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26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我主魔女
  4. 一、 魔界女王

一、 魔界女王

更新于:2018-03-10 12:00:23 字数:3257

  我跑到魔女殿内最重要的建筑——昂天堂的门口,冲守卫的两个青魔作了个鬼脸,一矮身,溜了进去。

  他们只是佯怒地挥了挥拳头,便继续瞪足了两双魔界最大的眼睛,直视夜间灰蒙蒙的前方。

  他们丝毫没有怀疑我这个擅闯魔族大会的人。

  因为整个魔界都知道,我是魔女殿下最心爱的——奴从。

  奴从,是自我开始的新的身份。

  在魔女殿下自炎将手中挑出我时,我就成了魔界独一无二的人物。

  在生不如死的奴隶们看来,我的地位同一魔之下,万魔之上的聃相一般尊贵;在魔界众兵士眼中,我却是个调皮捣蛋的顽童;而在将领以上贵族看来,我只是魔女殿下的宠物罢了。

  是的,我不是魔族,而是被魔族最瞧不起的人族。

  虽然我有四分之一的魔族血统,但我明显的人族特征仍然让所有的人——包括我在内,都把我的出身看得无比低贱。

  平时,我做的是类似仆役的工作,伺候我专属的人。出门在外,传令进言,也有耳目的作用,不需要听从他人的指挥。虽然这与魔界贵族手下侍从的待遇差不多,但我是个奴隶,这并不因为我的主子是魔女殿下——世界最强者,而丝毫有所改变。

  今天,我便利用身份之便,探听到几则流传平民间的消息——人族的奴隶即使在魔界民间,也不被看作同等的生命,没人会避讳一个类似猪狗的奴隶的。

  “主人,主人!”我在门外轻声的叫着。

  主子的性子是极为温和慈善的,虽然是魔族,却有着精灵族一般奇异的圣洁感与亲和力。在她身边十余年,我还未见她因为什么事发太大的火气。而今日,在魔族大会的厅口,却听到了我主拍案惊怒,甩袖离去的消息。

  什么事情会让一向举止大方文雅、处事泰然自若的我主这样失态呢?

  我想,在她身边,一直全心揣摩她心意的我,大概知道答案……

  “小哮,进来吧。”隔着厚实的房门,魔女殿下甜美的声音却仿佛在耳边响起。

  我早已经见怪不怪,对于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法师,最强大的战士,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我推门进去,低头轻轻关上房门。

  屋内黑暗一片,不是因为魔族崇拜黑暗的本性,而是因为魔女殿下喜欢在夜里通过屋顶的天窗,认真的,毫无阻碍的观赏外面的天空,她常说,那里的星星,是为大地万物指引命运,才夜夜不辞辛劳的现身,所有的人,都不应该忽视这种恩惠。

  视她如神的我,自然将这番话紧紧记在心头。不论在何时何地,只要有星星出现的夜里,我就会来到没有遮蔽物的地方,默默地凝视天空……

  “你今天又和餍疯闹了吧?”

  我脸一红,把裂开的衣摆藏到身后,低声道:“主人,小哮没有贪玩,餍又换牙了,我帮它把旧牙磨碎喂给它……”

  “是吗?哦,它也快长大了……”

  看着黑暗中那双美丽幽深的紫眸,我的脑海不由浮现出她略带忧伤的绝世容颜。

  仿佛心中一痛,我张口道:“主人,我听说,冰将很快就要造反了,难道聃相的劝说没有起作用?”

  她悠悠一叹,道:“如果有那么简单,他就不是魔界三巨头之一了——他既然敢公开违背我的意愿,又怎么会害怕向来不服的聃相呢……这是魔界大事,你不用管的……”

  我低着头,知道这不是自己有资格多嘴的事情,而且,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倒我的主子呢?她不开心的,是魔族人无法安享和平的心性。

  如果不是她一手把持安抚魔界众生,五百年来世界哪能如此安定?

  凭借魔族傲视寰宇的强悍能力,若然有意,足可以颠倒乾坤,搅得世间不得安宁……

  “主人,你看!”

