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12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魔游踪
  4. 第一节 王命

第一节 王命

更新于:2018-03-15 10:48:57 字数:4056

字体: 字号:
  西北,传来一阵号角声,似有紧急行动,仓穆师站在沙丘上望着远方,木然而立。

  仓穆师神情肃然,许久,方才叹了一口气。

  “达师,怎么了?”沙丘下站着仓穆师的两位徒弟,都穿着羊皮袍。那个稍胖,留着

  一小撮胡子的问道。

  仓穆师走下了沙丘,两人见状忙向前扶住仓穆师。

  “北方的育粥人又来进攻我们了。”仓穆师发出沙哑的声音:“这次,哎…..”

  “达师,以往育粥人进攻我们,也不见你今天这样忧愁!”那个瘦一点的徒弟问道。

  仓穆师缓慢步进帐篷,后面跟着他的两个徒弟。

  仓穆师一把山羊胡雪白,满脸尽是沧桑。

  “这次不一样了,这次真的不一样了。”

  “怎么了,达师?”两个徒弟一起问道。

  “这次,千年大劫!”仓穆师悲戚地说道。

  “千年大劫!?”

  “达师,育粥非是恶魔,我们就算不能抵抗,却也可逃掉啊!”瘦徒弟说道。

  “育粥不是恶魔,恶魔却在我们之间。”

  “达师,这……”两个徒弟觉得不可思议。

  “也好,是时候让你们了解一下我们部族的历史了。”仓穆师说道:“其实,我们的部族来自中原。”

  “怎么会这样呢?达师。”

  “不仅是这样,而且我们和育粥在很早以前还是同一个部族。”

  “这可真叫人吃惊!”

  “很早了,大概在一千年以前吧。在中原时,我们部族由炎统领。其实,天下共主神农氏的统治日渐式微。部族间相互攻伐。我们部族和另一个部族日渐强大。终于,最后,在中原地区只剩下我们部族和那个由公孙轩辕统领的部族。”

  “公孙轩辕!?”瘦徒弟问道,他不知到公孙轩辕是谁。

  “嗯,公孙轩辕。他就是统一中原,日后被中原各国尊为始祖的黄帝。”

  “自然,我们部族和黄帝部族之间不可避免的要有一场大战。结果,自然是黄帝部落赢了,而我们部族大部分子民也被黄帝部落掳去。”

  “那我们又是怎样来到这里的呢?”胖徒弟问道。

  “知道我们炎部落为什么会被黄帝部落打败的吗?”仓穆师神情严肃的看着两个徒弟。

  “这。。。。。。”两个徒弟不知如何回答。

  “因为,因为我们炎部落里出现了叛徒。”仓穆师缓缓地说道。

  “什么!?”两个徒弟惊呼道。

  “达师,那叛徒是育粥部落的祖先?”胖徒弟问道。

  仓穆师抬头望了一眼胖徒弟。

  “错了,我们炎部落的叛徒恰恰是我们月氏人。”

  “怎么可能?”两个徒弟感到不可思议。

  “这就是一千年来育粥时时不望攻灭我们月氏的原因,而育粥正是当年炎部落残存主力在炎的统领下逃到北方的。”

  “那我们月氏为什么要出卖自己的部落?”瘦徒弟问道。

  “不为什么,黄帝答应了,只要我们暗中归附,我们就可以免做奴隶。”

  “达师,为什么这次是千年大劫?”瘦徒弟问道。

  仓穆师望着帐篷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的到来。

  “马上你们就知道了。”仓穆师回过头来,“替我更衣!”

  “达师!”两徒弟不知仓穆师想干什么,但又不敢多问。

  更衣完毕,仓穆师安然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达师,月氏王有请。”门外进来了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

  “该来的总会来的,挡也挡不住。”仓穆师喃喃道,“欣正,拉古,你们和我一起去吧。”

  “是,达师。”

  。。。。。。。。。

  “王上,仓穆师带到。”

  “带上来吧!”月氏王挥手示意。

  月氏王的宫殿用巨大的石条砌成,并非月氏人普遍使用的帐篷。宫殿虽不豪华奢侈,但却很大气。月氏王宝座安放在一个由汉白玉垒成的台子上,台高一丈,长宽各两丈。

  仓穆师被带到台子上,台下站立着月氏王的群臣。

  “达师,你可知我召你来何干啊?”

