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36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剑枕江山
  4. 第二章千军破

第二章千军破

更新于:2018-03-15 08:04:56 字数:2357

  “啊,啊!”

  “嗷,嗷!”

  破虏军布阵的山岗之前,在两翼高地上弓箭手的箭雨中,金兵铁骑一阵人仰马翻。金兵冲在前面的骑兵,在箭雨攻击下,中箭的着实不少。

  有的金兵身着绵甲中数箭,却依然凶悍的挥舞着马刀,大声的吼叫着,不顾一切的催动铁甲坐骑,往前冲来。直到更多的羽箭射入身体,才落下马来,被马蹄踩踏而死。

  沟渠前的金兵铁骑,虽然有片刻的受阻,伤亡了数百名的骑兵,但金兵阵中的将佐,提着军刀,大声的吼叫中,金兵的铁骑分成了数股,越过了山岗之前的沟渠,冲上了山岗。

  “金兵上来了,弟兄们,立好长枪,准备迎击!”

  “杀,杀,杀!”长枪阵中的义军迈步向前,一股血战的气势。

  义军聚集在山岗之上的七八个长枪大阵,一根根长长的木枪杆子,如同枪林,而锐利的枪头,看上去明晃晃的甚是耀眼。

  在高地上林子峰见金兵的铁骑果然强悍,很快的跃过了山岗前的沟渠,万马涌动中,快速的把义军的数个长枪方阵,迅速的包围在了中心。

  义军的长枪方阵,长枪朝外,身子朝内,密密麻麻的一圈枪头,好似一个个的刺猬,让金兵的铁骑也一时不好入口。长枪揣刺中,有不少的金兵,中枪落下马来。

  金兵的铁甲骑兵为数众多,彪悍的铁甲骑兵,在义军的长枪阵中奋勇冲击,虽然死伤不少,也冲散了数个长枪阵。

  金兵与义军在山头激烈的搏杀,不时的响起惨烈的痛呼之声。金兵的骑兵源源不断的越过沟渠,不断的加入到攻击之中。

  两翼山头义军的弓箭手,不停的攻击后续的金兵铁骑,但依然不能阻止义军的铁枪阵慢慢的被金兵包围,分割,各自为战。

  林子峰眉头一皱,但见附近山岗中的数队义军,缓缓的向突入义军的两翼的金兵铁骑包抄而去。而聚集在北边高地上的金兵主力,大纛突然左右分开两支,但见两股金兵分头往义军的侧翼迂回而来。

  林子峰远远的望见,薛远山所在的山头旗号挥动,抽出长剑大声道:“骁骑营的将士们,该是我们出击的时候了!”

  一名传令骑兵快速的奔上山岭,边快马奔跑边大声的道:“骁骑营,攻击金兵突入山岭的左翼,撕开一道口子,让长枪方阵的将士们退下来。”

  “嗖!”的一只羽箭快速的射来,但见传令骑兵,前胸中了一箭,摔落马下。

  林子峰顾不得其他,大喝一声:“骁骑营出击!”

  “哗啦啦”的一阵刀剑出鞘之声,“杀!”随之一声怒吼迸发而出。但见破虏军骁骑营的数百骑兵,高举刀剑,从山岗上往金兵的铁骑突击而去。

  金兵铁骑中的一名彪悍的白甲骁将怒喝一声,大声叫唤之下,顿时有一股金兵的骑兵调转过坐骑,迎击林子峰的骁骑营。

  林子峰长枪如蛇,撩拨之下,一枪刺死一名金兵彪悍的百夫长,左手长剑,急速的化为一道惊虹。但听见骨骼砍断之声响起,鲜血飞溅中,数名金兵脖颈中剑,一剑毙命,摔落马下。

  骁骑营的数百名强悍的义军骑士,居高临下的冲击中,如同数百头突入敌阵的猛虎,突入了金兵的铁骑阵。

  林子峰一马当先,大声喝道:“孟哥!带领长枪阵的将士们,退往后面山岗,不要恋战!”

  义军长枪阵中一名脸色黝黑,精神矍铄的大汉,手持双枪挑翻数名金兵,夺过一匹战马,飞身落在马背之上,大声喝道:“长枪阵的将士们,退往山岭,不要恋战!”

  脸色黝黑的大汉身旁,瞬间就聚集了数百名义军,边战边退,缓缓的往后面的山岭退去。

  只是金兵铁骑越聚越多,不断的从沟渠前面,奔涌而来。山岭之前数队破虏军与攻击而至的金兵铁骑,已经开始短兵相接,义军利用山岭地形,且战且退。

  林子峰见金兵白甲骁将,在数十名精锐亲随的护卫之下,不断的下达命令,金兵铁骑在他的指挥中,逐渐的把义军前锋合围。

  “小郭,且随我去取了金兵前锋大将的性命!”

  “好的,林头领,骁骑营弟兄们跟你一起突进去!”护卫在林子峰身旁的小郭大声叫好。

  林子峰长枪开道,阻挡在前面的金兵无不披靡,纷纷落马。小郭与骁骑营一队数十名骑兵护着林子峰,径自往金兵的那名骁将冲击而去。

  激战中,“嗖”的一声,一支羽箭急速而来,身后小郭哎呦一声,肩头中箭。小郭来不及拔箭,举起长剑砍翻跟前的两名金兵,紧紧的跟着林子峰。

  金兵的白甲骁将,见林子峰一小队骑兵向自己所处之地冲来,冷哼一声,大手一挥,伸手朝林子峰的义军骑兵小队一指。

  片刻之间,护卫在金兵骁将之前的数百骑兵组成了一个骑兵小阵,挥舞着长刀、狼牙棒便向林子峰的义军杀来。

  林子峰全然不顾,跃马冲击,长枪宝剑犹如梨花盖雪,一人一骑突入金兵之中,如入无人之境。

  眼看金兵的白甲骁将逐渐接近,林子峰猛的挑翻一名护卫亲兵,手中长枪“呼”的一声,脱手飞出,化为一道闪电,直射金兵白甲骁将的前胸。

  金兵白甲骁将大惊失色,忽然前面冲出数名护驾亲兵,“啊,啊”的两声惨呼,长枪“啵”的一声,穿过了两名护驾亲兵,却让金兵白甲骁将躲过一劫。

  金兵白甲骁将见林子峰千军之中如入无人之境,挡者无不披靡,此刻正盯着自己,奔袭而来。金兵的白甲骁将,调转坐骑,向后策马而退。

  林子峰冷哼一声,手中长剑如同一道白色匹练,挥洒之间,瞬间击杀了数名阻挡而来的金兵铁骑,快马向金兵的白甲骁将追去。

  金兵白甲骁将前方不远之处,数队金兵铁骑,快速的上前护卫而来。金兵的白甲骁将心中稍安,听得身后蹄声渐进,他弓马娴熟,忽然拉开强弓,疾驰中猛然转身向林子峰“嗖”的射出一箭。

  箭如疾风,直射林子峰的脑门。林子峰眼疾手快,伸手接过,极为快速的对着金兵的骁将伸手一甩。那箭离开林子峰的手掌,丝毫不下于任何的强弓所发,犹如流星赶月一般,射向金兵白甲骁将。

  “哎呦”上前护卫的数队金兵,见此箭来的迅疾,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啊!”的一声大叫,金兵的白甲骁将背部中箭,羽箭深入其后背,只是他身穿铠甲,虽然中箭落马,却没阵亡。

  林子峰策马上前,金兵的白甲骁将在地上惊恐的一阵翻爬,林子峰纵马一剑,血光到处,金兵的白甲骁将身首异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