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27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天师奇侠传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天师传承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天师传承

更新于:2018-03-15 16:24:54 字数:6705

字体: 字号:
  黄河九曲卷风沙,

  浪涛万里走天涯。

  若得一日飞腾去,

  直入九霄神仙家。

  ..................................。

  黄河雄浑壮阔,一路涛涛万里汇聚百川,却总是带着苍茫的风沙,浩瀚的岁月,与数不尽的神话传说,幽幽向东流去。

  世人见这条大河蜿蜒曲折,如同一条横跨神州的巨龙,纷纷以为河中有神灵存在,对其敬畏不已。

  很少有人知道,在黄河入海口几百里外,有一座海外灵山。

  而这座灵山的地势奇特,竟似与黄河遥遥呼应一般,像一颗龙口吐出的明珠,璀璨夺目。

  按理说,这座位于神州大地边缘的灵山,在无尽汪洋之中,受尽百川入海的日夜冲击,本应不该存在才是,可不知为何,千万年过去,这座灵山依然能能牢牢的钉在大海之上,更如擎天玉柱一般,不可动摇。

  传说中,这座灵山名为‘云台’,竟是仙人乘云出海之处,

  不过既然是仙人所在之地,那么云台山如何惊艳夺目,世人也就不奇怪了。

  关于云台山的奇闻异事很多,传说中云台山上的珍奇异兽层出不绝,就连龙凤麒麟这些的天地灵兽也曾隐隐的出现过。

  不过传说毕竟是传说,普通人家谁也没有真的在云台山上见过什么奇珍异兽,但是这座灵山峰岭锦绣,一派嫣然的景致却是驰名海内外的。

  踏入云台山后,无论人在何方,只要抬头仰望,都会看见一座拔地而起,直入云海的山峰,这座屹立在天地之间的山峰。

  叫做玄都峰。

  玄都峰上云烟缭绕的深处,隐隐可见一座山崖,这座幽然悬于无尽云海之上的山崖。

  叫做舍身崖。

  世人有如足够的机缘,就会在清风拂过舍身崖上的云海之时,看到一个险峻而又宽阔的平台。

  这个无比巨大的平台,平时隐藏的云海深处。如果世人有幸能够一睹舍身崖上平台的真容,就会惊奇的发现,平时世所罕见的瑶草奇花,在这个平台之上处处可见,其中平台上云雾汇聚的地方,更有青松翠柏,竹海桃林等等幽然景致。

  而平台之上最为醒目的就是一座古朴庄严的道观。

  这座道观位于平台中央,以八卦之形而建,它色如天青地秀,却坐拥八方风景,道观每一个细微之处,无不深深契合道家师法天地的自然风韵,但正是这种含而不露,清静无为布置,又使得这座道观看起来深不可测,放佛平淡之中,又蕴藏着无数玄机的奥秘,

  这座灵山云海之上的道观,叫做玄都观。

  而在有关于云台山的传说中,玄都观,就是仙人所居住的地方。

  “轰隆!”

  突如其来的雷声彷佛震裂了苍茫。

  几道长长的闪电划过虚空,天地为之一亮。

  从那霎那间的光明中依稀可以看见,无尽东海不知什么时候起,翻起了层层的波涛巨浪,那原本蔚蓝如洗的平静海面,竟变成了漆黑如墨般的颜色,看起来阴森森地,煞是吓人。

  云台山玄都观外,有两个人站在危崖边缘,并肩而立,他们的眼神紧紧盯着东海波涛,而神情却同时变得凝重起来。

  “贫道为了多停留世间三日,施展秘法拖延了飞升的时期。却不曾想到仙人的力量,竟可怕到如斯地步,云台山天罡地煞之气已经受到了贫道的波及,就连附近的海域也变得狂暴起来。看来,为了苍生安宁,贫道是不得不走了。”

