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0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仙剑神侣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艳遇恶魔女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艳遇恶魔女

更新于:2018-03-14 14:26:25 字数:7254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乃是太行派四年一届的剑会之日,届时太行山下各路修家,都会齐聚太行缥缈峰,以观盛世,因而作为太行一带最大的城市,近些日子,楚州境内来往的各路人士络绎不绝。

  早晨太阳高照之时,在一处衙役府上的门口,一个全身褴褛的青年被两个衙役推出了大门,引来了路人一阵怪异的眼光,这个青年名叫天乞儿,从远在万里邪族卡兰斯人的地下世界而来,没想到漂洋过海大半年,刚踏上楚州沃土,便因为偷窃富人财物的罪行,被抓进了大牢。

  想来,也真是该他倒霉,那日,他来到楚州,被一群迎面而来的乞丐撞上,而这些乞丐中,恰有几名偷窃之士,于是灰头土面一身邋遢的天乞儿,也被一并当做共犯,抓了起来,好在事情真相总算查清了,受了半月牢狱之罪后,衙役也没再为难他,便把他放了。

  天乞儿对着衙府的大门咒骂了两声,出了出气,便闷闷不乐地来到楚州城外的一片森林里,自己身上脏遢的连自己都有点受不了了,他想找个地方好好地洗一洗,走了好久,在前方隐约看见了一处山崖,而山崖下就是一个温泉,他当即兴奋地奔跑到那里,衣服没脱就一头扎进了温泉之中,快活地又喝又洗。

  可天乞儿还没洗到三分钟,忽然听见前方的树林那边,有马蹄声传来,他心有顾忌,当即把头埋进温泉里,发动玄气法把气憋住,不想被来者发现自己的踪迹,他在地下世界时,因为不幸身重不可被驱散的纯阴邪毒,导致功力被这寄生的力量吞噬的所剩无几,但玄气法的发动只需一点功力即可,这点功力他还是有的。

  水面以下的天乞儿,注意到马蹄声在温泉旁边停了下来,紧接着就听见女人的说话声。

  “咦,这里竟然还有温泉耶!”一个妙龄少女清脆动听的声音,传进天乞儿的耳朵里,“太好了,这破烂森林里蚊子这么多,树人的影子没发现,本公主的身体都要先臭了,正好痛痛快快地洗个澡!”

  “公主,不可啊!”旁边一个人阻止道,“这荒山野林的,说不准这温泉里就藏着什么危险的东西,我看公主还是忍一忍吧!”

  “是啊,公主,还是不要……”

  “你们统统都给我都闭嘴啦!”脸上还一副稚气的少女叫道,“一路上,你们就知道唠唠叨叨,告诉我这也不能,那也不能的,现在本公主想洗个澡,你们还要拦着,再说——再说,我杀你们的头!”

  一群公主侍卫,听公主这么说,顿时把要讲的话,咽了回去。

  天乞儿心里一惊,不知是哪来的公主,但看样子,似乎来头不小,不过天乞儿也紧张起来,要她真脱了衣服跑下来,那还得了……

  “还站着干嘛呀,”少女瞪着随从的护卫道,“难道本公主洗澡,你们还想在这里看着嘛?”

  “属下不敢!属下这就离开,只是……”一干人等还是不放心。

  “好啦,好啦,”少女不耐烦地道,“我知道了啦,遇到危险,得第一时间叫你们,真是的,说的我耳朵都起膜了呃……”

  公主执意要下温泉洗澡,那些护卫也不敢再多阻拦,只得先行避开,只听见“嗖嗖嗖”的几声,几条身影,便顷刻间隐入后方的森林之中。

  见护卫们了终于走了,公主舒了一口气,之后便毫无顾忌地脱下外面的丝绸纱衣,褪去内衣,散下乌黑飘逸的长发,一副白皙剔透,曲线曼妙,充满诱惑之力的玉体,一览无余,让人欲火攻心。

  少女慢慢踏入水中,丝毫不知道,在这水里,竟然还藏着一个男人,随着她坚挺的双峰没入水里,一阵欢快的戏水之声,撩人心火。

  感受到这位陌生女子的不断深入,天乞儿知道她正朝温泉中部靠来,而且离自己越来越近了,这让天乞儿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天乞儿不敢贸然现身,唯恐会冒犯到这位公主,可是天公不作美,天乞儿不想被少女发现,少女却无意间发现了他。

