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7:23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真武纪年
  4. 第三章 五个大,怎么输?

第三章 五个大,怎么输?

更新于:2018-03-15 11:36:59 字数:4564

  田文本来是想多睡一会儿的。

  他2米长的庞大身躯太字形趴在凌乱的白色床单上,一头酒红短发挂在床头,薄被早就被他不知在半夜几时踢到了床尾,只堪堪搭着半截古铜色的粗壮小腿。暖暖晨光从窗户透进来,轻抚着他肌肉线条优美的后背,如同母亲温柔的手。

  天朗气清惠风畅,但愿长睡不愿醒。

  在梦里,田文通过了问天祭,拿到自己的太上物我,实力大进,天下无敌,两把西瓜刀在手,从东极座希言湖畔一路砍到西极座摩诃沙海,手起刀落,手起刀落,眼都不眨……

  情到酣处,奋力一蹬腿,脚边的被子“嗖”地飞了出去。

  这时,房间门突然被人推开。

  “老田,说好的靶场晨练王城PK——哎哟我去!”说话人只看到眼前一团白芒不断放大,扑在脸上,慢慢滑落。

  陆离今天早早起来,想起昨日与田文约好,今日清晨去演武场做幻境赛练习,于是洗了个头,刮了胡子,做个造型,到斋舍吃完饭,掐着点来到演武场前厅,心情自然是极好的。等了田文30秒,然而这货并没有到达战场,想来又是赖床模式,无奈只得前来踹门,没想到迎头摊上这等祸事,怒气值噌噌上飙。

  陆离走到田文床前,脸上露出一个恐怖笑容,伸出右手打了个响指,田文身体上方迅速凝结出一个水滴型的符印,很快集结出一颗直径1米的巨大水球。陆离握拳的右手一松——

  “啪”

  “啊——下雨啦下雨啦!!!我的衣服我的被子……”田文手舞足蹈从床上蹦起来。

  ————————————————————

  陆离感到有点蛋疼——特别是看见身旁射来的充满怨念的眼神。

  “哎哎哎,不至于吧,起床气这么大,讲道理嘛,是你鸽我在先,我这只能算是正当防卫啊……”陆离有种皮肤都被负能量射线烤热的错觉。

  田文哀声叹道:“这不是重点好吗,你了解那种在美梦中自由翱翔突然被人拽下来的落差吗?”

  陆离无奈:“好好好,我的错,这个锅我接了!”

  田文突然换上奸计得逞的贱笑:“田氏不粘锅完成单杀!”

  陆离一脸黑线:“果然是近朱者赤,近风者骚……”

  两人吵吵着,一路向前。

  迎面是一座宽阔的广场,广场中心,十米见方的凸起平台上,一颗微微悬空的巨大的光球引人注目,光球呈黑白二色,以太极图的方式相融在一起,定睛看着它,仿佛有种要被吸进去的感觉,玄之又玄。

  这会儿,光球边上已经稀稀落落站着不少人了。

  有人注意到了两人的到来,远远地挥手:“嘿,老田,离哥!”两人走近,和大家打着招呼。陆离笑道:“不好意思各位,耽误了点时间,我们开始吧。”田文振臂高呼:“来来来,老田车队开车啦,要上车的抓紧时间!”众人商议了一阵子,走出来八个人,四人四人分别走到田文和陆离身边,站定之后,按照惯例报了一下各自信息——

  田文队:

  “多隆,物理系空手格斗。”戴着拳套的金发壮汉抱拳参上。

  “西法,物理系远程狙击。”面相老成的精瘦少年紧随其后。

  “张文远,元素系元素暴走。”文弱瘦小的白袍男孩将手中的短杖抖了个杖花。

  “奥本海默,也是元素系元素暴走”大众脸的卷发青年开口。

  “好的,”田文总结发言,“队长田文,物理系极限锻体流派。阵容合理,赢面很大,大家努力了!”

  陆离队:

  “伊文斯波,物理系短兵精通。”腰间背上佩戴着很多短刀匕首的小个子第一个上前。

  “徐长生,元素系元素暴走。”手持一枚莹润水晶球的高大黑发青年接上。

  “周邦媛,元素系控场流,陆哥哥我是你的迷妹!”双手紧扣眼也不眨盯着陆离的紫发女孩娇声说道。

  “克里斯汀,心灵系精神冲击流派,楼上抢我老公,亮兵器吧!”金发女孩挥舞着法杖叫嚣。

  “咳咳——”陆离有点受不了这混乱的场面,迅速总结:“队长陆离,元素系控场流派。”

  田文直接进行赛前嘲讽:“嗨呀,我的风度翩翩猪肉佬,白马王子陆哥哥,怎么说?后宫失火啦,要不直接认输,省的待会儿丢人?”

