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25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虚梦世界
  4. 第二章 忘川

第二章 忘川

更新于:2018-03-15 09:19:40 字数:2160

  寿命标志后面带着数之不尽的灰色矩形小方格,这些小方格前八个被血色填满,第九个方格只有三分之二左右是血色。

  虚能值后面是一个灰色五角星,五角星后面有十个矩形方格,只有第一个方格被蓝色填满,第十个方格后面则是两个灰色五角星。

  “进入【忘川】,请在24小时内逃出。”

  耳边响起苍老声音,冰冷液体猛地灌进唐尧嘴鼻内,周围传来针刺般的压力,仿佛将他压塌。

  “在水下。”唐尧心道。

  黑暗的环境和身周冰冷的液体没有让他失去分寸,他瞬间屏住呼吸,想着如何应付眼前环境。

  四周没有复杂水流,而且从他身上不适感来看,他应该在水下十米左右位置,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游上去。

  唐尧开始摆动他的双手双脚,他的身体如同青蛙一样向上游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嘴鼻接触到了冰冷空气,一股刺鼻的鱼腥味猛然涌来,呛得他咳嗽起来。

  他拍打水面,胸口紧接着浮出水面,他的头部瞬间顶到了什么硬物,发出一阵金属颤音。

  “金属?”唐尧心中微讶。

  他忍住头部传来的疼痛感伸手摸去,很快摸到了冰冷触感的条状物,条状物应该是某种金属,大约手指那么粗,上面排列着六道凸起的环。

  他双手再次仔细摸索,金属条组成了无数正方形,这里可能是一个囚笼。

  “水温特别低,也不能确定水中没有其他危险,先看看背包里有什么。”唐尧的一只手紧抓着上面的金属条,用腾出的另外一只手将背包脱下来。

  防水背包被他系在了金属条上面,他伸手进去发现里面有三个物品,其中一个东西形状和便捷手电筒很像。

  拿出类似手电筒的东西,他按住了棒身的凸起,惨绿色的光在黑暗中亮起,光亮起的瞬间他身体一震。

  拳头大小的白色眼珠在他身前半米处,眼珠内部有一道人眼大小血色环纹,而且白色眼珠内没有瞳孔。

  一个长满细密黑色尖齿的大嘴斜对着他,鱼腥味原来是从那里发出的。

  巨大怪鱼浮在血色水面上,它面部如鬼怪一般丑陋,两米长的身体上挂满了半米黑色倒刺。

  “这是什么东西?长着一张鬼脸?”唐尧歪头看着怪鱼微微皱眉。

  “它的眼珠似乎已经退化,长时间在黑暗的环境下生存肯定是这样,它现在应该看不见我,不然早就攻击我了。”唐尧右手食指在鬼面鱼大嘴前划出一个圆圈,这一下几乎贴上了细密黑齿。

  他能感觉到一股湿气在手指周围收缩不定,怪鱼大嘴一张一合,似乎在呼吸。

  他和怪鱼对视一会,借着灯光迅速地检查防水背包,发现里面有一个黑柄弹簧刀和一瓶500ml矿泉水。

  他检查完物品看向手腕,防水表上的时间是七点零六分十五秒。

  “无法确定我进入这里的时间。”唐尧紧握金属条的左手微松,右手弹簧刀猛地砍向金属条。

  寂静的囚笼内顿时响起了难听的声音,金属条非常坚硬,弹簧刀在上面一点划痕都没有留下,看来想要凭蛮力突破囚笼是不可能的。

  唐尧把弹簧刀折好放进裤兜内脱下卫衣,将卫衣拧了好几遍重新穿上,接着拉下卫衣帽绳把手电筒紧绑在了左臂上。

  “这个办法不管用,看来要从其他地方出去了。”唐尧摸了摸身上湿透的衣物,不快点逃离这里,他可能会冻死。

  他倒挂在黑色金属笼上向前爬行,金属条很冰冷,让他的手冻得有些发麻。

  这时,一阵奇怪水声在他前方不远处响起。

  唐尧迅速拿出弹簧刀,闪出刀片放在胸前,凸起青筋的左手攥着他前面的金属条,脚背紧扣在金属条上,身体绷紧得像是弹簧。

  绿光照耀,唐尧前方一米处的水面陡然分开,一只黑色长方体从水面浮出,模样像极了棺木。

  黑色长方体朝着唐尧缓缓飘来,在他正下方停了下来。

  黑色长方体果然是一个棺木,浮出水面部分大约只有三分之一,看样子里面装了一些有分量的东西。

  黑棺大小和他的身体刚好合拍,颜色材质和金属条很相似,棺盖上印刻妖异如火的血色花纹。

  “曼珠沙华。”唐尧看着身下触手可及的黑棺低语,曼珠沙华又称彼岸花,是妖异、灾难、死亡与不祥的象征。

  他身体向前爬了半米,几乎贴到他背部的黑棺也向前移了半米,他停下来时,它也跟着停了下来。

  唐尧的头部轻转,向右侧身,右手闪出一道寒光砍在黑棺上。

  两者相触的瞬间,刺耳的金属音响起,黑棺上没有出现任何划痕。

  “果然不行吗?”唐尧收好弹簧刀,一只手轻触黑棺上的曼珠沙华图案。

  图案似乎亮了一下,紧接着冷冽气流从棺盖传入他体内,一个莫名图像在他心底浮现,那是一个白衣女子。

  她脸上笼着一层白纱,无法看到她的容颜,不过看她玲珑身段和如玉美肌,长相必定不会太差。

  “白衣女子?”唐尧喃喃自语,再次看向手腕,现在时间是7点37分。

  他的右手突然抓住黑棺侧沿,向右一拉,盖子很轻易地被拉开,盖子轻得像是羽毛,没有任何的重量。

  他把盖子拉到水中,激起些许波澜,刚好浮在黑棺右侧。

  唐尧借着绿色灯光再次向下望去,看到里面的物事,他脸上满是惊容。

  黑棺内嵌一层三厘米厚的玉石隔板,玉石板中央置着一截笼着轻纱的手臂,一股幽冷香气从上面浮出。

  “断臂?”唐尧深吸一口气,这条手臂应该属于白衣女子。

  从手指位置判断这是左臂,连着小臂的秀手极为精致,就像是用上好的玉石雕刻出来的,带着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

  唐尧手臂一展拽住如玉手腕,极寒之气从掌心蹿上来,他低头一看手中断臂化成了黑焰。

  他身下黑棺则变成一道黑烟渐渐消失,仿佛从未出现过。

  唐尧感到黑焰包裹的右手冷热交替,他手掌下血水结起一层薄薄的星形六角晶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