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2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本为凡人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黎明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黎明

更新于:2018-03-10 11:39:58 字数:3700

  咔擦……砰——

  火焰剧烈的燃烧着,电光啪啪的作响,滚滚黑烟翻腾的冲向死寂的夜空,黑沉沉的四周,无不向人们讲述着压抑和恐怖,以及刚刚突发的事故。

  “呃…救命,救命…呃”

  倾倒的汽车中,传出了几声微弱的呼救声。片刻后,一个肥硕的身躯缓缓从车窗中爬了出来。这画面如果有人看到的话,定会感到万分惊奇。那像一座小山的体型,却从那变形的车窗迅速钻出。只得感叹一句,这是个灵活的胖子。

  “呃…好痛!”

  不一会这座肉山便骂骂咧咧的站了起来,此时,才能看出这是一名中年男子,身高显得颇高,但因为一身的肉膘却给人一种十分圆润,奸滑的感觉。但最具特色的其实是这名男子的脸。一般人如果看着那张被肉挤压的都快看不出五官的脸。如果养气功夫不太高深的话,一定会被这张神似弥勒佛的脸所迷惑,从而心生好感。但是如果熟悉这张名叫庞林的脸的人,一定会嗤之以鼻。如果心胸狭隘,吃人不吐骨头的伪君子会是好人,那么这个世上还有恶人吗?

  庞林转过身来,摸了摸隐隐作痛的脑袋,眯了眯眼紧紧的盯着那辆撞的不成样子的跑车看了一会,机警道:“妈的呃好痛,好好的新车怎么会刹车失灵呢?看来有人买通了那个王林,在车上作了手脚。是谁呢?难道是姓林的杂碎?”

  风呼呼作响后,一道黑影仿佛幽灵般骤然出现。而这一切,正在思考的庞林全然没有察觉。

  沉默片刻后,庞林眼中寒光一闪,狞笑一声,咬牙切齿道:“一点是姓林的杂碎,妈的,那块地被老子拿下了,他一定怀恨在心然后报复老子。好呀!姓林的你等着。”

  于此同时,在S市的一件灯火通明的会议室内。

  一名中年男人皱着眉看着眼前的青年男子,片刻后,中年男人不屑道:“没想到代价昂贵的杀手“血手”却是个废物”

  “你说什么”青年男子抬起头,目光锐利的看了一眼中年男人。

  被青年那如利器般的目光盯着,中年男人心头骤然一惊,随后暗自恼怒了起来,定了定神,继续道:“不是废物,那是什么?我花钱雇你杀庞林,而你今夜却在我这里?你总该给我个交代。”

  “交代?”青年男子冷笑一声。“好吧!”

  “嗖”“砰”

  看着眼前的飞刀,中年男人额头的冷汗立刻出现,动了动嗓子。男人这才想起自己眼前的人可不什么好人,而是一个价格不菲的杀手,而自己如此训他,岂不是自己给找不痛快吗?

  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青年男子又继续道:“我今天没去,你要杀得人也得死。”

  “为什么”“凡人要杀他,我今夜过来是给你退钱的,毕竟人不是我杀的。”

  “凡人,凡人,难道是那个天价杀手凡人吗?”中年男子急忙抬头问道,却发现室内已空无一人。

  中年男子缓缓起身看着窗外的景色,沉默片刻后,男子狞笑一声道:“庞林,你的仇家可真多呀!”

  …………

  南郊外

  庞林皱着眉头看着汽车废墟,心道:手机在车里看来是用不了了,这里又地处偏僻,看来只能在这里将就一下了,姓林的,你等着,呵呵。

  沉吟片刻后,庞林缓缓走向车后,打开后备箱。

  在这不得不说价格昂贵的车就是比一些中看不中用的廉价车好,至少安全性二者就相差甚远。看看庞林的形象就可以说明。车前黑烟滚滚电火花不时的出现,车都这样了,在看看庞林除了衣冠不整,略显狼狈之外,混身一点血都没流。唉。

  看着手中的毛毯,庞林神色略显复杂,而后低声嗤笑道:“车里常备这些东西的习惯是什时候养成的呢?什么时候呢?唉!应该是在那对夫妻手下做事的时候吧!”

  沉吟少许后,庞林狞笑一声,缓缓道:“我没错,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不想再去给别人打工了,凭什么,他们可以轻松惬意的享受生活,而我,只能为他们四处奔波,每月拿着跟我付出不成正比的报酬,凭什么!凭什么?”

  呼呼呼

  庞林低声嘶吼道,脸上突然浮现出一种不正常的潮红。

  风更大了,也更急了,周围却更静了。

  沉默许久后庞林长叹一声。

  “我没错”

  “那是在你的命给我之后”

  庞林神情一呆,迅速转身望去。急声道:“是谁?谁在哪里鬼鬼祟祟的?”

