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19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傲月至尊
  4. 懦弱的天道

懦弱的天道

更新于:2018-03-14 18:24:57 字数:3399

字体: 字号:
  “灵山九华,众里寻伊,磅礴巍峨,福佑天下。”

  九华山高耸入云,常年云雾缭绕,灵气充足更孕育不少天地间的灵物。主峰周围方圆百里有四座卫峰分别是:大王山,黑水峰,九崇岭,羊台山。四座峰分别位于九华周围百里。四座卫锋恰到好处的分布又经过九华派数代苦心经营,以九华山周围百里的四座卫锋为骨架,布下种种奇妙大阵,外可抵御外敌,内可保灵气久久不散。在以九华山方圆百里内修炼更是事倍功半,普通人即使常年生活在这也可身体强健,延年益寿

  九华派经过数千年发展人口更是达到十余万人,每年春季也是九华派选拔资质较好的外围弟子的时候。而今年的选拔似乎比往年要晚一些,空气都有种压抑的的气氛。城内家家户户都在议论今年选拔推迟的原因。

  九华城上空又是数道剑影飞过,城中一些孩子看到御剑飞行的九华弟子更是相互追逐,嘴里兴奋的喊着。

  “虎哥,今年的选拔的人怎么还没来啊,去年就差那么一级,我也成九华派的外围弟子了,想想能够御剑飞行,哇!”其中一名虎头虎脑的男孩喊道。

  这名叫虎哥的男孩叫秦虎,父亲是九华派内院弟子,在这一片更是娃娃王。秦虎哼了一声笑骂道:“狗娃,别老想着外围弟子,进入内院才是真正的精英,而且待遇完全是两个档次,最近这九华山上出入也太频繁了,好像出了什么大事。”

  这名叫狗娃的小孩大概也在五六岁之间,全名叫杨发,和秦虎是发小,是全城出名的捣蛋鬼。杨发这时有些赌气道:“说过了别叫狗娃,虎哥那边不是天道和和他的漂亮堂姐晓燕吗?走去逗逗他们。”

  “这个,他又没惹咱们,再说上次的事情之后父亲就严令别去惹他了。”秦虎犹豫了一下。

  杨发坏坏一笑道:“虎哥,你不会怕他了吧?他父亲周易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为这点小事去找秦叔麻烦,再说周天道天生不适合修炼,更不能凝练灵气而转换成真气。这种废材也就只能仗着父辈平安过一生。”

  秦虎想了想,又一股怒气,上次要不是打了周天道,也不会被父亲严斥,要不是母亲挡着,屁股早就开花了。

  杨发看着秦虎表情变化,偷偷笑了。倒不是他有多看不起周天道,其实十人当中九成九都不适合修炼,而周天道不过就是个普通人罢了。要是一般的孩子杨发也不会刻意挑衅,主要还是周天道的父亲周易九华派掌门人座下入室弟子之一,因为天资卓越早早就是同辈中的佼佼者,更是下任掌门最热门的人选。就是秦虎和杨发的父亲,内院中实力颇强的几人见了周易都得客客气气的行礼。撇开实力不谈,单单就一个掌门亲传弟子,地位都比杨发秦虎的父亲高很多。

  要是周天道秉承父亲的天资,杨发倒不会有太多嫉妒,但是他的天资不知道比周天道高出多少倍,而后者正好子凭父贵,在城中地位反而高于他,就是他与秦虎的家人见了周天道都热情的喊声周少爷,所以他与秦虎只要一有机会都去欺负周天道。

  周天道七岁,堂姐周晓燕九岁,去年都已是内院弟子,在九华城中资质也是数一数二的。今天正是内院弟子回家探亲的日子。俩堂姐弟自小一起长大感情自然相当好,周天道更是将堂姐看做偶像,八岁便能进入内院也算是惊才绝艳。

  这天周晓燕刚回家探亲,和母亲打声便带着周天道出来玩耍,看着堂弟心神不守,周晓燕轻轻拍了一下周天道的头,笑道:“堂姐一月就回来一次,看到我难道不高兴,那下回就不带你出来了。”

  周天道稚嫩的脸庞展现出花一般的笑容,拉着堂姐的手,左摆摆右摆摆,眼神中尽是委屈,周晓燕叹口气,要是堂弟能有像自己一样的天分,相信二伯也会很欣慰。虎父无犬子,但这句话在周天道这里就要打个颠倒了,想到这里周晓燕刚要鼓励几句,却看到秦虎带着十多个年岁和自己相仿小孩一脸坏笑的朝这边走来。

  领头的秦虎一上来就狠狠道:“上次不就打了你一顿,你竟然敢告诉你父亲。是不是最近安稳日子过多了?还想来点刺激。”

  旁边的杨发也帮腔笑道:“天道啊,你也是虎哥要打你也没事嘛,他打了你左脸,你在把右脸给他打不就结了,省的虎哥天天惦记着你。得今天我就做个好人,以后每个礼拜就来找虎哥领份大餐,其它时间算你休息。要是九华城有人欺负你就报虎哥名号就行。”

  周天道下意识往堂姐身后躲,周晓燕听到这里已经怒火中烧,堂弟天生不适合修炼,即使勉强修行也不会达到很高的层次,信心不足加上天生懦弱,本身就很容易受同龄人欺负,自己在的时候最多也就是言语攻击,没想到………..