  “育粥人又进攻我们了。”仓穆师答道。

  “千年来,我们无时无刻不提心吊胆,担心育粥人的进攻。虽然我们月氏人在历史上曾经数十次击败育粥人的进攻,但我们却也损失惨重。我们就是那待宰的羔羊。这次,据说育粥人集结了龟兹人,中山人等近四十万铁骑,来者不善。我小小月氏又如何抵抗得了。只好,只好…”

  仓穆师望着月氏王,锐利的眼光射的月氏王冷不丁打了个寒战。

  “所以,王上就要重用三尸军。”

  “王上,不可,万万不可。”台下一干群臣呼道。

  “如不重用三尸军,我月氏必亡矣。”另一干臣子驳道。

  “先王遗训,即使是亡我族类,不可重用三尸军。望王上三思而行。”群臣泣血禀道。

  “哼。不要总拿先王压我。先王弃世数十年。如何能知晓今天的局面。千年来,育粥人亡我之心不死。先祖们如何抵敌?不也是重用三尸军,才将育粥击败,先祖用得三尸军,我却用不得,是何道理?”

  “王上,此一时彼一时也。”仓穆师扑通一下跪倒地上,“昔时,先祖重用三尸军,以为必将育粥人击败,使育粥人永无翻身之日。后来发现,三尸军有其威力之处,但其后患却也无穷。现时,当年先王重用三尸军的后患正日益显现。我观天象,阿尔泰山一带阴气沉沉,只怕不久必酿大祸。”

  “一派胡言。”月氏王大怒道。

  “王上,三尸军重启,非是我百姓要遭千年一遇的大劫,恐怕天下人都难以避免此番祸害。”仓穆师声嘶力竭地劝道。

  “王上,依仓穆师先生的话,用也是祸害,不用也是祸害,只是现时育粥人的祸害迫在眉睫。不如重用三尸军,将育粥人杀个片甲不留,至于以后,来日方长。”台下臣子道。

  “嗯,爱卿言之有理。”

  “王上,万万不可啊。害人必害己。既然我们抵抗不了育粥人,不如遁走他方。”

  台下另一臣子奏道。

  “住口!我先祖世居中原,育粥人对我族赶尽杀绝,一逼再逼。以致我族避居此蛮荒之地。现时,若再退却。恐天下再无我月氏人容身之地。”

  台下众臣鸦雀无声。

  “达师,既然大家同意想重用三尸军,你就马上去办吧。”

  “恕臣不敢遵命”仓穆师拜倒。

  “大胆!放肆!难道你不怕寡王砍了你?”

  “臣死不足惜!”

  “你,你。。。。。。”月氏王指着仓穆师气急败坏地说道。月氏王环顾台下,见站着两个穿着羊皮袍的年轻人。知是仓穆师的徒弟,“你们,嗯,你们到台子上来。”

  “是,王上!”

  “你是?”月氏王指着仓穆师的胖徒弟。

  “奴才拉古!”

  “臣,欣正。”瘦徒弟不及王月氏王问,便回答道。

  “两位仓穆师的高徒,必深的仓穆师真传。只要你们能为寡王完成重用三尸军,不仅你们的达师可免一死,你们也将享万代荣华富贵。”

  “王上,臣早知有今日,故而并未传授他们重用三尸军之术。”仓穆师拜倒。

  “仓穆师,你。。。。。。”月氏王气的胡子都颤动起来。

  “达师?”拉古望着仓穆师,有点惶恐。又转向月氏王,“奴才知道重用三尸军是巫们必传之术,见仓穆师一直未将其传于奴才,故而奴才曾有偷偷学过。”

  “师兄,你竟然。。。。。!”欣正愤怒地指着拉古。

  “王上何必为难他们呢?”仓穆师抬起身子,却并不目视何人。

  “你呢?”月氏王指着欣正问道。

  “臣与达师生死同命!”欣正拜倒。

  “好一个生死同命。那你们就去死吧!”