  当赤裸玉体的少女,再继续往前走时,下体无意中触碰到隐匿于水中的天乞儿,天乞儿刚想闪开,少女用手一摸,正好摸到了天乞儿的手臂,天乞儿感觉到少女顿时打了个寒颤。

  少女以为刚才摸到的是一只死人手,顿时惶恐地叫道,“呀!——”

  不等少女叫出,天乞儿一个跳起,将她的玉体拉入怀里,然后紧紧捂住了她的嘴,但当注意这女子的面容时,他就呆了。

  此女子不过十七八岁左右,却生的如花似玉,唯美清纯,玉脸睫长,丰体细腰,恬静不失艳丽,可爱不失文雅,如此风情万种的美人胚子,突然一丝不挂暴露在天乞儿面前,天使容颜,魔鬼身材,天乞儿怎能不惊。

  “淫贼!你好大的胆子!”少女见自己的娇贵的玉体突然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抱在怀里,顿时怒火中烧。

  天乞儿本想和她解释一番,没想到这少女当即一口咬向天乞儿的手,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而后反过来一巴掌将天乞儿打得晕晕乎乎。

  不等天乞儿反应,少女已经腾空一跃,来到温泉旁边的地面之上,飞速地将衣服穿好,公主侍卫听到动静,皆朝这边飞敢过来。

  “来人呀!”公主气的玉脸通红,恨得咬牙切齿,“快把这淫贼给我抓住!”

  天乞儿大呼不妙,就想逃跑,可是刚跑到岸边,公主旁边的一个修道者,意念一出,隐匿于袖口中的半尺飞剑,呼啸而去,天乞儿见飞剑袭来,蓦地一惊,一时没稳住身子,忽悠一下摔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一把利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持剑的是一个美丽气质的女剑师。

  公主走到天乞儿面前,先是一脚踢在他的身上,而后再次扇了他一个重重的巴掌,怒气冲冲道:“你个臭淫贼,我当有多厉害呢,竟然敢偷看本公主洗澡!你……你该死!”

  天乞儿连忙解释道:“小妹妹,你误会了,你听我解释,我——”

  “你给我闭嘴呀!”

  公主再次怒斥道,又是一脚狠狠地踢在他的腿上,痛的天乞儿叫苦不迭,他知道这下有理也说不清了,于是拔腿就跑,虽不抱多大希望,但逃命的本能却十分强烈。

  “好啊,你个死败类……”小公主恨得咬牙切齿道,“你想跑是吧,那本公主就让你跑个够!”

  天乞儿一边跑,一边回头,发现公主他们竟然没有坠来,但他听见公主那句话了,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也没多想,只顾着一个劲地逃跑。

  公主对旁边的女剑师说:“素兰姐,别让那小子跑了,你跟着他,直到他自己跑不动为止!到时候,他没力气挣扎了,看我怎么收拾他!”

  “是,公主!”

  女剑师意念一出,手中之剑忽然平躺在半空之中,她纵身一跳,站在剑身之上,施展御剑飞行之术,朝天乞儿逃跑的方向追逐而去。

  天乞儿跑的气喘吁吁,见到背后竟然没有人追上来,甚是不解,难道那个野蛮公主女就这样放过他了?

  正在疑惑之际,天乞儿突然听见背后的有呼啸之声传来,回头一看,妈呀,那个女剑师竟然御剑飞行,朝他追了过来!

  公主就是公主,连身边侍卫的档次都这么高,天乞儿估摸,这女剑师的修为恐怕早已过了二阶之境,厉害的很,不过他再次一想,要是自己的功力尚在,也怕不得她,但如今之际,他也只能使出全力,头也不回地继续狂奔。

  但那女剑师一直都和天乞儿保持着一段距离,就是不追上来,害的天乞儿就一直往前跑,终于天乞儿实在没有力气了,最后一头栽倒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眼神晕乎地看着头顶上站在剑上的女剑师,无奈至极。

  公主和其他人骑马而来,公主坐在马上,看着脚下一副累的要死不活的天乞儿,嘴角露出一丝邪邪的笑容道:“你这小淫贼,跑的倒挺快啊!生了个贼胆,做什么不好,偏偏泛起了色心,区区一个败类,竟然敢打本公主的主意,来人呀,先把他的双眼给我挖出来!”

