引着人的灵魂。雅雅缓缓打开了这梦幻般的水晶棺,晶棺中沉睡着一个少女,如水晶棺一样,

  棺中的少女美得像一件艺术品,头发是很奇怪是暗紫色,象牙色的肌光滑细腻肤,仿佛流动着晶莹的水光,尽管还在睡中,但少女却已美的惊心动魄。冬雅轻抚着微灵的脸,尽管知道现在懂得微灵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

  让你复活,谁都不能阻止我们,雅轻轻的说道,深怕吵醒了沉睡中的人儿。

  星阵中的能量汇聚得更多了,冥尘的黑暗被各种能量的光辉撕破,压抑的气息如实质般倾泻而下,可是雅似乎不受影响,缓缓的,水晶棺飞到星阵中心,缓缓落下,在接触星阵那一霎,天空都被震怒了,紫色的闪电划破天空与大地,向着星阵轰击而来,

  带着灭世的气息,可是这恐怖的雷光还没碰到星阵边缘就被冥尘的黑暗吸收掉了,这时,气氛更凝重了,冥冥中的天空更愤怒了,瞬间,紫色的闪电一道一道的向着冥尘划来,可是无声无息的都被冥尘的黑暗吸收掉了。冥尘不愧是世间最神秘的险地之

  一,光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的恐怖。

  雅雅对外界的一切都漠不关心,他在意的只是晶棺中的人儿,轻轻的闭上了双眸,‘穹’轻轻的吐出一个字,瞬间一切都变了,一道直通天宇的光柱立爱星阵中央,一道道如实质的能量从遥远的地方跨越而来再被吸收。如果现在有人在这里的话,一

  定会被这震撼天宇的能量所震惊,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奥术,而是逆转世界的禁忌,连神都要避退。

  雅的身上各种光彩浮现,原本梦幻的身影更加梦幻了,仿佛随时要消失了一般。全状态开启,随着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闪过一道猩红的光彩,冬雅的完全状态开启,这是冬雅第二次开启完全状态,本是完美的身形变得更加修长迷人紫色的长发更长了

  一直蔓延到小腿肚,无暇的漆黑如夜色的翅膀遮蔽了天空,漆黑的翅膀仿佛带着恒古神秘的黑暗,与冥尘的黑暗互相交融在一起,引得冥尘的黑暗阵阵欢吟,激起一道道黑暗的涟漪。

  空间轰动,带着来自恒古悲泣的音节,冥尘变得更加恐怖了,黑暗化作各种各种恐怖的魔物,发出邪恶的笑声,但是魔物们却丝毫不敢靠近星阵分毫,似乎惧怕其中的禁忌,天空轰隆,却是冥尘都压制不了这恐怖的能量和波动,浩瀚的灵威把整个大陆

  都惊动了,瞬间,一道道眸光神识直扑冥尘而来,但却都被阻在冥尘外。

  此时,幽若山巅一片华丽的宫阙上,一道黑色的身影收回眸光,幽幽的瞳里闪烁出一丝担忧。冥尘出大事了,这让紫诺很是担心,冥尘世世间绝地之一,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动静了,这次发出的波动竟这么恐怖,紫诺光是想一下就觉得可怕。“看来要

  去会会那些老家伙了”。紫诺说着化为一道光消失在天际。

  同样的事在各个地方发生着,“雪宫”“岚台”“澹台”等等地方都有强者冲天而起,瞬间,大陆都因此沸腾起来,各处都在讨论着冥尘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在“禁”中,幽幽传来一个声音:“雅,你终于让我找到机会了,这次,你再也跑不掉了哦,呵呵呵。。。”娇媚到令人骨头都要酥掉的声音让禁中所有听到这道声音的生物的心都为之一颤。各种生物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知道好久才缓过来。

  “是斥”里,在一座最高的祭祀宫殿上,一个身穿纯白色巫女服的高贵少女抬起头,欣喜的望向冥尘,别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却很清楚,那是冬雅哥哥在准备复活微灵姐姐。少女的祭祀服纯白得没有一丝杂质,金色的眸子闪烁令人不敢直视的光芒

  一丝一毫的动作都完美得让人无法挑剔,她就是“是斥”的圣女,是斥的第二女主人“妻梦梦”“小青,开启传送阵,我要去冥尘”梦梦坚定的说道。“好的”一丝不苟,干净利落的回答,小青没有问为什么,她望着那道高贵神雅的身影,眼里永远都是

  极致的恭敬,因为那是她一生的信仰。

  “雅,等我,我会帮你挡下任何的风雨,就算是神阻你,我也会为你弑神”梦梦坚定的对着前方的天说道,好似承诺,有好似誓言。

  微灵的复活引得各方风起云涌,恐怖的暗流激荡,各方势力都被这恐怖所惊动,但各方势力却很默契的低调,虽然比平时忙碌,但却没有一丝慌乱。但却越是着样,越是给不知道的人流露出一种大战将至的气息,也让很多小势力毛骨悚然,天要塌了,

  这是各方小势力共同的想法。冥尘,冬雅身上的能量还在汹涌,仿佛没有尽头。漆黑的翅膀映衬着冬雅,散发出一种神秘却又让人感到圣洁的矛盾气息,让人忍不住陷入其中。灵魂的力量沟通着大世界的点点滴滴,一丝丝的寻找着微灵留在这世界的时光

  之痕,随着灵魂波动辐射般的扩散,波动传向遥远的世界,灵魂穿过各大禁区,把各大区的存在们惊醒了,纷纷传来一声声不满的冷哼,但却很默契的没有说什么。就算说什么冬雅也不会去在意。灵魂的力量穿过大世界向着各个属神的世界进发,一遍一

