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3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藏剑奇谭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藏山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藏山

更新于:2018-03-14 16:46:00 字数:3199

  刀剑相交,血染露台。铸剑阁内已是死伤成片。在这一个以剑为尊的大陆上,铸剑阁的声望一度无人能比,皆因他们可以铸造出各种神兵宝剑,引江湖人士竞相追逐。可惜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就在铸剑阁盛极一时的情况下,这个门派却向大家展示了什么叫做花样作死。

  阁内的鹰派人士为了铸造出具有剑灵的神剑,不顾鸽|派的反对,以上古传说之法强掳江湖高手进行融魄锻造,不仅数次以失败告终,屡毁名剑,更引来了江湖中的联合抗议,终于在几大名门的组织下,铸剑阁一日之内剑台被毁,剑塔被破,包括掌门在内的数百弟子和铸剑高手悉数被杀,剑塔内的神兵宝剑也被掠夺一空。

  说实在的,没有人不眼红铸剑阁的剑塔,可平时哪有机会,不说铸剑阁本身就有高手坐镇,江湖中手握铸剑阁出品名剑的人也不会坐视不理,毕竟就算是神兵也需要保养,据说他们的售后服务以及保养套餐是相当的不错。这下好了,杀人融魄罪名实在太大,就算是和铸剑阁没仇的人,谁不想来浑水摸鱼,分一杯羹。

  扬州地界。

  俗话说得好,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藏山也很出名,但不是因为有仙,相反,凶兽也好仙兽也罢,已经占领了这座山上百年,寻常人根本不敢靠近,稍有艺高人胆大者进山也是非死即伤,所以藏山也被列为三大险地之首。这时的山脚下,走来了三个人。

  “就这里吧。”沈璧整理了一下行李,对着身后的两名弟子说道。沈璧是铸剑阁剑塔守护人,算是当初的鸽|派,在掌门得知难逃一劫的时候,便命令他带着其两名弟子与阁内的功法传承,提前逃命了。

  “师傅,这里可是藏山,您确定啊?”其中一名弟子问。

  “只能这里了,现在的江湖容不下我们,只有冒险进入藏山,才有希望保留住这最后的一点儿传承。先在外围安顿下来,看情况再说吧。”

  “唉,好吧。”

  “师傅,剑真的可以有剑灵吗?虽然传说如此,但从来没有见过啊。”另一名弟子问沈璧。

  “剑灵传说,自古以来便有了,但真正生成剑灵的名剑,哪怕是神剑都未曾出现一把。所以你师叔师伯他们才用了那个法子。”

  “可是他们不但没有成功,还断送了我整个铸剑阁!”弟子有些激动,愤愤地说道。

  沈璧停了下来,也不知道怎么劝说好,毕竟是阁内自己花样作死,他喃喃道:“剑灵者,融生人魂魄于铸剑之时,或因执念而生,亦由此而灭……当初若不是因为这句话,又怎会如此。”说完,便继续向前走去。

  三人来到了一处空旷地带,将周围的树木砍伐处理了一下,搭起了几座木屋,这时只听身后一声巨响,一截水桶粗的树干正向沈璧袭来,他不慌不忙,转身腾空跃起,一脚踏在飞来的树干前端,整段树干的前半部分就这样扎进了土里,也停止了冲势。沈璧落在树干的另一端,目视前方,只见一头周身似有黄色微光环绕的长牙野猪出现在阴影处。

  “师傅!”两名弟子叫道。

  “没关系,此处就算是外围,也在藏山范围之内,这头猪已经多少掌握了些土属性的本事,我来搞定。”

  沈璧说话的功夫,长牙野猪已经发起了攻击,两只前蹄猛的踏在地上,地面接连凸起几道石刺,“吼!——”一声怒吼,石刺向着沈璧飞来,沈璧挥挥左手,一道无形气墙出现在一人一猪中间,挡住了石刺的冲劲,右手一个剑诀,背上的宝剑即刻出鞘,剑诀不变,右手指向前方,宝剑立马冲向那些石刺,刷刷刷几下就把石刺切成了石块,散落在地。只见沈璧剑势不停,长剑直冲长牙野猪,“御剑斩!”他变换剑诀时,剑已飞至长牙野猪头顶,一剑化七,对着野猪直刺而下,还没等它起黄光防御,长牙野猪就变成了长牙刺猬,显然是不活了。沈璧收剑入鞘,刺在野猪身上的七把剑也消失了,只留下长牙野猪的尸体。

  《御剑术》,铸剑阁的看家本领,沈璧已经将之练到了剑诀阶段,凌空御剑,好不潇洒。一边仍然处在剑法阶段的两名弟子,现在还只能像常人一般持剑进攻。这个世界的剑术就是这样,每一种剑术都自带修炼功法,技巧方面,前半部为剑法,后半部为剑诀。剑法者以人御剑,剑诀者以气御剑,只有将剑法练至人剑合一并且内功修为足够时,才可继续修习剑诀部分,也就是普通人眼里的剑仙了。

