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3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阔别天下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生于忧患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生于忧患

更新于:2018-03-15 08:08:14 字数:3115

  PS:看《阔别天下》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生于忧患

  1940年夏,村头树林里知了吱吱的叫声,伴随着牧童悠扬的笛声,为这炎热的夏天添上几许清凉。远处的小山上稀疏几棵老槐树伴着淡淡的夏风轻轻舒展着身姿。站在山上向下看去,几十户破旧的房舍随意的分布在山脚下,低矮的土墙,陈旧的木门···

  无独有偶,看似随意分布的房屋围绕着一户看上去稍微雄伟一些的房屋,青色的烧瓦不规则的排列在屋顶,蜕皮的白色围墙露出一些黄泥,朱红色的嵌钉木门也看上去因年久失修有点陈旧褪色,但相比另几十户而言确实相当不错的。

  这个村子是姓刘的,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因为从几百年前甚至更远祖祖辈辈都流传着同样的祖训只有刘氏一门才能坐村长,没有理由因为理由在就在流传的过程中丢失,也许只有刘氏一门里还能知道其中的原因,不过没有人去深究。

  院子里种着几棵银杏树,茂密的树叶给院子里留下不少阴凉,树荫下的石桌、石凳尽数被树荫笼罩,在炎热的夏天享受着树荫无私的馈赠。

  “古人云: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石桌旁坐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单手捧着线装书本另一只手托着腮轻声朗诵着书中的内容,读到妙处偶尔摇头晃脑颇有酸腐之气。少年一身青衫,摸样清秀,乌黑蓬乱的头发刚刚没过耳朵,看上去显得有些慵懒。

  “石头,行了,行了一边去,少在老子面前读这些酸书,瞧你那德性还摇头晃脑”

  “有这闲工夫学你爹我,多练练拳脚,省的哪天出去吃了亏跑老子这里哭鼻子···”

  石桌另一边一中年壮汉躺在一竹制的摇椅上,头戴地主帽,身着青缎小褂,粗长的辫子从脑后拿到胸前,半眯着眼睛,一手拿着辫子转圈,一手领着旱烟袋悠闲地抽着烟也是一脸慵懒。

  “爹,你懂什么,我这叫文可安邦,武可定国,文武全才····”

  少年闻言抬头看了看面前的中年壮汉,翻了翻白眼。

  “呦呵!臭小子,出息了?来来来,文的先不说,让老子先试试你是怎么武可定国的···”

  说着话就一翻身子站起身来,扬手便朝着少年脑袋拍去,少年仿佛早就知道一般,不等壮汉说完话,双腿猛的一蹬向后跳开,撒腿就跑

  “古有云:“孝子不谀其亲,忠臣不谄其君”爹,孩儿刚才想起村东头老张家的小黄花昨天喊我一起跟她放牛来着,孩儿先行告退”

  天时村,坐落在“移山”脚下,邻水靠山,景色秀丽,算得上一处桃花源地。移山脚下的易水河畔老树下一女童侧骑在一头壮硕的黄牛上吹着悠扬的笛声,偶尔停下沉思,笛声断续,略有些生疏,但也难掩盖笛声中的期盼。

  忽的从树后窜出一道人影一跃之间便已经坐在女童身侧,惊得正在吃草的老黄牛一颤,“牟·····”

  不理会黄牛发出的不满少年一把捂住女孩的眼睛。

  “啊哈哈···猜猜我是谁?”

  “石头哥,坏蛋,你又吓唬我”女童娇小的身形一颤,放下手中的竹笛娇憨的怨道

  拨开少年捂着眼睛的手,女童一身青衣上略带一些补丁,但是缝补的边口细密可见缝补之人的用心,脚踩略显破旧却又不失结实的草鞋,泛黄的头发,有些苍白却精致的面孔,带着几分娇憨之气。

  “怎么样?哥哥教你的小放牛练得怎么样了?”

  少年不以为意,双手枕在女童的后肩上笑了笑···

  “这里···气跟不上···”

  “是这样的···”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瞬息而过,斜下的夕阳照耀着这块大地泛着一些淡淡的红色红的好像熟透的橘子。

  “石头哥哥,长打了我要嫁给你···”

  “哈哈,小黄花···你真是这样想的吗?···那好到时候我一定要去你家迎亲···”

  “那我们可说好了到时候你要是不来,我就赖在你家不走了·····”

  “哈哈····你说这算不算一个永恒的约定?”