  周晓燕转过身看着畏缩在自己身后的堂弟,神情中尽是惶恐,心中一酸。小手不由拉紧了堂弟,似乎是在给他勇气。随后又转过身来一脸寒气望着秦虎冷笑道:“小虎,你们是怎么欺负天道的。”

  秦虎看着全身散发着寒气的周晓燕,这时的周晓燕又让秦虎想起一年前,是怎么被折磨的。秦虎狠狠打了个冷战,脸色都有些不自然,一脸干笑:“这…..这…..其实燕姐。”

  旁边的杨发一看不好,虽然有些惊恐,但也不像秦虎一样,再说今天人多,难道还怕一个一年前的大姐头?杨发看了看一脸不自然的秦虎,小手拉了拉秦虎衣角小声道:“虎哥今天这么多人千万别丢份啊,以后还怎么在九华城混?”

  秦虎深吸口气,只是眼神有些游离,目光时不时都落在周晓燕身上。丝丝密汗更是顺着秦虎的额头跌落地面。秦虎冲杨发一笑,只是笑声中有些许不自然。用衣袖抹了把汗道:“今天我就和她划出个道道来,让她知道这里已经不是一年前的九华城。一年前还可能怕她,现在有你帮我还怕个鸟啊,一会你和她说,我来给你殿后,要是你被........我也好搭救,好了那娘们看来要发飙了。”

  听到这里看来指望秦虎是不行了,没有转身跑掉已经是很有勇气了,去年的时候秦虎不知道什么事情得罪了周晓燕,她愣是提把菜刀猛追秦虎三条街,最后秦虎跑回家这才不了了之,最后秦虎的母亲自登门赔罪这事情才宣告结束。那时候周晓燕又多了个外号叫‘狂砍三街。

  秦虎本身就是个狠角色,又叫义气,打架更是有一手,在这帮娃娃中更有不小的威望。但是碰到比他更狠的周晓燕,那他就好像霜打的西瓜一样。完全萎缩。

  杨发眼珠子转了转,心中已有良策,略带挑衅的目光看向一脸寒气的周晓燕,笑道:“欺负倒是谈不上,谁不知道天道有个好父亲,我们巴结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欺负他呢,虎哥也就每个月两三顿的教育,在加上我们哥几个时不时的提点一下。哦,呵呵,每次撑不住的时候总是喊堂姐救救他,哈哈,当然了哥几个得给燕姐面子,于是我们更起劲了。”

  周晓燕只是冷冷扫过杨发一眼,看到一脸恐惧的堂弟身上时,美目中已噙满泪水,朝周天道温柔道:“是堂姐不好,要是早知道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交个姐吧。”

  周晓燕转过身,身上已有股很强的气势。缓缓道:“谁先来。”

  秦虎猛然打了个冷战,暗道:“不好。”

  却已经看到周晓燕朝杨发扑去。

  周晓燕速度极快,根本不给杨发考虑时间,秦虎刚反应过来正准备去救。

  “啪”,随着一声脆响,杨发脸上已经多了一个红红小手印,突然的机械打击让他忘记了痛苦,只是一脸惊愕的望着周晓燕,随后又转为深深的阴沉,这种表情不应该出现在只有八岁小孩的脸上,但是他叫杨发。

  随后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杨发知道不是对手,毕竟周晓燕没去内院之前都已经十分厉害更何况已经在内院中修行一年,实力远非杨发可以比拟的,吃了一记耳光,又当着那么多人面,想动手又明知不敌,一双鸡眼猛看向秦虎,几乎是咆哮出来:“虎哥看什么看,你不是说殿后吗?还不上,哇。”杨发几乎是哭着吼出来。

  这时秦虎脸上也挂不住了,不过周晓燕说打就打,完全不在乎这边的人数优势,果然和以前一样彪悍。内院的生活还是一点没改变她啊,听说她在内院可是出名的乖乖女,还以为可以找回以前的场子,没想到啊,现在可真是骑虎难下了。

  秦虎强作镇定,哼了一声:“晓燕,今天的事情记下了,我们的帐下回算。走。”

  听到秦虎发话杨发嚎叫的更厉害了。

  周晓燕又冷冷道:“又要跑吗?还和以前一样丢下一句场面话又要开溜?这次不会再像以前那么仁慈了。”

  秦虎怒了:“你想怎么样?”

  这时爬在地上的杨发笑了。

  “你想怎么样,你说呢。”

  看到周晓燕准备出手,秦虎转过身来,一脸酷酷地道:“看来今天是不能善终了,不拿出点实力是走不了了。来吧。”

  周晓燕笑道:“今天挺有种,我要出手了。”

  秦虎哼了一声,杨发只感觉身边一股风挂过,终于出手了。杨发一个跳身起来,这个时候已经不能再装了。一眼便看到一脸笑意的周晓燕。秦虎呢?

  “杨发,今天怎么跑那么慢?哥先回家吃饭了,搞定她记得来找我。”这时秦虎已经跑到街尾,这时声音隐隐约约传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