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22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三国第一校长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天降穿越于斯人也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天降穿越于斯人也

更新于:2018-03-14 13:11:46 字数:2438

  “咱家的米?”

  “没了。”

  “庖厨窗口挂钩上的腌肉?”

  “也没了。”

  “那个,后院的菜地?”

  “还没长开,不能吃,现在什么都没有!”

  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沟,山沟背阴处搭着几间破败程度堪比茅庐的版筑土屋。

  土屋里两对眼珠子,这会正大眼瞪小眼。

  一个目瞪口呆,另一个则无辜委屈。

  看着眼前的小包子脸,和那一副你再问,我就哭给你看的红肿眼瞳,谢逊纵有千万句话想说,最终只能化为长长的叹息。

  “天降穿越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再饿其体肤,再再饿其体肤,再………

  “大兄你连‘孟子’都背错了,咱们家还怎么过。”

  小萝莉完全没考虑眼前男孩的心情,鼓着腮帮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明明是天降大任于斯人也,还有空乏其身后面,接着是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动心,哎呀反正你就是记错了。”

  “是,我是记错了,可就算没记错,能当饭吃还是能当水喝?”

  谢逊觉得自己实在没办法和一个两千年前的萝莉正常沟通,只能摇头转身走出土屋。

  还没等他后脚跨出门,就听到身后小萝莉嘟囔:“还不是你,原本家中是有些村学束修的,现在好了,都让你还回去了,我们就在这饿肚子吧。”

  是啊!

  都怪我!

  一个冲动,落得眼下狼狈境地。

  谢逊没有反驳,反而有些郁闷的点了点头,望了眼旁边的土屋,更是忍不住叹息。

  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其实也就五天。

  可这五天的经历,似乎要比上辈子二十年还丰富。

  第一天,穿越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个遮着白布的灵堂。

  第二天,在村中邻里的帮助下,把因病过世的便宜老子安葬在后山。

  第三天,一直在家安抚哭的跟泪人似的小萝莉,就是刚才指责谢逊读书不力的小包子,谢小娘。

  第四天,原本没别的事,偏偏村里一个悍妇找了来,要求谢逊退还她家中童子的束修。理由是在此地开办村学的谢父,才教了不到半个月便病故,儿子若要另择老师,一年哪承担的起两回束修。

  有一家带头,就有两家、三家………

  第五天,也就是今天了。

  早饭自然没得吃,眼看日上三竿,午饭如果没着落,那真得饿一阵子。

  “或许,昨天应该低声下气一点。”

  “不该那么硬气,让那些悍妇把家里仅剩的一些余粮全都带走。”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谢逊心底依旧不认为昨天的冲动之举有什么不对。既然那几位悍妇认为自家便宜老子去世,村学也就办不下去,那让她们拿回束修另择名师就是。

  至于不后悔的后果嘛。

  就如眼下,肚皮已经开始抗议了。

  “我就不信,这么个大活人还能饿死!”

  谢逊暗自嘀咕了一句,瞧了眼周围几间屋子,没找到什么能用得上的东西,便迈步走出了自家院落。

  出了院子,顺着石子路向村外走,免不了路过同村的乡邻家门。

  “小郎君,谢小郎君,昨日,昨日那事”

  漫不经心的走着,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谢逊稍稍回头,就看到一个庄家汉子一脸害臊的支支吾吾,当下摆了摆手:“没关系,李婶也是为了狗娃着想,李叔不用介怀。”

  “小郎君有气量,不过今天可愿来我家用些饭食,我让娃他娘多弄些便是。”庄稼汉子还是过意不去,毕竟以前可没听说向先生家要回束修的。

  “大可不必,我能养活自己和小娘。”谢逊再次摆手,倒不是他死要面子,而是实在不想去看这位庄家汉子那悍妇的嘴脸。

  嗟来之食,不受也罢!

  拒绝了李叔的好意,谢逊一路走出村口。

  昂首四望,除了一条通往县城的小道还算平整,另外两条通往田地、深山的道路,完全能用路生杂草来形容。

  “还是去山里转转吧,说不准能守株待兔呢。”瞧了眼三条不同的选择,谢逊便一头扎进草丛,准备进山猎些食物。

  之所以选择进山,完全是因为前日下葬‘父亲’时曾经路过,看到了山上有不少山鸡、野兔活动。

  在谢逊想来,虽然自己两世为人都没捕过猎,但抓只兔子应该不难。

  但是,现实很快就告诉了谢逊一件事。

  哪怕他有两条大长腿,也跑不过四条小短腿。明明看到好几只灰色皮毛的野兔,偏偏一只都追不上。

  “呼哧~~呼哧~”

  追了大半天,谢逊愣是把自己累的半瘫,别说野兔了,兔毛都没摸着。

  “不行,这么干太蠢。”

  双手撑着膝盖坐在草地上,谢逊望着远处还敢回头的兔子愣愣出神。

  足足过去半晌,谢逊脸上才多出一抹笑容。

  贝爷啊贝爷,我怎么就忘了这尊大神!

  抓野兔?

  小菜一碟好吗!

  想着上辈子看过的荒野求生视频,谢逊目光立刻扫向四周。

  很快,两颗眼珠子就闪亮起来。

  找来一些柔韧的小树枝,用细长的藤蔓一圈一圈的绕起来,形成一个圆环后,再用藤蔓打个死结。

  稍微用了用力,有点弹性,不怎么容易崩断。

  接下来又做了十一二个这样的木圆环,还是用藤蔓枝条把一个个圆环并排绑起来,最后固定在两颗大树之间。

  高度,也就是离地一尺左右。

  做好这一切,谢逊悄悄绕路,很快又发现了一只蹲在草丛里的兔子。

  “嘿嘿~就是你了!”

  咧嘴靠近草丛,不出意外的,当他靠近还有一丈距离的时候,野兔就察觉到了。

  知道身后的人不怀好意,野兔撒腿就跑。

  但野兔终究只是野兔,根本不知道谢逊这次不是要亲手抓它,只是在后面驱赶。

  在谢逊刻意从侧面追赶的意图下,野兔一点一点的靠近木圈所在。脑袋两侧的眼珠子只注意到身后的猎人,根本没发现面前有一排‘陷阱’。

  两只小腿用力一瞪,圆鼓鼓、毛茸茸的脑袋瓜子直接钻进谢逊捣鼓出的木圈。

  脑袋是钻过去了,但野兔那肥硕的身子却卡在木圈中动弹不得。

  “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道理,兔兄你不懂了吧?”

  晃晃悠悠从侧面走来,谢逊脸上多少有些得色,一把抓起还在不断扒动想撑破木圈的野兔,掂量了下才啧啧点头:

  “最少也有八九斤,够肥了!”

  ……………

  “小兔子乖乖”

  “把腿儿张开”

  “快点儿张开”

  “我带回来”

  “烧烤要比清蒸快”

  哼着乱七八糟的调子,谢逊左手两只野兔,右手一只山鸡,带着丰厚的战利品回村。

  顺着石子路回家,还没走靠院子便听到里头叽叽喳喳。

  定神一看,才发现是村里几个孩童来了。

  正围着谢小娘,似乎,似乎在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