  天乞儿无可奈何,只得继续替自己辩解道:“姑娘,请你听我解释,在你来之前,我就已经在水里了,刚才你在水里洗澡,衣服没穿,我也绝不是有意想要冒犯你啊,抱住你是怕——”

  “你……你……”公主见天乞儿竟然这么说,当即气急败坏。

  “你这个大流氓,大败类,大淫贼!我什么时候在水里洗澡让你抱过啊!我……我衣服还没脱时,就已经发现你藏在水中了,你这个死败类……你哪有机会得逞色心啊!你——你竟然还敢诽谤本公主!”

  小公主恨得在天乞儿的身上,一阵拳打脚踢,痛的他哎哟不断,天乞儿竟然当着这么多公主的侍卫面前,说他抱过公主的赤体,这让公主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对她的这帮手下,虽然他所说不假,但小公主为保名誉,也只得反过来替拼命自己狡辩。

  情急之下,天乞儿一时没明白公主话里的意思,还以为她仍是不相信自己的解释之语,于是继续道:“小妹妹息怒啊,你想想看,我看都看了,抱也抱了,你打死我也没用啊,但你好歹也听我解释——”

  “我杀了你!”

  小公主见天乞儿还在这样说,拿过女剑师的剑,就朝天乞儿劈下来,天乞儿拼命躲闪,自己的脑袋一连几次与公主挥来的剑,擦鼻而过。

  旁边的公主侍卫,见到公主如此激动,唯恐她情急之下,伤到了自己,急忙将天乞儿制住,让他不能动弹,公主手中的剑,直直地砍向天乞儿的脑袋,但就在剑离他的脸还有一寸之距时,公主突然停下手来。

  “你这臭贼,烂贼,可恶的败类!要是就这么杀了你,岂不是便宜你了!”公主放下剑,双眸露火地盯着天乞儿。

  公主一声令下,他的手下,就开始了对天乞儿身体的蹂躏,这群人知道公主的身体被这男人轻薄了,此时正在气头上,回去之后,要是被皇帝知道了自己的女儿,在他们的保护之下,还遭到这般羞辱,那他们人头可就不保了。

  如今之际,只有先缓和公主的心情才行,所以他们对天乞儿的折磨,十分讲究,专挑他的痛穴打,受了委屈的小公主,听到天乞儿一声又一声的惨叫,顿时心情舒坦了许多,总算找到一点安慰了。

  天乞儿被打得鼻青脸肿,眼看着迷迷糊糊地,就要站不起来了,公主这才媚眼一闪道:“住手吧,再打下去的话,他就没命了,本公主要留着他慢慢儿玩呢……”

  真是天使容颜,恶魔心肠!天乞儿愤懑无比地暗想道,世间怎么会有这么蛮不讲理的女人!

  小公主见到天乞儿一副虚脱的样子,心里美滋滋的,邪邪的笑容,看的天乞儿愤懑无比,恨不得在这小魔女的玉脸上,狠捏几把才好。

  想到刚来楚州,就接二连三地遭到侮辱,天乞儿就气不打一处来,不禁瞪着小公主暗骂道:“泼妇,恶女,毒妇,我圈圈你个叉叉……谁叫你哪里不去,偏偏跑来这里洗澡,还说我是淫贼,我看你是女流氓才对!老子在这里洗澡,干你何事,就你身上那点东西,我才稀罕呢!”

  “把他的手给我绑起来,”公主道,“顺便牵条绳给我,本公主可不想让他跑了!”

  公主狠狠地瞪了一眼天乞儿,一脚把天乞儿踹倒,在他身上连踢了几脚,才上了马,拉着手中的长绳,绳子的另一头则摔在天乞儿的被绑住的双手之上。

  被这样侮辱和折磨,天乞儿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在地下世界的逃亡生活一般,这段不堪回首的记忆,被深揪出来,让不甘心地天乞儿,更加讨厌这个小恶魔女了。

  公主和她的四个公主护卫都是骑马,唯独天乞儿一人,被当成囚犯,被公主手中的长绳拽着,左拉又扯地跑步跟随,身子都软了,从他们的谈话之中,天乞儿对这个刁蛮小女总算有所了解了。

  少女名叫冰萱,是西秦的三公主,楚州则是西秦中部的一个地区,西秦地大物博,国力雄厚,是中原的大国之一。

  而冰萱公主生的甜美可爱,娇艳欲滴,乃绝顶的美人胚子,作为西秦皇帝的三女儿,因而十分得宠,她的父王都被她弄怕了,每一次外出,冰萱都会闯下大祸,虽然一再勒令她不准到处乱跑,惹是生非,但天生爱玩对外面新奇世界满是憧憬的冰萱,每次都连恐带骗地把她的死士带上,进行新的探险之旅。