  我徒手一转,平空抓来一朵粉中带黄,散着幽幽薄晕的魔幽兰。

  虽然没有真正魔族人夜视的本领,但时刻将主人放在心头的自己,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流露出的柔柔笑意。

  我的小把戏虽然是跟那个自称“第一魔术师”的人族学来的,但在这世界最有实力的魔法师面前,只能如孩子耍宝般可笑。

  但我不在乎,是的,只要能让主子露出笑意,哪怕只有一丝一毫,我都心满意足了。

  见主子有些反应,我立刻来了劲头,耍了几个夸张的动作,一扭身,魔幽兰由一朵变成一大束。我将它们恭敬地献给主子,她微微一笑,伸手接过。在碰触魔幽兰的一刹那,花束中心飘出无数亮点,绕着整个房间缓缓飘舞……

  “主人,我给您摘来了星星呢,嘻嘻……”

  主子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柔和的看着空中一点一点的微芒。

  柔光闪映,光与暗的奇异变幻中,聚焦为主子动人至极的身躯与绝世唯美的容颜。

  我再次被那种美感击溃了。即使是我刻意而为,得到的效果依然让我难以预料,不能自拔,同之前的千百次一样,我自问机灵敏锐的思维又一次迷醉在其中,肉体受到灵魂震撼的感染,仿佛浸身无比温暖的泉池,懒洋洋撒不开任何动作……

  许久,当所有萤星飞出窗外,屋内再次回复黑暗之时,我才被主子轻轻的一声惊醒。

  我知道她是要进入冥想了。

  这是我从人族那里偷学回来的技术,听说它可以让人思绪安定。当我为劳心劳力的主子献上骗来的法门时,她的笑容第一次让我有了此生无憾的感觉。

  那时侯我才明白,为什么主子虽然是魔族之长,却仍旧有无数的人类为之塑像膜拜。

  主子说过,这法门是神赐给人族的礼物,让天生脆弱的人可以凭之达到强大的目的。可是,对天生拥有魔法力的魔族来说,实在没什么用处,更何况她是魔族最好的魔法师……似乎看到了我的沮丧,主子微笑道,虽然对提高法力没有多少实际的帮助,但经过她的改进,安气凝神的效果还是有的。

  看到我立刻又蹦又跳的样子,主子又笑道,看你倒像魔猿一样,没个安分,这法门你也回去练吧,也别叫那些人总是挑你的刺……

  我知道无所不知的主子早晓得,因为我这卑贱人类竟然得到她的宠爱,而时刻有大为嫉妒的魔族找我麻烦——包括无所不用其极地在她面前诋毁我,挑我的过失。

  然而,一直令他们不解的,就是每次主子总是轻轻呵斥我几句,便了事了。

  我自然明白主子的关爱,这我在注意到她第一眼看到我时露出的眼神便知道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那时便决定誓死跟随她了。

  经过主子改进的冥想究竟对我有什么用处,我是一点也不知道的,因为在魔界精英齐集的魔女殿,人类任何的能力都是不值一哂的。

  报告完经过我筛选择要的消息,我悄悄退了出去,伸手将门轻轻关上。

  “人类小子!”

  我刚走不远,一个即使身处众魔族中也算极为魁梧的身形站到我面前。

  “见过炎将。”我表现得尚算有礼,态度却谁都看得出来的不敬。

  他冷哼一声,道:“殿下在这里吗?我有紧急军情。”

  “主人刚刚休息,您有什么事情还是明天再来吧。”

  “我说过了,是紧急军情!”

  “呵呵,”我不冷不热地笑道,“还有魔界三巨头的炎将解决不了的军情吗?主人今天很累了……”

  “你这个猖狂的小子!”炎将冷着脸,喝骂道:“要不是我当初收留你,你早被魔兽吃得不剩一根骨头了!现在尾巴没了,可以去当人了?哼,在魔界敢对我不敬的都看不到第二天的星星!”

  听着魔族最常用的骂“人”话,我不由心生怒火,想起当初被他当狗捡到时虐待的情景,我暗中攥紧的拳头便因发力而止不住地颤抖。

  可惜,我刚想回敬两句,便听耳边主子的声音道:“小哮,让他进来吧。”

  我静静神,让开了道路……

  外面依旧是平静的,我独自迈步石路之上,有时仰头看看天空的星星,有时低头沉思。

  魔族内这种平静是我体验十几年来一贯的,但其中隐蕴的不平常,我也是数年来头一次看到。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常伴魔女殿下的关系,我总是不自觉的分析魔界大局。不单是为了应付主子心血来潮的考问,也是为了在主子思绪混乱的时候,与之问答间帮助她整理思路。能为她分忧,是我最感幸福的事情。

  久而久之,在常人眼中平常之极的事情,总是能被我拿来咀嚼出其中的异味。

  我敢说,这次的冰将反叛事件,绝对不是表面看来那么简单!

  但我能看到的,主子当然也能看到,她一定已经拿出了解决的办法。这些年来随着我心智的成熟,已经能够更深刻地体会到主子手段的高明,而津津有味地琢磨主子每次对付阴谋的完美之极的手段,也成了我乐此不疲的享受之一。

  是啊,有什么困难可以难倒我的主子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