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27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五荒志
  4. 第二章 祸起终南(中)

第二章 祸起终南(中)

更新于:2018-03-10 11:57:55 字数:3501

  灵刀决杀,撼动天地,斗笠男子手中黑刀势大力沉,尽管古朴无华,却能劈砍出这般云谲波诡的大气象。

  地龙漫火腾跃而起,天空中赤色烟霞轰然坠落,那金刀五卫心中也是一凛,均是没有想到眼前这斗笠男子手中黑刀古朴无华,却如此势大力沉,一刀便能够将天地楔开一个巨大的裂隙。

  金刀五卫中那高大男子见状却没有躲闪,反倒如堕癫狂一般哈哈大笑道:“殷十离刀傲五州,麒麟大法独步大荒,今日能够一较高下,当是我们金刀五卫之幸!”

  言未毕,只见半空中五条金龙盘旋飞驰,在天雷地火之间游走横贯,左右腾挪,上下奔突,而斗笠男子始终眼神冷漠的看着那金刀五卫,不知道心中究竟所想如何。

  忽然间,天地之间暴雨倾盆,大雨如珠帘一般,在这大荒之中拉起了一道横亘十方穹窿的帷幕,星州的无数流民抬头仰望,这狂乱的雨季就要到来,如果不能尽快撤离星州境内的红河流域,不出十天,将会千流倒灌,下游无数村庄毁于一旦。

  倾泻而下的大雨伴着席卷的狂风呼号,拍打在斗笠男子的帽檐,肩头,斗篷上。而这漫天的大雨也将那天雷地火冲刷的近乎一干二净,金刀五卫喘着气,站在一片满是龟裂,遍布焦土的大地上,为首的那人高声喝道:“时间无多,继续在星州耗下去恐会误事,摆‘乾天八印’。”

  身后其他四人闻言都是一凛,说道:“若是如此,我们便无法回头了!”

  为首的男子长吁了一口气,叹道:“情势迫在眉睫,我们追踪殷十离千万里,终于赶上,若今天错过,以后便再也没有机会,我姒家大业也会功亏一篑。”

  说着,他紧紧握住手中的金刀,那金刀和天雷地火鏖战许久,不少刀刃都已经变得卷曲,不禁让人为之侧目。这金刀乃是用黑火淬炼纯金制成,据说是天下万火均不能侵,更兼有超绝的硬度,堪称大荒神兵,然而这斗笠男子一招劈砍出天地交泰,经能够让这金刀驽钝,可见这名为“殷十离”的男子修为之高。

  姒家这五个人都是下意识的握紧了那金刀,他们知道眼前这殷十离乃是大荒中实力超绝的游侠,其通天手段绝不在任何一位成名的仙真之下。

  殷十离歪了歪头,背上的巨棺材似乎此时愈加沉重,心下一念,手中拖着那沉重黑刀,猛然冲向金刀五卫。

  五人正祭真气,却不曾想这殷十离竟然反攻而至,见情势不对,五人同时暴喝一声,一股狂猛火属真气逆卷而起,一条炽烈的火龙低沉怒号,隐约成形,眼中喷射着怒焰,直视着奔杀而来的殷十离,金刀五卫的脚下纷纷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八卦图案,那卦象纷繁,不停衍变,最后定格在“巽印”之上。

  五人见大阵已成,陡然分散开,踏着脚下乾坤大印腾空迎击。这乾天八印脱胎于黄帝所留六十四卦象,流传至今,只剩三十二卦,姒家有通天窥玄机者,将这三十二卦象分作四部分,世称“姒氏四绝”。金刀五卫由于修为未达,所以必须五人合力才能用出这“乾天八印”。

  殷十离拖刀而去,那黑色长刀乃是由域外陨石凝练而成,不在三界五行之中,因此也是有恃无恐的要和这大道玄奥的“乾天八印”正面缨锋。

  金刀五卫脚下步法变换,身处大阵之中,身影也变得模糊起来,远望而去,仿若合五为一一般,犹如一尊太古神魔脚踏诸天大道持金刀而来!

  殷十离闷喝一声,将那重达百斤的黑刀反刃向上倒劈而去,之间那崎岖不平的刀身之中,竟然寸寸渗出了无数黑气,在半空中凝聚成一尊黑色的不详麒麟,张着血盆大口就要咬向金刀五卫。

  五人见状,齐齐将手中金刀挥砍而下,五道金色赤芒聚成一束石破天惊的刀气,也要和下方那凶兽一较高下。

  其中一名金刀卫讥笑道:“盛名鼎鼎的‘麒麟侯’竟然将心法灌注到妖刀之中?”边说着,那人边向其他四人眨了眨眼,其他人立刻会意,右手持金刀聚气,左手默默结印,发出淡淡的赤红色光芒。

  殷十离并没有回答,只是两个旋身,腾跃至高空,那黑色麒麟也猛然一张口,衔着那金刀气芒冲向无尽的九天之上。

  “轰!”

  凶兽携带着金刀威势冲上云霄,只见金色巨芒破云散雾,一道巨大而狂猛的冲击波在云层之中向着大荒五州的方向飞驰而去,绵延星州广袤土地的阴霾被这狂猛霸烈的金刀气环冲散开来,本来是暴雨倾盆的南疆,转瞬之间变成了万里月辉。

  星州所有人都目睹了这一壮观的景象,尽管这只是昙花一现的瞬间,不久之后黑云会再次压境,然而从涂山氏国那里传来的明显震感,让诸多强者都跃跃欲试,他们彻夜不眠,极目远眺,想要从终南之境找到这震感的源头。

  殷十离举手之劳,将乾天八印拨散而去,金刀五卫都是一凛,然而这还不是结束,他亦是脚下生风,踏着不知名的法印,挥刀横劈向金刀五卫。

  “起!”