  算···

  夕阳渐渐落下,伴随着的是暮色的降临,远处的知了也停止了一天的吱叫,斜照的一对骑在老黄牛身上的影子。

  是夜,明月从移山一侧缓缓升起,圆圆的如月饼一般,河边传来青蛙呱呱的叫声

  “石头,你知道为什么我们的村子叫天时村么?”

  背负着双手刘父轻叹一口气仰头看着空中的这轮明月,嘴角泛着苦笑。

  “这个问题您是问了孩儿不知多少次了,传说秦帝整扫八荒六合,战乱纷纷,天下归一,大杀天下,以求天下安定,而后子嗣失德,大兴土木,滥用刑法···天下央央,我辈先祖顺应天命,斩白蛇,举义兵,匡扶天下。而后天下大安荣登大统,而先祖发迹此地便将此地晋封留作祖地,而又因先祖顺应天时而得天下,便天时村一并赐予···”

  少年坐在门槛听闻父亲闻及此言便恭敬地站起身,行至父亲身后,先是恭敬地作揖过后才缓缓的回道,他知道每当父亲提到这里的时候必定是要义正言辞的回答,以示对先祖的恭敬,否则父亲定会大发雷霆。

  “父亲有好久没有问及此事,不知父亲为何有有此一问?”

  “自元朝以来每十年我等历代在世先祖遍出村一次,已了解天下变迁,尽管天下早已非我刘氏天下,但是自火枪的出现,我等习武之人再也保护不了这一方净土,虽然我等习武之人在速度,力量,灵敏之间非比常人,但是现在一排火枪下来也只能被打成筛子了···唯有死路一条”

  “而上次为父出村更是遇见种种强大火器,非人力所能及,看来我辈祖地将来怕是保不住了···”

  提及此事,刘父好似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石头看着父亲的背影,心中酸楚,不忍对父亲强作安慰。

  “没事的父亲,天时村四面环山没人能我们这里的···父亲不要再杞人忧天了···”

  “也许是吧,但愿如此,好了石头你去睡觉吧,为父想一个人静一静···”

  ···

  深夜,一片寂静的世外桃源,突兀间传来一声爆响,“轰···”打破了千百年的平静,接连不断的轰鸣。

  村子里的村民纷纷起身点燃油灯想出去看个究竟。

  “小狗君,没想到这样荒凉之处竟然还有乡野村民居住,加速前进,今晚就在这个村子扎营安住···”

  “嗨!加速前进。”

  不多时,村民见此异象都纷纷聚到村长门前聚集纷纷想问个究竟,毕竟村里先祖有规定只有刘姓员外才有出村的规定其他村民都是世世代代负责守护这里,所以这里什么事情都由村长做决定,而今村子里出了如此大事更是由村长做决定。

  “老刘,刚才不像是凭空炸雷这到底是什么?”

  “老刘,到底是怎么了?”

  “是不是清平县的县令又来收税了?”

  “文仲,跟你李叔讲讲刚才是什么东西这么响?吓老夫一身冷汗。”

  “诸位叔伯兄弟,都静一静听我说,这次估计是来者不善,刚才是火器的响动,大家都回家抄家伙,老婆孩子都安排到帝坟,到时候到这里集合,静观其变。”

  天时村现在村长,本命刘文仲此时也万分担忧,生怕就此断送了一村人的性命,别人不知道他却知道外界现在正被蛮夷侵略,而他没有太大的抱负,只是想守护自己这一个被世人遗忘的净世桃园。

  “父亲到底外面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凭空响起这么多炸雷,又不是雨季来临···”

  “一会去你张叔家带上小黄花,还有村里的老弱妇孺,躲到帝坟里去,现在你也长大了,···”

  “父亲···”听到此处石头意识到可能这次遇到的危机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历来强敌来犯父亲都没有如此郑重过,毕竟帝坟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只有每年祭祀的时候,刘姓子孙才有进入的资格,这是先祖的遗训,而现在父亲却不顾先祖遗训。

  “别打断父亲的话,听我说完,时代变了,武功再也不能是战争的主导了,你还小没有见过洋人火器的犀利,不是区区的拳脚之术能抵御的,好了,今年你十四岁,弱冠之年或许父亲不能亲自为你竖冠了,而今天起父亲给你赐名“珂”,希望你以后能够带领村民过上宁静的生活···拿我的青锋剑来!!!”

  话到此处刘父仰头看着悬挂当空的明月,猛甩长袖,“叱”一阵劲风将刘珂摔进正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