  这一次冰萱来到楚州,听说了什么会走路的树人,好奇无比,就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好玩的东西,她当然不知道,这树人又岂是随便就能找到的,太行山系极为庞大,其间的怪异物种,更是数不胜数,而且深居简出,极通灵性,凡人又怎能随便就可见之。

  不过,令冰萱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出宫,竟然会遭遇到被天乞儿这小混混轻薄的尴尬之事,自己金枝玉叶,贵为公主,天性好强的她,又怎能不怒。

  小公主一路上蹦蹦跳跳,见到什么花花草草,都要闻闻看看,可爱的就像一只欢快的鸟儿,但天乞儿深有体会,这小魔女要是发起飙来,恐怕连恶魔看着都怕。

  “嗨,臭贼,你嘀嘀咕咕在说些什么呢?我说,是不是——在说本公主我的坏话呀?”

  冰萱蹦累了,忽然看见天乞儿的嘴在动,便跑到天乞儿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

  “哎哟喂,疼……疼……公主快放开,放开……我哪敢说你的坏话呀!”天乞儿连忙歪着脑袋道。

  公主是吃软不吃劲的人,你越对她狠,她就越想和你做对,越想折磨你,天乞儿自知好汉不吃眼前亏,先将就着她,找到机会,再连本带利,要她吃不了兜子走。

  “死败类,”小公主呵呵一笑,拍了一下天乞儿的脑袋,“你要是早这么乖乖听话,不就好了嘛,来,尝尝本公主为你准备的这个!”

  不等天乞儿反应,公主在天乞儿的肚子上,猛揍一拳,飞快地将一只黑色的大蚯蚓,塞进了他的嘴里,旁人见到此举,都感到恶心之极,更何况天乞儿还被迫吃下了它,天乞儿顿时跪了下来,呕吐不止,咳嗽不断,吐了又吐,脸色都白了。

  小公主见到天乞儿这样狼狈的样子,弯下细腰看着他,笑得合不拢嘴道:“咦,不就是一只小小的虫子嘛,你反应还真大耶,来,臭贼,这里还有一条哩!”

  听公主这么一说,天乞儿瞪大双眼,看着公主手里更大的蚯蚓,紧张的直咽口水,这么大一条蚯蚓,还能算是小虫子吗,该不会一条龙在你眼里,就是一只没长出羽毛的小鸟吧……

  恶魔就是恶魔,天乞儿顿时闷了,满是酸水……

  天乞儿不再理会冰萱,赶紧装晕,瘫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还口吐白沫,再次施展之前的玄气功法,顿时没了气息,连身体脉搏都停止了跳动,与死人无疑,来楚州前,他因为没了功力,就用这样的方法,才躲过了许多野兽的袭击。

  “喂,喂,臭贼,败类,”公主知道天乞儿在装,呵呵笑道,“小混蛋,你还装,别装啦,快给我起来,起来了啦!”公主将脚踢在天乞儿的身上。

  天乞儿半眯着眼睛,见到小公主手里捏着一条更大更粗的黑蚯蚓,心想要是起来,好不给你这小恶魔弄死才怪。

  见天乞儿久久不起,冰萱倒真有些急了,踢了踢天乞儿道:“死败类,你……你还不起来呀,再不起来,我就让它从你的鼻子里爬进去咯……”

  可天乞儿就是不动,于是小公主便蹲下身子,将手指凑近天乞儿的鼻子,这一凑,吓得她一跳,发现他真的没了气息,顿时有些慌了。

  “不会吧!”冰萱半跪在地上,瞪着长长的睫毛看着躺在地上的天乞儿,“他……他……这败类……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呢,不行,快把他给我救活,快呀!”冰萱对她的那些死士叫道。

  一个肩背双刀的武士,蹲下身来,查探了一番,天乞儿的玄气大法果然不是盖得,将这个武士都骗了。

  “公主,他已经死了,”武士道,“依我看,这小子死有余辜,公主,干脆不要理他了。”

  小公主不说话了,想到第一个碰自己身体的男人就这么死了,心里突然发起一丝怪怪的难受之感,天乞儿一听要置他不管,顿时大喜,只要他们丢下他,他就能逃脱这小恶女的魔掌了。

  冰萱嘟囔着嘴,秀眉紧皱,看着天乞儿,犹豫了片刻道:“我看还是不要吧,这荒山野岭的,前脚仍在这里,后脚还不给野兽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嗯……还是烧了他吧,好歹给他一个全尸!”