  遍的寻找着微灵的时光之痕,但是,这种举动惊动了“神”,“绝界”莫邪微眯着紫水晶般的眸子感应着这股灵魂波动,露出玩味的表情。“呵呵,又有人妄想打破古老的禁忌去复活已死之人,不去看看还真对不起自己”说着,空间能划破天空,一座巨大

  的星阵浮现,莫邪落在星阵化为一道与天空相连的紫色光柱消失了。绝界的生灵望着那道光柱,眼睛里满是狂热,时隔百年,主神再次显现,这一天将会载入史册。

  “魔界”主座漆拉感应到灵魂的波动,苍白的英俊的脸上泛起一丝笑意,漆拉知道,这次他又可以收集到很多的收藏品了。

  “修罗”主座“宣子”这个修罗世界的标志物,帅都冒泡的美男子嘴角扯出一抹邪恶的坏笑,感应着散发的灵魂的气息,他大大咧咧的扯过站在一边的教研女人邪恶的道:“又有哪个找死的交货触碰禁忌,上古那次血淋淋的教育难道还不够吗!我可要看

  看是谁,这么有趣的家伙”

  “粉芬“主座里,几个声音同时发出:“感应到了,芬的味道”这是几位女性的声音,声音轻灵但同时也充满了摄人的味道,从她们的声音可以听出她们的兴奋以及激动。几道光柱从主座飞出,那是几个好似不是人间该有的女子,说是倾城倾国也不为过

  ,女子们娇艳的脸上是异常激动的表情,虽然破坏的那种倾城之美,但却多了点亲和力。天空与大地上的花儿们也因为女子们的到了绽放开来,瞬间,主座附近被浓浓的花香包围,花香浓郁却不渗人,反而给人一种清晰之感。也不知女子们在说什么,不知

  过了多久,女子们各自回去,花儿们也变回原样

  同样的事在各个地方发生着,每位神似乎都有着各自的原因,但他们的最终目的是相同的,那就是前往冥尘。或许冬雅早已猜到这一步,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做了,在他看来,哪怕是与整个世界为敌,他,也还是会那样做,因为他叫“冬雅.安娜莲华.莫桑”

  在莫桑的世界,没有“害怕”这些懦弱的词语。“幻祭”的真正施行要21天,所以,各界势力们所忙,但却没有一丝慌乱,因为他们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几天过去了,冥尘最外围处或隐或现的出现一道道隐晦的气息,这是各方势力的先遣部队,但是他们都没有踏入冥尘的禁区,无论是冥尘的恐怖还是那汹涌滔天的能量波动与控股的气息都让他们望而却步。

  在冥尘,巨大的星阵中心,冬雅还是在闭目传送恐怖的能量,仿佛无穷无尽的能量已经持续释放数天,但冬雅却依旧还在释放着.在离星阵中心数里的地方,“梦梦”望着冬雅被各种光彩渲染得如梦如幻的身影静静的发呆,金色的眸子里是无尽的温柔和一点

  点的情愫。良久,“梦梦”猜收回心神。“雅哥哥”你知道吗,在那美丽的“莫桑”总有一道目光带着浓浓的情意环绕在你身边,那是梦梦,为什么当初的梦梦如此的没有勇气,,不然,冬雅哥哥就会在梦梦的身边,而不是在微灵姐姐身边,微灵姐姐真的好幸

  运,能遇上冬雅哥哥,但是,命运为什么对微灵姐姐如此的不公。放心吧,冬雅哥哥,我绝对会让你平安的复活微灵姐姐”梦梦轻轻的说道,好似怕打扰了远处的冬雅。

  在第十一天的时候,天空与大地中各种魔法的潮汐涌现,来自远古的神使带着审判的光辉重临人间,天空生出一朵朵明亮的小花,一闪一闪的。有人看着一闪一闪的小花想了一会,突然猛地暴退,带着惊骇的表情;“地狱之花”是“地狱之花”随着地狱之花

  这一词的传出,各个地方的人想都不想,直接逃似的飞离花的附近,可想“地狱之花是多么恐怖的东西,除了这些异像外,还出现了各种人们或认识或不认识的异像。但是,仅仅是人们所认识的异像的小半就已经吓坏了这些人。在冥尘数十里外的地方。透过隐

  晦的波动,里面是一座华丽的宫殿,宫殿里,紫诺望着面前镜像中显示的种种异像发愣“量风”“地狱之花”。。。这是要这个世界毁灭吗!想着这些异像的源始,紫诺的心都在发颤,着已经不是紫诺所能踏入的领域了。紫诺只能一直观望下去,塔克不敢插手其中

  。

  虚空的某处,这里自成一处空间,这种能力已经不是凡人所能具备的了,空间中鸟语花香,各种不知名的美丽鸟儿在欢快的歌唱,在不远处,一朵高约百丈的巨花上,一座由花组成的宫殿里,几位美丽的女子环绕着一张水晶般的圆桌坐着,她们是“粉芬”的几位

  神,也是唯一的由五彩树幻化成神的“神”在她们中心处是一朵由纯粹的灵魂物质转化的一朵花,花朵静静的悬浮着,你只能知道她是一朵花,但却看不清她的形态和颜色,或者说他没有形态颜色,但是在灵魂的感应下,你却又能清晰的清楚她是一朵花,而且,你

  能隐隐约约感应到这朵花好像缺少了什么,着大搞是缺少了女子们所说的的“芬”吧!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