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09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海侯
  4. 第二章 不是迟到是不归

第二章 不是迟到是不归

更新于:2018-03-14 14:13:58 字数:1782

字体: 字号:
  不是第一次来,却每一次都是这么揪心呀;“坐吧”老张已经严肃的坐在了客厅茶几旁边,茶几上有一摞陌生的资料;轻撇了几眼的李海,战战兢兢的坐在了对面,看着熟悉的老脸,离门近的坐次,永远是那么的有安全感呀!

  两年里,每个月总有这么一次啊!李海很怕张教授,因为,这是一个有真本事的人,凡是这样的人都能耐。

  对,他的耐力永远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从第一次的像训练小学生一般的死板的微笑,直至现在严肃死板的微笑!

  “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说真话了”李海腻了,现在的气氛,经过这么多次的死不休的折腾终于忍到头了,“我不需要听了”张教授缓缓的打开了资料,推到李海的面前。

  “这些都搞到了,你还折麽了我那么长时间”李海看都没看,颓废的问道;“还是有三个疑点吗,你不是也和我忽悠了这么两年吗”。

  “不是这样的!你早把这些哪出来,我还用说吗”李海想起这两年的谈话就嘴抽筋,颓废的定点却变成了愤怒!

  这两年里,每次的谈话都和张教授想听的不同,不是审判却像律师一般的瞎插着嘴,只为了个好玩;而李海却在说这不想说的话,实话说的比韩剧还假,本是哭着的脸,却像嘴里塞了开塞露一般的傻笑着......!

  “我有件事,想要托付给你”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张教授有点认真!李海异样的查觉到了什么道“我是个失败的弱者,你真信我?”

  “还不算太失败吗!至少还活着吗。”张教授道!

  “我有一个大任务,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完成!”张教授有点不知所错的解释道“我现在能信的人一个都没有,再说你对她说了那么多话,你认为她听不到吗!”

  李海歪过头道“我想知道,她醒了的话,我怎么解释!”

  张教授道“不用解释,她什么都知道,是吧,妮子”。

  李海对于眼前的老张,略微有点儿小恶心,轻轻咽下口水表情有点儿生硬。

  细细的看了下床上的张笑道“可是,你连她的意见都不问,就把这么些大事替她办了。”

  “以后就住这里吧!我今晚就走了,如果能醒来还好;都植物人了还谈什么意见。不过,我事先说好,可别再让她瘦了呀”张教授的话有点违心了。

  “这瘦不是你把她养瘦的吗”李海道

  ......

  ......

  就这样李海多出了这个不算包袱的包袱;每天李海早上替张笑松松筋骨肌肉,以免再次萎缩下去!三个小时的养营液外加一个小时的唠叨,也算忙活的不亦乐乎;本来说好是一个星期就回来的张教授却迟迟未归,这下可把李海累透了……!

  又是一个清晨,已经辞去保安工作的李海,悄悄的溜出了这略微有点儿豪华的小区;这可不是大家想的那样,早在上个月发现,家里已经没有钱再保持张笑的开销后,李海就开始倒贴了。

  原本以为张教授会回的不太晚的,当李海发现自己的钱,根本就撑不过张笑一个星期的时候,李海彻底的崩溃了!

  辞去保安工作容易,可再找工作就难了,要让李海干老本行吧,挣钱快是快,就是不好取呀;没办法也只能干点正常的来钱快的活了。

  通下水道来钱快,快是快就是恶心人,可这也不是经常有的啊!因为这恶心活还得罪了好多外地人。

  什么,为什么不去动脑子挣钱;可现在这个时代呀,有吃肉的富人也有吃肉的恶人更有靠着吃这些人的肉来活着的小人,这些是这个时代的领头军和社会的脊柱缺一不可。

  恰巧李海不是这样的人,说不是也只能说学不会啊!要不然在他以前的行业里,早就成王了。

  “喂,您好,请问您是李师傅吗”老天桥下的阴沟水泥过道里,也有几个通下水的老师傅,可这个有点儿消瘦的中年人,却只找上了李海。

  打量了一下中年人后,李海道“是,可你这活不好接呀。”

  平时来找通下水道的,有电话也有来人接走的,可这人给人的感觉有点怪;“价钱吗!......到了地......你开价就是!不通不给钱呀。”中年人有点急躁的结巴道。

  “算了跑一趟吧,你把车开过来,我把工具放你车上咱就走”李海道;早就闻到中年人身上一股浓浓的酒味之后,李海特意拿上了以前准备好却没用过的氧气瓶。

  坐上车后,中年人的话也渐渐多了起来,通过聊天,李海知道了这是个小酒厂的厂长,不过,总是在聊到厂里的活的时候,中年人就不说话了。

  路程在一个小时的高速后,就拐进了农村的乡路上,渐渐的农田和庄稼少了起来。

  在李海以为这是套的时候,却发现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些小厂房来,厂子后边一片废弃的海滩上,散发着腐臭的酒糟味。

  李海的眉头皱成了了一字道“你们这么干可是犯法的呀!”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