  陆离并不想和这个家伙嘴遁,打了个响指:“GoGoGo!”

  十人纵身一跳,田文五人跳入光球黑色的一边,陆离五人跳入光球白色的一边。一阵时空扭曲的轻微撕裂感之后,进入一个看不到边界的空旷虚拟空间,中心一道光柱高耸入空,光柱两边,田文队和陆离队相对而立。田文陆离两人的面前,各有一块电子屏幕状的操作平台。众人将瞳卡资料注入屏幕,两边队长确认了队伍信息,进入环境选择界面。

  田文掐了个兰花指:“陆哥哥~打个训练而已,就用演武场地图好不好嘛~”

  陆离浑身泛起鸡皮疙瘩:“你别恶心我好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就遂了你的意,让你明白什么叫实力成就经典,王者绝非偶然!”一向温文尔雅的陆离也中二一把,语气自信满满。

  田文吹了个口哨:“可以啊,陆哥哥,兵马未动,flag先行啊,倒要看看是哥哥的金刚钻坚硬,还是妹妹的瓷器活痴缠呢~”

  陆离又是被骚到了,浑身难受赶紧伸手喊停:“行了行了,田大哥拜托快收了你的神通吧,想当年你是个多么率直真诚的大好青年,自从和你家老二混在一起,真的是越来越没眼看了……”

  田文只是嘻嘻笑着,选了演武场的对战环境,陆离立刻点了确认。从天而降十道光柱笼罩了两边的十名少年少女,一圈白环自上而下扫过每个人的身体,待扫描完毕,每道光柱飘出一粒光团,飞入了两块屏幕之间的巨大光柱中去。

  在所有人的意识中,又再一次经历了空间扭曲的撕裂感,最终,两支队伍被传送到了一座和外面一模一样的广场之上,分列两端。

  就在裹在众人身上的光芒消散的瞬间,田文如离弦之箭爆冲而出,势如猛虎,肌肉贲起的右腿弹离地面时甚至带出了可见的尘浪,同时大喝道:“多隆跟上,西法压对面心灵,文远打牵制,掩护近战,海默无差别火力覆盖,小型地图,对面近战能力很差,只要压过去,基本就能赢!”

  众人应和,多隆跟着田文身后向对面阵型发起冲锋,多隆虽然是近身格斗的打法,身体强度的锻炼并没有落下,但与极限锻体的无敌坦克田文相比,堪称脆弱,所以需要借助田文的掩护接近敌人,从而爆发战斗力。

  西法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从身体的各个位置掏出几块零件,几乎是瞬间,便组装起一挺狙击枪,开镜瞄准了距离并不算远的对方心灵系选手克里斯汀,并没有冒然开枪,而是盯着对方的动作,做好了随时射击准备。因为狙对脆弱的心灵系选手的杀伤力虽然不俗,但是其射速在这种级别的对抗中实在不够看,冒然开枪一旦射失,那看似短暂的输出真空期足够心灵系的精神冲击反制掉这边的狙击手,因此只是用来封住对方的行动。

  张文远与奥本海默同为元素暴走的能力方向,作用重叠,单位空间的元素浓度是一定的,为了不使两人的战力因为彼此的存在而削弱,两人能力的使用则必然各有侧重,一者偏辅助,一者常规重炮。张文远挥动法杖,在田文身边凝出一枚由无数公式组成的繁复符文,只见田文身体周围出现了一层波浪状的纹路,同时作用于一前一后前冲的近战二人,在众人眼里,两人的身影开始模糊化,而速度却加快了几分。张文远一刻不停地继续施法,在后排三人身前凝结出三面符文墙,生效后,雾化了三人面前的空间,同时雾中纷飞着许多可见的黑色颗粒,这是会有效中和掉任何自然系元素法术当量的湮灭球。做完这一切,张文远额头见汗,面色苍白,委身在地。

  奥本海默掏出五张卡牌,丢向对面,卡牌在空中燃烧、分解,逐渐凝聚出一团随距离不断变大的高温气体,向对面笼罩而去,在变得足够大之后,随着奥本海默的操控,化作一只振翅飞鸟的形状,速度加快从天而降。

  张文远和奥本海默都明显觉得这场比赛,自己的状态比平时都要好了很多,难道真的是东极第一近战的主角光环加成?两人乐观地想。

  在田文一方行动的同时,陆离也在迅速指挥:“伊文不要冲,等对面两近战接近后用飞刀进行中距离打击,长生和邦媛不要攻击,用尽所有精神力基本粒子化场中的元素,克里斯,也不要发动任何精神打击,全力加持长生和邦媛的精神力场,就是这些,其他的交给我。”

  “啊???”

