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02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魔道十二棺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陌生女人的拜访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陌生女人的拜访

更新于:2018-03-15 09:37:50 字数:3165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半夏趴在沙发上,盯着正躺着看书的雨泽。

  “什么?”雨泽还是在看书。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哦,”

  “哦?”

  “女孩叫什么名字?”雨泽的眼睛还是留在书上。

  “不知道。”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子?”

  “白白的,高高的,看上去挺安静,内心似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一面,嗯,独特的一面。”半夏仿佛是在对自己说。

  “你说的不会是拉面馆老板的女儿吧,”

  “开什么玩笑,她足足有一百公斤。”

  “这样说有点过分吧”

  半夏坐了起来,看着雨泽说:“真的,那次在面馆,我亲眼看她跳到称上去,比那么一大袋子面粉还要重。而且她看到我时还骂了我,莫名其妙。”

  “女孩子对自己的体重比较在意。”

  “我倒是觉得她喜欢你,之所以骂我呢,是怕我回去告诉你她比一袋子面粉还重。”

  “你这样在背地里说她,以后还怎么吃的下她端上来的拉面?”

  “她又不知道,我可以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况且你为什么会想到是她?”

  “这段时间除了去拉面馆,别的地方也也没去吧。”

  “那你手里的书是自己从图书馆飞到这里的?”

  雨泽才想起半夏去过一两次图书馆,半夏喜欢图书馆,他说那里很安静,还说人们刻意的去维护那份安静什么的。以前有什么烦心事他就去那里,当然,他并不是去读书,而是去睡觉。

  “原来是图书馆的偶遇,”雨泽笑了,他的笑容很少见。

  “差不多。”半夏重新躺了下来。

  “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呢?让你如此上心。”雨泽将书合上,放在桌子上。

  “可能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吧,只是每次碰到她的时候,天气都很好,于是我就固执的认为这是她带来的,反复几次,就变成这样子了。”

  “那怎么不去搭讪?”

  “不想去。”

  “不是喜欢吗?”

  “这是两码事,只是单纯的喜欢,不是爱,或许,或许我只是喜欢上了这种感觉,一个被梦幻包裹的女孩,除了她的存在之外,其他的都是我自己的。你明白这种感觉吗?”

  “也许吧,”雨泽点点头,又拿起书来,很认真的看起来。

  “什么叫也许吧?你这家伙。”半夏将双手枕在脑袋底下,“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的,你太认真了,这样不好。”

  雨泽看着书,半夏看着天花板上的图案,窗外吹进来清爽的风,夏天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这无疑是一年中为数不多的迷人的时候。舒舒服服的做个好梦的温煦。过了好一会儿,雨泽问:“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个?”

  半夏睁开眼睛说:“可能觉得有点孤独了,要不我们回漓城看看吧。”

  雨泽没有说话,事实上他并不喜欢漓城,半夏能感觉到雨泽留在漓城的一段不开心的回忆,可是作为半夏的故乡,怎么也有去的意义所在。况且现在已经无所事事将近两个月了。半夏时不时的看两眼雨泽,可是雨泽喜怒不行于色让自己很困扰。半夏知道雨泽不回答说明他在犹豫。

  “我们去吃拉面吧?”过了一会儿,雨泽说。

  半夏歪眼看了看钟表,还不到十二点,于是说:“有点早吧,”

  这时,传来轻柔的敲门声。

  雨泽开门后,看到一个陌生的女人,她看上去不到二十多岁,神情忐忑,和雨泽对视了一眼又恍然注视别处,一会儿才重新看着雨泽,递过来一封信件。

  半夏将茶水端上来,女人说了声谢谢,然后继续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窗外是一片平地,透过窗子可以看到很远。

  半夏盯着这个女人,她衣着得体,虽然年轻,却在穿着举止都流露着一种成熟女人所拥有的魅力,一看就是那种从小家境殷实,虽然受到父母的宠爱却依然懂事,有很好的学历,丈夫也是非常优秀的人,总之是完美的女人。

  雨泽将信件看完后,重新折叠好,放在桌子上说:“一般来说,我们不会接受这种委托的,所谓的雇主直接找上门来,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信任问题,比起别人对我们的不信任,我们更不能随随便便的受人雇佣,毕竟更多时候我们才是不安定因素的存在。”雨泽喝了口茶水,“被动的委托需要更多的信任才可以。教授的信固然是千真万确,但这并不能成为我们之间信任的桥梁,我们需要一段时间的调查才行。”

  “需要多久?”