  说话的人神态安详,这个人看起来约有四十余岁,素衣素服,却是道士打扮。

  这个道士的一双明目从容之极,似乎对世间一切都智珠在握,然而在此时,道士望着东海波涛却是叹了好几口气,神情上更是说不尽的唏嘘:

  “张天师,贫道这一去,这东海数百万生灵的安危,可就托付给你了。”

  “李天师,老夫早劝你广收弟子,传下道统。唉,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被称为张天师的人,是个老者,他白发如雪,面目苍劲有神,气度也极为雍容大气,绣满金线银丝的八卦道衣,穿在他的身上,不仅不会让人的奢华,反而显得极为相称。

  张天师像是一个尊贵无比,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可是的他背上,却奇怪的背着一柄三尺长剑,这柄长剑没有剑鞘,剑刃通体透彻清如幽泉,散发着阴寒的气息。

  时不时地,这柄长剑还会闪过几道奇异凌冽的剑芒。

  张天师因为背上的长剑平白多了几分煞气,看起来也显得有些可怕。

  然而此时,这个一看就非比寻常的张天师听到了李天师的话后,不断的摇头,神色也变得十分的低沉,更有几分无奈的叹息。

  “李天师啊,你可真是给老夫出了个难题啊。”

  李天师默然片刻,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拱身一拜,行了一个大大的道礼:“拜托张天师了。”

  张天师稍微抬手,阻止了李天师继续拜下去,接着颓然一叹:“好了,老夫应下便是,你我天师玄都两派有着千年不变的情谊,世世代代守望相助,有这情分在,李天师还说什么拜托的话,只是..“

  张天师说道这里,神色变了几变,蔚然一叹:“只是自王天师法归道山之后,神霄派后继无人,至今也没有什么出色的后辈可以独当一面。如今神州北域一带,依然是老夫派遣的大量天师府弟子镇守,说实话,只是镇守南疆北域,老夫的天师府已经是力有未逮,如再让老夫守卫东海,唉,老夫尽人事了..”

  李天师自然明白张天师的苦处。

  茫茫大地,妖魔数不胜数,然而神州有三大道门鼎足而立,率领无数有道修真之士斩妖除魔。硬是将那些祸乱世间的妖魔鬼怪,阻绝在神州大地之外。

  这才有了神州百姓安居乐业,享受太平的生活。

  玄都守东海,神霄平北域,天师镇南疆。

  三大道门镇守三大疆域,至今已有两千余年。只是时过境迁,天下承平已久,如今的三大道门,无论是从门派规模,还是道法修为,都远不如昔日辉煌的时候,百年前,天下动荡,妖魔纷纷出世,北域绝岭深处,更是诞生了一头万年不遇的恐怖妖魔。在这场与妖魔的惨烈厮杀之中,神霄派高手纷纷陨落,神霄派因此也走向没落。

  其实龙虎山天师府如今的人力,镇守南疆一隅,已是勉强,但自从北域神霄派没落之后,张天师又硬撑起了神州北域降妖伏魔的重任,如今玄都观李天师一去,东海再无擎天之柱支撑,今后怕是整个天下的安危,都要将转到张天师的肩上。

  虽然张天师道法通玄,但他能担当得起这..天下吗?

  李天师想到这里,略一犹豫,忍不住说道:“贫道也知道张天师的难处,不如我们前往昆仑,去求助大日禅宗,如何?”

  张天师圆目一睁,眼中凭然多了几分怒意,他断然拒绝道:“李天师,你这是什么混账话?此事休得再提。”

  李天师身子微微一震,也没有再说什么。

  张天师看到李天师沉默的样子,胸中突然莫名多了几分心酸,但他仍是强自硬撑的着说道:“昆仑乃是神仙之地,西荒妖魔被昆仑一众仙佛阻在神州之外,自然是天下人的的福分。但西荒之外,玄都守东海,神霄平北域,龙虎镇南疆。这是我等三派世世代代的职责,怎能假手他人,辱没了历代先师的传承教诲。”

  李天师回头看了张天师一眼,一副你这是何苦的表情。他本想再劝,可是又深知天师府张天师的倔脾气,万般无奈之下,李天师沉吟片刻,还是怅然说道:“让天师府独自镇守三大疆域,贫道实在惭愧..”