  “要你命的人”

  只见一名青年男子斜靠着树干,双目紧闭,双手斜抱于胸前,仿佛正在小睡之中。

  庞林紧紧盯着这名男子,眉头越皱越深。

  但诡异的是,双方都不再言语。呼呼呼风更急了,夜更暗了。

  片刻后,庞林沉声道:“你是谁?你不是王林,他去哪了。”

  青年男子缓缓睁开眼睛,站起身来,看着庞林嗤笑道:“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我是取你命的人,至于你说的王林,他已经在路上等你了。”

  庞林看着男子的目光,不自觉避开那明亮的眼神,身体也发起了轻微的颤抖。仿佛他面对的是一条隐忍在黑暗中,准备致命一击的毒蛇。右手微微伸向身后,轻触一下腰间的突起物,定了定心神。抬起头,双目露出一丝寒光。狞笑道:“你就这么可以肯定,能稳稳的拿下我,年轻人,不要说大话。小心你先去见了阎王,。”

  “不会,至少今天我不会死”

  “是吗”

  说话间,男子猛然向前窜去,右手紧握,顺势打出冲拳,直击心脏。作为在生死间挣扎多年的顶级杀手,招招毙命,已然深入他的骨髓,不动则已,动则必杀。

  面对男子的重拳,庞林微微眯双眼,嘴角浮出一丝冷笑。心道白痴,都什么年代了?随后右手摸向腰间,取出一样黑色的物体。

  “咔嚓”

  突然间。在庞林惊愕的注视下,一只拳头不停的在瞳孔中放大。

  “砰”

  只见一团巨大的黑影倒射出去,撞向一棵碗口大的的柳树,伴随着“咔嚓”一声,可怜的柳树便和大地来了个深层接触。

  庞林斜靠着只剩半截的柳树,只感觉背部疼痛,身体脏腑震动,一口鲜血忍不住涌上嘴里。“噗。”吐掉的鲜血,染红了他的牙齿,抬起头他死死盯着青年男子。咬牙道:“是你干的,是你取掉了子弹”

  “是的,在你来取车的时候我就换了”

  男子冷冷的盯着他,不带语气的回答道。

  “我认栽了,你要多少钱,才能放过我”

  “我不要钱,只要你的命”

  庞林面色大变,略带一丝狰狞之色,疾言厉色道:“为什么,姓林的花了多少钱,我可以给你两倍,三倍,不不,所有钱都可以,你不能杀我。”

  男子蹲下身,捡起庞林的枪,嘲讽的看了庞林一眼,声音冰冷缓缓道:“我不知道你口中的姓林的是什么人?他也没有花钱让我来杀你,而你要活命,这个代价你更给不了我,好了,上路吧!”

  庞林眼露恐惧,不死心道:“那好歹让我知道是谁要杀我,你又是什么人。”

  男子将子弹上膛后,抬起头冷冷看着庞林,嘲讽笑了一下,缓缓道:“呵呵,十年了,你原来从来没有把我放在心上?也罢,我曾经叫过你叔的份上,也就让你死个明白。”

  庞林心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念头,但立即摇头否认。但伴随着男子脸模撕下脸型的变化,庞林的脸越来越白,心里越来越明白为什么自己必须死。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更何况,自己害了他们全家呀!

  “你还好吗?”

  男子低声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无尽的嘲讽。

  “我还好吗?十年了,你知道我过得什么日子吗?一个连杀鸡都不敢的人,如今手上却沾满了鲜血。一个连狗都怕的人,却要天天跟尸体打交道。一个十年来从未睡过一个安稳觉的人,你说我过得如何?林叔你说过得好不好”

  “我对不起你”

  “呵呵,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对不起的是那对信任你的夫妻,是我的父母,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当初要不是我的父亲,看你可怜,你现在有可能还在生计发愁,而你却是怎么回报父亲的,为了攀上江峰的大腿,勾结外人,害的我家破人亡。害的我变成孤儿!啊,姓庞的杂碎,这就是你的感恩!啊!”

  男子抬起头,瞪着赤红着双目,嘶吼道。

  男子说罢,抬手举起枪,低声道:“庞叔,我黄易再叫你一声叔。一路走好,到下面帮我给我的父亲,母亲带句话,当恶人全部下地狱时,我会去陪他们的。”

  看着黝黑的枪口,面对死亡的威胁庞林骤然惊醒,急忙呐喊道:“黄易,你要相信我也是被逼无奈啊!江市长他威胁我。他说,如果我不帮他,搞垮你的父母,他就让我家破人亡呀!我也是没办法的呀,黄易你要相信我,你要相信我啊!对了!你那几个叔叔也参与了呀!他们窥视你父母的财产已经有很多时日了,逼死你的父母,是他们干的跟我无关,跟我无关呀!黄易。”

  “他们都会下地狱。你放心,上路吧!”黄易低声道。

  “不,我不能死,我还有很多钱没有花。美好的生活,我还没有享受,不,我不能死”

  庞林一边神经质般的自语着,一边手脚并用的向后爬去。

  黄易讥讽看了他一眼。

  “砰”

  风停了,周围又恢复了死寂,而黝黑的天际却在人们的不在意中浮现出一丝光明。黎明的曙光再一次降临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间。

  黄易怔怔的望着庞林的尸体,内心有股说不出来的感觉,沉默片刻,长叹了一口气。转身逐渐消失在黑暗中。

  天亮了,一丝光芒透过了层层树荫恰好照在了庞林的脸上,庞林的神情充满了不甘,后悔仿佛还有一丝丝解脱。

  有因就有果,行善因结善果,做恶事有恶报。

  “今日凌晨,我市南郊发生一起凶杀案,目前警方正在追查,请知情者速于警方联系。”

  “哎,你听说了没有?南郊发生了杀人案!”

  “听说了,好像死的那个人姓庞。”

  “听说他死得好惨的!”

  “是吗?”

  清晨的血色新闻,打破了平静已久的城市,掀起了阵阵涟漪。但所有人跟平常一样只是将这则新闻作为饭后谈资。只是谁都不会想到这仅仅是血与罪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