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37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保险核赔员
  4. 第三章 学校的命案(三)

第三章 学校的命案(三)

更新于:2018-03-15 15:11:11 字数:3056

  张睿不对劲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他就被王队长叫出了教室。至于其他人则是被带去了做笔录。

  与王队长并行在教室走廊上,王队长先开了口。

  “哈哈,想不到却是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了报纸上的大名人,我叫王永胜,刚刚已经介绍过了。”

  王队长脸上带着和蔼可亲的笑容,他一开始因为忙着勘测现场,倒是没有注意到张睿,直到刚刚才注意到他,也因此有了现在这一幕和这一番话。

  “王队长你好,你真是过奖了,我只是一个普通学生而已,可不是王队长你说的大名人。”

  张睿礼貌的回应着王队长,对于警察这类人物还是抱有敬意的。

  见张睿如此,王队长也没其他反应,开门见山的说道:

  “别谦虚了,能频频上报纸的人可不是靠谦虚就能做到的,这一次有你在场,我想事情应该好办多了,你比我先到现场,不知道你有什么看法呢?”

  王队长的话很明显就是误会张睿了,但是王队长问起了对案件的看法,张睿倒是有些自己的见解,不过想了想后,他还是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

  “关于这起案件,我倒是从现场的模样推断出了一些案发当时的情景,不过这些东西对于案情的帮助可以说太少太少了,而且单纯的从正常角度来看,能掌握的线索也是太少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凶手还留在这里,就在那间教室里。”

  话说着,张睿目光看向了不远处刚从那走出来的教室,眼中浮现出了一抹自信,不管如何,至少凶手还没逃走,那总归是能找出来的。

  张睿的话语不禁让王队长点头。

  “你说的正是我所苦恼的,现场我仔细看过了,的确没有什么有意义的发现。”

  “接下来只能看笔录结果了,希望能有所发现。”张睿也是无奈的说道,他也是人,不是神,尽管发誓要找出这个凶手,但也只能一步一步的来。

  相谈十分钟后,张睿和王队长重新回到了教室,而因为同时一起做笔录的原因,众人此时已经重新回到了教室。张睿自然是回到了位置上与甜心坐在了一起,而王队长则是接过了手下递来的笔录记录,走上了讲台。

  “首先,我得感谢大家的配合,而现在我手上拿着的正是你们的笔录,基于这次案件有些特殊原因,我就把你们的笔录给你们重述一遍,你们也看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王队长站在台上振振有词的说着,隐隐还看向张睿,张睿顿时明了了,恐怕这王队长说的特殊原因就是指自己吧!很明显他接下来要说的一番话也是说给自己听的,想明白这点,张睿暗暗朝王队长点头示意。

  见张睿明了,王队长继续说道:

  “胡军,张帅,丁明,你们三人一致说在案发当时都一直待在另一头的办公室里是吗?”

  ”是的,除了我在其中因为上了一趟洗手间出去了大概三分钟之外。“说话的是胡军。

  “哦?那么说你就有了犯案的可能咯?”王队长神色严厉的看向了胡军质问道。

  “没...没有,这怎么可能呢?虽然去洗手间要路过她办公室,可我又为什么要杀她呢?我能有什么动机呢?”胡军一脸慌乱的左右挥动着手,连忙否认道。

  胡军的表现让王队长没有多疑,他也不会仅仅凭借这点就断定胡军是凶手,之所以这么问也只是想看看胡军的表现罢了。

  也不继续多问,王队长转头看向了一边的女孩子,说道:“张敏,你说你一直待在教室里看书是吧?你有什么能证据能证明你说的话呢?”

