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3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求道问心
  4. 楔子

楔子

更新于:2018-03-15 08:11:56 字数:1846

  一处青蒙蒙的巨大空间漩涡,它有着无穷的吸引力,万里之内尽皆是虚空,千里之内空间之力暴虐。

  偶有百丈之陨石被吸引而来,由于引力的作用速度飞快宛如一道幻影,看不真切,蕴藏着巨大的能量。然而当它靠近空间漩涡千里之内的范围时,却显得如此不堪一击,被肆虐的空间之力轻易的撕了个粉碎,继而化为虚无,不着一丝的踪迹。

  有两身影相伴而来。

  男子高大威武,头生金色龙角,黄金毛发披散,面容英俊,身穿金黄色长袍,裸露着健硕的左臂,浑身上下不经意间露出王者之气,令人不禁生出一股敬服之感。

  女子与人族一般无二。她的乌黑秀发于头顶高高盘起并斜插着一只雕花碧玉簪,琼鼻挺翘,杏唇红亮诱人,肌肤赛雪,身着的极有韵味的绣着大红牡丹的月白长袍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她柳眉下的那一双眸子仿佛历尽了沧桑,深深如渊。

  远远望去,女子高贵大气、圣洁不染凡尘犹如传说中的神女!

  他们缓缓前行。

  靠近空间漩涡千里时男子手中一团金光乍现,正要有所动作时被女子拦下,她杏唇微启:“这里交给我,一会儿才是你发挥的时候,现在能节省一点龙力是一点。”

  女子皓腕轻抬,食指单伸,食指尖一点白光出现并迅速扩大形成一个护罩将两人括了进去。她的手指不停地变动着方向,牵引着重重的空间之力避到一旁。

  男子看了女子一眼,没有任何表示,手中金光渐渐消散。

  缓行千里,肆虐的空间之力竟没有一丝攻击到白色护罩,强横的引力也没有使二人的速度有任何改变,女子文静的外表下隐藏着通天的手段,着实令人叹服。

  二人毫不犹疑的一头扎入空间漩涡,一个闪烁就来到了一个独立空间。这个空间内毫无生机,毛发不存。

  ……

  女子一步步走上玉石砌成的高台。

  男子望着女子的背影,神色复杂,他开口道:“我以你追求者的身份,再问一遍,你真的决定了?”

  女子停下前进的步伐站在台阶上回望,嫣然一笑的说道:“那是曾经的事了,如今你已有妻室,我们只是朋友。”

  男子沉默了,半晌才开口:“那我便以朋友的身份。人族在龙族的庇护下一样可以存活下去,你完全不必采取这样的方式,再说你都修炼到绝顶了,为什么人族不可能有下一个?”

  “一个种族如果需要庇护才能活下来,那她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更何况我想看到的是一个强盛的屹立于宇宙中的人族。至于我,你清楚,我的成功几乎是不可能复制的,再出现的可能性为零。”女子摇了摇头,用一种风轻云淡的口气说道,好像将要发生的事对她来说根本微不足道。

  “退一步而言,身为龙族族长你可以庇护人族一时,那你逝去之后呢?谁也无法预料!”女子轻轻一叹,“不必再多言了,我的决定不会改!”

  男子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女子走上玉石台盘膝坐下,双眸微闭。

  “开始吧。”

  男子艰难的走到玉石台前,取出一个墨绿色的小瓶,打开瓶塞,一滴滚圆的金色血液飞出。金色血液一飞出小瓶变化成一只鹏鸟,扑击着双翅想要逃离,速度极快。

  男子看着女子安静的面容,不舍的情绪涌来,他的手明显颤抖了一下,最后还是狠狠抽向金色血液。

  金色血液化成的大鹏鸟被一击而散,闪闪的金色光点洒在了玉石台和女子身上。

  盘坐在玉石台上的女子双手插诀,杏唇不断的念动口诀。微弱的白光在她身上不停的闪烁。

  男子化为龙身,一声长啸的龙吟震天,满是悲怆的情绪。无尽的金光从他身上冲天而起,将这片天尽皆染成金黄色,也给女子镀上一层金装。

  独立空间的八个方向各有一个擎天的黄金柱,黄金柱上盘着闭眼金龙,黄金柱下是方圆百丈大的液池,液池中的蓝色液体蕴含着浓郁的生命能。

  在男子发出长啸的那一瞬间,八条金龙似有所感应的同时睁开巨大的龙眸,直飞高空,发出高亢嘹亮的龙吟之声,金黄色光柱随之冲天而起,在玄奥阵法的牵引下整个独立空间变成金黄色。

  液池中的蓝色液体迅速减少。

  这片天地发生着不为人知的改变。

  ……

  男子重新化为人身,看着逐渐虚化的女子说:“人族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要么在宇宙中彻底消失;要么在未来某一天强势回归宇宙。”

  “我希望是后者。好好保重,祝你和大嫂白头偕老。”女子说完这句话彻底化为虚无,与这片天的融为一体。

  从此,天地即是她,她即是天地。

  “你永远是我心中最理想的妻子。”男子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

  万年,这片天地有了生机,草生木长。

  ……

  万年,人族一批批的迁入。

  大陆中央女子的石像屹立,受到所有人族的尊拜,大陆也以她的名字而命名——筱雨。

  ……

  时间长河不止。

  许久。

  许久。

  诸多历史淹没在时间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