  “李天师惭愧什么..”

  张天师淡然看了身边的李天师一眼,心中忽地有一股复杂的情绪掠过,似是迷惘,似是羡慕,似乎还带了一丝丝的嫉妒:“李天师短短两百年修炼,已然得道成仙,道友如此天资,便是放眼天下,与上古的道法奇才相比也不逊色..”

  李天师并没有对自己成仙一事有什么欣喜的心情,他的头轻轻低垂,望着东海起伏的波涛,眼中满是留恋:“成仙有什么好,从此仙凡两隔,再无回头之路啊。”

  哼!

  张天师冷冷一声,似乎觉得李天师有些矫情,得道成仙是多少修真之士梦寐以求的事情,如今李天师终成正果,竟然还有几分不情愿。

  这态度怎能让人忍受。

  要知道天师府上一个修炼成仙的人,那也是七百年前的事了。

  “真不知玄都一脉如此眷恋红尘,却为何还总能修得仙道。”

  张天师一副老脸憋得通红,但终究是把‘苍天不公’这几个字咽了下去。

  李天师听到张天师的不满,怔了一怔后,反应过来,淡淡苦笑一声:“贫道有所成就,皆是因门中秘宝天外飞星,虽然贫道的修行之路因此秘宝而变得略微平坦,但贫道也因此秘宝揠苗助长,使得修道根基不深,终是难成大器。如今贫道耗尽毕生的修为,也仅仅修得地仙罢了。”

  “地仙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张天师怅然一声,神态变得有些虔诚。毕竟他也过了百岁高龄,血脉已经衰竭,纵然再长寿也不过剩下几十年寿元。以张天师现在的道法修为,虽然也算得上世间一等一的绝顶人物,但若想成仙,那仍是奢望。

  每每仙路难求的时候,张天师的情绪总是不高,不过今天他身边的人的李天师,有一个问题,张天师想问玄都观主很久了:

  “李天师,老夫听闻玄都观的天外飞星,对道法修炼极有增益,但此秘宝是否真的只能由天外之人驱使呢?”

  李天师闻言一怔,回头一看,却见张天师不知何时低下了头,怔怔地看着东海余波,神色间大是落寞。

  天外飞星对修士的修行有极大的助益,传闻历代玄都观观主都是凭借此秘宝,修为进境一日千里。李天师明白张天师的想法,他是想借助天外飞星之力,为自己的仙路做出最后的一搏。

  修道中人对成仙的渴望,李天师深深理解。

  只可惜,天外飞星与众不同,怕是要让张天师失望了。

  李天师思及门中秘宝天外飞星的种种特性,慢慢摇了摇头,向张天师解释道:“当年神武天尊恪守本心,不为鬼神所动,不受世事影响,视万物众生为平等。在天尊飞升之前,天尊既忧大道失传,又忧所传非人。于是天尊采集三界奇珍,用大智慧大神通炼制了一件秘宝,这件秘宝,就是天外飞星。由于天外飞星这件秘宝蕴藏着神武天尊通天彻地的道法神通,所以对修道之人有着极大的助益,只是正因为天外飞星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奇效,天尊担忧有以此秘宝作恶,贻害苍生。于是就对天外飞星下了限制,只有跳脱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的人才有机缘开启这件秘宝,并且,同一时间天外飞星只承认一个主人,只有当上一代主人解除限制之后,下一代的人才能重新开启秘宝。这也是玄都观历来只有一个真传弟子的原因。”

  张天师心中对天外飞星早有所料,可是听到李天师这么说,他还是有些失望:“老夫对玄都观的传承自然知晓,难道玄都观的真传弟子非得要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人吗?这世间哪有这类神仙般的人物。”

  李天师叹一口气:“世间有无数国别,亦然有无数信仰,神武天尊不愿后人因世俗的牵绊,而心中有所偏颇,所以玄都观历代的真传弟子,都是超然世外的天外之人。”

  张天师心中犹有疑问,但仍是忍不住问了出来:“莫非李天师也是天外之人?”