  五人青筋爆起,豆大的汗珠混着雨水浸湿了衣袍,然而左手的赤色光芒却有增无减。

  却见殷十离突然口喷鲜血,如同飞鸢一般坠落向大地!

  他只感到喉头一甜,有一股滞涩万年的浓郁之气在自己的丹田中胡乱游走奔袭,他回头瞥了一眼那珠光宝气的棺材,此时竟然在不停的颤动,仿佛是里面的某种存在正不安分着千万年来的禁锢,想要冲破桎梏!

  一直表情冷漠的殷十离也不禁露出了一丝惊惧的表情,他清楚的知道,若是此时里面的东西冲出来,恐怕大荒将会天地颠倒,万物覆灭!

  他一边强运真气,试图压制那股郁结之气,一边高声喝道:“姒徽,我以为你晓明达理,却不想亦是这般腌臜之辈!你可知这棺材中的东西若是出来,大荒苍生将遭多少黑海狱劫?”

  为首的那金刀卫坚定的看着殷十离,手畔真气的加持却毫不放松,回答道:“麒麟侯,你随手一挥,便将我们乾天八印破解,若不让你分神,我们哪还有胜算?”

  殷十离知道这五人对自己背后的棺材是志在必得,不惜使用这般两伤之法来占得先机。他此时也有些着急,又喝道:“你们难道要在此祭出‘龙妖’?”

  姒徽似有挑衅道:“是又如何?”

  殷十离周身灰袍之中猛然飞出无数黑色锁链,铿锵有力的将那大棺材稳固在自己背上。

  那些锁链泛着淡淡光华,其中仿佛有人在不停的吟唱,大道天音渐渐传来,让金刀五卫竟然如同身处九天玄境一般,一时间手畔赤色光芒淡了下去,殷十离背后的棺材也慢慢减弱了震动,变得安静了许多。

  这无数锁链和神识环环相扣,天地道则隐于其中,金刀五卫仿佛遁入了未知幻境,云海生灭,朝生暮死,竟不知是自己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变成了自己。

  殷十离见情势逆转,也渐渐放松了警惕,将那黑色长刀插在地上,专心让那郁结之气从丹田之中逼出来。

  然而那股黑气刚一进到自己丹田之中,就如同老树盘根一样占据在气海正中的位置,殷十离隐隐惊诧,他尽管知道背后棺材中的东西凶暴异常,但仍是没想到,仅仅一道凝聚万年的神识泄露,就将自己的真气搅扰的天翻地覆。

  当下运转麒麟大法,那黑色麒麟又现,围着殷十离的周身吞云吐雾起来。

  天地又开始愁云惨淡,金刀五人仿佛醉生梦死,沉沦在殷十离之前。

  突然,其中一名金刀卫的手指,动弹了一下。麒麟侯专注排斥体内黑气,并没有在意。

  “喝啊!”金刀五卫中那刀疤男子不知何时醒转过来,暴喝一声,猛然将金刀砍至。

  殷十离只感觉肩膀一阵冰凉,接着一阵钻心的剧痛传遍四肢百骸,不待他去看,一股炽热的鲜血喷射而出,溅起了竟有半丈之高!

  身子被一击中的,真气紊乱不堪,麒麟大法再也维持不住,那黑色麒麟陡然消散在空气中,这金刀卫手下生风,纵然他真气如浩瀚汪洋,此刻却也稳不住身影,剧咳一声,被那金刀威势压的半跪在了地上。

  他右手继续加持真气,不敢丝毫放松,左手抵住那金刀,阻止其向下进势。金刀卫见这麒麟侯毫无防备之下身受猛刀之伤,却依旧能不忙不乱的应对,心下也不禁一凛,这殷十离纵横大荒罕逢敌手,确是有超绝之处。

  殷十离忍痛怒目看向刀疤男子,却见他右手无名指凭空消失,鲜血也正在汩汩流出。

  他痉挛着笑道:“用自残破我的幻象,看来你们还真是视死如归,呃啊……”

  那刀疤男子不待他说完,又将真气灌入金刀之中,猛一用劲,又将金刀砍深了寸余。饶是殷十离实力超绝,此番受到重创,也无法维持那些黑色锁链,纷纷黯淡下去,渐渐松动开来。

  金刀五卫的其他四人因为殷十离的真气逆乱也都从幻象中抽身,那背后的棺材,又开始猛烈震动抽搐起来。

  殷十离呜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殷红的鲜血,丹田之中那股郁结的黑气不弱反强,每当自己真气想要将其排斥在外,却都感到一个恶浊的黑洞将它们牢牢困在自己丹田之中,不得安宁。

  为首的金刀卫说道:“老三,不要取他性命!无论如何,麒麟侯还是我姒家的恩人,我们拿到龙妖尸便可!”

  那刀疤男子闻言,眼中暴戾的光芒登时散去了不少,他冷漠的看着半跪在地上的麒麟侯,沉声道:“我姒家被镇压百年,终得出头之日。”

  另一名金刀卫也有些激动的说道:“是啊,先祖追随颛顼帝平四海,才得到如今的盛况,却不曾想重华老儿想要借刀杀人,毁我姒家基业,如今龙妖得手,我们定要搅个地覆天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