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3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仙道之逆
  4. 第二章 、修魔之道
字体: 字号:
  “仙人,你还在吗?”一个弱小的声音在墓中突然响起,显然正是昨日的付言。

  “嗯,我给你的书看了吗?”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出。

  “嗯,看了一点,不过真的看不懂”付言老实的答道。

  “嗯,没关系,我会给你指导的,不过先让我看一下的灵根怎么样,昨日只是看出你是个修魔之体到没注意你的灵根如何。”语毕,一块闪耀着黑色光芒的石头飞出并且飞到付言的手中。

  “只需握紧灵石就行了,这是简单的测试之法,在这里我也无法仔细观察。”

  “嗯,”付言说完就单手握紧灵石,一会的功夫灵石大震,反倒是吓得付言差点将灵石丢掉,不过一想到怕仙人生气于是只好紧压住心中的不安,反而更紧的握紧灵石。灵石在震动一会后便停止了,并且变成了两种颜色的灵石,不在是黑色的颜色。

  “咦,居然是双灵根,这样反倒是老夫捡到宝了。尜尜,看来是老天助我啊,只要我出去了即可灭了那几个…….”随后声音越来越低沉已经听不清楚了。

  “好了,我给你打入一道灵力可以帮你早期的修炼,你闭上眼慢慢体会吧。

  语毕,一道黑色的光芒从墓中激出射入付言的身体中。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仙人禁制?怎么会凭空出现在一个孩童的身体中?难道仙界真的出什么问题了?”

  “师傅。怎么了?”付言似乎感觉到了仙人的疑惑,犹豫一阵还是抵不住好奇之心开口问到。

  “嗯,你的身体有点特殊,无法学习仙术看来,唉,看来是老夫贪心了,几千年的封印还是无法压住我的本性啊,你走吧。不用在来了,老夫对你也是无能为力。”老人一阵沉吟的说道。

  “师傅,是不是徒儿哪里做的不好啊?师傅神通广大一定有办法的吧?”付言听后脸色苍白的说道。

  “尜尜,老夫也想教你啊,这样我就能出去了。可惜啊,你回去吧,老夫已经行将朽木了也不想平添灾祸。随后一阵阴风阵阵,付言顿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再次睁开眼睛已经在村门口了,脸色变了一变终究还是叹了口气拍了拍身上的土晃晃悠悠的走回到家中。

  晚上,付言忙完了一天的活躺在了床上,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月亮,心情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但终究可惜之意大生。但是突然发现想起了什么,猛的一翻身,翻开了枕头,一本书静静的躺在那里。

  这就是那位大仙给付言的修炼之书,也不知道是仙人觉得此书不值得收回还是根本不记得这件事,于是这本书还留在了付言这里。

  付言透过月光翻开书,也不敢点上蜡烛,否则爸妈看见肯定会训他浪费的,一页一页的仔细翻阅起来,并且按照书中的讲解将身体摆出姿势按照书中的办法来实行,可惜的是每当他感觉有点东西在身体里了却突然在行进到丹田之外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有什么东西将其挡在了外面,但是付言显然不觉得什么,只是一次一次的尝试着,但是终究没有什么效果可言。

  第二天,付言不敢在去找仙人,怕惹怒了仙人反倒不好,在家忙着一些忙活心中算计着一会去找谁玩什么。

  突然凭空之处突然响起声音“小子,来我这,我想起来了一个东西也许能帮帮你。”

  付言顿时被吓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半天反应不过来,好在声音就此消失不见了在未响起了。

  付言脸色一阵变化,终究还是往村外走去,但是心中感觉大为不宁,手下意思的握紧了脖子上的一个玉。

  这块玉似乎也是他身上唯一的一点装饰了,不过据说这个玉从小便陪伴在他身边,也是因为这个玉,他们的父母才会让他去镇子上去上私塾。似乎他的父母觉得他以后应该考取功名才对。不过这个玉的确有些奇效,小时候有次跟父亲去打猎遇见一个可以喷火的怪物,他跟父亲已经感觉在劫难逃了,但是当那个怪物向付言喷火时,付言紧张的闭上了眼睛但是等他睁开眼却看见死去的怪物以及晕倒的父亲。于是他更加舍不得放弃这个玉了,每时每刻都带着他,时间一长大家也就习惯了。

  走到了墓室洞口,正在思量下去不下去之时,耳边再次响起声音“赶快下来,别思前想后的。”付言脸色大变,终于再次进入墓室。

  “尜尜,你来了,嗯,很好,昨晚我想了一晚上想到了一个办法也许可以暂时压制住你的这个仙人禁制,这样那个仙人也不会知道的,尜尜,你考虑一下吧。”

  “师傅,到底是什么办法?还有,我的这个仙人禁制到底是什么东西?”付言皱着眉头的问到。

  “哈哈,问的好啊,告诉你也无妨,你的这个仙人禁制应该是从小就被种下,至于原因我就不知道了,应该说如果没有大仙使级别的人根本无法解开。这个办法很简单你的这个仙人禁制是从你丹田之外隔绝一切,但是上界的仙人根本不知道咱们人间还有月圆之夜之时,此时月圆之夜,正值那北斗星移,鬼门大开,阴气最盛之时,到时候那古墓中万鬼爆出,五灵血咒开启常有孤魂野鬼到处游荡,这个古墓虽然不会万鬼爆出,尜尜,因为都被我吸纳干净了,所以你倒不必担心万鬼侵身,但这个时候老夫在施以秘术可以将你的仙人禁制解禁一夜,而每月的十五就可让你无忧的修炼了,怎么样?老夫的这个办法如何?”

  “哦,你确定这样对我不会造成什么伤害吗?”付言沉吟了半天终于开口到,

  “自然不会,老夫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害你?难道你不相信老夫?”墓中的声音顿时幽深了起来。

  “自然不是担心师傅对徒儿不利,只是此事听起来诡异万分,我终究不敢简单的答应。而且父母希望我是考取功名的。”付言脸色一白还是答道。

  “功名?等你有了我这般修为还要那什么功名有何用?而且到时候朝廷会来招安你的,让你超脱于朝廷之外但是却比那功名强上千倍不止。”

  付言低头沉思了起来,似乎一切都很顺利,但是心中还是担心不已,实在不明白这个仙人到底为何对自己如此之好。难道是为了让其脱困,但是又担心其脱困后又会对其不利岂不是更惨。

  “行了,你不用想了,每个月的十五晚上你都过来,否则,尜尜,别怪老夫不客气了。”墓中的声音瞬间变得低沉了起来。

  付言脸色大变,心中也无法平静,低叹一口气说到:“好,我来。望师傅好好教导”

  “尜尜,那是自然,你大可放心,我只是看你灵根不错,而且又是天生的修魔之体,不希望你就此浪费了罢了”

  “哼,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不过这个仙人也不是什么好人,还是多多提防些吧”付言思讨到。但是嘴上却到:“谢谢师傅。徒儿没齿难忘。”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