  李天师轻轻点了点头:“贫道李商隐,来自于此方世界之外。”

  张天师惊愕片刻,忽地开口问道:“可是小李诗圣李商隐?”

  李天师听到小李诗圣这个绰号,神情微微一黯,叹了一声:“贫道非是龙朝李商隐,而是另一个世界大唐国的李商隐。”

  怪不得总是觉得李天师才绝惊艳,像一个文人多过像一个道士。

  原来,他竟然是李商隐啊!

  张天师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惊叹之余,也彻底熄了对天外飞星的希望:“道友自三千世界而来,果然是超然物外啊。”

  李天师提到故乡,神情又是一黯,颓然叹息道:“独在异乡为异客,这其中的孤寂也难以言诉啊..”

  “往事不可追啊。”

  张天师劝了一声,又继续问道:“如今局势,不知李天师如何行事?”

  李天师默默想了一遍,又抬起手,朝着张天师行了一礼:“如今之计,贫道只能先用天外飞星,召来一个天外之人作为真传弟子。至于以后的事情,就拜托张天师安排了。”

  张天师叹息一声,大方的受了李天师一礼,可依旧是没好气说道:“老夫代神霄派镇守北域的时候,也做过最坏的打算,如果有朝一日天师府独木难支,就采取联姻之策,引来别派强援。如今看来,老夫这注意,要先用在玄都观上了。”

  “联姻吗?我辈修道中人倒是少见此事啊。”

  李天师微微一怔,即时想到张天师宁死也不求人的倔脾气,不过张天师能够用联姻之策,也已经是够难为他了,这从另一面也说明了天师府的人力实在到了捉急的地步,若不是如此,堂堂天师府的一代天师,又岂会采取联姻这等世俗凡人结盟的手段。

  李天师想到这里,又望一眼这云海苍穹,念及这东海数百万的生灵,他终究是点了点头:“也罢,玄都一脉道士不禁婚嫁,就依张天师安排了。”

  张天师见李天师同意自己的安排,神情微微一松,就又开始说道:“李天师,你可要召来一个男弟子,别召一个女弟子把玄都观赔了出去。另外,你召的弟子也别太老太丑,别让老夫没脸面为你弟子提亲..”

  “这个..贫道尽量吧。”

  李天师叹了一声,他见张天师唠唠叨叨的样子,竟有些啰嗦,不禁感到有些好笑,但听到张天师越说越多,想来他这联姻的念头也是有一段时间了,李天师想到这里,念及张天师堂堂一代天师,居然背后落得如此委屈,又不禁为张天师感到几分心酸。

  张天师感到李天师的目光隐隐有些异样,老脸一红,哼了一声,大声说道:“嗯,事不宜迟,老夫在此护法,李天师你就施展道法,召唤弟子吧。”

  “好,贫道这就出手。”

  李天师决定下来之后,行事也变得雷厉风行起来。

  只见李天师话音一落,轻轻伸手一招。

  霎时,

  一声霹雳苍茫深处轰鸣响过,整个舍身崖似乎猛烈震动了几下。

  在云海深处,不知有多遥远的地方,忽然亮起了一道巨大的闪光,似乎对李天师的召唤有所回应,瞬间从苍穹深处划过一道长长的轨迹,恍若一颗璀璨流星,朝着舍身崖奔涌而来。

  张天师皱了皱眉头,他惊奇的发现,这颗撕裂了层层云海,从天而降的流星,竟是一块斑驳的大石头,这块石头表面上有无数道裂纹,不知存在了多少悠久的岁月,而每一道裂纹细看上去,又如同一道道玄奥的符咒一样,布满了石头的每一处。

  “玄都妙法,一念动天——引!”