  “王上要臣死,何其容易,但请王上不要为难我的两个徒儿。”仓穆师转到欣正面,对欣正说道:“徒儿,这本《巫义经本》你收好。”仓穆师从怀中掏出一卷绢帛递给欣正,“若日后你师兄有难,千万要搭救他!”

  “是,师傅,”欣正接过绢帛,小心翼翼地放到怀里。

  仓穆师往北拜三拜,“臣既然阻止不了这千年大劫,也只有死而已。”忽然,仓穆师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刺进自己的心脏。欣正见状,大惊失色,“达师!”

  月氏王见仓穆师自尽,念其功勋卓着,颇为伤感,命侍从带下去好好安葬。

  “至于他,先把他押到水牢去吧!”

  。。。。。。。

  水牢是月氏第二座也是月氏唯有的两座石头建筑之一。

  “什么是三尸军啊?”一个年轻的牢卒问这一个年老的牢卒。

  “哎呦,说起这个三尸军啊,真是可怕啊。”老牢卒一听道三尸军这三个字,直摇头。

  “不提也罢。”

  “哈迷迷,你个老不死的卖什么关子,说了,我们请你喝酒。”一个中年牢卒叫道,那牢卒腰圆膀粗,满脸胡子。

  “哎,提起这个三尸军,这真是作孽啊,都是拿那健壮的士兵放了血,然后去晾干。。。。。。”

  哈迷迷未说完,有几个牢卒便打起寒战来。

  “哦,他这么壮,该要拿他去做三尸军了。”众人看着那个胡子牢卒。

  “小兔崽子,信不信爷一巴掌拍死你,你没听见哈迷迷说只要健壮的士兵。”

  “嗯,士兵不够时牢卒也要吧,只要壮的。好像吧,我记不清了,都是几十年前的事,那时我还不是牢卒呢。”哈迷迷说道。

  “那为什只要壮的呢?”胡子牢卒掩饰不了脸上的惊恐。

  “这可是有讲究的,”哈迷迷停了一下,然后才说道,“这三尸军是为的上前线去打仗的,他们都不再是人了,而是只会吸人血的尸体,故称为尸军。这是有道理的。这尸军任人用刀砍都没用,他们被砍了脑袋还是要吸人血的,直到。。。。。”

  “直到什么?”众人问道。

  “当然是直到尸军吸饱人血后。”

  “哦,所以才选那些身强体壮的人去做尸军,是为了多多吸敌人的血。”那个年轻牢卒说道。

  “啊!”胡子牢卒听了一身冷汗。

  “看你以后还抢不抢我的羊腿。”年轻牢卒指着胡子牢卒笑道。

  “别笑了,有人来了。”一个牢卒说道。

  进来的是拉古,他已经被月氏王任命为新的达师了。拉古是来看欣正的。

  “师兄。”欣正见是拉古,很是激动。

  “师弟。”拉古看见师弟衣衫褴褛,颇为伤感,“王上已经任命我为新的达师了。”

  “那,那恭喜师兄了。”欣正想到了达师仓穆师,声音嘶哑。“师兄,你真要重用三尸军?”

  “师弟。你不会怪我吧?”

  “怎么会呢?”

  “我知道,你在心里一定认为我是一个贪生怕死,贪图荣华富贵之人。”

  “不,师兄。只是你我当时都不知道重用三尸军的后果而已。”

  “什么后果?”

  “在达师的这本《巫义经本》说的很清楚,你拿去看吧。”欣正边说边从怀里掏出那卷绢帛。正要递给拉古。

  “你拿着吧,这是达师给你的。”

  “你应该看看,或者你会改变主意的。”

  “不,为了月氏,什么后果我都可以不计。”

  “但这是关于天下人的安危,你不能不看。”

  “既然我已经选择了,就不会改变主意了。”拉古看着欣正,“师弟,你多保重吧。”

  “师兄。。。。”欣正未及说完,拉古已经走了。

  未完,待续。