  “这几天不愁肉吃了,挺好。”沈璧拍拍手,并吩咐两名弟子去找一些树果,打算先囤积一周的粮食再说。而他也继续搭建木屋,刚才树干砸地那一下,木屋好像还是有些松动。他在想自己要把木屋弄成什么风格的好,是圆润一点呢,还是刚猛一点,是用圆木还是方木,屋内应该怎么设计,他走神了……

  “师傅,您快来看!”一名弟子传音给沈璧,虽然离的近,但也不敢高声呼喊,不然再招来什么野猪狐狸之类的多麻烦。

  “什么事?”沈璧来到弟子的位置,顺着弟子手指的方向网上看,嚯!什么东西,白花花的…再定睛一看,原来这株大树顶端的树枝上趴了一个光屁股娃娃!

  “哎哟我去!这里怎么会有一个小娃儿?!”沈璧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奇怪难道以他的修为还能眼花?

  “真是个活娃娃!”他御剑来到上空,看样子应该是1周岁左右的男婴,趴着也不动,不喊不叫,只是两个大眼珠子滴溜溜乱转。想了半天沈璧也不知道应该怎么下手,因为他不会抱孩子。最后只能拎着这小孩的脚把他拽起来,然后再抱在怀里,落回地面。

  “好一个灵性的小孩儿啊师傅!”旁边的弟子看着这婴儿说,“我们要养吗?”

  嗯,是挺灵性的,感觉抱着他周围灵气都不一样了。等等他下一句说的什么?“养?怎么养,你会养?”沈璧诧异地看着弟子。

  “我不会。”弟子很诚实地回答,“可这藏山附近方圆百里哪有人烟,我们不养,难道扔在这里不管?”

  “这小孩来历不明,又落在这凶险的藏山,丢下不管肯定是不成了,可这小孩怎么养,吃什么,这要断奶了还好说,没断奶可如何是好。”另一名弟子说道。

  三个大男人就这么傻站着盯住这个光屁股婴儿,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办。倒是这小孩儿有了动作,只见他伸出两条肉肉的小胳膊,抱走了一个旁边弟子怀里刚刚摘下来的树果,张嘴就啃,也不知道怎么嚼的,没会儿功夫一个小树果就下肚了。

  这下三个人彻底凌乱了,1岁牙还没长齐吧,怎么咬的?这货愣是吃完了一个树果!沈璧收起快要惊到地上的下巴,说道:“那什么,吃没问题了…”他看着两名弟子,咽了口口水,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一般说,“要不,先养着?”

  “您是师傅您决定!”两名弟子齐声道。真是甩的一手好锅啊,什么样的师傅教什么样徒弟。沈璧自己感叹了一番,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

  于是逃难隐居三人组从此就多了一名成员,他们将树果种子种在旁边,又把带来的蔬菜种子种进地里,隔三差五有低档次的凶兽来袭,也为他们改善了伙食。也不知道这小孩肠胃怎么长的,对吃的东西那叫一个来者不拒,都能下肚。至于拉和撒方面就不再赘述,不然东方玄幻要写成奶妈养成,作者会被揉成面团。

  这一天,一只火属性长臂猿纠集了一众凶兽前来找麻烦,沈璧看了颇为头疼,因为这只长臂猿的修为已经和他不相上下,凶兽群更是不好惹,难道就要交代在这里?谁知这长臂猿看到了那小娃,硬生生地停住了准备进攻的动作,站在那貌似是断片了几分钟,一挥手带着凶兽就全撤走了,只留下一头雾水的沈璧和两弟子,不明觉厉地看向在那啃手的婴儿。

  自从长臂猿撤走之后,三个月来就再没有凶兽前来骚扰,沈璧他们也算在这藏山外围站住了脚。“没想到竟然是托了你的福。”沈璧看着小孩儿道。

  旁边一弟子问:“师傅,我们好像还没有给他起名字吧?”

  名字?对哦,养了三个月了也没起个名字,起什么名字呢?名字…好难起。沈璧抓抓头,看向另一个弟子。

  “别看我啊师傅,我读书少。”另一弟子赶紧说道,“长这么大还没起过名字,真的。”

  沈璧一看指望不上了,只好自己头脑风暴,一时间什么树生,运来,狗蛋之类的名字就都在脑海里蹦了出来,不过没有存活一秒钟就被沈璧给按死了。这哪能说出去,孩子名字事小,暴露自己文化程度也不是很高可就事大了。想了半天,沈璧无奈拍板:

  “跟着我姓沈吧,从今天起他叫沈苍岚!”这本来是我想了半年,准备留给自己儿子用的。沈璧看着婴儿,心里叹了口气,脸上却露出了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