  李天师一声大喝,手捏法决,在胸前几度变换后,朝着空中的流星摇摇一指。

  巨石一阵剧烈的抖动,停下了流星的下坠之势,在李天师法咒的指引下,慢慢的悬在李天师头顶上方三丈之处,滴溜溜的转个不停。

  “玄都妙法,一念封神——解。”

  李天师又是一声咒语,空中的巨石一下子停止了转动,忽然飘出了点点闪烁的莹光。

  一点,

  两点,

  无数点的荧光顷刻之间挥洒而出,放佛无数星辰一般,纷纷降临在这山巅危崖之上。

  这一瞬间,

  世间放佛忽然陷入了寂静,只有那无尽的星光晶莹闪烁。

  张天师从没见过如此奇景,他的目光已经迷醉,视线所达之处,尽是无数璀璨的星光,这如梦如幻一幕,放佛置身在宇宙星空一般不可思议。

  难道,这就是天外飞星的真面目么?

  “玄都妙法,一念幽冥——变。”

  李天师再念一道咒语,天外飞星又起变化。

  巨石之下,渐渐打开了一个幽暗深邃的黑洞。

  黑洞越开越大,无尽的幽暗在黑洞中显得诡异难测。放佛一张虚空里张开的恐怖巨口,一切都逃不过它的吞噬,就连漫天星光也不例外,一入黑洞,便一点一滴消失的无影无踪。

  “玄都妙法,一念三生——显!”

  天地忽地一白,

  一道金色的光华从黑洞中猛然坠下。

  只见一道道虚影在金光中纷纷闪现,不断变幻着,每一个虚影都是一个人的形象。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服装与风貌也各不相同。放佛大千世界所有人物都缩小在了这一道炫目的金光中。

  李天师神情瞬间变得极为凝重,他抬起头,望着无数道虚影,心知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天外飞星经过玄都一脉的秘法,已经沟通三千世界,连接上无数异世之人。

  接下来如何选择,就看李天师的心意了。

  “女者消。”

  李天师大手一挥,无数道虚影顿时少了一半。

  “老者消。”

  虚影又少了一半。

  “吾心一念,不合者立消。”

  李天师宁神静气,灵台一片空明,只留下慈悲的念头。

  这是最关键的步骤,李天师用我心似天心的秘法,将自己的慈悲心念印记到天外飞星之上,如此一来,只有心性与李天师心中的慈悲契合的人,才会被天外飞星选中,成为玄都观的真传弟子。

  世间的名门正派,为了甄别出心性纯良的弟子无不煞费心思。而玄都观从起步就杜绝了所传非人的可能性。

  这玄都观的道法之妙,比世间其他门派,又何止高出了一筹?

  经过三次筛选之后,黑洞金光中的虚影又少了一大半,可是即便是这样,留下来的虚影依然是成千上万。

  李天师这时凝望着黑洞中的虚影,不由欣慰的笑了笑,看来这茫茫宇宙,三千世界,终究是邪不胜正,舍我私心,还有这般慈悲者,竟何其之多耶。

  “既能懂得贫道的慈悲,相信亦然会理解贫道的做法,来自异世界的孤客,就请你以大慈悲之心,继承玄都一脉的道法,垂怜此方世界的芸芸众生吧。”

  李天师朝着黑洞中的众多虚影随手一指。

  无数的虚影在金光中轰然破碎,

  一个被选中的虚影,顿时亮了起来。

  天外飞星霎时间也再度闪烁,散发着无尽的光明。

  巨石的星光透过黑洞向深处照去,光芒越盛,其中就仿佛越有一股不可阻挡的强大吸引力,这股引力,通过黑洞,直达宇宙的彼岸,将里面那个人形的虚影,

  一点一点的..

  拉了出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