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42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宝云传奇
  4. 第三章 逃离

第三章 逃离

更新于:2018-03-15 16:33:51 字数:3442

  夜黑风高,弯月清冷,卢相府内,一组夜巡队五人举着火把走过后花园的小路,突然从一旁的草丛中窜出来五个黑衣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这五名夜巡的人,一刀割喉。

  然后又迅速把人拖到一旁隐藏,这五名黑衣人自然就是宝云的贴身护卫,连这次杀掉的人算,已经是第四波了。

  宝云在一旁向着他们做了个手势,表示让他们潜伏好,然后快速抽身向着卢青高的书房院子接近。

  跃上院墙发现里面没有灯光,又是一跃而下,向着另外跟在后面的三人做了个手势,继续向着卢青高的寝室接近,离目的地不远,宝云迅速伏下,指着卢青高的寝室对面不远的一座院子,又做了个手势,这里就是那个楚小姐的厢房所在,让后面的护卫潜伏准备动手。

  六个黑色身影悄悄的接近那座小院落,其中五个人选着在院落中的花草丛中潜伏下来。

  梵梦直接悄悄的接近厢房,离着窗户还有小半丈多远时弄出动静。

  “是谁”一声沉闷的女声响起。

  紧接着一把长剑破窗而出直直刺向梵梦,梵梦也不躲闪挥起手中的长剑。

  “叮”一声脆响。

  一股巨力作用在梵梦身上,连续后退两丈多远才稳住。

  没想到这个姓楚的女人身手这么厉害,这一格挡让梵梦吃了一个小亏,拿剑的手还隐隐发麻。

  来不及多想,她转身就往外逃。

  楚小姐发现来人的身手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低,眼看她要逃走,她怎么能答应,也没有多想,纵身追上来。

  忽然梵梦转身来了个回马枪,把楚小姐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来。她刚要抽剑破去这一招。

  顿时左旁草丛中刺出一剑直直向着她的咽喉而来,要是被刺中定当场毙命。

  也来不及躲避,反手抽剑格档,又是一声沉闷的“叮”剑鸣。

  楚小姐还没来得及看清偷袭之人,耳后又传来轻微的剑鸣声,来不及多看,手中的剑迅速往后手挥出。

  “叮”剑鸣震颤声再次响起。

  她脸上露出惊怒表情,欲要出声呵斥,但还没发出声,右边又是一剑刺来,都是非常刁钻直取咽喉要害。

  她的脸上表情直欲喷火,接连被这些她眼中弱小的存在偷袭。

  她迅速一个翻身,手中长剑“叮”弹开右边的偷袭,但却没有想到紧接着右边这一剑是虚招,作用是吸引她全部的注意力,后面几乎同时一把长剑刺入她的心房。

  “噗”

  她身体僵固的站着,口中吐出一口血溅,瞪圆了双眼,满脸不敢相信的表情......。

  另一边宝云接近卢青高的寝室,发现有两个侍女守在门外,向后面做了个手势,后面两人林奇与张傲生迅速上前解决掉了两个侍女,此时宝云才来到寝室门前。

  寝室的房子很大,不过仔细听着,却能听见里面传来沉重的呼吸声和混杂着低吟的娇喘声。

  宝云面无表情,缓缓推开了房门,手中提着一把长剑,缓步进入了卢青高的寝室,绕过屏风,房间中有个桌子,桌子后面是遮帘,遮帘后面就是卢青高床铺所在。

  隐约的烛光间能看见卢青高还在酣畅淋漓的盘肠大战。

  宝云用手中的剑挑开遮帘缓步走进,卢青高及其两个妾侍丝毫未觉有人已经进来。

  宝云眼中闪过幽冷的光芒,上前一剑割开了在床边侍候的小妾喉咙。血溅到了正在深沉呼吸的卢青高及其胯下的小妾一脸。

  那小妾张开眼睛看见一脸冰冷的宝云,手中还拿着正在滴血的长剑,张大嘴巴就要惊叫出声。

  “噗”宝云没有给她机会惊叫,手起剑落,一颗大好的头颅滚落一旁...。

  卢青高看见胯下还在喷涌血液的尸体,吓得掉落床边,起身刚想唤人,一把还带着鲜血的长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顿时卢青高叫不出声了,他吓得脸色苍白全身瑟瑟发抖。

  “我问你一句你回答一句。”宝云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冷声说道,丝毫不容置疑。

  卢青高打了个冷颤,顿时认出来这个人是谁,---他是宝云。

  连忙跪伏地上,也顾不得身上一丝不挂,哀求道“殿下,是罪臣一时糊涂,请你饶了老臣吧...饶了我吧...”

  宝云没有理会他的哀求冷声道:“国师楚安国是什么宗门的人。”

  卢青高听见宝云的问话一怔,好像整件事情罪魁祸首是楚安国与自己无关,顿时自以为看见了活命的希望,颤巍巍道。

  “全部是楚安国逼老臣做的,不关我的事,他是北阴宗的人,饶命啊...殿下...”