  见王队长看向了自己,那个叫张敏的女孩顿时有些急了。

  “我...我没有说谎,我一直是坐在我靠窗的位置上看书,你要是不信,我想对面的摄像头应该能证明我说的话。“

  话说完,张敏还指了指背后对着教学楼的摄像头,从摄像头的角度来看,应该是刚好能拍到她所在的那个教室。

  张敏的表现也很是正常,王队长对她的话倒是很满意,不过他还是对着一旁跟着的警员挥了挥手让那警员去核实一番。

  “那接下来是郝义,你说你一直待在教室里,从来没有在那段时间出去过是吗?你有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的?“王队长再次对另一个学生问道。

  “那时候我记得我是一直在和我女朋友打着电话,我手机里还有通话记录,不信你可以查。“郝义说话的时候还是有些慌张,急忙的拿出手机递给了队长。

  “恩~那黄山,你说你也是待在教室里,你有什么能证明的?“队长又是转头看向了黄山。

  黄山没有说话,听到队长的问话却是无奈的摇着头。

  “你的意思是你拿不出不在场证明是吧?“见黄山不说话,王队长顿时露出了身为警察的威严,质问道。

  见王队长有些微怒的样子,黄山点点头,依然是没有说话。然而这一幕却是让在场的人都皱了皱眉,黄山的表现实在是让人觉得奇怪,自然张睿也不例外,疑惑的看向了他。

  这个叫黄山的学生是在场人之中长得最壮硕的,可张睿却记得他一开始坐在位置上的时候却是表现得十分紧张,与那壮硕的身躯产生了强烈反差,可为什么到这个时候又表现得好像很平静呢?一般人平时很难见到警察,这时经历了杀人案之后再听到警察问话,应该要表现得更紧张才对啊,而黄山为什么有点反常态呢?

  心中疑惑,张睿自是把目光集中在了他身上,不过台上王队长倒是没有再纠结在黄山身上了,转而看向了另一边的刘胡兰,问道:

  “再来就是校长你了,根据我掌握的资料显示,你的办公室是在对面的大楼,可在死者预估的死亡时间内你却在这边晃了一趟,一直到十分钟之后才回到了你的办公室,据你所说,你来这边只是来散散步而已,那我想问问你,为什么散步能散十分钟那么久而只在摄像头前面出现过两次呢?你能解释一下吗?“

  队长的话突兀间变得很是尖锐,显然他也知道了一些张睿不知道的线索,而这线索正是从监控摄像中发现的。

  摄像头覆盖了两栋楼之间的操场,如果说有死角,那么也应该只是一点点而已,也正是因为这样,王队长注意到了刘胡兰的奇怪之处。

  散步十分钟那么久居然就在摄像头前出现过两次,也就是来的一次和回去的一次,这合理吗?

  听到了王队长的话,刘胡兰望了眼王队长,脸上一如之前的平静,说道:“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怀疑我这个校长,我杀她有什么好处吗?我为什么要杀她?要知道,她作为一个老师死在学校里,传出去我这学校还能办下去吗?撇开这些不说,你问我这十分钟去了哪里,我只是待在外面的石凳子上休息罢了。“

  休息?

  你刚刚不是说散步吗?王队长心中泛起了好奇,不过见刘胡兰那平静到可怕的样子,他便没有多问了,毕竟这些口供都是要作为证据的,身为校长,想来也不会无的放矢,既然能说出来,那肯定是经得起检查的。

  低头想了想后,王队长看向剩下的两人。

  “现在只剩下两位新来的老师了,你们一致说你们两人一直待在办公室里,可为什么从监控摄像我却看到了你们曾经出现过在操场上呢?能否请你们解释一下说谎的原因呢?嗯?“

  王队长板起了脸,充满着质问的感觉问道。之前的人除了黄山,其他人都有各种说辞,偏偏这剩下的两人还说了谎,那么王队长就不得不对这两人产生怀疑了。

  王队长的话让两位新来的老师身体一震,流露出了一副慌张的神色,其中一人连忙站出来说道:“其实那时我只是想要来这栋大楼里的另一间办公室里拿资料而已,可走到跟前我才发现我不知道那资料放在哪里,于是我又回头找于老师帮忙了。而且这个过程决不会超过两分钟,我以为无关紧要,所以也就没有说了,你们不信可以仔细看清楚监控啊,于老师,你说是吧?“

  “对的,那时候的确是唐老师想要拜托我拿资料,后来我才来了一趟这栋大楼,而且时间也不超过三分钟,你们可以查监控证实一下啊!“这个称为于老师的男子连忙也是站出来附和道。

  “是么?”两位年轻老师的话让王队长陷入了思索,所有人的回答都有了,可这些口供似乎都各有各的理由,让人无从分辨,那么似乎就只剩下完全没有不在场证明的黄山了,难道真的是他吗?王队长的目光渐渐看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