  “大概要几个星期吧,”

  “我等不了那么长时间,”女人脸色惨白,“我现在很害怕,一刻也忍受不了现在的处境。如果是佣金的话,我可以满足你们的要求,只要你能帮我解决掉。”她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纸袋。放在桌子上。

  半夏一向对雇佣的琐事不感兴趣,以往他都会离开,找个安静的房间睡觉,因为雨泽都会处理的很好,可是这一次那个漂亮的女人让半夏留了下来,充满好奇的他开始想着为什么这个女人会在如此紧张的情况下还会保持的美丽的存在。

  雨泽说:“我能问一下你和教授的关系吗?”

  “他是我大学时的老师,即使毕业后,我们也保持着很好的朋友关系。后来,发生了这些奇怪的事情,老师是心理学方面德高望重的专家,于是我无一例外的去老师那里寻求帮助,一开始我们从心理疾病的角度做了一些尝试,可惜无济于事,几天前,老师约我出来,他说我所遇到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能解决的范畴,接着他向我提起了你。”女人祈求似的眼光,看着面前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人,“请帮帮我。”

  雨泽的犹豫使得半夏有点揪心。这家伙有时候有点过谨慎了。

  “教授怎么向你介绍我们的?”雨泽接着问,

  “教授说了很多,我想你们的职业应该是驱魔者之类的吧,这也是我找你们的原因。”

  雨泽沉思了一会儿说:“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的丈夫真的被魔物侵蚀的话,我是说如果,那么,他就有被杀的可能。”雨泽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那个女人,“而我们也会毫不留情的,你还是决定要这么做吗?”

  女人的眼中闪动着泪光,不知道哪一刻就会倾泄而出,她强忍着没有哭出来,用柔弱的声音说道:“这些事情我已经想到了,我来这里已经是做了最坏的打算,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因为...因为...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那个女人走后,半夏终于忍不住问:“我不明白,为什么要问的那么清楚,别人出丰厚的报酬请我们做事,况且那个女人都要崩溃了,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此时正在翻看女人走的时候留下的东西,一份资料。

  雨泽看的很认真,等他完全看完之后,他才回答道:“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不会接手这种别人推荐来的人吗?即使是教授先生。”

  半夏摇摇头,他以前确实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你知不知道当我们解开身上封印的哪一刻,我们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半夏还是摇摇头。

  “不是受贪欲支配的普通魔物,而是拥有人类一样智慧的怪物,它们通常更加理智,更加懂得怎样去赢,你知道已经有多少像我们一样的人死在魔物的手里?我猜你不会想知道,很多人都是被找上门来,杀死在精心设计的陷阱中。你知道每年有多少探索者死去吗?其中不乏实力超群的人。”雨泽一如既往平静,“你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强了?你忘了这个世界是平衡的,你有多么强?它们就会有多么强。或许我们有一天会死,但我还是想最后一个死去。请记住我的话。”

  泽最后的一笑便消除了半夏所有的不满,半夏故作生气的说:“你有时候更像个老师,有人这样说过吗?”

  “现在的我需要考虑的事情更多,以前我可以去做一些任性的事,现在却不行,因为我还要为半夏的生命考虑。作为我的同伴,你是幸运的。”

  “你这家伙,动不动的就说到生死,我哪有那么容易死,”

  “等你身边失去了重要的人之后,你就会明白了。”雨泽说。“现在或许并不是谈这个的时候,不过我有个好消息。”

  “什么?”

  “现在你可以去漓城了。”雨泽将那一摞资料递到半夏面前。

  半夏将资料拿在手中,他并不急于证实雨泽的话,他先是找到了女人的名字。

  “聂子华?怎么听都像是男人的名字吧。”

  “聂子华?”雨泽被这个熟悉的名字搅动着记忆,这个名字来自于何处?他回忆着那个女人的面孔,思索之余又重新躺在沙发上,他的目光停留在墙壁上的一副古画上,这是上一任房子的主人留下的,画并不是出自名家之手,画风很随性,旁边还有字,雨泽默念道:“似是故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