  不会吧——天乞儿暗自叫苦,这小恶魔女真是阴晴不定,现在倒一副菩萨心肠了……

  在公主的示意下,一个修道者上前一步,微一发力,一团火苗自他手中形成。

  天乞儿知道,这回再装死的话,就真的没的活了,当即口吐白沫,手和脚一起僵硬地抖动起来,抓住了小公主的手臂,而后像僵尸一般坐直了身子,圆睁双目,翻着白眼地瞪着公主,与阴鬼无异,嘴里还胡乱吟诵着什么。

  “啊——鬼呀!”

  冰萱当即被天乞儿恐怖的样子,吓得叫了起来,使劲地甩开了天乞儿抓住她手臂的手,急忙躲到了女剑师的身后,不敢再看天乞儿的狰狞的脸。

  “快、快、快呀——你……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呀!快把这死鬼给我赶走呀,快呀——呜呜呜……”公主受惊不小,哭丧着脸,连说话都结巴了。

  “哈哈哈——”天乞儿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然后将双臂放下,手捧笑腹道,“原来小魔女的胆子这么小啊,哈哈哈……笑死人了,真是笑死人了!还呜呜呜呢,脸都红了……”

  小公主这才知道,被天乞儿耍了,当即气的小脸更加红了,紧攒着拳头,想到天乞儿刚才将她吓成那样,狼狈不堪,以至于让他的阴谋得逞,冰萱就觉得气的肺都要炸开了。

  “你……你……你这个大混蛋!”公主咬牙切齿地直跺脚,怒气冲冲地对天乞儿大叫道,“死臭贼,大败类!我……我……你——哎哟,你这个死流氓,你竟然敢这么戏弄本公主,好啊你,看我不打死你!”

  公主当即拿起一根马鞭,就抽在天乞儿的身上,再一次进行了对他身体的蹂躏,但公主一想,刚才被天乞儿这么一耍,自己在手下面前,洋相尽出,被这无耻混徒这么大捞一把,要是自己越生气,他定会越得意。

  于是冰萱深呼吸几口,压了压怒火,不再抽打天乞儿,然后瞪着他道:“你给我等着,死败类,别以为本公主没法子拿你,到时候,看你怎么跪着求本公主!哼!”

  旁边的人也很无奈,公主的性子就是这样,调皮好玩,任性刁蛮,却又吃不得亏,他们都暗自替天乞儿捏了一把汗,在皇宫里,三公主可是出了名的整蛊专家,谁得罪了她,那定会比死了全家八代还要惨。

  临近傍晚的时候,天乞儿口渴的要命,可小公主只给他喝了一口水,按她的话来说,已经是对他的“大恩大德”了。

  天乞儿一路上埋怨不断,心想自己怎么碰上这么一个刁蛮不讲理的女人呢,真是扫人志气,好不容易来到楚州,却遭遇到这等晦气之事。

  众人休息之际,小公主坐在一棵树下,扭动着累的发酸的胳膊抱怨道:“啊哟,这还要多久才能找到树人呀,老天爷,你就看在我冰萱心地善良,人见人爱,乖巧聪颖的份上,显显灵,告诉我在哪里能找到树人吧……”

  小公主嘟嚷着小嘴,玉脸红扑扑的,鼓动着腮帮子,无精打采地抛扔着石子,嘴里不住地唉声叹气。

  天乞儿也牢骚不断,嘀咕道:“还人见人爱呢,我看是人家人哀吧,哼……找树人,最好那是妖精把你吃了才好,我看你呀——”

  “嗷……”天乞儿一声惨叫,就觉得耳朵炽热的痛,原来是小公主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后,听见他在小声嘀咕,就一把拧住了他的耳朵。

  “你这个死败类,”公主眯着眼睛,闪过一丝邪邪的笑容,瞪着天乞儿道,“死性不改的臭贼,又在说我坏话!是不是嫌本公主这会儿没功夫陪你,心里痒痒了啊!”

  而后公主双手握在一起,捏的啪啪响,道:“来,陪本公主练功!”

  又要“练功”!天乞儿顿时狂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