  伊文斯波倒还好,徐长生、周邦媛和克里斯汀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哪有这样的奇怪战术?不攻击不防守,只是做最基础的元素粒子化公式,确实是可以方便陆离的元素技能施放,但是这种便利是无差别提供给所有人的,可以说是毫无意义,等到对面的攻势打过来,这边兼职毫无还手之力啊,就算陆离的实力大家都是毫无疑问的信赖,但这等于是单靠他一人对抗对面全部,怎么想都是没可能的,难道说陆离这场不想赢?

  看到众人的迟疑,陆离只是露出一个和煦晨光般温暖的微笑,打了个响指:“放心吧,我自有安排,快点执行,稳赢的,相信我!”

  那种从容淡定胜券在握的气质迅速感染了大家,更何况还有两个陆离的忠实崇拜者在阵中,徐长生、周邦媛和克里斯汀立刻就将疑虑抛在脑后,按照陆离的指挥开始施法——这可是东极最强队的指挥啊,比我们高到不知哪里去了,不听他的听谁的呢,众人心中想道。

  田文感觉非常的奇怪。

  这个陆离,是要送吗?没道理啊。

  老二说过,事出反常必有妖,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我要不要停下来仔细观察一下再做行动?

  可是老二也说过,很久以前有个老头,摇着扇子弹着琴,吃着火锅唱着歌,手下一个兵没有,就吓退了敌人的大军,这该不会也是陆离摆的那什么……龙门阵?不对不对,鸿门宴?不是不是,哦,想起来了,空城计?陆离难道也是什么都没准备,只是利用我的猜疑心理,裹足不前,从而后发制人?

  但又不能够啊,这么多年的队友,陆离我了解的,这种人表面一副谦谦君子的欠揍模样,内心的控制欲贼强,就是爱操心,得把什么事都纳入掌控之中才舒服。空城计,老二讲过的,看起来玄妙莫测,但其实是把主动权交出去给别人了,是生是死只在人一念之间,能成还是借了对方内部的矛盾冲突的势,可谓是权宜之策无奈之举,要不是无人可用无力可生,谁特么一天天爱玩这种心跳游戏,太刺激了,这和陆离的性格完全不符啊,肯定有后手,大大的阴谋!嘿这小子阴起来不差老二多少啊。

  可是……不合理啊,这才多大场地,一眼就望到头,毫无遮掩,他能玩出什么花来?我现在是占着先手的,这要是怂了,没冲下来,那不就亏大发了,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亿,不行不行,老哥这脑子想这一会儿头都快炸了,妈个鸡,爱谁谁,我不管,先冲一波,不行再说!

  念头通达,坚定冲锋,上面这一番看似复杂的心理活动换算成现实时间就那么“嗖”的一刹那而已,这时田文已经看得清陆离脸上那欠揍的假笑了,以如此恐怖的速度,两人之间的距离几乎等同于零。

  100米,

  50米,

  20米!

  胜局已定!田文内心已经给陆离判了死刑。这个距离,只要再逼近一点点,携着冲天气势,有如万马奔腾般不可阻挡的田文有足够的自信,可以做到对对方任意一人的绝对斩杀!这是东极第一近战的战争践踏,迎接审判吧!

  10米,

  锁定。

  田文抬起右手,并指如刀,弹地,腾空。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跃的简单,和直接,也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击的炫目,和璀璨。

  龙拳·弑君剑!

  田文根本就没考虑去击杀其他人,无论是说擒贼先擒王也好,还是说,其他人其实和两人远非一个级别,此次所谓训练,另外三名队友不在,明显只是两人带着大家玩的,彼此眼中唯一的敌人,就只有对方!

  近了,

  陆离黑缎带般的柔顺长发飘扬,

  天空的炽鸟坠落,

  张文远用尽精神力,补出一发冰锥,

  多隆眼看距离不够,发动机括,拳套上的钢钉飞射而出,

  远处西法早已切换了目标,锁定陆离多时,扣动扳机,子弹出膛,

  无处可逃,

  赢了。

  五个大,怎么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