  “他叫你暗中办的是什么事情”宝云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听不出任何情绪变化。

  卢青高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全身颤抖着说。

  “只要殿下答应放罪臣一条生路,罪臣定知无不言。”

  宝云知道这老贼的心思,如果不给他一点希望肯定死也不肯说的。

  “那要看看你所说的事情值不值得挽救你自己了。”

  听见宝云有所松口,卢青高像是看到了希望,振作起来心中暗想等过了这一关定要派人满天下追杀你。

  “楚安国十几年前就来找到老夫,因为以前老夫在外边承蒙过他人情,将一小女送入其宗门学仙人的本事。我知道这是欠他的,迟早要还,所以他要我派人暗中寻找他们宗门遗落在大戌的一件紫色玉简。后来又要我举荐他到皇上那里,还派了一名女弟子暗中保护我,其实是监视......”

  是这个奸贼引荐楚安国道父皇面前蛊惑他的,怪不得那时候他发现父皇性情大变,还有那个姓楚的女人是冒名顶替的。

  宝云眼中闪过森冷的杀机,原来还以为自己可以捡回一条小命的卢青高正在期望的看着宝云的表情。

  “嗤”血柱溅喷起,一颗大好头颅滚落地上。

  就这时候,外边传来了大喊大叫声。

  “有刺客、有刺客,快来人抓刺客”

  顿时间整座相府沸腾起来,原来是防卫那边看见少了这么多人一查之下,发现了梵梦他们。

  宝云朝冲进来的林奇等两人点了点头,大家都按照原定计划逃,如果万一走散就在城外东方三十里的小庄院汇合......

  相府内大量人马搜查,当来到卢相的寝室时发现他已经身首异处,还有外面不远躺在血泊中的假相府千金楚小姐。众人脸色铁青...。

  此时宝云已经和林奇迅速接近城门,值夜的城防守卫有七八个人。

  在他们猝不及防下,宝云带领八名手下突然发难,不到一盏茶功夫就解决了这些人,打开城门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皇宫中,一个六十来岁样子的老者,身穿白色道袍,灰白的眉宇下是一双三角眼鹰钩鼻薄嘴唇,整个人透露出阴沉狠辣的气息,坐在大殿上的宝座,听完下面的人禀报,脸色阴沉,自言自语道。

  “是谁在这个时候胆敢杀我的人,是你吗,太子殿下,你这条漏网之鱼本来我还没有放在心上,看来不除你,是有些小麻烦了!”

  声音带这怪调,听得有些渗人,下面的一些官员也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

  这位可是一个大狠人啊,血洗皇宫,原来的那些皇亲国戚杀的一个都不留,还是连带着有一点儿关系的都不放过的那种,可谓是连根拔起,一点儿也不留后患。

  “亢雄你带人连夜出城搜捕,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旁边走出一位高大雄壮的汉子,拱手道:“亢雄尊楚长老意旨。”

  不到小半个时辰,东城门就冲出数千人马,高高举起的火把,奔腾而去。

  亢雄是北阴宗楚安国的门下弟子,性格好勇斗狠,一身修为已经达到炼气五层,是北阴宗里炼气一级的佼佼者,他很崇拜楚安国的心狠手辣手段,觉得对待那些蝼蚁一样的存在就应该如此,此次受楚安国调遣,因人手不足而来到大戌执行宗门委派的任务,他内心很是兴奋,在宗门中窝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出来展露一下手脚了,与他一起来的炼气弟子还有十几个,都被楚长老安排在各种要职上,掌管着不同的权力。以确保能牢牢控制大戌世俗的局面。

  至于上面为什么不派筑基以上的高手前来,他问过了几个师兄弟,这是不要太引人注意,宗门这次要办的事情事关重大,不能有闪失。一个世俗的小国家而已北阴宗派些炼气弟子占了就占了,没有人会在意这些。

  也正是因为这样亢雄觉得他才有机会大展拳脚,为宗门立下大功劳。

  一个时辰后,宝云等九人摸黑来到一个小庄院,这是以前宝云秘密让人修建在这里的,为的是有朝一日在城外也有个落脚的地方。

  九人准备休息到天亮之后在离开,线路是邻国大殷国。

  那里也有他暗中的势力,经营着客栈和酒楼,为的是按时给他传回关注大殷的动向。原本他还要在周围临近大戌的邻国都安插上自己掌握的情报势力,但是天意弄人,他还没有来得及找来可信之人就已经被那万恶的楚安国篡位了。

  时间刚到下半夜,躺着歇息的宝云敏锐的听到外边传来嘈杂声,不止是他听见连他身边的另外八人也听见,相互对视一眼,迅速熄灭烛火。

  “咦!有问题,看见我们近了就灭掉亮光。”这群追兵有人说道。

  “哼!管它是谁上去抓起来再说。”亢雄冷冷道。

  发现不妙的宝云众人,没想到楚安国会反应这么快,千算万算还有所披漏,安排好日后在大殷都城商殷汇合,全部由后门而逃出。

  “房里的人听着,乖乖出来给我们搜查,否则杀无赦”

  亢雄高声叫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